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看点 > 哈密之美
哈密有这样一个家
文·图/马志娟 2018-05-24 03:00

  “草长莺飞三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新疆哈密的三四月,总是艳阳高照、微风拂面,令人陶醉。


7EC9782CA28014AF504BBC5ABB849D43_副本.jpg


  3月28日上午,哈密市伊州区惠利园小区的一栋民宅里传出了欢声笑语,司地克·牙力老人的儿女们趁周末来看望他和老伴帕旦木汗·乃买提。这一家3个儿子、4个女儿都回来了,加上满屋跑的孙子孙女,好不热闹。两位老人乐呵呵地坐在孩子们中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


  坐在两位老人中间的高个男子,他的眉眼和老人的儿女并不相像,却与这一家人亲密无间。此时,他正和老妈妈帕旦木汗手拉着手聊天。“你的生意这几天怎么样?”“敏敏这几天吃饭好不好?给她加营养了没有?”帕旦木汗问着,高个男子微笑着一一回答。少顷,他又问:“妈妈你眼睛恢复得怎么样?”“爸爸的胃好受些没有?”老人也微笑着回答。


  他们在用汉语交流。


  高个男子是两位维吾尔族老人的汉族儿子高全业,在这个家里排行老二。他与这个大家庭的不解之缘要从20年前说起。


汉族巴郎哈密打工  维吾尔族老人无私相助


  1998年秋,为了改变贫穷的家境,28岁的高全业从甘肃来到新疆哈密打工。那时的哈密还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小城,就业机会较少,高全业凭借自己会开车也会修车的本事,找到一份开拖拉机犁地的工作。其时,几代垦荒人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已将这里的数万亩戈壁变成了良田,大量种植着哈密瓜、葡萄、棉花等农作物。为此,每年春秋两季的犁地作业就成了农家的大事。雇佣高全业的老板,也是靠在各乡镇揽犁地的活来挣钱的。


  刚到哈密,高全业举目无亲,居无定所,老板安排他在哪里犁地,他就在哪里的农户家凑合一晚。后来,他受雇到伊州区南湖乡南湖村,这里是有名的哈密瓜产地,全乡农民都种植哈密瓜。按照老板的要求,高全业在南湖乡要长期工作,挨家挨户地犁好哈密瓜地。犁地的活又苦又累,他每天天刚亮就去上工,天黑得看不清人影才下工,晚上睡觉用高全业的话说就是“只要是个遮风的地方就凑合睡了”。那时候农户家条件都不好,哪有多好的地方给高全业住,夜里打地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直到一天黄昏,劳累了一天的高全业站在地头,拍着浑身上下的土时,迎面走来一位维吾尔族大叔。这位大叔就是司地克·牙力,他是南湖村的护林员,经常骑着一头瘦毛驴巡查村间道路上的林木。


  眼前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的高全业引起了司地克的注意。他上前询问情况后,就对高全业说:“我家房子还算宽裕,你以后就住我家。”


  其实,司地克家只有三间土坯房,他和老伴加上6个孩子住着并非有多宽裕,但他打定主意要收留这个年轻人。回到家,司地克简单向妻子帕旦木汗说明了情况。帕旦木汗看了看灰头土脸的高全业,鼻子一酸,赶紧打来热水招呼他洗脸,又拿出自己儿子的衣服让高全业换上。当晚,高全业睡得很香。看他睡了,帕旦木汗又把高全业的脏衣服洗干净,找出自己大儿子的一件旧衣服,一针一线把衣服改小,悄悄放在高全业的枕边。


  “我是一个母亲,不管是汉族巴郎还是维尔吾族巴郎,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孩子。他一个人在哈密,吃不好睡不好,我不管他良心不安。”帕旦木汗对笔者说。


有人牵挂虽苦犹甜  知冷知热家的温暖


  从那以后,高全业成了有爹疼有娘爱的人。“那时候妈妈经常做我爱吃的薄皮包子、炸饼子,爸爸经常站在地头的树下喊我吃饭,兄弟姐妹们也经常给我送饭。”


  有了爱,穷困的生活也会像掺了蜜一样甜。这个维吾尔族家庭给了高全业久违的温暖。这样的日子,过了整整五年。这个家里的每一个成员都与高全业建立了家人般的感情,大家相濡以沫、患难与共。高全业自然而然地称呼司地克夫妇为“爸爸”“妈妈”。相处的时间久了,高全业慢慢地能够听懂爸爸妈妈说的维吾尔语,爸爸妈妈也跟他学会了很多的汉语。


