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隐秘莲花的绽放——西藏自治区纪行之林芝市
2018-10-08 03:17 作者:文·图/本刊记者 牛志男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175A0064_副本.jpg

位于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墨脱县城


  沿雅鲁藏布江畔从山南乘坐班车前往林芝,一路高峰耸立,江水悠悠。作为一条“天河”,发源于喜马拉雅山北麓冰川的雅鲁藏布江,由西向东横贯西藏南部,不仅是西藏文明诞生和发展的摇篮,也是汉藏文化交流的通道。7月,已是藏南的雨季。丰沛的雨水时常会导致山上碎石滑落,乘车时要格外小心。路上,不时会看到一条条钻山隧道正在开凿,宽阔的江面或山峦之间,一座座粗大的桥墩也已立起,这便是正在建造中的拉林(拉萨至林芝)铁路。最近,李克强总理在西藏考察川藏铁路拉林段工程进展时强调,川藏大通道对西藏发展和生态保护意义重大,也有助于培育发展新动能,是看准要干的事,要加快全面开工建设。


  抵达林芝八一镇已近傍晚。周边山峦云雾缭绕,洁白如哈达,曼妙如轻纱,美不胜收。由于近期连绵降雨,宽阔的雅鲁藏布江水面涨高不少,公路两侧的堤坝也浸满了江水。就在第二天凌晨,林芝东部波密方向的318国道发生泥石流灾害,阻断了交通,武警官兵正加紧抢修。


(一)

  

  米林县地处林芝市西南部,距离八一镇72公里。到世界最大峡谷、观最美山峰、赏最美桃花……近年来,米林县依托雅鲁藏布大峡谷、南伊沟风景区等旅游资源,打造特色旅游文化,并将旅游与脱贫发展、富民惠民、生态保护、文化传承相结合,向着西藏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全域旅游示范县的目标迈进。


  “这几天,国务院第三方检查组刚刚对米林县脱贫攻坚成效进行终极验收。全县8个乡镇全覆盖,到哪个村检查都是随机抽取,严格得很。”在南伊珞巴民族乡一户农家乐院子里,西装革履的达瓦多吉乡长兴奋地说。今年,林芝市的米林、波密、工布江达3个县将进行终验,有望实现脱贫摘帽。“听说,巩固提升的要求更高、更严格。”这位珞巴族乡长介绍道。


  南伊珞巴民族乡是米林县唯一的民族乡,也是全国珞巴族人口最多的乡,有南伊、才召、琼林3个行政村,共129户、549人。“旅游产业对全乡脱贫攻坚的带动力度最大,景区收入每个老百姓都能有分红。”达瓦多吉介绍说,在保护生态环境基础上,将进一步完善南伊珞巴民俗风景区基础设施,让村民积极参与到景区文艺表演等发展建设当中。同时,因为南伊乡比邻印度,琼林村今后将全部抵边安置,在党小组带领下,积极发展特色产品并在景区开设规范摊点。此外,南伊沟景区还将与正在打造的才召沟景区构建旅游环线,吸引更多的游客前往。


  藏语意为“药洲”的米林,盛产虫草、灵芝等多种药材。结合当地实际,南伊乡引进了西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流转了乡里420亩土地,建设灵芝藏医药产业园区。老百姓除了土地租金收入外,还可以到园区打工。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园区提供给每个乡1个灵芝种植大棚,产出收入全部归贫困家庭所有。乡里还由致富带头人成立药材种植合作社,带动老百姓入股增收。


  南伊村黄牡丹藏家乐女主人苍决的娘家在日喀则,老公是村里的珞巴族农民。2008年,随着当地景区开发建设,苍决看准机会办起了农家客栈。黄牡丹是当地山上的一种特色植物,有米林“县花”之美誉。在苍决家的大院里,处处盛开着黄牡丹。她家的客厅宽敞大气,多个客房一次可以接待30来人的住宿。同时,苍决还办起藏香猪养殖场,请来村里的5位妇女一同管理。如今,养殖场每年销往拉萨的藏香猪不下100头,每头猪的售价至少2000元。


