泾河源头人家-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
泾河源头人家
2018-02-09 01:32 作者:文·图/本刊记者 江凌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大庄村农家乐_副本.jpg

大庄村


8号清香阁


  下午4点多,在蒙蒙细雨中我搭车到了清香阁。不过,这里并不是高级的亭台楼阁,而是宁夏泾原县香水镇大庄村的一个农家乐小院。小院外面悬挂着“清馨阁”的标牌,但回族老板王勤特别叮嘱我:大庄村8号农家乐的名字是“清香阁”,制作标牌的人弄错了,他还没有改过来。
  到这里其实很偶然。本来我想去县里在网上更有名的冶家村,那里的民宿规模比这里更大,附近的景区更多,但银川的一位朋友却介绍我来了这里。两个地方她都去过,结论是:这里的吃住和服务更实在一些。于是,我成了这位朋友介绍来的“回头客”。
  泾源是固原市下辖的一个县,而固原则属于著名的“西海固”地区,曾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如今,泾源却已成为游人趋之若鹜,“看得见青山绿水,留得住乡愁”的好地方。它因地处泾河源头而得名。中国古典神话小说《西游记》中有“魏征梦斩泾河老龙”的故事,说的就是这条泾河。泾源县境内有风景秀丽的六盘山脉,当年红军长征路过此地,毛泽东主席留下了“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的豪迈诗句。
  县政府所在地是香水镇,而大庄则是香水镇靠近六盘山脚下的回民村。地理优势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为大庄农家乐提供了生存条件。26户农家乐沿着南北走向、四五米宽的水泥路左右排开,每户一个小院。阴雨天的视野并不清朗,但仍可以看出街道的整洁和小院里花草树木的鲜艳翠绿。
  清香阁的院子坐东朝西,院门外是马路,院里是呈U字型排列的八九间平房,分别是客房、厨房、主人家卧室和公共卫生间,中间空地有个园圃,种着果树、花草和几垄蔬菜。
  9月底这里仍是雨季。连续十多天的阴雨阻挡了游客的到来,这天下午,我成了入住的第一位客人。
  与几百公里之外的银川相比,这里的气温骤然下降了10度,没有准备厚衣服的我冻得发抖。进了屋子,女主人拿来毛毯,并搬来落地式电热灯,男主人则帮我打开了床上的电热毯开关。不一会,女主人又端来一碗汤面和一盘腌制的山野菜,味道酸咸,很是爽口。
  我住的房间是小院里唯一带卫生间的标间,十平米左右,大床、卫生间和一张大圆桌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WIFI信号不强,但也还可用。


