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人民子弟兵 同心筑就新的伟大长城——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
文/梁艳菊 2018-08-07 07:16

  90年磨炼砥砺,90年辉煌功勋。90年前,南昌城头一声枪响,宣告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从南昌起义枪声到秋收暴动火种,从井冈罗霄山脉到延安宝塔山峰,从14年抗战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人民军队高举着党的旗帜,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浴血奋战,勇往直前,战胜一切敌人,征服一切困难,为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值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回望56个民族的英雄儿女为翻身求解放、建立新中国而前赴后继、流血牺牲的波澜壮阔的峥嵘岁月,我们深切地认识到:革命事业的成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结果,是56个民族子弟兵团结追求、不懈奋斗的结果。


各族同胞为人民军队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少数民族群众的革命斗争便融入了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洪流之中。怀着质朴的情感,抱着坚定的决心,在最危难的时刻,各族同胞坚决和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义无反顾地投身中国革命斗争。


  1919年5月4日的北京街头,来自云南大理的白族学生施滉,与3000多名学生齐聚天安门前,高喊:“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当晚,在清华园的学生讨论会上,他坚决主张“与各学校一致行动”,很快成为清华学子的领军人物。在天津,南开中学回族学生马骏和同学们一起到各学校进行联络工作,组织发动学生示威游行,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5月7日,他参与发起成立天津学生联合会,担任副会长。5月22日,天津学联组织1万多名学生举行总罢课,向当局施压。几乎在同时,水族学生邓恩铭率领济南一中学生参加山东各界代表在济南召开的国耻纪念大会,组织讲演,号召社会各界罢课、罢市,抵制日货。


  在这场影响深远的“五四”反帝爱国运动中,各民族爱国学子站在历史舞台的前沿,掀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邓恩铭成为一大唯一的少数民族代表;同年,满族工人王俊在长辛店工人罢工中,成为铁路工会的中坚;1922年,土家族女儿向警予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领导妇女革命运动;1927年,侗族人民的好儿子龙大道参与组织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在广西,壮族青年韦拔群在建党这一年回到家乡,从事农民运动。他先后组织改造东兰同志会和国民自卫军,三打东兰县城。这是中国现代农民革命运动史上较早的一次武装斗争。


  在海南岛,由黎族王国兴组成的白沙起义军,在中共琼崖特委领导下,开辟了白沙中心根据地,五指山区从此成为海南岛革命斗争的重要根据地。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各族群众焕发出极大的政治热情,在各地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工人农民运动,建立自卫军开展武装斗争,反帝反封建,声援北伐斗争。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


  大革命失败后,许多少数民族群众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投身土地革命,在各地纷纷参加武装起义,创建工农红军,开辟一块又一块革命根据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革命斗志。


  湖北西南清江河畔的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山青水秀,是土家族人民世代居住的地方。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一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少数民族武装——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六军,在这里打土豪分田地,在土家山寨燃起革命烈火。


  1929年7月9日,长阳的西湾大沙坝竖起了镰刀斧头图案的红旗。“打倒国民党专制独裁!”“打倒土豪劣绅!”“铲除贪官污吏!”“要吃饭,要穿衣,要做新社会的主人!”……革命口号响彻云天,长阳各农会、赤卫队3000多人在这里聚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六军宣告成立。


  这就是震惊鄂西南的“西湾起义”。新成立的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六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土家族、苗族人民为主要成份、以军为建制的第一支少数民族武装。这支武装共1100多人,土家族指战员的比例达到73%,营以上干部中土家族占59%以上。1930年10月,长阳苏区正式形成,从长阳发展起来的红六军,编入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之后,其参加了举世震惊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在广西,韦拔群、陈洪涛等人参与组织和领导了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建立了左右江革命根据地,成为中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创立的第一个民族地区革命根据地。为创建和保卫左右江根据地,韦拔群等一大批少数民族革命先烈舍生取义,为民族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创建的红七、红八军中,少数民族子弟占了将近一半。


  1934年至1936年的长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与少数民族各界进行了广泛接触。他们途经苗、瑶、布依、土家、侗、彝、藏、回、羌、裕固等十几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区,得到了各族人民的巨大支持。如果没有沿途少数民族当向导、做翻译、送情报、运物品,红军要通过人迹罕至、情况复杂的民族地区是不可想象的。


  1935年5月初,当中央红军主力抢渡金沙江皎平渡时,36名彝、傣族船工,9天9夜不停地摆渡,支援红军安全渡过金沙江,未落下一人一马,使中央红军彻底摆脱了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


  在甘孜藏区,红军前后近15个月,足迹踏遍16个县。红军在这里得到了休整,损耗的兵员得以补充。著名的爱国人士格达活佛所在的甘孜县白利寺,仅有100名喇嘛,却两次支援红军粮食达7000余斤。当时仅有3万人的丹巴县,在1935年10月至1936年1月,为红军筹粮34万斤。丹巴县巴底乡贫苦农民格达一先,把家中仅有的玉米馍和留作种子的1.5公斤二季豆毫无保留地送给红军,又用自己家的麻为红军织了15双草鞋!


