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 特别策划
慈母川 温柔的梦乡——北京市延庆区大庄科乡慈母川村记

_MG_0158_爱奇艺.jpg


慈母川,不是一条河流,也不是一川平原,而是一个村庄。

慈母川村是北京市延庆区大庄科乡所辖29个行政村中的三个满族村庄之一,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它位于延庆东南部,距延庆城区40公里。全村现有耕地307亩,人口387人,其中满族占60%。

传说慈母川是“ 八仙过海”神话故事中人物原型汉钟离的家乡。一日,汉钟离辞别母亲去莲花山修行,走到一个小山梁回头一望,看见母亲还站在村头,他心中一阵犹豫,但想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最后还是毅然离开了。年复一年,他潜心修行悟道,终于修成正果,得道成仙。后来人们将“辞母川”演变为“慈母川”,在莲花山汉钟离修行的地方盖了钟离庙,山下的村子则被称为汉家川,村东侧的小山梁叫回头岭。

千百年来,慈母川人世世代代沿袭着古老的农耕生活,深居山中无人知晓。如今,他们凭借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历史人文资源优势,在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及少数民族特色村寨等新农村建设中脱颖而出。2008年以来,慈母川村先后被评为北京市绿色村庄、首都文明示范村、北京市最美乡村,2014年成为国家民委首批挂牌的少数民族特色村寨之一,被誉为北京的“桃花源”。

中秋时节,记者来到慈母川村,进行了为期四天的采访。


“慈孝文化是俺们的根!”

从北京出发走京藏高速公路,沿八达岭山路盘行,然后驶入一条蜿蜒通幽的林荫小道,小道尽头写着“满族村”三个大字古香古色的大木匾扑面而来。

从花藤环绕的村门进入村子,一座巨石浮雕映入眼帘,上刻慈母孝子,下刻慈母川赋。沿新修的主干道前行,左侧民居古朴,错落有致,庭院优雅,赏心悦目;右侧河水清澈,锦鲤畅游,小桥流水,山影斜疏。新建的村民文化广场,与对面的满族风情展示墙、健身广场隔路相望。路边高大的垂杨柳上悬挂着长长的秋千,悠闲的老人正坐在上面晒太阳。


_MG_0161_爱奇艺 (1).jpg

慈孝文化的熏陶无所不在


再往里走,有一条满族风情街叫“祈福街”,街上悬挂着各式各样的灯笼、条幅等。“这是村民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等长辈表达自己的美好祝福和心愿,在节庆的日子里挂上去的。”村干部向我们介绍。

村子的胡同干净整洁,精心设计的院墙上分别绘制着中国古代《二十四孝图》浮雕、新编《二十四孝图》彩绘图、国学名言名句砖雕以及各种助人为乐儿童图画。

村子中心有古香古色的慈孝堂,里面供奉着汉钟离像,逢年过节香火很旺。慈孝堂2013年进行了翻修,是村民祈福许愿的好去处。

关于慈孝文化,用村民的话说“那是俺们的根”。这根也是慈母川村的立村之本,根深叶茂。村里邻里亲善和睦,敬老蔚然成风。年满60岁的老人每年生日都会收到村里送来的生日蛋糕和温馨祝福,重阳节及每个农历月九月九的“敬老节”,村民都为老人包饺子。每年过年,村里都举办文艺晚会与老人们一起过大年。对孤寡老人、残障人员和生活有困难者,村里都会安排志愿者或委托监护人关照。

目前,慈母川村的人口以空巢的四五十岁以上中老年人以及留守儿童为主,青年男女都外出打工、创业去了。留在村子里的妇女便组织“巾帼志愿者”小组,为有困难的老人提供帮助。村里有5个长期义务照顾孤寡老人的中小学学生,被称为“五小孝星”。去年,村里为残障人员开办“温馨家园小饭桌”,十几位残障人员每人每月只需交纳120元—150元餐费,就可以吃到营养可口的早餐和午餐,其余费用由政府补贴。当天中午时分,记者来到“温馨家园小饭桌”,看到负责做饭的两位大妈已将饭菜准备停当。这天供应的是蒸素包子、肉炒蘑菇、红烧茄子和粥。大家有说有笑,吃得很开心。


_MG_0374_爱奇艺慈母川村 村景 (1).jpg

慈母川村一瞥


慈母川村森林覆盖率达90%以上,北京城区PM2.5值爆表时,这里的空气依然清新。

山多水少、林多地少,经济以林果业为主。退耕还林后,村民按退耕面积每亩地折合140斤面粉加20元现金得到补偿。眼前我们看到的500亩板栗林、核桃林已经挂果,林下种植了薯豆杂粮,采摘的栗蘑、香菇晾晒在地上——这就是慈母川的“林上养蜂酿蜜、林中果品飘香、林下花浓五谷”三层循环有机立体农业。时下花期已过,村里的100多箱蜜蜂已被蜂农带到别处放养去了。

