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看点 > 南疆十二村记
绿色孕育的小康梦——和田地区和田县布扎克乡阿孜乃巴扎村记
2017-01-10 06:02 作者:本刊记者 牛志男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_MG_8390.JPG

布扎克乡乡村道路一角


因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四月正是和田一年当中风沙最大的时节。但正如人们常言,一年之计在于春,即便再大的风沙,也挡不住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脚步。眼下的和田,春意盎然,绿色中孕育着勃勃生机。

对于和田,我并不完全陌生。2010年秋,我曾和同事驱车前来采访,千里葡萄长廊、和田改水纪念碑、艾德莱斯绸、地毯手工作坊、核桃产业以及和田玉等,都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与那次南疆行走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我要定点入村采访。

如果把位于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之间的和田市比喻为蛋黄,那么和田县则是蛋清,其所辖十乡一镇全部分散在和田市周边,其中最远的乡镇距离市区约150公里。全县有维吾尔、汉、哈萨克、回等13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占总人口的99%。作为农业大县,世界上最大的集中连片、矮化密植的薄皮核桃基地将整个县域装点成一个翠绿的大果园。

在我抵达和田的当晚,县里正举行一场篮球赛,比赛双方是代表当地两家企业的篮球队。虽然只是友谊赛,但部分球员的来头可不小,包括现效力于CBA联赛山西队的亚洲球星阿巴斯和曾经效力新疆队的著名球员艾伦。比赛精彩激烈,结束时,已是新疆时间24点(北京时间凌晨两点)。

从这个夜晚开始,我再一次进入了我的“新疆时间”。

巴扎,维吾尔语,意为“集市、农贸市场”。在南疆维吾尔族聚居地区,几乎每个乡镇都有巴扎,开市时间从周一到周日都有。此次采访的阿孜乃巴扎村,在维吾尔语中就是“星期五市场”的意思。因名思义,这里很久以前就应该是个人气很兴旺的地方。

陪同我采访的,是和田县民宗局书记石家龙、干部迪力木拉提和司机师傅伊力哈木。石家龙属于土生土长的和田人,汉族。他不仅熟悉当地情况,而且能听并且会说一些维吾尔语。年轻帅气的迪力木拉提本科就读于首都师范大学,也曾在土耳其驻华大使馆做过实习翻译。50多岁的伊力哈木师傅和蔼可亲,帮助我对当地的民风民俗有了更多的了解。

阿孜乃巴扎村距离和田市只有17公里,是全县所有村中距市区最近的,交通非常便利。一出市区,熟悉的新疆杨便林立于公路两边。路上跑的,毛驴车少见了,多的是电动三轮车、摩托车、大型拖拉机及汽车。

在阿孜乃巴扎村所在的布扎克乡政府,当天要举行换届选举,几名乡干部正悬挂宣传横幅,大喇叭里传来维吾尔语宣传广播。在和田乡村这样一个几乎全是维吾尔族同胞生活的地方,听不懂或者不会说一些维吾尔语对于汉族干部来说很难开展好工作。乡干部霍成梅的情况似乎更为特别,身为汉族的她最先会说的是维吾尔语,到了五六岁快要上小学了才开始学汉语。上世纪60年代,霍成梅的父母支边来到和田,她周围的小伙伴都是维吾尔族,而且她经常住在维吾尔族人家里,就像在自家一样。尽管如此,她现在又在新疆教育学院进修维吾尔语,参加地区和县里组织的维吾尔语轮训。对她而言,维吾尔语不仅要说得好,还要写得好。

布扎克乡农民收入以核桃为主,全乡有大面积的15年以上树龄的核桃树,正处于丰产期。同时,在阿孜乃巴扎村的第八小组,还有个大晾晒场。每年和田地区甚至阿克苏、喀什地区的部分核桃、红枣都会拉到这里晾晒,然后统一包装,发到全国各地。当地的核桃产业,蕴含着更大发展机遇。


老技术员买买提伊明


布扎克乡的乡村道路都呈横向和纵向整齐排列,一条条林荫下的柏油路,通向乡里的各个村。在杨树林带的掩映下,田地里全是郁郁葱葱的核桃树,树下种着小麦。

来到阿孜乃巴扎村口,路边的杨树变成了腰口粗细的老核桃树,两个孩子在树荫下玩耍。路上,一位大爷正认真地打扫着柏油路上的尘土落叶。大爷名叫吾守尔·尼亚孜,是阿孜乃巴扎村民。他所打扫的是自家核桃地前的道路卫生,村里每户都要打扫以保持整洁。

