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看点
在林芝人家 看十里桃花——西藏林芝市少数民族民宿发展掠影
2018-02-28 06:52 作者:文/本刊综合报道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西藏的春天是从林芝开始的。
  沿着“最美国道318”一路向西,进入雪域高原的第一站,便是有着“藏地江南”美誉的林芝。三月的林芝,桃花灿烂,沿途的风光看不够,那就请你留下来——诗意地栖居在藏地民宿里。推开窗就看见沃野桃花,最传统的藏式生活,有不得不尝的藏香猪、石锅鸡……你还可以亲自酿制一壶桃花酒,沉醉在酒香和花香之间。
  党的十八以来,西藏林芝市迎来了旅游业发展的“最美时光”。在广东省对口支援下,林芝将旅游产业发展与精准扶贫结合起来,走出了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独具林芝特色的旅游脱贫致富路。林芝的农牧民把家乡的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藏族、珞巴族、门巴族等不同民族风情的民宿驿站、家庭旅馆,吸引大批游客前来寻找心灵的“香格里拉”。


Nipic_17961491_20170125143147615000_副本.jpg

西藏林芝•雪上下的桃花

 

“欢迎来到珞巴族部落”


  林芝米林县的南伊沟民族乡,风光秀美,景色如画,生活着我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的珞巴族。近几年来,南伊沟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业,带动一大批珞巴族农牧民积极开办起具有民族特色的民宿。
  南伊河蜿蜒曲折,行车至曲径深处,一个别致的庭院早已敞开大门,木头搭成的大门上写着“珞巴族部落山庄”。沿着原木栈道,走进庭院深处,到处种着各式花草,生机盎然。并排的几栋原木房屋充满浓郁的珞巴族特色,房屋分上下两层,下层堆放生活用具、上层用于居住。
  热情的庭院主人林东今年30岁,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神情话语间自带狩猎民族特有的精气神。“以前我们生活在大山里,房屋主要以竹编为主,搬出大山后,我们开始盖这样并排的木头房。珞巴族是属于大山的民族,我们的木头房屋就地取材,抗震效果好,还可以防止野兽袭击。” 林东自豪地说。
  屋舍的墙壁和屋顶由竹子编织而成,房间里摆放着两张床、两张木制沙发和一个茶几,地上铺着仿真动物皮毛做的毯子,墙上挂着牛头挂饰。如今,林东的民宿共有10间客房。每逢六月至九月的旅游旺季,客房住得满满的,很是热闹。
  院子里有间约100平方米的大房子,一边是餐厅另一边陈列着珞巴族传统的竹弓、长剑等生产用具以及锅灶、服饰等生活用品,墙上挂满有关珞巴族历史的老照片,俨然小型的珞巴族文化博物馆。游客可以在品尝珞巴族特色美食的同时,慢慢了解神秘的珞巴族文化。
  由于珞巴族和藏族长期杂居,相互影响,当地民宿也为游客准备了一些藏族风味美食。善于钻研的林东还把珞巴族和藏族的饮食特色相结合,打造出一些新式菜品吸引游客。到了夜晚,当地村民会表演珞巴族传统的“夹音”(民歌),主客围着篝火跳起珞巴族“巴尔给”刀舞,热闹得很。
  南伊沟海拔2500米,生态资源丰富。如今,珞巴族人过上了现代生活,但仍保留着一些独有的民族文化和生活习俗。曾经在拉萨当司机的林东,正是看好家乡的这些自然和文化资源,回到家兴办起了民宿。虽然只有一年的时间,年收入就已达到20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林芝市农牧民家庭旅馆总数达到538家(其中,星级155家,非星级383家),拥有客房4945间、床位12799张。全市参与旅游服务的农牧民群众达1285户7818人,实现旅游收入1.04亿元,户均增收77579.5元,人均增收12790元。


Nipic_17961491_20170125143230890000_副本.jpg

西藏林芝•桃花深处的民宿

  

远方的客人“找个地儿待着”