“美丽乡村”是“美丽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13年始,慈母川村明确了打造京郊少数民族民俗旅游精品村的发展思路,在国家民委、北京市民委等各级政府扶助下,村里修建停车场、公共厕所,建成1500米登山步行道、观光长廊和300亩四季赏花休闲园,开发以苹果、大桃、海棠为主的特色观光采摘园,南山旅游景观项目也在建设中。

晚饭时分,记者到了根儿哥的家。根儿哥62岁,是个智力残障的独居者,好在生活尚可自理。这会儿,他家的大铁锅里正蒸着一大碗米饭和一大碗山药,灶塘里的火光映在他憨态可掬的脸上。根儿哥的家从里到外收拾得干净整洁,村里的“五小孝星”会定期来帮他洗衣服、做饭。

根儿哥以前的房子实在太破旧了,根本不能住人,现在的房子是村里集资盖的。村里还帮他找了一个亲戚签了协议,确定为他的法定监护人和财产继承人。

在村里转悠,村里人给我讲了一对母子的故事。老母亲胡美荣,89岁,抗日战争时期是村里的妇女联络员。她儿子以前在城镇开小门店做粮油生意,因为母亲年龄大了就将店铺交给媳妇经管,自己回家专心服侍老人,顺带找了份清扫村里路面的工作。老人的其他几个孩子都在外面做事,节假都会回来看她。

记者见到了这个孝敬母亲的儿子,他名叫王仕成,57岁,又高又酷,黝黑的脸上刻着风霜。当我问他当时放下生意回家奉陪母亲有没有犹豫时,他回答说:“钱挣多少是个够啊,孝敬老人最重要。平平常常的生活就好。”

在村民高自起家,两口子刚从地里回来正吃饭。老高今年60岁,在外面打工12年,2007年回村,曾任两届村书记。目前和他们一起生活的还有老高的父亲和岳母。“我父亲89岁了,每天5点起床,上山砍柴,一次背四五十斤重的柴火回来。”老高钦佩地说,“父亲7岁就放牛,没有文化,受了一辈子苦。他习惯了劳动,在家还要种菜,从来不愿意闲着。”

“我母亲是个老实人,生前成天下地干活。母亲没文化,对我读书却非常重视。”忆起童年,老高充满感恩之情:“父母养我一个小,我要养他们一个老。岳父母也一样,妻子嫁到我家,她的父母我也一样要好好供养。”

对于发展变化,老高感触颇深:“以前,村里又脏又乱,路上全堆着柴,一下雨,满脚泥。”2002年村里修了路,环境治理得以整体规划并逐步实施。村里拿到的建设项目,村民都可以参与建设,既能领到工资,又能亲手建设家乡。“现在,外面的客人来了都说‘太干净了!烟头捏在手里都不好意思随便扔。’”“俺们村的老人可会生活了,几乎每天都坐班车到永宁、延庆等周边城镇跳秧歌、看节目、逛商场购物。用老年卡坐公交车、进公园都免票。”

的确,慈母川村从2005年到2015年,仅仅10年间,年人均收入从3000元提高到了19000元。老年人每人每年可以领到400元到1000元不等的养老金,残疾人还另有生活补贴。


“俺们村最好!”

延庆一带的早期居民主要是明末清初戍边军人的后裔,落户慈母川的满族以高姓和郭姓为主。132户人家的慈母川,高姓人家占了一多半。

这天晚上停电,村里一片漆黑。高贵老两口正在与女儿一家道别:“开车慢点儿,小心呀!”与往常周末一样,女儿一家人回来与老人团聚一天,晚上又回到城里自己的家。

“你能来俺们特别高兴!”进屋后记者被请到炕上坐。主人殷勤好客,透着满族礼节的热情和周到。74岁的高贵去年辞掉企业门卫的工作,回家陪老伴。他有技术,会维修,人勤快又热情,从早到晚忙不停。他做过电工、导游,干过建筑、农家乐等多种活计,回到村里当了仓库保管员。“甭管在哪儿干,都得干出名堂,让人佩服你!”这是他为人做事的信条。老伴董建红说:“不管谁家有困难,只要能帮上,他一定会去帮到底,有时饭都顾不上吃。”

