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壮医药:亮闪闪的“名片”
2018-03-21 06:51 作者:本刊综合报道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壮医药是中药民族药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公母帮带”的用药理念与中药“君臣佐使”的配伍原则相似,是壮民族治疗和预防疾病的主要手段。目前,壮医药已成为继藏、蒙古、维吾尔三大民族医药之后发展较快的民族医药。


  作为中国南方中药材种植基地,广西草药品种多达4623种,名列全国第二,是全国药材资源四大产区之一,其中药材种植面积逾135.62万亩,产值53.51亿元人民币。凭借中医药资源优势,广西成为全国8个中医药服务贸易先行先试重点区域之一。


  广西药用植物园是世界最大的药用植物园,集游览、科研、教学和生产于一体,园内保存着药用植物8900余种、药用动植物标本20余万份,园中生长着被誉为“植物界大熊猫”的金花茶及马蹄蕨、马鞭草、羊蹄草等珍贵壮药材。同时,植物园也与老挝、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尼等东盟国家建立了药用植物资源保护与开发的合作机制,与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开展了中药材有机种植和标准的联合研究,与美国芝加哥植物园、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植物园、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巴厘岛植物园等签订了友好植物园协议,2016年荣获“国家示范性国际科技合作基地”称号。


  中国与东盟地缘相近、人文相通,用药习惯相近,拥有5亿多人口的东盟国家是发展中医药产业的潜在市场。近年来,广西大力开拓东盟市场,推进壮医药“走出去”,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成效明显。2013年,随着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中心(广西)成立,广西积极加强与东盟国家在传统医药领域的交流合作,为东盟国家培养中医人才,不断推进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


  马来西亚留学生胡启旻与壮医药“因伤结缘”:因为之前练武受伤,胡启旻一直患有腰痛,尝试用壮医推拿治疗后,疼痛明显减轻,他决心到中国学习传统医学。通过中国设立的专项奖学金项目,胡启旻成为广西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学生。广西中医药大学壮医药学院毕业生就业率保持在90%以上,开设的国际中医药传统研修班也得到了许多东盟学生的好评。


  韦贵康是广西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他独创的韦氏奇穴、筋经疗法等一系列推拿手法,对于缓解高血压、头痛等症状有明显效果。如今,韦贵康所带的博士、硕士来自越南、泰国、新加坡、德国、俄罗斯等国家,他传授的“韦氏整脊手法”在东盟国家形成了“整脊手法广西流派”。


  1976年,首批越南短期中医培训在广西中医药大学开班,开启了广西对外中医药教育的序幕。到2017年,该校已为40多个国家和地区培养了2500多名留学生和进修生,涵盖中医药、针灸推拿等专业方向和本科、硕士研究生等不同教育层次。


  从2006年起,广西已连续多年举办中国—东盟传统医药高峰论坛,促成我国与东盟10国共同发表《南宁宣言》,使壮医药成为闻名于东盟的亮丽“名片”。2013年,广西与东盟共建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合作中心,旨在展开传统医药的交流与合作,携手应对全球健康挑战。2016年《中国—东盟传统医药交流与合作倡议书》的提出,更是进一步加强了我国与东盟各国在传统医药资源保护、科学研究、人才培养和国际交流合作等领域的对话。


  依靠丰富的民族药材资源、特有的地缘优势以及深厚的历史底蕴,壮医药成为广西独具特色的健康服务资源。“十二五”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西布局顶层设计,出台一系列法规、政策助推壮医药发展。


  2011年,《关于加快中医药民族医药发展的决定》和《壮瑶医药振兴计划(2011-2020年)》等系列文件出台,广西中医药民族医药发展领导小组成立,协调实施推进中医药民族医药事业发展的十大重点工程和中医药壮瑶医药“三名”(即名医、名药、名院)战略,并召开了全区中医药壮瑶医药大会。2016年,自治区政府发布《广西中医药壮瑶医药健康服务发展规划(2016-2020)》,为“十三五”时期中医药壮瑶医药发展指明了方向。2017年,广西实施中医药壮瑶医药振兴计划,建设南方中药材种植基地、民族药二次创新基地和国家基本药物中药疾病原料药基地,不断加强民族药新产品研发。广西玉林药业生产的“壮药四宝”(正骨水、云香精、鸡骨草胶囊、蛤蚧肾胶囊)都是以壮族民间经验为基础,结合现代制药技术研制而成的壮药制剂。玉林市率先开辟中医药民族医药文化旅游专线,以南药展示、种植、应用(健康小镇)、文化宣传为一体的“五彩田园”休闲旅游观光成为新的热门旅游项目。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