  高全业还记得,有几次他被雇主派到外地去干活,一连几天回不来。当时的农村通信不发达,爸爸妈妈一天没有他的信儿,就会焦急万分,直到接到高全业的电话,才算放心。


  凭着辛勤劳动,高全业有了一点积蓄。两年后,老家的父亲给他说了一门亲。听说老二要回老家娶媳妇了,司地克和帕旦木汗两位老人兴奋得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跑城里给他买了一件白衬衫。临走时老人让他穿上:“早点把媳妇给我们带回来。” 已经30岁的高全业看着衬衫感动得哭了。一个月后,高全业领着妻子杜风琴回到新疆的家,两位老人早就给他们置备了新被褥,欢喜地交给新媳妇。杜风琴听高全业说过他新疆的爸爸妈妈,双方一见面十分投缘。杜风琴父母早亡,从小在哥哥家长大,因此对于两位老人的关爱备感温暖。


欲创业缺少资金  一家人全力支持 


  2003年,高全业看准了一个商机,打算在哈密农业园区开一家农机修理店。然而,一直给人打工的高全业手里没有什么积蓄,连一年的房租都付不起。


  得知高全业的这一想法,司地克夫妇把儿女们叫回来开了家庭会议,全家人都表示无条件支持他。司地克还亲自带着高全业跑前跑后去找门面房,并拿出自己的积蓄3000元让高全业购置了切割机、电焊机等简单的设备。忙乎了半个多月,还是差2000元房租,司地克的两个儿子——高全业的大哥和三弟又凑足钱送了过来。就这样,高全业当上了农机修理店的小老板。


  开业之初,司地克一家经常来帮忙,送饭的送饭,跑腿的跑腿。高全业凭着自己的好手艺和诚实经营,生意逐渐红火起来,修理店越干越大,如今已经成为了修理厂。说起高全业的生意,司地克和老伴帕旦木汗笑得合不拢嘴。“我们的小高现在是大老板了!”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坦诚以待传递爱心


  当上了“老板”的高全业一刻也不忘记爸爸妈妈的恩情,他在老人面前尽着儿子的孝道,在兄弟姐妹面前也尽着手足的情谊。


  2014年,司地克和老伴准备在伊州区惠利园小区买一套商品房。高全业听说后马上送来2万元钱。“我这个儿子很孝顺,跟亲生儿子一样。”帕提木汗告诉记者,她和老伴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高全业三天两头拎着肉、菜、面等生活用品来看望他们。他们有时要出趟远门,高全业就会开车来接。“现在我们老了,要是时间长点不见他,就想他。”帕提木汗说,高全业知道她最喜欢吃大十字哪一家的烤馕,经常绕道给她买回来。


  近几年,司地克和帕提木汗每次生病住院,高全业和妻子都及时赶到背着老人下楼、陪护老人就诊。2017年6月,帕提木汗做了白内障手术,高全业和妻子轮流去医院照顾,还付了8000元手术费。

  司地克的小女儿海力切木·司地克说,去年爸妈去内地旅游,也是高大哥资助的,我们家里孩子过生日,高大哥没少给他们买礼物。“我喜欢小高叔叔,他差不多每年都带我和哥哥上山骑马。”司地克二女儿的儿子达尼亚力·阿迪力依偎在高全业身旁说。


  吾索尔·司地克是司地克老夫妇的二儿子,在南湖乡种哈密瓜,他和高全业来往得最多,关系也最为密切。他几天不见高全业,就想得慌,农闲时就去高全业的修理厂帮忙。高全业也对这个弟弟很照顾,每年春耕时吾索尔需要买化肥地膜,高全业总会及时把钱送到他手里。对于高全业,吾索尔满怀感动:“我哥挣钱也不容易,可他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经常是不用我开口,他提前就把我需要的钱准备好了。”


  爱心需要传递。去年,司地克的孙女(大儿子的女儿)司努尔力·吾守尔收到西安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全业立即联系了自己在西安工作的外甥女,让她到司努尔力所在的学校去看望她。现在,高全业的外甥女和司努尔力也成了知心朋友。


  在老两口眼里,高全业当上再大的老板,也还是他们的孩子。2017年高全业的女儿高敏要出嫁了,帕提木汗亲手为她置办嫁妆:绣着维尔吾族特色图案的被褥、花帽、披肩和婚纱。婚礼当天,司地克一家盛装出席。不久前听说高敏怀孕了,老人又连忙给孙女做好了抓饭,让高全业带回去。“敏敏最爱吃我做的抓饭。”帕提木汗说。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这个美丽的春天,如此动人的民族团结故事就这样静静流传。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