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槟榔盒生活中的艺术品
王珺 李红宇 2016-12-16 02:20

美丽的云南西双版纳,傣语名为“勐巴拉娜西”。这片魅力而神奇的乐土,以独特的自然景观和少数民族风情闻名于世。嚼槟榔就是这里流传的一个颇具特色的民俗。

槟榔,又称洗瘴丹、橄榄子、山槟榔、马榔榔等,幼时如笋,树长成后似棕榈和椰子。皮如青铜,叶生顶端,入夏开花,秋季收获,其果实呈椭圆形,橙红色。槟榔能辟秽除瘴,行气利水,杀虫消积。傣族喜嚼槟榔,不仅因为其食用及药用价值,更重要的是这一习俗是傣族同胞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热带地区特有的经济作物,傣族先民是最早种植槟榔的民族之一,也是最早发现和应用槟榔防病治病的民族。傣族民间流传有槟榔(傣语称“麻”)与傣族一起诞生的传说,有傣族村寨的地方必有槟榔树。历史上的西双版纳,有染齿的习俗,无论男女,一旦进入青春期,便开始染齿,即所谓的“黑齿”、“金齿”。长期食用槟榔,能使牙齿与嘴唇染红,日积月累,嘴唇、牙齿尽染成殷红色。在过去,将牙齿染成黑色,被傣族认为是一种美和文明开化的象征。

傣族食用槟榔,十分讲究。他们将槟榔的果子切成薄片,将之放在新鲜的芦子(生长在热带雨林下的一种草质藤本植物)叶片上,叶片则刷上一层石灰,再加上旱烟丝等各种自己喜爱的香料,包裹起来放入口中咀嚼。由于嚼槟榔在东南亚地区已经流传了数千年,因此已形成了一套复杂的礼仪。在西双版纳地区,嚼槟榔时见者有份。如果槟榔少人多,也要咬开来平均分配,第一枚槟榔给老人或者客人以示尊重,第二枚槟榔给最小的孩子,表示对后代的关爱,最后才依次分给众人。嚼槟榔在傣族的日常交往和爱情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见面时,通过互相交换槟榔来增进双方的感情,表达友善。傣家人常说“菜满桌子酒满碗,不见槟榔不为好”。婚嫁之时槟榔更是不可或缺,否则客人就会认为你待客心不诚。接新娘时,若不带着槟榔去,新娘就会以种种借口不出家门,因此还有“按罗奔拗玛来,罗奔庄罗扣连”,即“接新娘带槟榔,新娘跟着新郎跑”的说法。“嗯玛来”(馈赠槟榔)是一种别开生面的传情订亲方式。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在“串”的过程中,互相接触认识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要确定爱情关系时,互相馈赠槟榔以表情意。小卜冒(傣语:男孩)把装着槟榔的小盒子递给小卜少(傣语:女孩),意即:姑娘,你看我把心都交给了你。小卜少则把装在荷包里的槟榔递给小卜冒,意思是:你把心交给我,我的心你也拿去,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最后,两人相对咬嚼一颗槟榔,表示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正是由于嚼槟榔在傣族日常生活中所占有的重要地位,因而与槟榔相关的各种配料和工具也受到人们的重视。即便是在不再盛行这种习俗的地方,与槟榔相关的物件仍在各种仪式中出现,几乎人人都有专为盛槟榔、石灰、草烟用的槟榔盒。槟榔盒作为重要的盛器,其制作工艺十分考究。在过去,精美的银制槟榔盒通常仅供贵族使用。槟榔盒的质量和精美程度,甚至标志着使用者的身份地位。

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傣族,手工艺品制作水平高超,其制作槟榔盒的历史也十分悠久。槟榔盒造型美观,图案精致多样。从造型上来看,主要有圆形、方形、六角形等,除此之外还有大盒套小盒的“子母盒”;从质地上来分,主要有竹藤和金属两大类别。形制有大有小,大者可作为陈设用品,小的则盈手可握,平时或可放在荷包中随身携带。槟榔盒的珍贵之处,不仅在其审美与工艺价值,更重要的是其本身所体现的文化内涵。每一个槟榔盒从颜色、图案到形制,都诉说着一个故事,不经意间记录下这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

由于自然环境的条件影响,竹、藤是傣族制作用具的重要材料。竹藤编制的槟榔盒,是傣族竹编工艺最具代表性的器型之一,其做工精细,造型朴实大方,使用人群更广泛、色彩更丰富、材料更易得,且手感更为轻巧。一种藤编的黑底漆红描金槟榔盒,高12.5厘米,底径15厘米,有两个独立的隔层用以盛放石灰、烟丝、槟榔等。通体髹漆,先用藤蔑编制成槟榔盒,再将槟榔盒填满黑色漆粉,以红色和掺了金粉的黄色漆料勾勒出精美繁杂的图案;盒内则在黑漆底上加饰红色漆。盒盖正面中心为五个舞蹈中的人物纹,四周饰以四层双圈弦纹,姿态各异,人物身体比例准确,勾画细致;盒身搭配傣族纹饰中常见的弦纹和莲纹。这个槟榔盒无论颜色还是图案,都显现出鲜明的民族特色。以黑、红、黄为主色调,传递了傣族最为纯粹的色彩情感的信息。西双版纳地区的傣族,其信仰以南传上座部佛教为主,加上朴素的自然崇拜观,使其色彩表达上追求一种素朴天真的自然之道,黑、白、黄、红等纯色都是备受傣族喜爱的颜色。以黑色为底色,红色、黄色勾勒图案,使其色彩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具有鲜明的色彩对比效果,鲜艳夺目,层次丰富。而在黄色漆料中加入金粉,更使得槟榔盒在阳光下有一种华丽的效果。作为主题纹饰出现的莲纹,不仅是现实生活中实物的写照,同时也是佛教信仰影响的体现。

