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行游
达里雅布依:沙漠之心的绿洲
2018-07-27 06:18 作者:文/王小霞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图说:驼队是达里雅布依人主要交通运输方式 摄影:孟凡昌_副本.jpg

达里雅布衣人的交通运输主要靠驼队        孟凡昌/摄


  源于昆仑山冰川融水的克里雅河一路向北,直抵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深处,到达了达里雅布依——这里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唯一有人生存的绿洲。达里雅布依是南疆于田人对克里雅河下游两岸的统称,维吾尔语中“达里雅”意为“飘移不定”,“布依”意为“河岸”。2000多年前,这条注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河流与塔里木河是相通的,并由此形成丝绸之路的通道,后因塔里木河断流,达里雅布依这片绿洲成为了人烟罕见的地方。


  1896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探险,在一片胡杨林中找到了名叫“通古斯巴孜特”的地方。上世纪50年代,新疆于田县政府派出工作组进入沙漠考察,到达了通古斯巴孜特,询问当地居民后得知这里是达里雅布依,汉语意为“大河沿岸”。于是,通古斯巴孜特便有了一个新的地名:达里雅布依。


  达里雅布依乡,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南边缘。发源于昆仑山脉的克里雅河,从于田县流出约240公里后消失在这片浩瀚沙漠中,人们称这里为“沙漠腹地”,同时也是“死亡之海”的中心。


  如今的达里雅布依生长着胡杨、红柳和芦苇等沙漠植物,形成了一条总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南北长360公里、东西最宽处达96公里的绿色走廊。达里雅布依乡北边与阿克苏地区沙雅县相望,东部与民丰县相连,西侧紧邻策勒县丹丹乌里克。数百年来,达里雅布依的维吾尔族居民世代沿克里雅河而居,以放牧为生。


图说:达里雅布依人的汲水井 摄影:尚昌平_副本.jpg

达里雅布依人的汲水井        尚昌平/摄


  一户人家、一片胡杨林、一口水井、一群羊,大漠深处的达里雅布依人居住分散,彼此之间相距甚远,少则几公里,多则几十公里,最远有相距百余公里的“邻居”。大河沿地广人稀,浩瀚沙漠,驴和骆驼成为人们最重要的出行工具。风沙频繁,气候干燥,虽然有丰富的地下水,但矿化度高,含氟量严重超标。


  沿河而居,却与河水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是达里雅布依人的智慧。每年洪水时节,河水泛滥,为避免房子被洪水冲走,达里雅布依人往往会选择在高地搭建木屋,让河水与木屋保持50米左右的距离。这段距离既避免了洪水威胁,又是淘井的最佳位置。


  克里雅河下游流经达里雅布依全境,沿河形成的带状绿洲成为天然屏障,抵挡住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继续南移。由于受特殊自然条件的影响,达里雅布依人形成独特的生活方式,成为了沙漠腹地的“世外桃源”。直到如今,达里雅布依乡的牧民仍过着半定居半游牧的生活。


  由于曾经几乎与世隔绝,达里雅布依至今保持了较为纯朴的维吾尔族民风。每年春秋两季,零星的商贩会从几百公里外的县城来到此地,当地居民从商贩手中换取面粉和生活用品。


  沿河岸边生长着胡杨和红柳,达里雅布依牧民的生活也与这两种植物密不可分。河曲间只要有一片茂密的胡杨林,就会有一户牧民家将自家的木屋搭建在林荫之中。房子用胡杨、红柳排扎而成,胡杨枝干做支架,红柳枝编织成墙体,墙体上涂抹草泥,房顶铺以较厚的芦苇。一尺多高的土沙上,用胡杨木和粘土垒成高台,再铺上羊毛毡,这就是床。房门由一棵粗大的胡杨木刳空而成。每户人家都有常年不灭的灶火,厨房里没有灶台或炉子,只是在地上挖出一个火坑,当做炉灶,用来烧水做饭。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两三处住所,一处供人居住,一处供放牧使用,一处则供晾晒大芸。


  大河沿的牧民房屋以生土为原料,属于半生土建筑。由于受制于自然环境及技术等因素,建筑自身的抗震性较差,没有完整的建筑结构来支撑房屋。在交通不便的达里雅布依,如果想以现代砖混结构替代传统生土建筑,运输建筑材料是个大问题。


  如今的达里雅布依,维吾尔族牧民的生存还面临着人口与环境变化带来的诸多挑战。克里雅河流域的土地沙漠化越来越严重,导致生态环境日益恶化。据考古资料显示,汉唐时期“丝绸之路”南道穿越克里雅河流域,当时的圆沙古城正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中心腹地。有学者感叹“一千多年来,塔克拉玛干沙漠向南移动了约300公里,以往的繁华全部都掩埋在沙漠下面,过去曾繁荣昌盛的城堡也都成了废墟遗址”。历史上克里雅河流域的沙漠化就很严重,而且从来都没有停止过。1896 年至 1929 年间,中外考古专家在卡拉墩遗址进行考古。当年考古记录中的古建筑如今已无踪迹,它们早已被百年来流动的沙漠所淹埋。达里雅布依的绿色走廊及河道沙漠化也日益严重,上世纪50 年代末在叶音、米萨来一带开垦的农田,因无水灌溉也逐渐弃耕,现在正演变成半流动沙丘地貌,大部分的垦地已彻底成为沙漠化土地。


  近年来相关调研显示,由于人口与牲畜数量增长过快,牧民生活离不开植物,建造房屋、生火做饭都需要胡杨,导致了对沿河岸边胡杨林的乱砍滥伐,造成植被覆盖率不断降低。同时滥挖大芸、甘草等珍贵药材,也给沙漠本来就脆弱的自然环境带来了更多威胁。


  大河沿岸,水资源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由于水土条件逐渐恶化,导致达里雅布依沿河两岸的植被大面积枯萎和死亡,克里雅河逐年减少的泻洪量也导致植被逐年退化。过去达里雅布依周边的卡拉墩古城曾有玉广库勒、克其克库勒、托库勒巴什等大小湖泊和泉流,如今均已相继干涸。地下水位下降,水质矿化度升高,导致牧民饮水困难,要从十几米深的地下取水,而且水质含有高碱和高氟,长期饮用将危害居民的健康。


  人口增多,绿洲宽度变窄,长度变短,胡杨因缺水而枯死,野生动物几近绝迹,地下水位下降明显,诸多现象不得不令人担忧着达里雅布依的未来。与此同时,达里雅布依独有的沙漠游牧文化正在因自然环境的退化而消逝,抢救和保护势在必行。


  达里雅布依,让我们注目这片曾经的绿洲。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