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经济
立下愚公志 寻路万重山——新疆南疆四地州纪行之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以下简称“克州”)位于祖国版图最西端的帕米尔高原,素有“万山之州”之称。这里群山起伏,高峰林立,山地占全州总面积90%以上,慕士塔格峰更是犹如英雄史诗《玛纳斯》一般气势宏伟。这里生活着我国人口较少民族之一的柯尔克孜族,他们为守边护疆、保卫祖国边防作出了巨大贡献。生活在克州乌恰县吉根乡斯姆哈纳村的柯尔克孜族同胞,则是我国最晚迎接日出日落的人们。


微信图片_20180822080808_副本.jpg


  帕米尔高原在拥有极致之美的同时,也因贫穷而被困在群山之中。克州集特困山区、边境地区、深度贫困地区、整体贫困地区于一体,贫困面大、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全州三县一市均为贫困县,其中阿图什市、阿克陶县为深度贫困县,全州下辖170个深度贫困村。截至2017年底,全州尚有未脱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32万户10.08万人,居全疆第三位,贫困发生率高达21.31%,居全疆第二位。


  “立下愚公移山志,打赢脱贫攻坚战”是这个“万山之州”的誓言。今年,克州聚焦深度贫困,要确保年度实现10410户45640名贫困人口和49个贫困村退出,乌恰县和阿合奇县脱贫摘帽。以攻难点、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为突破口,克州着力推进“七个一批”“三个加大力度”,全力以赴解决贫中之贫、困中之困,破除难中之难、坚中之坚,立志坚决打赢这场“硬仗中的硬仗”。


易地搬迁:昆仑山下新家园


  别了,远方的家。6岁的唐努尔用彩笔画着恰尔隆乡的老家:高山、太阳、羊群……阿克陶县恰尔隆乡位于昆仑山腹地,唐努尔看着母亲布比努尔·那孜尔一次次从家里的土坯房里出来进去,把全部家当装上皮卡车。唐努尔知道这次远行不是为了转场,这个家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母亲告诉她:“孩子,我们要搬家了,下学期,你就可以去县城上小学了。去和家里的小山羊告别吧。”


  “恰尔隆”意为群山汇集之处,位于高原、高寒、高海拔地区。这里是山的尽头,气候条件恶劣、自然灾害易发、经济发展空间狭小等客观条件挑战着柯尔克孜族牧民生存的极限。近几年克州雨水多,道路经常被山洪冲毁,牧道崎岖难行,对过惯了游牧生活的柯尔克孜族牧民来说,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易地扶贫搬迁成为他们的唯一出路。


  去年9月,布比努尔·那孜尔一家5口作为第一批搬迁户,和其他牧民一起下山,从牧场搬迁到了离阿克陶县城只有13公里的昆仑佳苑安置小区。一年过去,唐努尔已在阿克陶县小白杨双语小学就读二年级,今年还获得了“三好学生”奖励。


  布比努尔记得搬迁下山那天,风特别大,吹得人脸发疼,女儿的哭声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迷茫。“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每天看见自己的牛羊,很踏实。下了山,不放牧了,我们不知道能做什么。”带着担心,一家人就这样来到昆仑佳园,搬进了80平方米的新房。从土坯房到新楼房,让布比努尔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从来没想到我还能住在楼房里,感谢党的好政策。我们的新家有客厅、卧室,有厨房、卫生间,社区里还有医院、学校,现在我们的生活条件太好了。”在昆仑佳苑安置小区度过的第一个冬天,家里通的地暖让房间暖洋洋的。这是唐努尔有生以来第一个不冷的冬天。


  昆仑佳苑安置小区是阿克陶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之一,主要用于安置克孜勒陶乡、恰尔隆乡、塔尔乡等地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地震灾后搬迁户,目前已搬迁入住984户4173人。社区党支部书记王世平告诉记者,昆仑佳苑分为两期建设,共建设45栋1080套房屋,包括幼儿园、综合服务中心、商铺、文化广场等配套基础设施。