高贵家有3亩耕地,种着苞谷、黄豆、小豆等杂粮,另有8亩退耕还林地。老高每月有420元的养老金,老伴可以领到520元。

除了担心生病看病贵,其实生活在农村没有多少开销,最大的开支是应酬。去年高贵家随份子就花去9000元,几乎占收入的一半。“需要人来情往,如果关起门来过日子,别人瞧不起。谁家有个事儿有个人生病都要去看望。” 老高说他最喜欢助人为乐:“别人借钱,只要俺有,自己不花也给借。”

谈到村里的发展,老高自豪地说:“俺们村最好!别的村都羡慕俺们村!俺们村干部能干,班子团结,能给村里拉来项目。村民有活干、有钱挣,大伙儿特高兴。”老两口唯一的心愿是“孩子们能够平平安安,踏踏实实工作,把日子过好。”

午后暖阳透进窗户,高淑芝老人躺在炕上,看到我们进来便高兴地坐起来。炕旁边放着她的轮椅,屋里干净整洁,舒适温馨。这位78岁的老人患有关节病,行动不便,日常生活勉强能自理,老人的早餐和午餐都由村里的姐妹从“温馨家园小餐桌”送到家里。老人的丈夫去世得早,两个儿子前些年因病也相继去世。遭受如此大的打击,老人并没有流露出悲愁情绪,她已经适应了独自生活,加上村里很照顾,她生活得很愉快:“我年轻时很要强,现在想做事情身体不行了。大儿媳和孙子两家都住在村子里,平时有困难,媳妇、邻居也都会来帮忙。”


IMG_0007_爱奇艺慈母川村满足风情街.jpg

慈母川村的满族风情街


村里的年轻人

削瘦、帅气的小伙子郭康杰,是高淑芝老人的孙子,今年20岁,应用电子技术专业大专毕业后,在北京丽都维京酒店做音响师。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人务农很辛苦,上辈的勤勤恳恳是榜样,会影响我们下辈。” 郭康杰懂事地说,“农村人评价一个人好,不是看你有多大本事、能干多大事,而是看你这人缘好不好,愿不愿意帮助人。”康杰每周回家,乡亲们有什么事他都会去帮忙。他爱自己的家乡,也爱自己的工作。

漂亮、活泼的郭康蕊,是郭康杰的姐姐,29岁,在北京燕莎奥特莱斯做服装销售。她乐天知足,认为凭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劳动生活最好。“我把在村里拍的照片拿给同事看,他们看到我们村子这么漂亮,都想来玩。” 郭康蕊自豪地说,“我周末经常带好多同事回来,一起爬山、采摘,在我家院子里烧烤,妈妈做红豆饭、蒸豆角、土豆等农家美食。大家住两天还觉得不过瘾,舍不得走!”

郭康蕊的丈夫李宏强,30岁,在北京开出租车。他们有个不到两岁的女儿,平时留在村里由姥姥照管,他俩在北京租房子住,三天两头开车回来。“媳妇有了,孩子有了,我的家庭挺好。”憨厚朴实的李宏强说,“至于钱多钱少,知足就行。当然我要努力多挣点,让家人生活好点儿。”小两口在北京南口镇买了房子。康蕊与丈夫的想法一样:“钱再多也会嫌少,只要日子平平安安就好。”


_MG_0198_爱奇艺乡小学.jpg

乡小学的学生


心中也有诗和远方

在慈母川人的身上,都能感受到诗和远方。这是这个村留给我最深的印象。

“您是文化人吧?”与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的郭宽老人见面,我这样问他。

“不是,我只读过几年私塾。”郭宽是满族旗人,81岁了,从小喜欢文艺,平时喜欢听音乐、看戏,还组织村民唱歌。尽管单身,但他家明亮整洁,墙上挂着各种奖状。年轻时的他英俊潇洒,戴着鸭舌帽,很有电影明星的范儿。书桌上摆着各种书报杂志,玻璃板下面压着一张标注着汉字发音的英文字母表。 “人要多学点文化知识,国内外发生了什么事要知道。要多出去走走看看,了解社会上的大事。不能整天打麻将、坐在家里吃干饭,那不行。”老人既幽默又认真:“上次云南遭灾,我感觉就像自己家遭灾一样难过。国家这么大,要互相帮助、互相理解。”

“生活得比较满意!” 郭宽老人由衷地说,“高科技时代,手机可以打到国外,外国人也可以来我们这里参观,这在过去连做梦都想不到!”谈及自己的生活,“知足而乐、平平常常,没有什么大惊大喜。”他说,“最高兴的是过春节、元宵节,村里有外地来的高跷、秧歌、小车表演等节目。同辈的姐姐妹妹穿着漂亮衣服,互相拜年问候。”对满族风俗习惯渐渐失传的现象,老人颇感惋惜:“如果节日里,村里的满族人穿上满族服装,就能体现满族村的文化内涵。”

