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易学视野下的呈现——少数民族文化的另类解读之七
2016-12-16 02:17 作者:江凌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一年一度的“火把节”,是彝族人民的传统节日,同时在彝语支系的纳西、哈尼、傈僳、拉祜、基诺等民族中也有相当久远的历史。据学者研究,“火把节”自汉唐起,已沿袭1000多年。火把节一般于每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举行,历时三天。“火把节”的标志性活动,是于夜晚点燃火把在旷野中游行,以纪念传说中的英雄。有关“火把节”起源的记载和传说有数十种之多,内容丰富、优美。本文拟从易学的视角解读两种有代表性的传说,并说明两种不同版本之间的内在联系。

 

传说之一:天神偏信降灾祸,英雄火把除害虫

关于“火把节”的传说有多种,其中之一讲的是远古时候,天上的一个大力士和地上的一个大力士摔跤,天上的大力士被地上的大力士战胜(一种说法是被摔死),逃回天上在天神面前搬弄是非,天神盛怒之下遣派大量害虫到地上糟踏庄稼,危害人民。人们在大力士的带领下点燃火把驱除虫害,战胜了天神。这一天正好是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人们把这一天定为“火把节”。

从易学的视角来分析这一传说,可以容易地看到其中包含着从“出现灾难”到“解决灾难”的基本脉络,对应着先、后天互变的基本原理。其中的关键,仍然离不开离、坎二象。

在第四、第五期的解读中我们曾提到,“先天”变“后天”往往象征着“灾难”的发生;而“后天”返“先天”则往往对应着灾难的消除和秩序的恢复。

 

天神降灾:“先天”变“后天”

天神因偏信而向人间降下灾难,是“先天”向“后天”转变的一个“信号”。从易理上讲,是从以乾南坤北为主象的格局转变为离南坎北为主象的格局。先、后天八卦格局的转变,以“阳极阴生”为条件,而”火把节”的时间正当夏季,在天时上符合“先天”变“后天”的条件——唯其如此,这一传说才具有“天人同易”的内在合理性。

学者庞朴在《火历初探》一文提出:”火把节”与“火历”密切相关。“火”,古人又称之为“大火”、“商星”、“鹑火”、“大辰”,指的是苍龙七宿的第五宿,有三颗星(心宿),并认为“心宿三星,天之正位也(《宋史·天文志·三》)”,因而设专人“火正”,把它作为天象观测的主要对象和编制历法的依据,制定出“大火南中”之月(六月)为正月的“火历”。在以“火历”纪年记时的远古时代,“大火南中”的六月,正是旧年到头新年开始的“岁末年首”。一年十个月,一个月36天,剩下的5天为过年日,时间正是“火把节”期间。

学者刘平山(《彝族火把节与彝族太阳历》)则认为,彝族凭藉观察北斗星的斗柄指向来定寒暑年节,傍晚观察北斗星时见斗柄正下指为大寒,即年终“星回节”;见斗柄正上指为大暑,即“火把节”。从易象与天文的对应来看,无论是“大火南中”,还是“北斗斗柄正上指”,都对应着“阳极阴生”的“午位”,正是“先天”向“后天”转变的关节点。

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天神降灾”情节的由来了:由于天时在“午”而“阳极阴生”,乾卦中间的阳爻落入坤卦之中,乾卦自身变为离卦,坤卦变为坎卦。乾为天,坤为地。坎中之阳来自乾天,即“天神”降灾派下地来的“害虫”。

那么“天神”为什么会听信“谗言”而“发怒”呢?原理仍在卦变当中:乾为天,即“天神”,阳极阴生,以“后天八卦”模型而言是乾变离;而以“月象纳甲”模型而言是乾变巽(阴历十七日月始缺,配巽卦)。兑为口、为言,倒兑为巽,即“反言”、“谗言”。巽纳辛金,七情主“怒”。所以,“天神”信“谗言”而“怒”的情节,不过是“天人同易”的象征性体现,把天时与易象的变化,转化为天神的喜怒性情而已。

 

火把除虫,“后天”返“先天”

