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以守护之责 画雪域生灵
文/ 高群 2018-09-18 02:52

  背着画板,手握相机,一只藏獒跟随着一位中年男人,无拘无束地在雪域高原上奔跑。在“世界第三极”,他们的身影始终相伴,奔跑的脚步从未停歇。


  这就是藏獒画家林跃和他的“勇士”——藏獒西巴王的故事,看似普通的一生却传递了不普通的灵魂。2018年7月,“《大美高原》——林跃藏地油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藏獒画家林跃带着他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作品开启了一场艺术的盛典、一段激荡心灵的艺术之旅。


4Y6F7463_副本.jpg


  林跃,1961年出生,四川广安人,1987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多年来,他深入藏区创作了许多真实反映藏獒及藏族人民生活的油画作品。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获奖,同时被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世界名校,以及默多克、罗杰斯、杰克罗森、李昌钰等国际名流收藏,被誉为“中国藏獒画家第一人”“东方画獒大师”“守望东方生灵的艺术使者”。


三十载高原情


  顺着绵延的山脊向亘古游走的羊群,穿着各式藏服的藏民和藏獒,微笑,柔美安详。穿戴在藏民身上的珊瑚、玛瑙、绿松石,百年的岁月也挡不住它们散发的光芒——这幅规格360×220cm、题为《雪域盛装》的油画像“超级明星”,吸引了许多观众的眼球。欢乐祥和的气氛,表达了藏民对幸福生活的满足之情。10年前,林跃就想创作一幅有关藏族人欢庆的作品献给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建州50周年。如今,当这幅《雪域盛装》恢弘大气地出现在中国美术馆时,林跃也完成了自身的冠冕之礼。


  曾经,陈丹青《西藏组画》表现的青藏高原和牧民原始自然之美拨动了林跃的心。向往青藏高原的他,1986年终于背起画板,踏上了“朝圣之旅”,而那时他并不知道这条路一走就是半辈子。当他穿越海拔4000米高的尕里台时,被高原之美深深震撼。看着满地的鲜花,他冲下去打了好几个滚。这是林跃第一次去青藏高原时的深刻记忆。高寒缺氧和多变的恶劣天气,让这个外乡人吃尽了苦头。幸运的是,他遇见了热情好客的藏族人。


  有一次,在外面采风的他突然遭遇冰雹。恰巧,有位牧民向他走来,毫不犹豫地将身上宽大的藏袍给穿着单薄的他披上。不需要华丽的语言表达,不需要特意的眼神交流,藏族人的温暖和朴实让林跃一生铭记。林跃说:“我画了30多年高原题材的作品,从来没有离开过藏区,它就是我的第二故乡。藏族人民的能歌善舞和热情、坚强和真诚的品格,深深地打动了我。”


  林跃说:“我的作品就是线性作品,真实记录藏族当下的生活状态。我也算得上是藏区这30年发展的一个见证者。”从2000年的《微风》到2010年的《草原日记》再到如今的《雪域盛装》,林跃作品中的人物能最直观地反映出藏族人民的生活变化。《微风》中的女孩身着陈旧的单衣,羞涩的眼神中透露出对外面世界的渴望;《草原日记》里的可爱女孩在放牧的同时还不忘学习,对知识的追求让人动容;《雪域盛装》中挥着国旗的小姑娘,穿着华丽的藏服,佩戴珍贵的饰品,自豪而自信。沧海桑田,一个个牧民新区破土而出,一座座学校拔地而起,宽阔的柏油路,飞奔的汽车……纵观林跃这三幅作品,雪域高原的变迁线性地呈现地在观众眼前。


  在《大美高原》画展开幕式上,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徐里说:“在西藏,你能感受到人与自然的互动和辩证关系,你可以感受到人们在那里是如何融入自然,如何用快乐的心境来生存……”青藏高原和藏族人民的纯净朴实让林跃深深着迷。32年来,他已先后进入藏区100多次,行程共30多万公里,与青藏高原结下了深深的情缘。


雪域生灵


  “经百战,雄当万夫,巨獒之助我,乃天之战神助我也。”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如此感叹。当代作家杨志军在《藏獒》一书中记载:最早组建猛犬军团南征北战的,是生活在藏区北部的党项人。成吉思汗统率军队席卷世界时,党项部落受其征调,作为北路先锋军直逼欧洲。这支部队中的“猛犬军团”,拥有5万多名“战士”,都是青一色的藏獒,一路横扫敌军,建立了让成吉思汗惊叹的“武功首”。这个传说在青藏高原妇孺皆知,故事中藏獒所表现的勇猛令林跃大为触动,并最终创作成作品《一代天骄》。


  戎马倥偬,倏忽千年。《一代天骄》规格为540×220cm,是这次展览中画幅最大的作品。画面上藏獒那高昂的头颅威严而睿智,似乎每一根迎风抖动的獒毛都为证明它的彪悍;大嘴阔鼻的形象又是古老的喜马拉雅獒种的经典样貌,令世间一切生物顿生敬畏,是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生命威仪;那犀利灼人的目光,那如雄狮昂首般的怒吼,张扬出它强大而不可征服的生命力量。谈到这幅作品,林跃很激动:“这幅画是我从成吉思汗带藏獒军团征服欧洲的传说故事中感悟出来的,藏獒成就了成吉思汗。同样的,藏獒也成就了我,改变了我的艺术人生。”刚开始画藏獒的时候,他就想画这幅《一代天骄》,来表达对藏獒这种忠诚和勇猛的雪域生灵的喜爱和敬仰之情。


