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马群在傍晚飞翔
2016-12-14 02:50 作者:鲍尔吉·原野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鲍尔吉·原野,蒙古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露水旅行》,散文集《原野文库》等著作43部,作品收入沪教版、蒙教版、人教版等大、中、小学课本,读者遍及海内外。


我应该常常想到它们,但我忘记了它们。昨天我忽然想起,印象越来越清晰。它们是——马群。

我才知道马群不是一群马在跑。马聚到一起飞奔的时候变成了鹰,变成气势汹涌的洪水,幻化为杂色的流云。

马群跑过去,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拦它们。四蹄践踏卷起的旋风,让大地发抖,震动从远处传过来,如同敲击大地的心脏。大地因为马蹄的敲击找回了古代的记忆,被深雪和鲜血覆盖的大地得到了马群的问候,如同春雷的问候,尔后青草茂盛。

原来,我没把马看成是飞禽,一两匹马跑过,我也没觉得它们是鹰。而马群跑过,我顿悟它们是大群的鹰从天际、贴着地皮飞来。原来,鹰可以没翅膀而代之以铁铸的四蹄。马群跑过来,是旋风刮过,是低回在大地上的鹰群。

马群带来了太多飞舞的东西。马鬃纷飞,仿佛从火炭般的马身上烧起了火苗。马在奔跑中骨骼隆突,肌肉在汗流光亮的皮毛后面窜动。马群上空尘土飞扬,仿佛龙卷风在移动。奔跑的马进入极速时,它们的蹄子好像前伸的枪或铁戟,这就是它们的翅膀。它们贴着地面飞翔,比鸟还快。置身于马群里的单匹马欲罢不能,被裹挟着飞行,长戟的阵列撕裂了晨雾。

马群纷飞,它们在那么快的速度中相互穿插、避让,从不冲撞,更没有马在马群中跌倒。动物的智慧,动物身体里神经学意义的智慧比人高明。它们有力量、灵巧,还美。动物不用灯光、道具、服装、化妆和音乐照样创造震慑人心的美。

马群飞过,对人来说不过是几十秒的时间,人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楚,它们已经跑远或者说飞走了。

马群去了哪里?以马的力量、马的速度、马的耐力来说,它们好像一直跑到南方的海边才会停下来。我见过埋头吃草的马群,但没见过奔跑的马群是怎样停下来的。是谁让它们停下来?是什么让它们停下来?

马群在草原徜徉吃草,十分安静。马安静的时候,能看清它一下一下眨眼。吃草的马安静,马群在奔跑时如同一片云。云也奔跑,云峥嵘甚至发出雷鸣,但云也是安静的,这和马相同。云更多时候穿着阿拉伯式的丝制长衫在天边漫步,悠然禅意,与吃草的马群相同。

草原辽阔,晴空如澄明的玻璃盅扣在长满鲜花的青草盘子上,它叫作大地,又叫草原。羊群、牛群和马群虽然成群,在草原也只是星散的点缀。马低头吃草,好像闻到了自己蹄子上的草香。风吹开马颈上的鬃毛。马的安静不妨碍它飞奔,马的雄心在天边。

在草原,每天都见到几次马群的飞翔,它们从山岗飞到河边,恍惚间,它们好像从白云边上飞过来,要飞越西拉沐沦河。它们可能被《嘎达梅林》的歌词感动了——“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啊,不落长江不呀不起飞……”马群要变成鸿雁,排成方阵,在天空飞翔。它们渴望从高空俯瞰大地。马想知道大地是什么,为什么生长青草和鲜花,为什么流过河水,为什么跑不到尽头?

马站在山坡上吃草,马群飞翔。它们背上的积雪融化了,马的眼睛张大在雪幕里。马群在傍晚飞翔,掠走了夕阳。它们最后总是停在了河岸,它们并未饮水,而在瞭望天地间的苍茫。 (责编 吴迪)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