20161226103102764c_副本.jpg

内蒙古边防官兵挑战极寒铸就钢筋铁骨


20160123102604229ta_副本.jpg

20161226103102762c_副本.jpg

20161226103102786a_副本.jpg


  少数民族群众还踊跃参军。松潘县羌族世袭土司安登榜参加了红军,金川县藏族寨首肯崩参加了红军,北川县阿訇肖福祯报名参了军。据不完全统计,长征期间参加红军的各族青年,湖南龙山县就有6900人,贵州有1万多人,四川有5万多人……各地出现了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父子、夫妻、弟兄甚至全家参加红军的动人情景。


  少数民族感情特别质朴,斗争特别坚决,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就再没有动摇过。


  在峥嵘岁月里,各少数民族虽多处闭塞落后地区,但在革命理想的熏陶下,他们都成为党和人民军队在危难时刻的亲密朋友。


各族同胞的武装力量是民族解放战争的重要力量


  在东北,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朝鲜族人民一马当先,先后组织了以本民族为主体、受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磐石、延吉、和龙、汪清、珲春、珠河、密山、汤原、饶河等抗日游击队。游击队历尽艰辛,由最初的十几人、几十人逐渐发展成为上百人、几百人的武装队伍。其间,中国共产党先后派遣杨靖宇、周保中(白族)、杨林(朝鲜族)等党员干部到游击队担任主要领导或指导工作。1936年,这些游击队先后改编成东北抗日联军第一、二、三、四、六、七军。抗日联军中,还有大批朝鲜、满、蒙古、回、鄂伦春、鄂温克、达斡尔、锡伯、赫哲、白等少数民族的指战员。他们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用血肉之躯同日寇展开殊死的搏斗,数以万计的将士为此献出宝贵的生命。仅延边抗日烈士就达2841名,其中朝鲜族占90%以上,朝鲜族抗日女烈士就有338名,而且大多数为党团员。


  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华,妄图肢解中国。在乌兰夫等共产党员的策动下,内蒙古百灵庙蒙政会保安队爱国军官云继先率领1100名官兵举行起义,打响了蒙古族武装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被毛泽东誉为“可贵的草原第一枪”。起义部队几经挫折后,成立了以蒙古族为主的抗日部队新三师。他们不断粉碎日伪的疯狂进攻,牵制大量敌人兵力,保卫了陕甘宁边区和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当日寇封锁中国海岸线和西南的滇缅公路后,新疆成为中国抗战最重要的国际运输枢纽。新疆各族人民集中了大批交通工具,专门负责接运工作。迪化裕丰隆商号拍卖三天货物,货款全部捐作抗日经费;温宿县妇女阿提克汗将丈夫生前遗留下来的27个元宝全部捐出。1939年8月,新疆各族民众捐款购买了10架战斗机,命名为“新疆号”,送往抗日前线参加武汉保卫战。


  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后,马本斋在家乡组织回民抗日义勇队,1938年4月率队参加八路军,改编为冀中军区回民教导总队。1939年,回民教导总队改编为八路军第三纵队回民支队,马本斋任司令员。1942年8月,回民支队奉命到达冀鲁豫抗日根据地。马本斋作战勇猛,身先士卒,在回民支队和广大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改编后的回民支队很快发展到2000多人,成为冀中平原一支能征善战的主力野战部队,不断重创敌人。1937年至1944年,回民支队不惧牺牲,浴血作战,奋勇杀敌,经历大小战斗870余次,歼灭日伪军3.6万余人,在广阔的冀中平原和冀鲁豫大地上所向披靡,屡建战功,打得日本侵略军闻风丧胆。冀中军区授予回民支队“无攻不克,无坚不摧,打不垮拖不烂的铁军”称号。在回民支队带动下,河北的回、满、蒙古、藏等少数民族与汉族同胞并肩战斗,建立各种抗日武装和群众团体,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


  抗日战争时期,我党许多著名少数民族将领为中华民族的救亡图存,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斗争。让我们铭记他们的不朽功勋:


  关向应,满族,辽宁金县人。抗战爆发后,任八路军120师政治委员兼晋西北军区政委、晋绥军区政委、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政委。1946年7月21日病逝于延安。毛泽东亲笔为他题词:“忠心耿耿,为党为国,向应同志不死”。


  粟裕,侗族,湖南会同县人。抗战爆发后,任新四军二支队副司令员、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副指挥,协同陈毅指挥了著名的黄桥战役,开辟和发展了苏南、苏中抗日根据地。皖南事变后,调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等职。新四军政委刘少奇对粟裕领导的新四军一师给予很高评价:“在我全军中以第一师部队作战最多,战果最大。”


