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西南彝志》:彝族古代百科全书
2018-07-27 01:50 作者:文/王明贵 罗 焰 来源:

  在目前发现的彝文古籍中,被誉为“彝族古代百科全书”的《西南彝志》,无疑是字数最多、篇幅最长、体量最大、内容最丰富的彝文史籍巨著。


  彝族是古老的民族之一,世居在我国西南地区滇川黔桂四省区,有自创成系统的文字,留存下许多彝文古籍,据不完全统计,数量在一万册以上。其中,有大量的毕摩经书《献酒经》《献牲经》《祭祀经》《献药经》《指路经》等,哲学经典《土鲁窦纪》《土鲁立咪》《立咪数》《札署》等,历史典籍《哎哺啥额》《能数恒说》《努沤》等,以及大量的史诗《支嘎阿鲁王》《俄索折怒王》《夜郎史传》等。这些彝文古籍,分别收藏在国家图书馆、清华大学、中国民族图书馆以及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的一些博物馆、大学和科研机构,少部分散藏于英国、法国的相关机构。同时,另有许多分布于山野、路桥、崖岩等处的彝文碑刻、摩崖,如《千岁衢碑记》《桃源峡摩崖》《水西大渡河建石桥记》等,还有少量金铭彝文,如《祖祠擂钵》《成化铜钟铭文》等。其中,最著名的要数《西南彝志》。


  费孝通、杨成志、丁文江、林耀华、马学良等著名学者,都到西南彝族地区进行过调查研究,接触过大量的彝文古籍。有的学者收集了大量彝文古籍,并加以整理、翻译、介绍。其中,丁文江编纂、罗文笔翻译的《爨文丛刻》(甲编)1936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公开出版,产生了很大影响,被日本学者认为是“彝学走向世界的标志”。有专家认为,如果不把彝族研究清楚就没有办法搞清楚中国西南的历史,,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有大量的彝文古籍,特别是彝文写成的历史文献。


  《西南彝志》彝文本名“哎哺啥额”(音),直译为“影形气态”,也可译为“天地气象”“乾坤气象”,书名中包含了丰富的哲学思想。《西南彝志》之名,是1957年发现该书后首次进行翻译时,译者罗国义、王兴友先生与贵州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的专家共同商定的译名,比较准确地反映了该书历史与方志的性质。两位翻译家花了10年时间完成了对《西南彝志》的首译,以“四行加注”法翻译,全书为26卷。1982年,贵州省民族研究所与毕节地区彝文翻译组联合选译的《西南彝志选》汉字五言诗歌本,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许多读者据此得以认识《西南彝志》。王运权、王世举先生在初译本基础上编译的13册26卷《西南彝志》“四行加注”本,1988~2015年由贵州民族出版社陆续出版。2016年,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了以该书中的历史内容为主的彝汉文对照本《西南彝志》(选本)。


文史价值极高


  传说《西南彝志》的编纂者,是贵州古代水西地区阿哲土司辖区内,热卧土目家的一位“摩史”(司宣诵及外交事务的官员),人称“热卧摩史”。据考证,他的名字叫“益果那埃拔”。从《西南彝志》的内容来分析,这部史书成书于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吴三桂剿水西之后至雍正七年(公元1729年)黔西北地区全部改土归流之前。据传说,热卧摩史在完成此书编纂的时候已经75岁了。这部史书编纂后影响很大,贵州省大方县三元乡陈朝光先生的祖辈久慕其书,凭借与热卧摩史是姻亲关系的便利,用80两银子将原书借来抄录一部精心保存。热卧摩史编纂的原书现已无法找到,今天流传的版本正是陈朝光先生祖辈抄录、保存下来的抄本。1959年,中央民族访问团到大方访问时曾见过这一珍贵的抄本,后作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献给国家,现保存于民族文化宫中国民族图书馆。


  这部馆藏彝文古籍《西南彝志》,书长(即高)49.1厘米、宽31厘米,每页14行,每行38个字左右,全书总计688页,每页有530个左右彝文字,总共有353个标题,约37万字。2008年,《西南彝志》由中国民族图书馆申报入选第一批全国古籍珍贵名录。现存的抄本一共有8大册,版本的页面很大,在彝文史籍中,还未发现有这样大页面的书籍。《西南彝志》为彝族传统古籍通行的五言诗句,不但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同时还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记述方法独特