  “你好,请问有房子出租吗?”
  “你把我的房子租了,我住哪里好呢?”
  樊敬芳面带微笑,挨家挨户敲门,询问当地居民,一路走来问了十几家,淳朴的藏民面露难色。回想几年前刚开始做民宿的场景,她颇为难忘,但正是林芝那种人与人、人与自然间纯粹的交心与交融,让这个“远方的客人”留了下来。
  曾是设计师的樊敬芳,经常辗转于广州、深圳等城市。每天醒来,擦把脸就去工作,设计成为她生活的全部。一次偶然采风,让她与林芝“亲密接触”,设计灵感瞬间被点燃,恨不得把所有看到的景色都画下来,但是怎么可能呢?“林芝天空飘过的每一朵云,都在随着光线的移动而变幻,这一秒看见的是一个样儿,下一秒又变成另一个样儿。”待了一个星期之后,樊敬芳决定留下来。
  面朝雅江,劈柴喂马,从此以后,樊敬芳就在林芝过上了理想的生活?现实拒绝了她的“想当然”。“三年前的林芝没有一家像样的民宿,可以让我好好待着。”樊敬芳决心自己开一家理想中的民宿。
  在林芝米林县羌那乡朗多村,樊敬芳找到一栋藏南传统民居,并将其改造成当地第一家民宿,取名“找个地儿待着”。“我知道这名起得不那么正式,但这就是我最初做民宿的想法。”
  干净整洁,文艺复古,是樊敬芳做民宿的标准。房间里的每一件家具,都是她自己去林芝山里或河滩捡回来的漂流木。这些漂流木,纯天然生长,又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下磨练成另一副模样。小到茶几,大到桌椅床器,她都自己设计自己制作。自然的馈赠,才是最好的。
  “找到地方了吗?等你们回来吃饭啊!”一碗松茸石锅鸡,消除一天的舟车劳顿;一块甜美藏香猪肉,令人食欲大开。久而久之,樊敬芳与村里的藏民、住宿的游客更像是亲人,交往很纯粹很简单。“不断地有人来,带着心中对西藏的向往;也不断地有人离开,去寻找人生该去的方向”,樊敬芳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写道。
  林芝的昼夜温差很大,傍晚时燃起柴火,暖暖身子,几杯拉萨啤酒之后,天南地北的旅人,开启各种有趣话题。樊敬芳特意在院落里留出一块空地,就是想让来这里的人,能够感受到天地的空旷,呼吸新鲜的空气。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像樊敬芳一样离开都市,来到林芝归田园居,做起了客栈的“掌柜的”。他们也希望更多内地人跟自己一样幸运,能敲开藏族等少数民族同胞的房门,看看真实的他们有多可爱。
  如今,林芝市正大力推进生态旅游。雪山、森林、河流、峡谷、冰川、草甸,工布文化、塔布文化、娘布文化以及门巴、珞巴等人口较少民族和僜人文化,以前 “养在深闺人未识”,而今随着“集美自然——林芝生态旅游季规划”的启动,正越来越广为人知。

  

鲁朗镇里的“香巴拉”


  “去西藏,必去林芝;去林芝,必去鲁朗”。在携程网等旅游门户网站里搜索“西藏旅游”,总能看到网友如此的精辟总结,纷纷晒出旅行“大片”,分享民宿攻略。
  网友沈耀在他的民宿日志中这样记述:走进村子,错落有致、风格鲜明的建筑映入眼帘。无论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还是玩耍的孩童,脸上都洋溢着欢乐,眼神清澈,热情欢迎你的到来。即便你不在那儿住下,他们也不会嫌烦,更不会生气,甚至会帮你推荐适合的民宿客栈,用热忱的笑脸却又有一丝遗憾的眼神,目送你找到心仪的落脚点。
  沈耀描述的村子是鲁朗镇扎西岗村,全村68户中有48户开设了家庭旅馆或藏式民宿。
  鲁朗,意为“神仙居住的地方”,这个位于林芝市巴宜区的小镇“坐拥”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南迦巴瓦峰、米堆冰川等著名景区,被誉为“东方瑞士”。随着2016年鲁朗国际旅游小镇开门迎客,当地百姓们吃上了“旅游饭”,成为旅游精准扶贫的受益者。
  观光大巴开进鲁朗镇扎西岗村,几乎家家户户的门栏上都挂着“家庭旅馆”的招牌。每家民宿庭院里,都有一座精心打理的花圃。2000年,扎西岗村头的平措大叔家开办了村里第一家民宿。如今,随着乡村旅游的大发展,村里开民宿的越来越多了。前不久,平措大叔升级了自家的套房,设立独立卫生间和洗浴间,将一楼和二楼的房间改成观景房,三楼成了观景台。条件改善后,客人也更多了。现在,每年约有五六千人住平措大叔家的民宿,很多人是在网上预订。陈坤的公益团队“行走的力量”也曾在这里住宿。年收入20多万元的平措大叔感慨地说:“没有党的好政策,我也不会有今天的好生活。”
  鲁朗国际旅游小镇是广东省援藏重点项目,总投资38亿元,创下全国旅游援藏投资最高记录。目前,鲁朗小镇已被西藏自治区定位为具有国际水准的生态旅游景区,集休闲度假、生态旅游、康体疗养、科考探险、乡村旅游、摄影旅游、文化旅游、徒步旅游等主题于一体,成为旅游精准扶贫项目的新样板,为林芝市旅游市场拓展发挥了积极作用。林芝市全年接待游客数量达43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9亿元。
  许多藏式民宿也乘着鲁朗小镇的东风,实现了“华丽转身”。鲁朗小镇支持当地藏族群众改善和提升藏家乐,通过爱心企业捐助设立了鲁朗旅游扶贫基金。村民通过申请旅游扶贫基金,修缮民居、提升硬软件设施,提高民宿档次,增加旅游收入。
  特色旅游让西藏农牧民的“旅游饭”越吃越香。目前,西藏农牧民家庭旅馆达到1669家,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直接从事旅游服务达4万人以上、间接从事旅游服务达10万人以上,实现2.6万建档立卡人口脱贫。过去五年,西藏将乡村旅游发展同旅游扶贫有机结合,大力发展以农家乐、藏家乐、休闲度假休闲点和家访点为代表的乡村旅游产品和项目,全力推动贫困人口通过旅游产业实现脱贫目标。
  前不久,党的十九大代表、林芝市委书记马升昌告诉记者,党的十八大以来,林芝大力做好“进藏第一站”文章,深入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严守生态“红线”,绿色生态产业已经成为推动林芝发展的重要支撑。未来的林芝一定天更蓝、水更清、产业更兴旺、人民更幸福、社会更和谐,成为名副其实的人间“香巴拉”。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