往核桃地里望去,只见一些碗口粗细的核桃树已经嫁接。“为保证核桃的高产量,国家民委扶持阿孜乃巴扎村核桃产业的200万元资金中,就有50万元用于核桃树的嫁接和施肥。”石家龙书记介绍说,当一棵核桃树生长一定时期后,如果产果量过低或者结果质量不好,就要重新嫁接,否则这棵树的经济价值就不高。

说话间,村支部书记吉力力·买提尼亚孜从村里快步迎了过来。今年54岁的他,在村里当支书已有26年了。前不久,他还刚刚被评为自治区优秀宣讲员,也是六名受表彰人员中唯一的基层草根宣讲员。


_MG_8120.JPG

村支部书记吉力力·买提尼亚孜(右)在核桃林地


“以前这里以小麦和棉花为主,从2001年开始种植核桃,是全县最早开展核桃种植的村子。”吉力力书记告诉我,阿孜乃巴扎村有1640亩土地,其中1220亩种的全是核桃。此次被国家民委列为核桃产业扶持村,让全村人离发展核桃产业致富的梦想更近了。

不远处,一位老大爷正在地里修剪着核桃枝。老人名叫买买提伊明,今年70岁了,是村里的老技术员。如今,老人的技术依然快速而熟练。只见他一手提着梯子,一手拿着大剪刀,不一会儿工夫就修剪了好几棵。据说,路边高高的大核桃树,他如今都能爬上去。


_MG_8103.JPG

正在给嫁接后的核桃树剪枝的买买提伊明老人


买买提伊明老人已经入党40年了。以前,村里都是他一个人做核桃嫁接、剪枝。如今,国家扶持核桃产业后,他就把手艺传给了村里的16个年轻人,带着他们一起干。说话间,老人的眼角湿润了。

去年,国家民委帮扶资金到位后,村里共培训40名年轻的嫁接员,都取得了嫁接专业证书。与此同时,帮扶的另外150万元用于核桃产业加工的项目也进展顺利。目前,村里的核桃加工厂厂址已确定,正在招标。“初步计划今年6月完工,机器采购同步进行,确保县上提出的9月15日收核桃时全部落实到位的目标实现。”石家龙书记说。

分手时,有感于国家的大力帮扶,买买提伊明老人左手放于胸前激动地对吉力力书记说:“我会干得更好的!”


村里悄然的新变化


四月,不仅田间地头的核桃树已是郁郁葱葱,在村里,也悄然发生着新的变化。

临近中午,走出核桃林地,一进村就见有户人家正在建新房。地基已经挖好,里面摆放着一块块大石头,周围堆放着砖石和一根根已经去皮用来架设屋顶的杨树木。这是村民在建的抗震安居房。

房屋的女主人名叫艾力·居玛,在刚刚拆除的旧房子里生活了13年。“以前房子很小,没有厨房和洗手间,生活不方便。而且,房子太旧已出现了裂缝,住在里面很担心。”艾力·居玛说现在要建抗震安居房了,心里特别高兴。

吉力力书记告诉我,现在村民建造抗震安居房的热情非常高,仅2012年一年就盖了170多户,今年在建的有11户,最终要达到全村覆盖。每户抗震安居房政府补助28500元,钢筋、水泥、门窗等由政府统一采购发放,价格更便宜,也避免了村民省工减料。同时,县里还对房屋建设进行阶段性检查指导,保证能够切实达到抗震的要求。

吾斯曼大叔家正在建的新房前,褐红色的砖墙与后院的土色八字墙形成鲜明的对比。63岁的吾斯曼大叔和他上三年级的孙子塔依尔江,带我们参观了新房。房屋包括两个卧室、一个客厅以及厨房和洗手间,还没有封屋顶,但已经预约了木匠。看着新房,大叔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告诉我,家里9口人,共有6亩核桃地,一年核桃收入15000元。他的小儿子在和田市一家银行当保安,月收入2000元。这座新房就是给他结婚用的。