  藏獒雄壮的外形总是散发出“高冷”的气息,但其高贵的灵魂却深得藏族人民的心。藏族把藏獒视为神犬,传说它是上天派来的使者,留在世间守护人们的土地和牛羊。在每个藏民的家里,都会有一条藏獒或者是藏狗,白天给牛羊当“保镖”,令狼狗不敢侵入羊群的领地;晚上则在主人家门口当“守卫”,守护主人的安全。“藏獒是藏族人的守护神”, 林跃说。


  这条“西巴王”,金黄色的毛,身材高大威猛,安静的时候像个含苞待放的藏族姑娘。2006年,林跃去四川阿坝采风,结识了藏民夏柯一家。在夏柯家里,林跃邂逅藏獒“西巴王”,也找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伙伴和艺术创作主角。刚两个月大的“西巴王”跟随林跃来到成都,因为对盆地环境不适应,很快它就被送回了高原。一年后,一生只认一个主人的“西巴王”再见到林跃时,开心得就像孩子,冲他飞奔过去,久久不愿离开。自此,“西巴王”一直跟在林跃的身边,和他在高原上奔跑了13年。


  在林跃的眼中,“西巴王”不仅是画中的主角,还是他最忠实的伙伴。他在藏区遇上的几次危险,都是“西巴王”在第一时间救了他。林跃在开幕式上说:“我酷爱藏獒的忠诚、勇敢和优秀的品质,多年来我就只有一个愿望,我要与藏獒一起奔跑,与藏獒一起共生。”而用一生守护主人,则是藏獒的誓言——不论贫穷还是富有,它永远只认一个主人;不论狂风还是暴雨,它会永远跟随你在高原上奔跑。


艺术人生


  林跃说:“我的这一生非常简单,只用一生的时间来感悟藏族文化,感悟藏獒的忠诚。”虽然现在的他和“西巴王”享誉国内外,但他的人生并不能用“简单”二字说得完、讲得清,云淡风轻的言语背后其实隐藏着许多辛酸。


  名叫《微风》的作品是点燃林跃想成为职业画家的“柴火”,但这把梦想之火很快就被现实摧毁,一点都不留情面。为养家糊口,他当起了设计师,开起了餐馆,什么赚钱就做什么,画画只能当作兴趣爱好被搁置。2001年,受成都城市规划的影响,林跃的餐馆生意走下坡路,收入从盈利变成亏损。多方求助无果,曾经的朋友大多对他避之不及,最终以负债和关门结束。


  2003年,林跃进藏区采风时,偶然看见一只身形高大的藏獒,其硕壮的外形、高傲的气势把林跃惊住了。回到成都,他收集了很多关于藏獒的资料,藏獒的忠诚品质让历经冷暖的他大为感动。于是,他决定要画藏獒。“藏獒和人是不一样的,藏獒不会因为你失去的名和利而选择离开,它会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万万没想到,这个简单的决定会改变林跃的一生。


  就这样,林跃以18000元的价格把自己第一次画的藏獒卖了出去。自那以后,有关藏獒的作品不断得到业内外人士的肯定,这也坚定了林跃创作的决心。2006年,他又果断地背起画板,全身心地投入到高原的怀抱之中。


  寻找回归大地的情怀,无限接近高原及其生命本质,这都是林跃一直所追求的。正是对高原的这份情怀和对藏獒的深情,他终于迎来了人生的巅峰时刻。2006年在成都,林跃第一次举办以藏獒为主题的画展。“那是我第一个个展,意义很深远,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多人关注我的画,会有这么多观众喜欢我的画。”


  “我们常看到一些表现藏地的画,多是暗色调,靠的是青藏高原的原始美取胜。但林跃的画,有一种亮堂,不论是画中的老人小孩,还是男人女人,都有一种洁净之光,像是被清洗过一样,这是林跃对藏地绘画的一大贡献。”著名作家蒋子龙由衷地赞叹。比如他的《雪域盛装》,人物脸上的神采飞扬,华丽服装的细节描绘,还有人物佩戴的珠子,就像视频中的高清模式,给观众带来通透的视觉体验。


  有“新媒体时代最具传播力的智慧导师”之称的雅江扎噶寺活佛加措,这样评价:“林跃老师对于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习俗和信仰,有真正的理解。他的作品负荷得起藏地的人文和一个艺术家的责任感。他的藏獒油画,让我们的心相互靠近了。”


  抹去浮华与骚动,才能收获艺术与生命的本真。就像林跃的作品《守护》中的两只藏獒一样,不顾生命危险,与一群秃鹫搏斗,保护受伤的牦牛。不管油画市场的名与利,不顾腰包有钱或没钱,林跃坚持写实主义风格,选择用绘画的方式去守护藏獒,守护藏族的精神家园。“艺术家的责任就是对人心的呼唤。这一生,我的主题都不会更换。”


  最近这些天,刷屏在朋友圈的“西巴王”不一样了,因为没有跟随林跃来北京,相隔1575公里的思念,它整整两天都在“闹情绪”。无论饲养员怎么哄,它都不肯吃饭。但林跃的一通电话后,它开始吃饭,并恢复往日的可爱活泼。


  30多年的高原时光,染白了林跃的两鬓;“西巴王”10多年的跟随,温暖了林跃的心;对藏獒绘画艺术始终不渝的坚守,成就了林跃的人生。在美丽的高原上,就这样,彼此守护这一生。(本文为中南民族大学教学实践课作品  指导老师:许鑫)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