  韦国清,壮族,广西东兰县人。1940年后,任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支队政委、新四军第四师九旅旅长等职。1944年9月,任新四军第四师副师长,受命指挥西进战役。1945年抗战进入反攻阶段后,率部指挥了宿南战役、睢宁战役,连续收复宿迁、泗县等多座县城。


  廖汉生,土家族,湖南桑植县人。1937年,任八路军120师358旅716团副团长,与团长宋时轮率部有力地配合了忻口战役。1940年率部参加晋西反“扫荡”和著名的百团大战。1942年率部参加著名的田家会战斗,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


  1944年9月2日,新疆北部尼勒克县乌拉斯台地区人民为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举行武装暴动,亦称“三区革命”。不久,这支队伍改编为新疆民族军。1950年1月10日,民族军在伊宁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军,成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人民军队。


  抗战胜利后,乌兰夫根据党中央指示,建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骑兵部队,由骑一师、骑二师、骑三师、骑四师和骑五师组成,以蒙古族为主,包括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回、满、汉等各民族指战员。解放战争中,这支骑兵部队一直在内蒙古东部地区活动。特别是内蒙古骑兵第一师、第二师在辽沈战役中与东北野战军主力紧密配合,为东北全境的解放做出了历史性贡献。1948年9月,内蒙古骑兵第十六师和十一师配合华北解放军主力参加了察绥战役。同年12月,骑兵十一师还参加了平津战役中的河北张家口围攻战。骁勇的内蒙古骑兵在全国性战略决战中勇猛顽强、殊死作战,为人民解放军增添了光彩。解放战争时期,内蒙古骑兵部队共歼敌上万人,配合东北野战军、华北野战军为解放全中国立下汗马功劳,在开国大典上光荣地受到了毛主席的检阅。


  解放战争时期,第四野战军以朝鲜族官兵为主体集中编了3个朝鲜师和一个朝鲜团。它们分别是第四野战军146师、156师、166师和141师的朝鲜团。这些朝鲜族师、团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战功卓著。


  民族团结是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生命线,

                  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生命线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在民族地区的部队和少数民族人数较多的部队集中建立了一些多民族组成的“民族连”,名气最大的是新疆军区某部民族六连。该连队由汉、维吾尔、哈萨克、回、蒙古、柯尔克孜、塔吉克、锡伯等13个民族的官兵组成,被人们称赞为“民族团结好六连”。六连是我军少数民族连队中民族成分最多、正式组建时间最长、获得荣誉最多的先进连队,先后18次被共青团中央、国家民委和解放军总政治部等表彰为拥政爱民典型,以及“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学雷锋标兵集体”“民族团结好六连”等。


  在内蒙古军区,4个民族以上的“民族连”连队有20多个,他们为守卫祖国北疆、促进民族团结发挥了积极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在边疆地区先后组建了新疆、黑龙江、内蒙古、云南等生产建设兵团,成为开发边疆、保卫国防的重要力量。几十年来,生产建设兵团的官兵扎根边疆,艰苦创业,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增进民族团结、推动边疆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特别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于上世纪50年代由驻疆人民解放军集体转业组建并发展起来,在一无资金、二无设备、三无技术、四无住房的困难局面下,逐步发展成为一个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工农商学兵五位一体和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的大型经济实体,成为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一支重要力量。


  人民解放军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发扬“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的优良传统,派大批部队赴边疆开荒屯田,建立农牧场,修建公路铁路,开辟高原航线,为民族地区经济建设的迅猛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除参与修建举世闻名的青藏、康藏、天山等公路外,还先后担负和参加了抢修天宝以及新建黎湛、鹰厦、包兰、襄渝、成昆、贵昆、青藏、南疆等50条铁路干支线,同广大铁路工程技术人员、工人及铁路沿线少数民族群众一道,为加强西部民族地区与内地的联系,为开发边疆资源、促进民族团结、巩固边防作出了贡献。


  新时期人民军队积极在促进民族地区开发建设上有新作为,牢固树立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重中之重,着力帮助群众解决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继续深入做好扶贫帮困、助学兴教、医疗扶持、生态文明建设和抢险救灾等工作。全力维护边境地区安全,高度重视做好维护社会稳定工作,大力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不断巩固军政军民团结和民族团结。在推动军民融合式发展上有新拓展,在深化军地资源交流共享、协调落实国防和军事需求、发挥国防建设拉动作用中促进融合。


  90年浴血荣光,90年红旗漫卷。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人民军队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建立了彪炳史册的卓著功勋。


  “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这是毛泽东主席根据中国人民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用鲜血换来的经验,得出的一个基本结论。


  “全军将士们!你们要坚定不移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始终同人民站在一起,时刻把人民放在心头,永远做人民子弟兵。


  全军将士们!你们要坚定不移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聚焦备战打仗,锻造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精兵劲旅。


  全军将士们!你们要坚定不移坚持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全面提高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水平。”


  这是习近平主席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战略高度,发出的时代号召。


  90年风雨征程,光荣使命召唤人民军队勇往直前;


  90年砥砺奋进,伟大梦想指引人民军队无往不胜。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