银制槟榔盒相比其他材质的槟榔盒,其材质贵重,制作较为规整、精细,大件可重达五、六百克,小件仅一、二十克,充分反映了傣族制作金银制品的工艺水平。以錾刻为主要手法,纹饰以浅浮雕为主,银槟榔盒通体雕刻花草、鸟兽和人物图案,立体感很强,极具审美情趣,艺术欣赏价值很高。尽管是实用品,却以其精湛的艺术审美性,令人赏心悦目、爱不释手。银制槟榔盒上的图案十分丰富,对自然环境和动物的写实记录和对民俗文化的写意表现,成为创作的源泉。热带雨林中的动植物、图腾传说和佛教故事,都可以见到它们的影子。如象纹、莲纹、鱼纹、孔雀纹、狮纹、马纹、几何纹等,具有独特的地方色彩和浓郁的生活气息。

另一种槟榔盒的底部图案设计就是这一理念的典型写照。其主体图案为一棵“顶天立地”的神树,大树左右两边各有一只大象和一只羊徜徉在森林中,大象均面朝大树或扬鼻或低头,羊在下方或扭头朝象或扭头望树,图案采用的象纹和“神树”,投射出图腾神话在傣族传统文化中的地位。

象纹是傣族文化中的典型纹样,寓意吉祥如意,象征着五谷丰登、生活美好,被广泛应用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不仅与傣族聚居的地理环境有关,同时也与傣族原始的宗教信仰有着必然的联系。西双版纳由于其炎热的气候和茂密的原始森林,盛产大象。傣族自古崇拜象,在征战、运输、耕作中都少不了象,部族、宗教的领袖在一些场合更是要乘坐彩饰盛装的大象。在这一地区,流传着许多关于大象的图腾神话,其中《象的女儿》和创世神话中的神象就是最为脍炙人口的故事。《象的女儿》说的是一位傣族妇女上山采集野果,误喝了神像之尿而有了身孕,十月后,生下一女。女儿长大后得知此事,决心到森林里去寻找父亲,不辞辛劳的她终于找到了象父,象教会她开拓耕耘后,又把她送回其母居住的地方。在傣族神话中神象意味着镇天定地,创世神话中相传英叭神就造出一头巨大的神象支撑天地,天才不会沉落,地也不会摇晃。这些流传久远的神话故事,代代相传,傣族将对大象的崇敬和感激之情,装饰在自己的生活中,托它们永保平安、吉祥。

神树崇拜在傣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中,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傣族《山神树的故事》讲述了在荒远的古代,洪水泛滥成灾,人类纷纷逃难,有五百家傣族相率巢居于一棵大树上,共同分食野果,猎取野兽。当他们下树散居于附近山洞的时候,人口已经大大增多了。但他们常来大树下欢聚,由老人主持把鹿角、熊胆、鹿腿祭献给山树神。今天很多傣族的村寨里,仍然祭祀着自己村寨的“神树”。逢年过节,都要到树下祭祀,祈求人畜安康、五谷丰登。而槟榔盒上保留的许多树木的纹样,往往都是傣族图腾崇拜的遗迹。

槟榔盒作为傣族手工艺和生活用具的重要器型,造型别致,装饰纹样生动而富有变化,凝结着这个民族长期以来积累的智慧和经验,不仅承载着傣族本身的历史神话与宗教信仰,同时也表现了傣族特有的审美情趣。某种程度上,作为一个实用与艺术完美结合的载体,槟榔盒以其精湛的工艺和丰富的内涵,传递了这个民族丰富文化内涵和民族心理的积淀。制作这些槟榔盒的工匠们,将他们对信仰的理解,对美的追求,以槟榔盒作为载体,传播着丰富的信息。时光流逝,昔日只有少数人才得以使用的精美艺术品,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却因其丰富的民族历史文化内涵和审美价值,受到了更多的关注和喜爱。

在今天的西双版纳地区,精美的槟榔盒成为了婚嫁仪式上的必需品,更广泛地出现在傣家人的生活中。不仅如此,作为傣族非物质文化传承的一部分,人们开始对它的内涵和发展传承进行积极探索。伴随新时代元素的加入,槟榔盒这一生活中的艺术品,注定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 (责编 牛志男)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