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岁月轶事
庄严国土 利乐有情
2015-09-19 12:49 作者:牛颂 来源:


牛颂,满族,早年参军从事新闻和理论研究工作。专业后曾任北京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宗教事务局副局长,北京雍和宫藏传佛教艺术博物馆馆长,北京民族电影展创始人,并任历届组委会主席。从事民族题材电影、电视剧策划、监制工作至今。





北京雍和宫原为雍正皇帝的行宫,后乾隆登基后将其改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那是公元1744年。宫改庙是个很值得纪念的事,从此雍和宫就成为了中央政府联接蒙、藏地区的纽带和桥梁。记得我刚到雍和宫工作时,适逢宫改庙256年,也正值雍和宫自“文革”后重新对外开放20周年。因此,我们专门制作了一种精美的纪念门票。当时我去找图布丹主持给题个字,他就用蒙文写了两句话,翻成汉语就是“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这句话对我理解佛教启发很大,至今依然牢记在心里,也从此加深了对图布丹主持的了解。

今年已90岁高龄的嘉木杨·图布丹,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北部库布其沙漠腹地的贫苦牧民家中。有趣的是,在他周岁时,亲戚们都来道喜,家人将糖果、布帛、银钱等物和经书一起堆放在一只大盘上。母亲将其抱到跟前抓取,他抓起的正是经书。乳名吉仁太的他,长到7岁时已显聪慧过人。当地的菩提济度寺香火鼎盛,寺里领经喇嘛罗布桑普力杰收了小吉仁太为徒弟,为他取了法名嘉木杨·图布丹。9岁时,他跟师傅到杭锦旗的贝子庙,接受了藏传佛教领袖、九世班禅曲吉尼玛的摸顶赐福。聆听班禅教诲,图布丹已觉菩提智慧无边,从此一心学佛,发誓弘法利生。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那年,图布丹家乡被日军占领,菩提济度寺被日军飞机炸毁,师傅也在轰炸中遇难。困苦中的图布丹和师兄弟一行七人,走上奔向塔尔寺的漫漫路。

在塔尔寺的岁月里,图布丹勤奋精学,十几年如一日,先后从大师受格隆戒和具足戒,接受了十世班禅的时轮灌顶、金刚灌顶仪轨,聆听了大活佛对全部百余卷《大藏经》的传授,以及对宗喀巴全部42部经典的传授,并精通了蒙古文、藏文、汉文和梵文。塔尔寺有13个佛学学级,图布丹通过了12个,达到格西学位,成为佛教界公认的饱学之年轻高僧。但从“反右”到“文革”,他的修学生涯中断了。但近20年中,他把逆境作为进修的阶段,一天也没有沉沦、一日也没有荒废,每日在心中温习佛教经典,直到获得又一次解放。1981年,北京雍和宫恢复宗教活动,经乌兰活佛推荐,北京市人民政府邀请,十世班禅大师的鼓励,图布丹来此担任经师。

我到雍和宫与图布丹“搭班子”工作时,他已是主持了。记得第一天谈工作,他就给我提出三条建议:整理雍和宫的库存经版;减少甬道上的商亭,拓宽甬道,建设清净的佛教圣地;支持他重建家乡被毁的菩提济度寺。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积重难返,涉及各方利益包括要在“猴嘴里掏枣”、“虎口拔牙”的事情,有相当的难度,但我一一答应下来。尤其是菩提济度寺,清朝年间的战乱烧毁一次,日本人炸毁一次,“文革”中红卫兵捣毁一次。重建菩提济度寺,是图布丹毕其一生的心愿,这里有他生命的根。2000年,重建项目进行改扩建,我和图布丹主持一同到杭锦旗,有些事情还要做做当地的工作。我们三个干部,同杭锦旗的八位领导“拼酒”,结果11瓶酒下去,居然把对方醉倒了。图布丹十分高兴,说:我这次带的是真正的北京干部!事情办得也很圆满,同时还运来一卡车啤酒瓶,参加了重建寺庙附近的绿化。先在瓶中灌满水,再把树苗插进去,埋在沙地里,用这瓶水把树苗养活。这就是库布齐沙漠的植树法。如今,菩提济度寺早已重建完工,图布丹主持出家一生所存的经卷、法器连他自己共“三宝”,全部捐给了家乡。寺中佛像建造所需经费,也全部是图布丹主持的捐献。如今,库布齐的绿化面积也已达到5千多平方公里。

在雍和宫工作期间,我几次接待著名的北大教授季羡林先生,他都是来向图布丹求教梵文的,两人还合著、合译过佛学方面的著作。图布丹在任主持期间用心研修佛法经书,并著书立说:用藏文出版了《释尊本生传记》、《吉祥果聚塔缘起及佛塔简论》;与人合作校注出版蒙古文《智慧之源》以及校对出版了《四部医典》等。期间,雍和宫开展了大规模的文物抢救、保护和展示工作,使这座京都古刹在国内外的影响力和美誉度大大提高。我在任期内也认真完成了图布丹主持提出的三项任务,获得他赠予的一个很庄严的称号:他不叫我主任,说我是雍和宫的“护法”。

藏传佛教为大乘佛法,出自《般若经》、《法华经》、《菩明本行经》及《华严经》等佛教大乘经典中提出的“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思想,我后来逐渐理解了,简单地说就是要报四重恩:父母恩、众生恩、国之恩、三宝恩,包涵了对父母、师长、国家、社会以至全人类、全体生命的报恩。在当今,就是要把自己的国家建设成一个理想的净土:文明富强、公平正义、没有战争、美丽庄严的大乐园!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