_MG_8891.JPG

吾斯曼大叔家正在建设中的抗震安居房前


整个村内,宁静而祥和。无论是道路还是庭院,都井井有条,有的人家门前还停着小汽车。从2014年起,和田县启动“四好建设”活动,即好道路、好林带、好条田、好庭院。活动开展以来,村里对道路、林带进行了清理,每家每户都整理了庭院,种上了果树或蔬菜,村容村貌变化很大。

正如一句维吾尔族谚语所说:葡萄架搭得好,葡萄才会长得好。无论是抗震安居房还是“四好建设”,不仅让老百姓的生产生活条件更舒适,而且也进一步强化了老百姓追求现代新生活的观念。


敬老院的幸福生活


在乡村路口,经常会见到“精准扶贫”、“脱贫攻坚”等内容的宣传牌。当前,精准扶贫的攻坚任务就包括完成对孤寡老人养老脱贫的兜底任务。

布扎克乡敬老院位于与阿孜乃巴扎村紧邻的布恰克村,从村里驱车也就几分钟的时间。2012年,新的敬老院在原有八字房敬老院的旧址建成,现有包括阿孜乃巴扎村在内的全乡36名老人在此安享晚年。它的旁边,一座三层楼的敬老院也正在建设当中。届时,将满足全乡更多老人的养老生活。

敬老院的庭院很大,院内道路上搭着大大的葡萄架,两侧张贴着用维吾尔语和汉语制作的尊老养老标语牌。一侧的菜地里,刚刚栽上了西红柿、青椒、白菜、茄子的秧苗。午休后,老人们大都坐在大厅里聊天或看壁挂电视,大厅一角还摆放着一张台球桌。院长吐尔逊巴克·塔西普拉提说,这些都是家里没人照顾的老人,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全是免费的,而且家里的房子和土地还都予以保留。养老院的建设资金大部分是国家给的,还有一部分是当地富裕起来的人捐助的。

大厅的两侧分别是男女宿舍。每个房间有三张床,是那种可以调整舒适度的医疗用床,同时配有卫生间和壁挂电视,宽敞而明亮。65岁的热杰夫卡斯木老人刚刚来这里三四天。他高兴地对记者说,家里的子女不在身边,有时吃饭也不能及时保证,来到这里不仅吃的好,屋子亮堂,而且还有朋友。来自阿孜乃巴扎村的艾买尔·吾守尔老人今年70多岁,在养老院生活了十几年,现在眼睛还好,平时可以给老人们读读报。他还竖起大拇指说:习近平主席太好了!


_MG_8272.JPG

敬老院里的艾买尔·吾守尔老人(中)在给大家读报


餐厅里,一排排桌椅整齐地摆放着,也有壁挂电视和报纸看。不仅就餐环境舒适,而且厨房也干净明亮。

敬老院的养殖区也让人眼前一亮,分别圈养着的鸡、鸽子和羊,特别是羊棚里很是卫生和凉爽。养殖区一侧,还有在建的锅炉房和蔬菜大棚,让老人们一年四季都可以安享舒适生活。


星期五巴扎的生意人


距阿孜乃巴扎村不远处有一条通乡公路,每天车来来往,人流很旺。

星期五中午,我们来到这里一家名叫拜热雅饭店的餐馆吃饭。不大的餐厅整洁明亮,透过厨房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厨师的操作。老板托合提今年36岁,以前做过核桃生意,餐馆一周前刚刚开业。他告诉我,现在餐馆环境比以前好多了。开业前,他还到县政府服务中心接受了培训,主要是卫生和经营方面的内容。现在店里有9名工作人员,其中来自洛浦、喀什的有四位,其他五位都是本乡的。碰巧,阿孜乃巴扎村的肉孜买买提·吐逊尼牙孜也在这里负责配菜。在老板的招呼下,肉孜买买提身着厨师服、带着卫生头巾走了出来。这位22岁的小伙子开心地说,没上班以前是农民,后来在职业技术学校学习了两年厨师,毕业后就来这里工作了,一个月工资3700元,还管饭,很满意。

对于阿孜乃巴扎村的村民来说,由于核桃产业的季节性强,除了村里的核桃大户以外,许多老百姓特别是年轻人都会在乡里或者城里打工。村里的星期五巴扎,更是一些村民们做生意的好去处。

