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新常态 新作为——全国政协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综述
2015-09-19 04:13 作者:本刊记者 吴迪 来源:中国民族网

春回大地,万象更新。每年3月,都是备受关注的“两会”时间。

3月3日,全国政协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2154名各族委员,齐聚北京,共商国是。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一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完成“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指引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途上,民族地区适应新常态,正昂首阔步,奋发向前。


最大的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全国政协委员李友祥是唯一的一位独龙族委员,来自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主要居住在地处深山峡谷的贡山县独龙江乡。那里仅有一条公路通往外界,直到去年年底,独龙江公路隧道的贯通才彻底结束了当地每年有将近半年时间大雪封山的历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建成小康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近年来,国家和云南省对怒江州实施了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扶贫攻坚行动,怒江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和全国人民同步实现小康的任务依然十分艰巨。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要走很长的路。”李友祥说。

阿什老轨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也是全国政协常委,他今年带来的提案中就有《关于尽快出台支持云南省怒江州、甘肃省临夏州、四川省凉山州建设全面小康试验区政策的提案》。

“近年来,虽然民族地区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但历史欠账多、基础差、底子薄。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作为少数民族聚居区,长期以来,由于地理位置、自然条件等诸多原因,三州在我国30个少数民族自治州当中发展相对滞后,面临的问题复杂交织,特别是贫困问题十分突出。要实现民族地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国家需要针对民族地区的特殊历史情况、特殊区位条件和特殊发展阶段给予特殊的扶持政策、帮扶制度和发展导向。”阿什老轨的话,代表了很多来自民族地区的委员们的心声。

“吉林省的国际互联互通建设、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特别是对俄国际经贸合作发展问题、中朝共建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建设问题、吉林新航线发展问题等都是制约延边州对外开放的瓶颈,希望国家从政策和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全国政协委员、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权贞子在接受采访时说。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主席陈求发不无担忧地表示,如果把全国的GDP平均计算,民族地区的一些贫困老百姓很有可能“被糊里糊涂地小康了”,但却留下“一大堆实际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民委主任王正伟在参加少数民族界别联组会议的讲话中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让一个民族地区掉队,这是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只要我们全面贯彻落实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不断加大民族工作力度,一定会极大地促进各民族共同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目前,国家正在编制“十三五”规划,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要争取将一些支持民族地区发展的项目纳入规划,推动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最好的机遇:“一带一路”战略实施

去年11月,兰新高铁新疆段正式通车,标志着新疆从此进入了高铁时代,新疆向东、向西开放的铁路大通道正在逐步形成。“从更广阔的时代背景看,新疆这片曾孕育丝路辉煌文明的沃土,正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找准定位,全力提速。”全国政协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主席努尔兰阿不都满金说。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西部大开发正在向西部大开放转变,民族地区从对外开放的末端变成了前沿。借助“一带一路”建设的东风,民族地区正步入开放与发展的快车道。

不沿边、不靠海一直是宁夏银川发展外向型经济的瓶颈。如今,身处“一带一路”战略要地的银川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2013年12月,银川综合保税区正式封关运行,成为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战略平台,正引领宁夏进一步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加速内陆向西开放的步伐。

“一带一路”建设既为民族地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也对民族地区提出了更高的发展要求。原本底子薄、基础差的民族地区如何抢占先机,实现发展成了委员们最关注的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龙润集团董事长焦家良指出,在畅通“一带一路”方面,用规则通来促人货通,通过具体规则的制订、完善和细化来执行合作机制;用利益通来促感情通;用交流通来促文化通;用总体通来促地方通,通过国家总体规划,明确不同地区的建设目标、重点、任务、措施和优先项目顺序。

阿昌族委员梁晓丹,来自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德宏州是中国陆地连接东南亚、南亚,走向印度洋的最佳结合部,是中国面向西南开放桥头堡的黄金口岸和云南对外开放的前沿。“希望国家大力推进中缅交通基础设施互通互联,围绕服务‘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加快中缅陆路水路通道的规划和建设。”

“不能否认的是,宁夏对接‘一带一路’战略仍然面临同质化竞争严重、产业结构不合理、经济外向度不高、外向型人才匮乏、口岸建设滞后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宁夏侨联主席朱奕龙说。

委员们认为,文化和宗教领域的广泛交流也是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环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云南省佛教协会会长刀述仁告诉记者,“一带一路”的战略部署不仅要重视经贸发展,更应加强文化交流合作,促进民族宗教领域的交流交往。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还有不少民族跨国界而居。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的这些跨境民族将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要重视对跨界民族的文化传统予以保护与发展,通过这些文化链条与周边国家进行交流,意义十分重大”。全国政协委员、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最需突破的瓶颈:交通和教育

在与委员们的交流中,有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最高,那就是“交通”和“教育”。

1998年12月,李友祥委员任职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乡长。“我是最后一个徒步走进独龙江乡任职的乡镇干部。”李友祥说,“在党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怒江州的道路交通情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六丙公路六库至福贡段136公里已列入‘十二五’建设规划,但福贡至丙中洛段还未列入建设规划。希望国家将福贡至丙中洛段列入‘十三五’期间国家建设规划,按藏区公路政策给予扶持。”

在西藏,全境公路通车里程达到了70591公里,通车里程大幅度提高,但通畅率低下,部分道路常年通行能力为15%。同时,全区高等级公路建设严重滞后,二级以上公路仅占总里程的1.5%左右,远远低于邻近的省区。“要致富,先修路”。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副主席甲热·洛桑丹增说:“西藏尚无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自治区党委、政府正在谋划以构建‘高等级公路网’为重点,大力提升西藏的交通能力。”