天神一怒而降害,象征了“先天”变“后天”;除掉害虫,则象征着“后天”返回“先天”。在传说的细节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格局转变的证据:英雄带领民众用“火把”驱除了“害虫”。“火把”为离卦之象,害虫为坎中之阳。以“火把”驱除地上的“害虫”,是通过离火下交坎卦;而消除代表“害虫”的“坎中之阳”,则坤地中无虫,坎卦就变为坤卦;与之相对应,火把烧虫用尽,离卦也变为乾卦。如此,也就恢复了乾南坤北的“先天”秩序了。

 

传说之二:英雄火烧“黑煞神”

 “火把节”另一个传说,讲的是一个叫“黑煞神”的土司,无恶不作,鱼肉乡里。百姓不堪其苦,在英雄扎卡的带领下,火烧土司城堡的故事。

因为城堡非常坚固,牧羊人扎卡想出一个巧妙的办法。他暗中串连九十九寨的贫苦人民,从农历六月十七日起,将各家各户的羊都关在厩里,每天只喂点水,不喂草料,饿上七天七夜。准备起义的人们在夜里赶造武器,又在每只山羊角上缚上火把。六月二十四日晚,各路人马将羊厩门打开,点燃缚在羊角上的火把,驱赶羊群向城堡进攻。

羊群由于饥饿,借着火光争先恐后上山抢树叶青草吃,扎卡则率领起义的人们勇猛地冲向城堡。“黑煞神”登上城堡,只见满山遍野成了一片火海,从四面八方包围城堡的人们,已经开始攻打城门了。“黑煞神”命令家丁、打手死守城门,自己却悄悄地钻进地洞,准备逃跑。攻破城堡的百姓抓来土司的大管家审问,找到了土司藏身的地洞。

土司“黑煞神”拒不投降,并向洞外投出匕首。扎卡打落匕首,和众人一起投出火把,把作恶多端的“黑煞神”烧死在洞穴里。为了纪念这次斗争的胜利,人们将六月二十四日这天定为“火把节”。

 

火把破“黑煞神”城堡: “后天”返“先天”之理

从易学的视角来审视这一传说,不难看出:尽管这一传说在具体的情节上与前一个传说几无相同之处,但其内在的易理格局却并无二致,是典型的“后天”返“先天”的过程。

“后天” 格局以离、坎二卦为主象。在传说的细节中,坎象的代表是“黑煞神”。坎卦五色主“黑”,即“黑煞神”;坎为“穴”,因此“黑煞神”藏身洞穴之中;“黑煞神”作恶多端,百姓受苦,则显示的了“后天”境界多灾多难的基本特征。离卦为火,以“火把”为象征;离卦与《洛书》对应的数字为“九”,故有“九十九寨”村民。以羊角缚火把攻入“黑煞神”的城堡,象征着离卦下交坎卦;而洞穴中射出匕首,则象征坎中之阳上交离卦。火把投入洞穴烧死“黑煞神”,则坎洞变为坤土;火把烧尽,则离火复归乾天。如此,就恢复到以乾南坤北为主象的“先天”格局,灾难也就解除了。

 

火烧“黑煞神” 与 《西游记》  悟空破“混世魔王”异曲同工

其实,“火把节”的这一传说与小说《西游记》第二回中孙悟空大破“混世魔王”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易理格局上,二者几乎是完全相同的:孙悟空一身红衣,家在“正南方”,而离色为红,方位在南;“混世魔王”一身皆“黑”,身居“直北下”的“水脏洞”,而坎为黑、为北方、为水。孙悟空攻入“水脏洞”,如同扎卡攻入土司城堡;孙悟空夺下“混世魔王”手中的“大杆刀”,一刀将之砍成两半,并一把火将“水脏洞”烧为白地;英雄扎卡则打落“黑煞神”射出的匕首,将其烧死在洞穴之中。

比较“火把节”的两个不同传说,可以看到,在“后天”返“先天”的情节上,代表离卦之象的“火把”并没有变,主要区别在于代表坎卦之象的具体象征不同。在前一个传说中,从天上下来的“害虫”成为坎卦的象征;而第二个传说则以藏入“洞穴”之中的“黑煞神”代表坎卦之象。事实上,坎卦之象还有多种,如坎为月、为中男、为井、为血、为猪等等。可以说,卦象的丰富多彩,为“天人同易”、“神道设教”的艺术构思提供了广阔的天地。然而,从诠释的立场来看,如果没有易学的理论与方法,要真正了解两种不同版本之间的内在联系,是十分困难的。 (未完待续 责编 郑茜)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