王勤和王赛卖夫妇4.jpg

王勤和王赛卖夫妇


“掌柜的”王勤和媳妇王赛卖


  吃过晚饭,因为只有我一个客人,男主人难得清闲,和我说起了家里的事。王勤今年53岁,比同是回族的媳妇王赛卖大3岁。两人感情深笃,几十年来没红过脸。王赛卖叫丈夫“掌柜的”,由他打理农家乐的生意,自己则充当大厨,为客人做饭。不过王勤告诉我,妻子王赛卖才是清香阁的法人,因为农家乐是由县妇联组织村里的妇女搞起来的。
  早在2006年,县里搞发展新农村规划,时任副县长李志菊和妇联主任马艳梅积极推动当地回族妇女参与生态旅游。在政府的统一组织下,大庄村有七八十位妇女参加培训,最后选出10位作为农家乐带头人,王赛卖便是其中之一。当年县里统一建房,每家一个小院,4间上房,一个厨房,一个公共卫生间。2007年入住,2008年办下执照正式营业。
  第一年每家的规模一样:一张可供10人吃饭的桌子,一间可住4人的客房。
  王勤家的价格是一桌10人吃的饭150元,贵一点的260元,有5个菜加5个面点。山野菜是这里的特色,主要有蕨菜、苦苦菜、灰灰菜、金金杠(蒲公英)和鹿角菜等。生长野菜的季节,王勤自己骑摩托或自行车到两公里外的山里采摘。大菜是以泾源蒸鸡为主的“九碗”——包括甜饭、小炒、酸辣粉线、红烧丸子、清炖牛肉、红烧牛排、牛肉饼等。蒸鸡用的是自己家养的土鸡,面点有包子、花卷、洋芋卷、荞面馍和玉米面发糕,住宿每人每天15元。
  王勤的“生意经”,是靠诚信和服务赢得回头客。开农家乐之前王勤是大车司机。当时家里有5亩地,媳妇在家种地,王勤在外开车,跑了包括西藏、新疆在内的20几个省区,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多年的司机经历让他懂得如何与人打交道,也了解了各地人吃饭的口味。王赛卖做的饭菜料好量足,口味地道,加上热情周到的服务,很快得到游客的回报。开始是王勤给客人发名片,后来则是客人主动索要名片。在这里吃好住好的游客离开之后,或者再来或者介绍亲友前来,小院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了起来。
  2008年,夫妻俩纯挣了7000元,在10户农家乐当中算中上水平。王勤记得,当时这里的人均月工资只有几百元,小工一天工资是30元、大工50元。现在小工每天工资涨到了150元,大工260元。这比种地强多了。王勤说,10户搞农家乐的村民基本上第二年就脱贫了。
  2010年,王勤家的饭桌增加到3张,可供30人吃饭,客房增加到3间,可以住12人,收入水涨船高,达到了2万元。这一年,大庄全村实现了脱贫。
  2012年,王勤家又增加了2张桌子,可以同时接待50人吃饭。这一年客人增多,平均每天40人吃饭,七八人住宿,营业额达到了15万元,净收入8万元。
  这期间,大庄村农家乐也经历了两次扩充:2010年增8户,2012又增8户,至此,500多户2000左右人口的大庄村有26户开起了农家乐。为提高妇女参与旅游业的能力,固原市和泾源县每年都组织几次培训,聘请专家教授烹饪技术和服务管理等。
  2015年,清香阁被评为固原市10户星级农家乐之一。泾源县有3户入选,大庄村只有王勤家一户获得这项荣誉。
  王勤说起印象深的一件事:2011年宁夏招商旅行社老板来这里,早上走时落下了钱包和相机,回到固原后想起,打电话来询问。王勤在房间里找了又找,发现东西放到了被子后面。老板请王勤代为保管,一周后来取。这件事加深了双方的感情,老板每次都把旅行社的客人拉到这里,一次最少40几人,多时80余人。很多时候,王勤把客人介绍给村里的其他农家乐,大家轮流接待,自己家往往排到第二轮之后。作为大庄村乡村旅游致富带头人和农家乐协会的5个成员之一,王勤认为大家共同发展很重要:“每家都有生意做,积极性提高了,搞好卫生和服务,客人就会越来越多!”


老张和老何在8号清香阁外留影_副本.jpg

老张和老何在8号清香阁外留影


知青老张和老何


  晚上八点多,小雨中清香阁迎来两位汉族客人——69岁的张伟生和67岁的何培生。两位老哥当年来这里插队,这次是自驾来会当年的老朋友。张伟生在这里生活工作了10年,其中插队3年、就业7年,当过2年老师。他说,前几年每年都要来这里四五次,今年是第二次来。两人晚上住一晚,明天一早游野荷谷后就去看看老朋友。
  唯一有卫生间的房子被我住了,老何提出晚上要上三次厕所,王勤给他拿来了马桶。看到我来访,两位老哥谈兴大盛,说起了当年的知青岁月。最深刻的记忆来源于对食物的饥饿:出工归来,大家瞪着大铁锅里煮的面条,可以听到大家吞咽口水的声音。面条煮熟的一刻,大家一拥而上,盛起一碗闷头开吃。让老张惊讶的是,对面一位苗条的女生战斗力一点也不比他差。大家在沉默中力争上游,直到面前堆起一摞空碗,肚子里再也没有一丝空地儿,才抬起头擦擦汗,长出一口大气。老张说,自己的记录是5大碗,而老何更为彪悍,最多吃过7碗。
  干廋但精神的老何是艺术家。他的艺术人生开始于对二胡的痴迷。在吱吱嗄嗄的声音中奋力前行20年,老何成了专业的二胡手,进而成为宁夏音乐考级的专家评委。
  两人退休后结伴四处自驾游,祖国大好河山走了不少地方。但一缕乡愁仍然把二人牵引到了此处:这里有他们青春岁月的记忆,也有不再年轻但仍然亲切的朋友。