在广西,边境地区交通基础设施仍然比较落后。虽然离边境线20公里范围内的村屯建设得到了较大改善,但边境县(市、区)的其他村屯交通状况还是较差。截止2013年,广西8个边境县(市、区)中还有629个自然村没有通公路。

在贵州,到2014年末,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4000公里,有79个县(市)开通了高速公路,铁路营运里程超过2490公里。但是,公路等级低、联网程度弱、互联互通程度差、筹资融资困难依然是制约贵州在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主要障碍,亟待解决⋯⋯

除了交通,如何发展教育、培养人才,也是委员们最为关注的话题。

在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胡国珍看来,国家对于民族地区的政策倾斜,不仅要强调经济发展,还应特别重视教育发展。“民族地区的教育问题需要国家加大扶持力度,因为经济发展的同时,人的素质也要跟上。我建议在民族地区普及十五年义务教育,将三年学前教育和三年高中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之中,切实提高民族地区的人口素质。”

全国政协委员、甘肃省伊斯兰教协会副秘书长马邦河今年就带来了《关于请求支持甘肃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建设的提案》。“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职业教育发展一直相对滞后,是全省14个市州中唯一没有高等院校的地区,教育体系中由于高等教育空缺,严重影响了教育事业协调发展。因此,整合现有职业教育资源,扩大职业教育办学规模,提高职业教育办学水平,成立一所高职院校,促进职业教育中高职一体化发展势在必行。”

“近年来,尽管国家和对口支援的19个省市对新疆的教育投入很多,新疆的教育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新疆少数民族的整体素质还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求。特别是在双语教育推进的过程中,由于师资力量不足、家长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不够等原因,导致教育水平无法得到提升。希望国家在政策及制度的顶层设计上,继续对新疆民族地区的教育给予高度重视和支持”。全国政协委员、新疆农业大学教授布娲鹣·阿布拉这样告诉记者。

“不足三年,该中学招聘的19名特岗教师已走了一半”。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西宁市第十四中学的教师庞晓丽到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民族中学进行调研时发现,学校所在地海拔3000米以上,高寒缺氧,教师很难留得住。

“我们的教育应该考虑如何让孩子们学有所成后回到家乡,更加热爱家乡,建设家乡,保护自己家乡的自然环境和历史文化,在家乡过上体面的生活。”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名说。

随着一个个提案变为现实,委员们相信这样的一天终将来到:遥远的村寨不再遥远,闭塞的山区不再闭塞,民族地区的孩子们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成为发展家乡的栋梁之才。


最要守住的底线:留得住绿水青山,记得住乡愁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句表述最早出现在2013年底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公报之中,因为寄托了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所以备受关注。这样一句表述,涵盖了生态文明建设、城镇化建设、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等等方面。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到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调研时再次强调:“农村要留得住绿水青山,记得住乡愁。”

“西藏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被誉为‘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我们要确保大江大河的源头不受污染,保护西藏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环境保护是如今全国各地共同面临的大课题。”全国政协委员、西藏自治区政协经济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索朗多吉说,“在具体实施中,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出台草原轮牧、禁牧的补偿机制,使老百姓更加重视草原的修复和养护;让老百姓参加森林管护,直接增加了他们的收入;设立野生动物保护区,老百姓立即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被发展旅游业带动了。这些举措,都满足了老百姓既环保又致富的心愿。”

作为我国北部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近年来,内蒙古相继启动了一系列重点生态工程,全区生态环境呈现整体恶化趋缓、治理区明显好转的良好局面。如何努力把内蒙古建成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政协主席任亚平表示:一是树立全国一盘棋思想,按照生产力总体布局科学配置能耗和排放指标;二是建议国家继续加大草原生态保护投入力度,从补贴的标准、时限和覆盖的范围等方面作出调整和强化,切实推动北方重要生态屏障建设。

川甘青结合部藏区,位于三省交汇处,包括5州26县(市),面积2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77万。“鉴于川甘青结合部藏区同属三江源区域,生态地位同等重要,应将其纳入三江源生态保护区范围。”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四川省委副主委多央娜姆告诉记者:“川甘青接合部藏区的一些湖泊和湿地正在不断缩小、干涸,部分地区土地沙漠化、植被退化严重,水土流失加剧,地质灾害频发。我建议设立川甘青结合部藏区统筹发展示范区,从而给予特殊支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

各民族的文化都能得到更好地保护和传承,是我最大的心愿。”全国政协委员、云南普米族歌手茸芭莘那说:“现在每次回老家,我都特别伤心,很多小孩已经不会说普米语了。随着一些老人的离世,能够完整掌握普米族语言的人越来越少。我们积极呼吁相关部门给予政策、项目支持,另一方面,我们自身也要提高保护和传承本民族文化的意识,二者缺一不可。”

与茸芭莘那委员有着同样心愿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第一中学教师贺颖春:“裕固族是我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目前其民族文化传承保护中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民族语言濒临消亡、民俗和传统技艺不断流失等方面。”此次,她带来了《关于加大对裕固族民族文化保护抢救工作力度的提案》。

来自西藏墨脱县的珞巴族委员格桑卓嘎带来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少数民族语言的保护与传承的提案》、来自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锡伯族委员郭丽娜带来了《关于锡伯文、满文信息技术标准化问题的建议》⋯⋯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工作委员会研究员祁德川告诉记者,我国正在使用的120余种少数民族语言中,有几种已经处于完全失去交际功能的状态,有20%的语言已经濒危,还有40%的语言已经显露濒危迹象或正在走向濒危,亟需加以保护⋯⋯

全国政协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虽然落下了帷幕,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号角已经吹响。新常态,新作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上,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不让一个民族地区落伍,是党中央、国务院的庄严承诺,也是所有少数民族同胞共同的期待。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