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创建少数民族文字版的历程

缘起


  1985年,《民族团结》杂志编辑部从原隶属民族出版社的一个部门,经国家批准成立了民族团结杂志社,成为国家民委的一个司局级直属单位。民族团结杂志社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探讨如何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更好地落实党的民族政策,以使刊物沿着正确的方向越办越好。从一定意义上说,部改社的出发点就是要创办《民族团结》杂志的各少数民族文字版。这主要是基于以下考虑:


  首先,“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这是中国共产党所制定的民族政策的一项基本原则,各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是我国民族平等的具体体现。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共同纲领》到《宪法》,都以法律条文的形式把它固定下来。新中国成立后,从中央到民族地区,已经出版了很多少数民族文字的报刊和图书,在宣传党和国家的民族理论政策方面获得了很好的效果。但应当承认,这些还不能满足民族地区发展和少数民族同胞精神生活的需要。《民族团结》杂志作为全国唯一的一本中央级专门从事民族宣传工作的刊物,更应当重视少数民族文字的使用和发展,没有少数民族文字版的《民族团结》杂志,其在民族地区的宣传以及向国外发行方面是有局限性的。


  改革开放以来,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对于少数民族群众来说,与现实有密切联系而又摆在他们面前的新问题、新事物和新前景,对他们最具吸引力,也最有价值。我们的宣传报道要紧紧跟上改革的步伐,要大力宣传民族地区的改革硕果,单靠汉文版就显得很单薄,不能形成应有的声势,同时,大量的信息也是一个汉文版难以容纳的。因此,创办少数民族文字版《民族团结》就极为必要。


  我国55个少数民族由于其地理位置、生活环境、历史发展等的不同,形成了各民族之间的若干差异。这要求《民族团结》杂志既要有共性,又要有个性。共性是党和国家在各不同时期对新闻宣传工作总的要求,个性则是使总的要求通过活生生的民族内容、鲜明生动的民族特点表现出来。因此,民族宣传找准适宜少数民族特点的形式是十分重要的。无论从内容到形式,还是文字风格,甚至是插图,都应是少数民族喜闻乐见的,更贴近少数民族生活。否则,就达不到预想的效果。


  出版少数民族文字版《民族团结》,很早以来就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的愿望。在办刊初期,乌兰夫、李维汉等同志就曾指出,要在适当的时候创办民族文字版。1983年9月,国家民委在第三次委员扩大会议上也决定,《民族团结》杂志要积极创造条件,用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等文字翻译出版。


创办


  1986年2月17日,民族团结杂志社向国家民委党组提交《关于从今年下半年起出版〈民族团结〉民族文字版的报告》。经委党组讨论批准后,国家民委向国务院提出报告:由于“无少数民族文字版,这就不利于在相当一部分有少数民族文字的群众中广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不利于各民族经济、文化、教育等情况的交流”。为此,《民族团结》杂志决定“增加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五种文版”,并提出申请有关民族编译骨干调京的指标。这一申请很快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批准。


1987年1期蒙文封面创刊号_副本.jpg


朝文版创刊号(1989年)创刊号_副本.jpg

哈文试刊创刊号_副本.jpg

维文版第一期创刊号_副本.jpg


  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准,我社就开始着手具体的创办工作。首先是起名,新成立的部门是叫“翻译部”还是“编译部”?当时的意见并不统一。有些人认为应叫“民族语文版翻译部”,也就是民族文字版就是汉文版的翻译版,内容相同。但经过社领导及相关人员的认真讨论,最后确定为“编译部”。“编”字放前边,突出的是民族文字版的民族特性和相对于汉文版的独特个性,它们将不完全是汉文版的翻译内容,还将相应地有一些自主的编辑内容。如蒙古文版,就要针对内蒙古地区和蒙古民族这一特定的读者对象,形成自己的宣传个性,不能完全从汉文版翻译,要有自己的内容,即便是与汉文版相同的选题,也要采取适应于蒙古民族的独特的表现手法,从而起到民族文字版之不同于汉文版的宣传效果。


  当时,创办民族文字版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引进人才。1986年9月,国家民委人事司向民族团结杂志社转发经国务院审核同意的《国家民委关于京外地区选调少数民族骨干翻译15名到〈民族团结〉杂志社工作的请示》。那时从外地调京是很困难的,国家民委得到15个进京名额,可见国家对创办民族文字版的高度重视和特殊关照。我社调入的人才可以说都是地方部门的骨干或学校的精英,母语和汉文都很有造诣。


  这些同志刚来杂志社时,条件非常艰苦,没有住房,甚至没有办公室,但在创造一番事业的精神感召下,大家的热情都很高。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工作,1987年7月,民族团结杂志社出版了第一种少数民族文字版——蒙古文版的《民族团结》。1988年5月,维吾尔文版的《民族团结》出版试刊;同年10月,哈萨克文版的《民族团结》试刊;1989年1月,朝鲜文版的《民族团结》创刊。

  各民族文字版杂志出版以后,一些人担心发行量会太少。事实证明,当时,《民族团结》杂志以汉、蒙古、维吾尔、哈萨克、朝鲜五种文字出版发行,大大增加了刊物的发行量,共计每期发行12万册,还发行到美国、德国、日本、加拿大、英国等9个国家和地区。与汉文版相比,如果按人口比例来说,民族文字版的发行量还是很高的。


意义


  《民族团结》杂志民族文字版的出版,在民族工作中是一件大事,也是民族宣传中的一件大事。她的出版体现了党的民族语文的平等政策,拓宽了民族宣传的领城,促进了相关民族的语言文字的发展统一和相互学习,也体现了老一辈民族工作者在《民族团结》初创时期的心愿,正如国家副主席乌兰夫为《民族团结》的各民族文字版题词:“办好民族团结杂志少数民族文字版,使它成为各族人民的知音。”


  《民族团结》民族文字版的问世,受到了广大少数民族读者的热烈欢迎。他们说,少数民族文字版杂志“作为国家民委机关刊物,在宣传贯彻民族政策等方面很有意义。内容活泼,有政治性文章,又有其他方面的文章,介绍少数民族比较多,很有民委机关刊物的特点。”有的地方报纸评论蒙古文版杂志说:“蒙古文版办得生动活泼,读者喜闻乐见,受到广大蒙古文读者的欢迎。”


  创办之初,各文版订户一再增加。哈萨克文版还未出刊,不少读者就纷纷来信或寄款要求订阅。哈萨克文版当年一出版就受到苏联新闻出版界的注目,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报》连续发表文章介绍该刊情况,并刊登了创刊号封面和苏联读者要订阅的来信。(本文撰写于2007年8月)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