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在南非
明浩 2016-12-16 06:24

先民纪念馆:是布尔人的辉煌,还是新南非的包容?

去年11月24日下午,我们考察团终于到达约翰内斯堡。第二天,我们前往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快到的时候,远远看见一座方形的塔式建筑,一问才知道,这正是我们在比勒陀利亚要参观的第一站——先民纪念馆。

按理说,黑人才是南非真正的原住民,但这个纪念馆所展示的是白人的先民,确切地说是荷兰裔即布尔人的先民。

17世纪中期,荷兰人到达好望角,并在开普敦建立了殖民地。因为被随之而来的英国人所打败,荷兰人被迫向东北方向转移,在今天的南非知名港口——德班安顿下来。但接踵而至的英国人又将他们赶向南非内陆地区。为了安全起见,荷兰人派出117人先遣队,在前方探路。先遣队深入内陆地区,碰上了英勇善战的当地民族,即祖鲁人及他们的头领——丁刚。当然,在这个现代与古代的交锋中,祖鲁人还是败了下来。据说在随后的谈判中,丁刚安排“鸿门宴”,“背信弃义”地将这支先遣队全都杀光。

后方的荷兰人得到这一消息,发誓要为先遣队报仇。终于,在西北的一个地方,双方大战三天两夜。荷兰人以不到千人的队伍,用牛车围成的铁桶阵战胜了多达1万人的祖鲁人。

先人纪念馆就是1949年为纪念这个迁徙和胜利而修建的,那时,南非还处在种族隔离制度统治之下。尽管荷兰先民在战胜了南非原住民后才得到生存地盘,但双方的战争和杀戮留给后人的,更多的只是仇恨。应该说,这种历史叙述,对真正的先民黑人而言,是不公平的。让人震撼的是,在黑人当家作主的今天,并没有纠正这种不公平。荷兰人照旧以自己的方式讲解历史,纪念自己的辉煌。每年的12月16日,当阳光从纪念馆顶上的圆孔中直射到最底层的衣冢棺时,荷兰人继续来这里举行庆祝和纪念活动。

我们请的当地翻译小李是一位来自东北的小伙。谈起“先民”,他的倾向性十分鲜明:对荷兰人先民由衷地敬佩和赞美,对黑人原住民则不免微辞。他在解说中一再强调荷兰人高度的团结一致:前有男人抵挡祖鲁人的疯狂进攻,后有妇女、儿童全力配合后勤保障。荷兰人成为正义的化身和被迫反抗的英雄,而衬托其英雄形象的则是祖鲁人的背信弃义和惨无人道。

其实,这也是这个纪念馆所具有的鲜明的价值倾向性。也正因如此,这里几乎没有黑人参观者。无论是在法理上还是在现实运行中,这里是荷兰后裔的自治地方,完全由荷兰人的后裔负责管理。我们也看到,除了外围的一些员工之外,馆内似乎确实没有再见到黑人。我还看到一个细节:一位白人男士带着一个小姑娘,在浮雕面前一字一字地进行讲解,而这位小姑娘听得也很认真。能看得出来,这是父亲带着女儿来,进行一次典型的传统教育。

自1994年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来,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但南非的黑人确实已经站起来了,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国家的“统治”种族。在这种大背景、大环境下,这样的白人、荷兰后裔的“传统教育基地”不仅能继续存在下去,而且仍然可以进行其“先民”教育,这与其说是展现了荷兰裔先民的正义和英雄气概,倒不如说是向世界展示了新南非黑人的宽宏与大度。

当然,具体到个人层面上,这也是曼德拉的遗产——并不是暴风雨般的以牙还牙,而是以德报怨的包容心和一切向前看的政治智慧,曼德拉实现了南非的和平重生。在这里,历史并没有割断,更没有结束。黑人的南非并没有把白人的历史一笔勾销。在新南非,白人同样享有自己的尊严。仅这一点,让我们这些习惯于“暴力革命”论的外来人,隐隐约约感觉到新南非的魅力和希望所在。

参观中,小李还在一个劲地宣讲荷兰裔白人的仁慈与英雄气概,但我的视线已慢慢转移到外边。在那里,可以遥望到高楼林立的比勒陀利亚。其实,对荷兰裔白人来说,先民纪念馆所记录的是他们的过去,而他们的未来则应超越过去,勇敢而积极地包容新南非。

 

铁皮房:猎奇者的感悟

在南非考察期间,我们有一个突出的感受:在当地请到的翻译都是华人小伙,他们共同的特点或者说习惯,就是对黑人不屑一顾。每当看到路边的大片低矮简陋的房子,就指着说:这些所谓的铁皮房,是南非政府为迎接世界杯而花大力气兴建的。但这里的环境仍然很差,不仅脏乱,治安也不好。别说你们来去匆匆的客人,即使是我们也都不敢来,请大家多加小心……大家听得都很认真,因为报纸上经常看到相关的报道,说黑人聚居的地方治安条件如何如何的差。

尽管如此,在大家的多次要求下,接待方还是安排我们去看看铁皮房的“集中连片”区。这个地方叫Langa区。但还没到Langa,翻译小伙一再说这些地方的环境和治安问题,强调我们一行不仅不能下车自由行动,甚至车都不能停下来。车速可以慢下来,但一旦停下来,那后果则难以把握。听说前一段这里还出过针对华人的案子。听着这些,大家表情严肃,也就不再提更多的要求。有这么热情的接待方,能够安排我们看一眼黑人聚居的铁皮房区,已经很不错了。出门在外,何况是远在非洲最南端的南非,安全当然是第一位的。

在翻译的一再渲染下,我们的Langa之行似乎变成了一个典型的“猎奇”之旅。我们来回穿梭着,专挑那些最脏乱差的景点。大家瞪大了眼睛,拿着相机不停地拍照,就怕漏掉一些最典型的瞬间……

然而,这个地方似乎并不像所说的那样恐怖。我甚至看到马路边上有一个年轻而穿着非常时尚的白人女子,估计是西方来的吧,在一位西装革履的黑人小伙的指点下徒步参观。他们一会儿走着,一会儿停下来,似乎在热烈地交流着什么。难道我们10多个人组成的团,比一位单身女子还胆小?