这天下午,听说敬老院两位老奶奶去赶巴扎,我也决定一同前往。敬老院服务员土颂尼沙和她的女儿克比诺尔,早早就把电动三轮车开到了敬老院门口。我们上车后,三轮车驶向乡间公路。在小马达的轰鸣声中,两侧的杨树林快速向后倒去,微风吹来很是舒服。两位老奶奶和我聊天,但因为翻译不在车上,我只能点头示意或用手比划,她们笑得非常开心。

巴扎很快到了,人来人往,很热闹。在这里,几乎可以看到所有当地维吾尔族同胞的生产生活用品,卖干果的,烤包子、炸油饼、烤羊肉的,卖凉皮、糕点、水果以及粮食、蔬菜、衣物、农具的……玲琅满目。对于维吾尔族同胞来说,每周逛一次巴扎,除了购买日常用品外,吃点小吃解解馋,也是许多人的一个念想。

阿孜乃巴扎村的和妹妹在巴扎里经营一家炸油饼店。这里的油饼包裹着羊肉馅,是当地人的传统食物。每周五上午8点她们就来到巴扎,一天能收入二三百元。家里的4亩核桃地因还没到盛果期,一年的收入也就三四千元钱。45岁的依巴代提·热合曼有三个孩子,老大、老二都已结婚成家,19岁的小儿子在市区开汽车美容店。采访结束,热情的姐妹二人一定让记者尝一尝自家炸包子。

正在巴扎里卖烤全羊的贾帕尔·沙力看上去文静帅气,他平时在阿孜乃巴扎村小学当保安,只是到了周五有人换班才到巴扎做生意。25岁的贾帕尔做这个生意有4年了,两年前在乡政府前的红星巴扎,这两年主要在村里的星期五巴扎。“烤全羊手艺是在市里当学徒学来的,从巴扎买羊后在自家烤制,然后拿来卖,一天差不多卖3只羊,能挣五六百元,月收入将近2000元。”贾帕尔家有6亩核桃,一年收入3万元。2011年,他曾到乌鲁木齐卖核桃,但因为要照顾有残疾的哥哥和年迈的爸爸,他还是回到家乡做起了烤全羊生意。

吐逊尼亚孜汗·买买提大婶在巴扎里卖玉米四五年了。之前,她做了25年地毯线生意。“做地毯线的生意很好,但一个人忙不过来。”吐逊尼亚孜汗说,她卖的玉米都是薄本生意,按照当地的计量单位一程子也就赚一块钱左右。不过,吐逊尼亚孜汗大婶并不只在这一个巴扎卖,而是全县哪里有巴扎就去哪儿,一个巴扎差不多可以挣到两百元。巧合的是,吐逊尼亚孜汗大婶正是前面提到的在拜热雅餐馆打工的吐孜买买提·吐逊尼牙孜的妈妈。

我又来到卖牛羊肉的摊位。身材敦实的买买提伊明·艾力经营着自己的肉摊,身后挂满了新鲜羊肉。21岁的他,有一个刚满月的娃娃。他爸爸的爸爸也是卖羊肉的,已有七八十年。他和弟弟在这个巴扎经营5年了,也是以乡政府巴扎和星期五巴扎经营为主。一个摊位一年约400元的租金,一天能卖两三只羊,约两三百元的收入。我们采访完,旁边卖羊肉的小伙子们马上围住了他,开玩笑说他要出名了。


核桃合作社


昆仑山余脉的山脚下,地势较高且相对平坦,一条通乡公路从此穿过,交通方便。因地势高,这里风大无霜,加之地下土含盐量高,使得这里无论是晾红枣还是核桃都干得很快。晾晒场上,还不时会看到盖着黑纱布没有及时运走的大枣,掀开一角,一股浓郁的枣香扑鼻而来。这种因风干而变得坚硬如石头一样的枣子,还可以用来制作蜜枣或作饲料。

或许正是得益于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阿孜乃巴扎村人的核桃梦想也格外迫切。目前,村里有4家核桃农业合作社。我们来到其中一家。敞开的大门内,吐尔松买买提和哥哥的儿子吐尔洪江正在整理刚刚收上来的核桃。他们对我的到访很欢迎。院内的核桃大棚内,用麻袋装着一袋袋核桃,是当地产的薄皮核桃,拿到手里稍稍用力一捏,薄皮便裂开,核桃仁香脆可口。

吐尔松买买提今年39岁,经营核桃多年。合作社成立两三年了,成员有100户,村里收完后再到其他村去收,每年能收购300吨到500吨,年收益20万元左右。说话间,他从大棚里取出两块牌匾,分别用汉文和维吾尔文写着“特来可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特来可,维吾尔语为“心愿”之意。

