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 特别策划
独龙江此心安处是吾乡
文·图/本刊记者 拉姆 2017-02-24 07:47

IMG_6025.JPG

熊当村远眺。熊当村是独龙江乡最北的村子,与西藏接壤,如今已完成了安居重建



安行

“今年云南雨水特别多。”这是在我2016年与云南朋友们的通话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

不消说,今年的云南大河小溪满灌,持续数年的旱情终于得到缓解。

11月上旬,就在我飞抵昆明、准备去往独龙江的前两天,一场持续多日、最后转暴雨的大范围降水席卷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全州:六库至贡山的公路多处发生泥石流,怒江全线交通被迫中断。四天后,我由昆明飞往保山、由保山转车至怒江州府所在地六库,再从六库出发,终于踏上了沿怒江大峡谷至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县城茨开镇及由茨开进入独龙江峡谷的漫长旅程。

行路时,怒江全境终于雨过天晴。经过两夜一天的全力抢修,连接六库、福贡、贡山的四级公路——瑞察公路恢复运行。除了防备落石之外,已不必为塌方泥石流担心。

瑞察公路是怒江州最重要的交通大动脉,贴山临江而建,弯多道窄。傈僳族司机小杨在我刚上车时就笑着叮嘱:“我们这里都不系安全带,跑山路车速快不了,而一旦出车祸翻车落山崖落水,系安全带就跑不脱了——不系安全带反而更安全。”

汽车行进于6.5米宽的双向单车道上。公路时而被碧罗雪山巨大的阴影笼罩,时而又交替隐没在高黎贡山的影子里。一路上,目光所及总离不开江水:有时举目开阔,极目处远方山峦叠嶂;有时房屋、梯田、竹林贴着车窗飞逝而过。雨后的怒江不再怒吼,显得平静温柔,与四周雄伟、险峻的峰峦形成一种参差独特的美,让依然随处可见的泥石流痕迹稍稍变得不那么怵目惊心。

一路数过来,六库至贡山的237公里山路,此次共发生了大小59处泥石流,平均4公里多就有一处。尽管公路上的泥石已被清理干净,但落石和双向会车还是不时制造交通堵塞。我们到达茨开镇时,天色已黑。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怒江独特美丽地貌的同时,也极大地制约了经济发展和民生进步。全州98%以上的地域为高山峡谷,自然保护区占全州面积58.3%,垦殖系数不足4%,人地矛盾突出,滑坡泥石流自然灾害频发,生存和发展空间相对不足。且怒江又是我国现今为止唯一未通高速公路、铁路、航运、水运、管道的自治州。从昆明到六库乘坐大巴需时13个小时,乘飞机则需先至保山或大理机场,再转乘长途汽车。从六库到怒江州最偏远的贡山县独龙江乡,又需要多长时间呢?

“8天!”陪我一同前往独龙江的怒江州民宗委的白族姑娘蔡春秀给出答案。

看到我吃惊的样子,春秀赶紧笑着解释:“今年4月我从独龙江出来,雨季,又遇到全境滑坡泥石流,所以花了8天才到六库。那段时间正赶上公务员考试,大批参考的年轻人都堵在了路上,好在政府抢险、救援工作及时妥当,没有发生一起人命和交通事件。当然8天属于特殊情况,现在怒江的二级公路正在修建,以后交通肯定会愈来愈好。”

春秀说的二级公路,就是2012年开工的六丙(六库—丙中洛)公路。这条包括多处特大跨江桥及隧道的公路,总投资达150亿元。这也是第一条怒江的高级公路,建成后将极大地提高怒江整体通行能力。

相比正在修建中的六丙二级公路,独龙江公路改建和高黎贡山独龙江隧道贯通更为世人所关注。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开幕式上,开场节目反映的就是贡山各族人民及武警官兵因为这两项工程而欢欣鼓舞、歌颂新生活、感谢共产党的情景。

在茨开镇休息一夜后,我们继续前往独龙江的旅程。

2004年12月,作为背包客,我曾只身前往独龙江。那时进独龙江仅有一条96公里长的毛公路。别小看这条国家投资1亿多元、建于1999年的简易公路,正是它第一次让汽车驶入了我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民族地区之一的独龙江。独龙族人惊奇地抚摸着这个会跑的铁家伙,以至满车的泥巴都被抹得干干净净。

独龙江公路全程盘山,多急转弯,其中一段23公里路足有400来个转弯,据说是世界上最危险、最难走的公路。许多路段在雨雪和山体滑坡共同作用下严重坏损,我曾多次下车推车或自行走过危险路段,8个小时的行程险峻异常、艰苦异常。之后,为逃离大雪封山、滞留到翌年6月才能出独龙江的命运,在封山前夜,我又冒险搭车,夜奔出山。卡车在翻越高黎贡山接近垭口处陷入雪中,我和司机被迫在海拔3100多米的风雪野岭中度过了生死攸关的一夜……

如今,改建后的独龙江公路已由弹石路变成柏油路,乘车舒适度大幅度提升。道路险峻依然,狭窄依然,会车时需要一方倒车至稍宽路段,才能通过。混凝土防护栏、波形防护栏、柔性防护栏在悬崖一侧一波连一波,增加了安全性。每行一段路,我们就会与路边养路工橘红色身影相遇、与安全巡逻车相遇,令人安心而温暖。

快接近高黎贡山垭口时,道路上方出现了雪棚洞,我们已行至海拔3000米以上的雪崩地段。四道雪棚洞后,高黎贡山独龙江隧道入口出现在眼前。隧道为双向通道,全程走完用了12分钟。正是这条长6.68公里的隧道,使车辆不必再翻越垭口,打通了高黎贡山,也把千年来独龙江半年隔绝于世的命运抛入历史。

出隧道后有一小片休息区域,宣传墙带对独龙江公路改造工程进行了详细介绍:2011年1月,独龙江公路改建工程正式实施;2014年12月,独龙江隧道正式贯通使用。为此,国家共投资7.8亿元。据说,承建筑路的工程部队曾承建过西藏的墨脱公路,比较下来,他们认为独龙江公路改建更苦、更难、更危险。

独龙江公路改建,是独龙江三年行动计划、六大工程中的重点之一。2010年,国家开启对独龙江的全新帮扶模式——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5年来,共投入资金13.04亿元。此外,独龙江还新建了108公里通村公路、多座人马吊桥和汽车客运站等基础设施,彻底结束了砍刀开路、攀藤附葛、溜索竹筏过江的原始交通状况。

随着云南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的推进,怒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