  冒着蒙蒙细雨,记者又来到了才召珞巴民族村,只见一处处新房的地基已经打好。36岁的村主任达琼从小在村里长大,在他的印象中,村民差不多都搬过三次家。上世纪60年代,才召沟里只有五六户人家,其他户都分布在大山深处。从改革开放到新世纪的2007年,在国家相关政策扶持下,才召村已有36户、150人。如今,随着边境小康示范村建设如火如荼地开展,村里又将旧貌换新颜。今年10月,才召村的群众就将搬入新家。


  在村委会二楼,有一个小型的珞巴民族文化展览馆。作为一个古老的民族,同时也是我国人口较少民族,珞巴族在生产生活中创造出独特的民族文化。其中,珞巴始祖传说和珞巴服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竹编、织布以及加英(珞巴族说唱)是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后,才召村将主要打造旅游文化产业,除了在村里建展演馆外,还将在景区加强民族文化展示、传承。


175A8680_副本.jpg

珞巴族大妈亚娘一家


  在珞巴族大妈亚娘家临时搭建的房子里,她的孙子孙女们正在聊天。25岁的达玛在家里7个孩子中排行老三,从西藏大学教育学专业毕业后,刚刚考取了那曲市的公务员。他的一个妹妹在广东佛山第一中学西藏班读书,现在也放暑假回到家中。达玛希望今后,不仅供弟弟妹妹上学,也更好地为西藏服务。


  由于受泥石流滑坡影响,记者前往波密的行程也颇为艰辛。一路上,经常排起堵车的长龙。经过鲁朗小镇时,只见一栋栋极富民族特色的民居坐落在公路沿线,拥堵的心情顿时舒朗了许多。


  波密被称为“串在川藏线上的明珠”,素有西藏最美“冰川之乡”美誉。县域内冰川多达数百条,是林芝冰川最为集中、规模最为宏大的地区。近年来,随着旅游业蓬勃发展,一座座宾馆酒店在县城拔地而起。穿城而过奔涌的江水,四周的雪山冰川,让人身居县城却又仿佛融于大自然中。


175A9148_副本.jpg

仁青客栈


  仁青客栈位于距离县城10公里处的古乡巴卡村,如果乘车时开启车载导航,极有可能会被这座山水乡野之间庄园式的客栈所“捕获”。穿过江上的石桥,走进客栈简朴的大门,一栋栋样式别致的建筑矗立于山坡之上,院中鲜花盛开,绿草茵茵。沿着台阶拾级而上,远处秀美的风光一目了然。


  女掌柜卓玛正坐在柜台前,这几天因为波密路段泥石流滑坡,需要接送往返的客人,让她十分疲惫。宽敞的房间内摆放着民族特色的铜器,还有供游客消遣的图书以及拍照用的民族服饰。卓玛的母亲正带着几个村里的年轻男女准备客人预约的饭菜,有香喷喷的包子和可口的酸奶。为让餐食看上去更整齐,卓玛还手把手教年轻服务员摆放碗筷。客栈在发展过程中,不仅带动了周边民宿旅游,也帮助部分贫困群众解决了就业。


  仁青客栈最近有点“火”。前不久,一位游客用无人机为她家的客栈拍摄了一段优美的视频,还有一位游客准备为客栈写一首歌。卓玛打算将其做成宣传片,让更多的人欣赏到家乡的美景。


  在扎木镇巴琼村,建档立卡户白玛次仁大爷家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他们一家从昌都八宿县搬迁过来,在波密生活已有20年。2015年,一场火灾突袭扎木镇,身为党员和民兵班长的白玛次仁的大儿子在救火中不幸遇难。从此,家里的生活负担重了,他的小儿子也因此失学。脱贫攻坚以来,在公益林管护、草场奖补、新型医疗保险等政策性收入保障基础上,县里帮助老人家用大儿子的烈士抚恤金在县城购置了一套门面房,每个月老两口和大儿媳妇可以各分得3000元。小儿子现在林芝一中读书,学杂费全免。尤其让老人感动的是,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对口帮扶他家,连续4年看望慰问他们。如今,家里的房屋更加坚固了,庭院也漂亮了,新家具也是政府帮着购置的。“感谢党,现在很幸福。”78岁的白玛次仁大爷和68岁的老伴布琼充满了感激之情。


(二)

  