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悲哀,为我们这些国人感到可怜,也为接待方的安排感到一丝不满。

在这里,我们除了猎奇者之外,似乎什么都不是。然而,你看马路边上的这些男女老少,每当拿起相机拍照,许多人都笑脸相迎,特别是那些天真烂漫的小孩,甚至给我们表演,让我们尽情拍照。

当然,作为当地的主人,外来者只抱有猎奇心态,显然是令人反感的,甚至是令人讨厌的。所以,当我们来到当地的“王府井”,那些见过世面的当地买卖人已经表现出对我们这些猎奇者的反感,要么用手捂着脸拒绝拍照,要么大声斥责我们。尽管听不清在说什么,估计是说我们素质低下、缺乏礼貌吧。

略感羞耻的我换一个视角,开始有种新的感觉:这里似乎正在孕育着新的希望。当然,这种希望并不是指新建的楼房。在众多的铁皮房旁边,一排排楼房据说是政府兴建的,它们体现了政府的关心和决心。由于这些房子的租金较高,很多还空着。我所说的希望还是在黑人民众之中,同样是新建但相对朴实的平房。这些都是独门独院的,往往都配有车库,房屋的外墙也都涂上艳丽的色彩。这似乎反映着这里正在发生的变化。这些过去处在社会底层的黑人,经过自己的努力,靠自己的双手,正在改变着自己的生活环境。当地的“王府井”尽管秩序没那么井然,但很多人吆喝着,尽情投入自己的“市场经济”中。

马路上活蹦乱跳、充满朝气的孩子们,更是与越来越老龄化的欧美发达国家形成鲜明对照,在日益增多的新屋和充满活力的吆喝声衬托下,似乎展现着南非的未来希望。

在准备这次南非之行的时候,我一再要求参观黑人的传统聚居区,并与当地人进行交流,还要求考察布须曼人等当地的原住民,但都没有成行。现在我感觉到,我们的接待方似乎没有这个渠道和能力。我们去欧洲的时候,很多翻译是当地人,而在南非却由对当地缺乏了解的外来华人充当接待和翻译,是因为找不到适当人选,还是不信任黑人?

 

初识王翊儒议员

根据安排,12月5日我们去南非国会。上午10点,我们一行准时到达,一位留有胡须的华裔“小伙”热情接待了我们。免去繁琐的安检,我们直接进入国会的议会大厅,我这才知道,这位“小伙”就是大名鼎鼎的南非最年轻的国会议员——王翊儒。

在议会大厅,王议员简单介绍了南非议会的概况,并指给我们他的议席位置。在外国,尤其是在遥远的南非,能见到自己的同胞议员,大家都兴奋不已,拿起相机忙着合影。

我们在议会的活动限定在一个半小时。到会议室坐下后,约好的非国大的区常委们还没到,王议员便开始介绍情况了。王议员开门见山,谈起我们这几天听得最多议论也最多的话题,即消除种族隔离和黑人掌权以后,南非的经济状况不好治安状况也不好,整个社会似乎不大对劲……

王议员说,这其实是一个误会。在我们这里,国家已经是南非人的国家了,是黑人当家作主的国家了。现在,对黑人的歧视消除了。对黑人来说,实现民主,这是天大的进步,是历史的突飞猛进。而对少数白人、对一些外来的其他有色人种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有些情况下甚至真的可能变坏了。然而,我们可以进行简单的比较:如果说过去将80%的社会资源用于只占20%的人的福利,现在则用在占80%的黑人的身上。这究竟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倒退,应该是不言自明的。

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大家这几天的疑惑似乎消除了很多。

的确,无论是在比勒陀利亚总统府前广场上熙熙攘攘、充满笑脸的黑人身上,还是在Langa区铁皮房周围活蹦乱跳的天真烂漫的儿童脸上,甚至是在先民纪念馆前认真工作的黑人员工身上,我们所感觉到的是当家作主的黑人。至于比国内许多地方的马路还整洁的市容市貌和更有秩序的城市交通,还有一再渲染恐怖却在事实上总体有序的所谓贫民区,南非所显示的秩序和活力,并不因白人统治的消除和黑人的走到前台而消失和弱化。

当然,包括今天常委们的集体迟到在内,黑人们的时间观念似乎有待改进。但话说回来,作为整天忙忙碌碌的东方人,我们的幸福度究竟比他们能高出多少呢?

王议员还谈到了双重国籍话题。南非现有3名华人议员,但都是台湾省籍的。尽管来自中国内地的人也不少,但由于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他们又不愿意放弃中国国籍,所以无法进入南非政界。他觉得,这种情况已经影响到来自中国内地的华人的话语权问题。

对此,王议员分析说,内地在目前海外华人日渐增多的情况下,如何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如何行使应有的话语权,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为此,可采取不同类型国家区别对待的办法,为海外华人的发展创造更为人性化的环境和条件。

在活动结束以后,我私下里问王议员,如果在南非观看南非队和中国队比赛,你会支持那一方?

他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中国队了。

我再问,那样的话,你周围的南非人不会有议论吗?

王议员笑着说,不会的。只要在国家层面上捍卫南非的利益,替南非说话,就可以了。 (责编 江凌)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