同游野荷谷


  第2天一早,在鸟鸣和狗吠中醒来,我没有立即起床,而是静静感受了一会这种久违的体验。走出房间,看到老何蹲在地上刷牙。院里的自来水是从山里引来的泉水,清澈透凉。老张堪称植物学家,一一认出小院里种植的各种花草树木:野菊花、野荞麦花、野玫瑰花、竹夹桃花、大薇花、小薇花、唐昌蒲、红蓼、吊金钟……园圃里还种了几垄蔬菜,有小白菜、豆角和红葱。靠近院门一角是一棵结了果的青冠苹果树,院外门口种了两棵红柳。
  走出小院,弥漫在空气中的白雾在脸上绽开,激起一朵朵清凉。伴着清新的呼吸,我瞬间明白了雾与霾的区别。雾气从六盘山上滚滚而下,要到10点钟才会散尽。雨已经止住,虽然没有大晴,至少也不是阴天了。
  早饭是地软馅包子、小米粥和小菜。地软是当地一种特产,象木耳一样长在地面的石缝里。知道两位老哥要去野荷谷,我提出搭车同往,他们欣然同意。王勤借给我一件运动衣穿上,一下暖和多了。
  泾源地处西安、银川、兰州三角地带的中心,与三地的距离分别是350、400和330公里。以前这里干旱少雨,近年来退耕还林,生态环境大为改善,山青水美,从各地而来的游客也越来越多。
  野荷谷是六盘山腹地的一处天然景点,离大庄不远。景区入口与野荷谷距离较远,要乘两次电动车前往。早晨8点多钟,我们是最早来的一拨游客。来到景区,满眼是一片野荷叶。乘车时就看到野荷一路向谷中延伸,到这里更是茂盛。
  野荷只是叶片象荷,学名叫大黄橐吾。野荷的花与真正的荷花差别很大,是一种穗状的小黄花。9月底花已经开败,阔大的叶片边缘开始出现枯黄的斑痕。大约是种子成熟后随溪水而漂的缘故,整个河谷都被大黄橐吾占领了。
  来到景区,老何象年轻人般“哦嗬嗬”一声大吼,声音在山谷中回响,清廋的身体灵活地在野荷中穿梭,一会儿直起身用手机远拍,一会儿蹲在溪水边对着野荷的根部凝神,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老张一如既往地侃侃而谈,向我介绍谷中各种植物的名称,并时不时谈起当年的知青生活。在山谷中,老张发现了大戟花:“这是苏格兰的国花,有很多故事!”走到一处,溪水漫过山路流向山谷,老张诗兴大发:“小溪激流,相映左右……”这时一位年轻的男子迎面而来,指着野荷谷的美景大声问身边的女友:“都说宁夏干旱,你看这里好不好?”女友呢声回答:“老好了!”
  游完野荷谷,老张和老何送我回到清香阁,然后继续他们的旅程。我在院子里又看到了新一拨游客:自驾游而来的一家三代7口。午饭吃过泾源蒸鸡,他们要去麦积山和九寨沟。老王路熟,热情地为他们介绍行车路线。
  王勤说,明后天就到了古尔邦节假期,高速公路免费,从银川到泾源可省下100多元,很多客人会经高速路过来。加上天气放晴,大庄马上就要迎来一个客流高峰了。王勤高兴地告诉我,这两天已经订出了4桌饭,每桌500多元。按照目前的势头,今年的纯收入可达十一二万元。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