年轻帅气的吐尔洪江比他叔叔的汉语说得好。原来,他们在北京海淀区锦绣大地农业科技园区开有核桃专卖店。每年九十月新核桃上市的时候,吐尔洪江或者他的叔叔都会过去售卖一阵,顺便调研市场行情。平时,北京有汉族朋友替他们售卖,他们负责从这里发货,平均每周一到两次,每次发货10吨到25吨。除了北京市场,他们还发货到天津和山东。虽然市场紧俏,但他们每斤核桃的毛利也就1块钱左右。

“我现在没有资金,将来有资金肯定自己做。”吐尔松买买提所说的“自己做”,就是核桃产业的深加工。他们发货到内地的核桃和枣子,部分直接包装售卖,还有的被内地厂家加工后获得更高的利润。此外,由于核桃市场不稳定,有时发过去的货,价格突然下降,直接就赔了。因此,他们一直想自己包装做深加工,也可更好地规避市场风险。


_MG_8844.JPG

核桃合作社大户吐尔松买买提(右二)、吐尔洪江(右一)


他们向记者展示了清洗核桃的过程,将去青皮后略微发黑的核桃放入洗核桃机,随着自来水的喷洒而翻动清洗。晒干之后,再经过筛选机把不符合尺寸的核桃去掉,最后将成品打包发货。忙的时候,吐尔松买买提也会雇村里的人帮忙,多劳多得,少的一个月给1500元工资,多的4500元。

当我结束采访离开时,吐尔松买买提和吐尔洪江将“特来可核桃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牌匾擦洗干净,重新挂到了大门口。后来,我还接到吐尔洪江的电话,请我到他家去吃饭。虽然因时间关系没能去成,但我们约定北京见。


吉力力书记的梦想


在阿孜乃巴扎村采访期间,村委会是我光顾最多的地方。这里与其说是村干部的办公场所,倒不如说更像是村民之家。平时,村民们可以在这里举行文化娱乐活动,年轻人可以打篮球,或者听吉力力书记宣讲富民政策。不久,这里还将建起核桃加工厂房。


_MG_8921.JPG

阿孜乃巴扎村一角


4月15日是星期五,按照惯例,村里的党员早上9点钟就集中到村委会进行党员干部远程学习教育。这天,他们观看的是翻译成维吾尔语的抗战题材影片,由乡里统一远程播放。58岁的亚森江已有20年党龄,是全村34名党员之一。他看完影片后对我说,现在每周进行一次远程教育,内容包括党的政策、纪律等,不但自己学,还要及时宣传给村里的群众。

就在这天中午,村委会前的小卖部开张了。这是去年的住村工作组在这里扶持的一个项目。原住村工作组长、和田县政府办公室的艾主任也专程赶来祝贺。今年,阿孜乃巴扎村已没有住村工作组了。按照自治区的评星标准,该村已有九颗星,是全县目前发展最好的村之一,因此住村工作也就完成了。

吉力力书记是忙碌的,也是幸福的。说他忙碌,是因为一年365天,几乎天天都是早出晚归,村里的大事小情都需要他去处理,哪怕晚上两口子吵架或邻里闹矛盾,他也是随时赶到。正如他所说:“习近平总书记的每一个指示,都要第一时间在最基层开始执行。村里的执行者,就有我。”说他幸福,是因为经过多年的努力,阿孜乃巴扎村从一个他刚刚接手时有负债的村,到现在各项事业蓬勃发展,去年还被评为自治区先进基层党组织。

理所当然,吉力力书记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宣讲员。近年来,田间地头、村民家里、巴扎以及村民大会、文化活动室等,都是他宣讲的场所。他说,老百姓能够过上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源于党的好政策。自己作为一名草根宣讲员,能够跟乡亲们分享党的好政策带给我们的好日子,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临近采访结束,吉力力书记若有所思地对我说:“我们村现有325户1295人,种有1220亩核桃树。在自治区和县里的组织下,我也多次去内地参观学习,北京也去过。那么,核桃开发什么产品比较好?”他希望我能为他提点建议。

“我1987年参加工作,1991年当书记。再有差不多四五年时间,我就要退休了。我的愿望是,希望在自己任职期间全村能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就是吉力力书记的梦想。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