  《西南彝志》以彝族历史为主要内容,记述了西南地区彝族古代生产、生活、风俗、物产等各个方面的情况。从初译者分卷的情况来看,第一至十二卷记载宇宙生成和变化、万物起源以及人类出现,对于彝族古代历史记述比较详细;第十三至二十六卷主要记载西南彝族古代风土人情和山川风物,志的特征比较明显。因此,贵州人民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西南彝志选》,主要内容为6个方面:创世志、谱牒志、地理志、天文志、人文志、经济志。这虽然不能全部涵盖《西南彝志》的内容,但是其中的主要部分可以基本反映出来。


  《西南彝志》还记述了古代彝族的宇宙观、万物起源和人类起源,认为宇宙的产生最先是什么也没有的“大空空,大虚虚”,最早出现了“啥”和“额”, 这两者可以直译为“气”和“态”;然后出现的是“哎”和“哺”,这两者可以直译为“影”和“形”;接着产生了“尼”(相当于青)与“能”(相当于经),产生了阴与阳(阴与阳又代表女和男);然后青清的“啥”上升为天,红浊的“额”下降为地;哎和哺相交合,产生了且与舍;哎与哺相交合产生了铺与莫(相当于父与母);哎父与哺母相交合,产生了万物;哎父和哺母又交合,产生了人类;哎父和哺母反复交合,产生了宇宙间的一切事物。这种宇宙生成论,包含着朴素唯物主义思想,与上帝创造人、女娲用黄土造人的观念不同。


  《西南彝志》记述彝族历史的方法也十分独特,通过记录彝族古代统治阶级尤其是君长、土司、土目和一些大姓的谱牒,再把这些谱牒作为历史之“经”贯通古代历史,又在这些谱牒中的重要人物的世系上挂上重大的历史事件和重要事物为“纬”,编纂整个彝族古代历史。根据《西南彝志》记载,从彝族始祖希米遮,延续到彝族六祖之父笃慕时代,一共传承了360代。笃慕遭遇洪水泛滥,躲避于乌蒙山区的洛尼白,娶三妻生六个儿子,这就是彝族六祖武、乍、糯、恒、布、默。彝族六祖的谱系记载最为完整的是默系,特别是其中的默德实一支,即贵州水西土司安氏的先祖。这一支系迁徙到贵州之后,从勿阿纳开创基业,妥阿哲因功被封赐建立罗甸国,至默德实拓展基业,一直到奢香夫人进京,吴三桂进剿水西等,都有详实的记述。同时,对云南地区益那后裔南诏的兴起与衰亡,四川地区恒部后裔创业发展,直到明末奢崇明起义的情况,贵州遵义杨应龙被削平时水西土司参与平叛,都有不同的记述。


  《西南彝志》对“天下的12片区域”——西南彝族地区的山川地理,阿哲(即水西)、乌蒙、东川、芒布、乌撒、扯勒等的分布情况,包括水西境内的一些木濯官员的辖地,如热卧土目的地界,戛勒、陇垮、朵勒、斗堵、于底、洛莫、雄所、以着等地界,都作了记述。它也对天象变化的情形,年月日时的划分,风、霜、雨、雪、云、雾、雷、电的产生,以及日月出没、星辰变化进行了探索和讨论,并从彝族传统文化内部研究了四象、五行、八卦、天干、地支等,得出与汉族传统文化不同的观点和结论。


  《西南彝志》还记述了12种禾苗、荞的来历以及栽培、谷仓的建造、铁锅的铸造等,并用两卷的篇幅记述了彝族对骏马的喜爱、选择、配种、养育、比赛,对各种马的命名与对名马的追求等。这些,都是清代贵州总督田雯在其《黔书》中专门记述著名的“水西马”和“乌蒙马”的历史渊源。《西南彝志》还有不少人文方面的记述,如文与史的诗篇、竹书探源、君臣毕摩的来历、哎哺歌师找对手、孝子武色吞,等等。书中还大量记载了彝族地区常见、常用的事物的起源、来历、功用,甚至著名的牛、马、狗都有记录。


  最为珍贵的是,《西南彝志》详实记载了古代彝族与居住在西南地区的其他各民族如濮、武陀尼、武啥、卓洛举等之间的关系,以及与中央政权之间的联系等,是研究西南民族关系史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西南彝志》中最大的篇幅,是对彝族古代各个地方、各大支系的君长、著名的土司、土目和大姓的谱牒的记录叙述,充分体现了彝族治史的特征:以谱牒为主要经脉,政治史为主而社会史为辅,注重探索本源,强调家族传承。


  堪称彝文史籍代表的《西南彝志》,直到2015年才全部重新编译完成并公开出版,使外界得以全面了解其全貌。这是对中国西南历史研究的巨大贡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课题“珍本彝文史籍《西南彝志》全26卷整理今译与研究” 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6XMZ005)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