郭宽老人坦言,当务之急“一是看病,二是养老。”村里有医生,可以解决一般小毛病。如果有了大病去医院看,困难还很大。“村里有了慈孝堂、残疾人饭桌,如果再设立敬老院,十几户空巢老人的养老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老人说话有理有据。他还盼望村里能建个老人活动中心。“有了活动中心,村里20多位老人就可以在那里读书看报、唱歌下棋等等,生活得更有意义。”

51岁的李秀华当了12年的村妇女主任,去年开始任村会计。记者这次采访,每天都由她陪同。她说以前外面有人来参观,也是由她带领、讲解。

“我刚来的时候生活不习惯,什么也不会做,感到十分伤感。”李秀华是天津人,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就与丈夫一同辞掉天津的工作,回到慈母川。“有一天晚上我病了,6岁的女儿跑出去找医生,邻居见了,就让女儿回家等着,他们去叫医生。这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乡亲太朴实、太好了!”她动情地说。当过工人、做过小学数学教师的李秀华说自己本来性格文静内向,“担任妇女主任以后,经常组织活动,人渐渐变得开朗、活泼起来。村里妇女们的精神面貌这些年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她组织成立了一个由30多名妇女组成的慈孝情演出队和一个由40多位老年男女组成的秧歌队,自编自演小品、舞蹈等节目,经常和附近的村子交流演出。“没事儿的时候我们天天排练节目,好快乐啊!”“2008年,我们参加北京市民族舞健身大赛,获得最佳表演奖、优秀风尚奖,高兴得没法形容!”

“村书记开着自己的汽车,重阳节带着60岁以上的老人去龙庆峡旅游。”说起村干部,李秀华满心欣慰。“村里半夜有人生病、生小孩,书记、村长都会开着自己的车往医院送。”对于村民之间的和睦融洽,她感到由衷的自豪:“年末我们村的农家乐邀请全村人吃年饭,大家高高兴兴欢聚一堂,辞旧迎新。”

李秀华真想让日子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以后村里如果有工作岗位,孩子们都能回来,那该多好啊!”

对于23岁的岳婷婷来说,世界那么大,但只要她背起背包出行,远方就在脚下。

婷婷是李秀华的女儿,法律专业毕业后在法院做书记员。对现在的工作,她不是很满意:“生活太平淡了!我希望多出去走走,到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感受不同文化。”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再等上两年,然后和弟弟一起去北京开一家甜品店,过有创意的生活。


乡村旅游   怀乡追远

乡土文化是中国文化的根基和血脉。现代社会与乡土社会正在渐行渐远。一方面农村的历史传承处于不断衰微的状态,另一方面渴求自然、亲近土地的天性使人们越来越多地选择乡村作为心灵回归之地。

“春节到农家过大年”“早春到乡村去踏青”“初夏到农村品美食”“仲秋到田间去采摘”……这些耳熟能详的广告语,是农村向城市发出的邀请与召唤。乡村旅游近年来已成为城市人的一种时尚旅游休闲方式。

慈母川拥有地处北京市郊的地理优势,一年到头中外游客络绎不绝。村里建有农家乐8户,每户农家乐名称里都带有“慈”字,特色鲜明地展示了慈孝村的文化内涵。

悦慈园的主人董建霞,今年46岁,以前在北京开服装店,三年前回村办起农家乐。“我家的客人都是回头客,他们来了就像住在自己家一样方便。”她家有11间客房,可以同时接纳30人住宿,70人用餐。“我家就靠人实在、饭菜可口吸引回头客。有些客人多次来旅游,还给我带来香油芝麻酱、水果,给孩子带来笔呀本儿呀的。”说起客人,她的脸笑得跟花儿一样好看,“有个女孩看我擀面辛苦,竟然给我买了台压面机。”


_MG_0749_爱奇艺悦慈园主人董建霞.jpg

悦慈园主人董建霞


董建霞家开的农家乐年收入在三四万元。客人多的时候要雇几个人帮忙,每人每天付100元工钱。客人走时想购买农村土特产,董建霞就帮村里人出售各家自产的农副产品。“有核桃、栗子、杂粮、柴鸡蛋等,去年我就帮人卖出去一千多斤小米。”目前,让她感到最苦恼的问题,是村里没有排污下水道,生活废水需要从外面叫专车来拉走,每次花费100元。另外,村里交通还不是很方便,只有一路公交车,每天只有三趟。如果这些问题都得到解决,她相信客人会越来越多。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