  2013年10月31日,随着墨脱公路通车,标志着中国最后一个县不通公路的历史结束。这年11月,大学毕业后考取公务员的次旦桑珠,兴奋地从家乡拉萨前往墨脱县报到。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当时的嘎隆拉隧道虽已贯通,但车辆仍无法通行,需要对面车辆接送。路上,又遇上泥石流滑坡,当天晚上11点才到达县城。关于墨脱行路之艰难,当地干部群众可以讲出很多故事。时至今日,墨脱公路依然只能靠越野车通行。特别是在雨季,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时有发生。


  墨脱,藏语发音为“梅朵”,意为“美丽的花朵”。都说没有到过墨脱,就等于没有到过西藏。即便以前没有通公路的时候,这里也早已是不少旅行者的向往之地。历史上,由于地理、交通、气候以及经济发展等原因,墨脱长期处于“高原孤岛”状态。如今,这里依然保留着原有的自然风貌。雪山、原始森林、奔涌的雅鲁藏布江,作为西藏高原海拔最低的地方,这里四季如春、雨量充沛,绿意葱葱、水流潺潺,犹如“世外桃源”。


  乘车穿过嘎隆拉隧道,来到一座大山垭口,弥漫的云雾让人的视线只能看到几米开外。由于常年降雨,路上经常坑坑洼洼,颇为泥泞。山上奔流而下的泉水时而横穿过道路,水量大时,越野车都无法通过。一路上,记者到处都能看见工人师傅操作机械忙碌的身影。据介绍,从米林县派镇至墨脱的派墨公路已于2014年底动工修建,届时将从根本上改善墨脱交通条件。去年12月,随着国道559线波密至墨脱公路整治改建工程正式开工,这条全长110多公里的道路将得到进一步改善。


  墨脱县城坐落在雅鲁藏布江畔的大山之间,房屋建筑亮丽如新,整个环境静谧而和谐,同时又透着勃勃生机。墨脱县政府脱贫攻坚指挥部内,工作人员都在紧张地忙碌着。县农牧局副局长央宗告诉记者,目前,县里脱贫攻坚的主导产业是种茶。截止今年6月,全县建成高标准高山有机茶园25个,总规模达7326亩,户均增收20080元、人均增收4603元。全县建档立卡668户2615人,已脱贫282户1298人。今年底,全县将达到脱贫标准。


  “以前墨脱有茶,但没有进行推广。2012年试种后,效果特别好,群众种茶积极性也越来越高。”央宗介绍说,2016年以来,墨脱茶不仅成为西藏首个省(区)级出口食品农产品(茶叶)质量安全示范区,而且在四川、上海、福建等地举办的茶叶博览会上先后荣获“中国好茶”银奖和金奖,受到业界一致好评。


  墨脱村附近的茶园里,41岁的伍吉姆正带着自己的二女儿益西措姆采茶。不远处,是一座漂亮的茶叶加工厂。“这里气候环境好,茶叶也长得好。跟以前种粮食相比,现在的收入高多了。”伍吉姆笑着说。益西措姆在甘肃酒泉专科学校学水利专业,刚放假回家,她希望毕业之后能够找一份好工作,为家乡发展作贡献。


  东升老人是县里一名退休干部,今年76岁,珞巴族,曾任墨脱县人大副主任。他家客厅里,摆放着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中央民族学院干部培训班83级学员的大幅照片。作为当地一名土生土长的农民,东升先后于1973年和1983年两次到中央民族学院干训部学习。从一个汉字不识到会写拼音字母、写自己的名字,从一名普通群众到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东升见证了墨脱的巨大发展变迁。“现在和以前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翻天覆地的变化。”


  达木珞巴民族乡距离县城约40公里。这天,县里要对该乡竹编工艺培训项目进行验收,记者随同前往。走进达木乡达木村,只见一座座富有民族特色的漂亮庭院坐落在大山间,村里的民宿旅游开展得红红火火。45岁的扎西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他不仅客栈经营的好,4个孩子也格外争气。大儿子康桑旺堆大学毕业后,在那曲市公安系统工作;女儿德吉卓嘎刚从贵州一所大学毕业,今年考取了阿里地区的公务员;小儿子扎西平措正在西藏农牧大学读大二。二儿子扎西顿珠中学毕业后,扎西把他留在了家里,一起开客栈,搞出租运输。扎西告诉记者,乡里还准备发展竹编手工业,借助新工艺和不断开拓的市场,不仅促进村民脱贫增收,也让民族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从达木村向远处的大山望去,又一座新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