  正在社区卫生所为生病的儿子艾尼瓦尔·库努买买提开药的艾塞丽汗,向记者回忆了从前的日子:“过去住在山上,买药太难了,要骑毛驴走100公里去克孜勒陶乡里买,现在看病买药从家里几分钟就走到卫生所,方便多了”。


  在帕米尔高原深处,将有逾万名柯尔克孜族牧民和布比努尔·那孜尔一样,在2020年前走出深山,告别游牧生活,定居在城市。


  人离开了家园,牲畜怎么办?为解决搬迁牧民最在乎的牲畜代牧问题,阿克陶县实施了“十户联牧”模式,通过把有限的牲畜进行整合,动员群众成立以家族、邻里、合作社为单位的中小型联牧体系,实现规模化、现代化畜牧或耕种,释放富余劳动力,让更多牧民能够安心外出务工或移民安置。为了让牧民安居,实现增收致富,昆仑佳苑还尝试让高原山区的牧民转型为农民。目前,昆仑佳苑种植蔬菜温室大棚安置了324户1124人务工,通过内地劳务输出263户336人,通过卫星工厂就业200户200人,就地就近务工298户310人。


  从海拔4100米的克孜勒陶乡搬迁来的木尔扎·朱马在家里闲不住,社区便为他提供了一座免费的蔬菜大棚。第一次进大棚种植蔬菜,木尔扎觉得比放牧难多了,浇水、施肥、灭虫,要一项项向农业技术干部请教。几个月后,看到豇豆的长势不错,木尔扎才对当农民有了信心。


  社区还引进了金豆子服装加工厂,帮助搬迁来的妇女实现家门口就业。一方面教妇女们学技术,另一方面实现就业,增加收入。今年5月,30多岁的玛伊努尔·麦麦提从山上搬下来后,主动报名参加了社区服装厂的招工,由于她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现在已当了小组长,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工资。下个月,她准备为家里添置一套沙发,“自己挣钱,想买啥就买啥。”


  在阿克陶县政府办公大楼,一楼悬挂的显示器显示着“距离2018年20个贫困村退出还剩166天,距离阿克陶县脱贫摘帽还剩897天66时27分28秒”的字样。副县长木合塔尔告诉记者,易地搬迁扶贫是全方位的扶贫方式,不单单是搬家盖房子,它涉及到生产、就业、教育、医疗的方方面面。“要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我们还需要多方面、可持续的规划。我们有决心把乡亲们带出山,乡亲们也有信心把日子过得更好。”走出县政府办公大楼,记者抬头一看,脱贫的倒计时又缩短了半个小时。


健康扶贫:为牧民打开生命通道


  阿图什市上阿图什镇70岁的贫困户艾尔肯大叔患有高血压和慢性支气管炎,这是高原牧民的常见病。住进市人民医院已经4天,大叔纳闷为啥医院还没让自己交钱。老伴告诉他“医生说现在有政策,咱们先治病后付费,不要担心。”艾尔肯大叔住在“健康扶贫病房”,病房里有三张床位,还提供一张陪护床位,有护士专门照料。


阿图什医院里的“健康扶贫病房“_副本.jpg

阿图什医院的“健康扶贫病房”


  近年来,克州按照自治区“三个加大力度”统一部署,着力在全州加大健康扶贫力度。通过实施“先诊疗后付费”“一站式”政策,让牧民“看得上病”有了保障,目前已实现农牧区人口39.81万人全覆盖。全州各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还开通就医绿色通道,设立了“健康扶贫优先窗口”,患者住院时无需交纳押金,直接入院治疗。“这个政策,太让我们贫困户安心了,感谢政府!”得知惠民政策的艾尔肯对查房医生感激地说。


  如今,克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已初步建立了“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补充医疗保险”的四重保障体系,积极开展医疗救助和商业医疗补充保险,为解决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提供政策保障。至今,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参保率均达到100%。


  7月17日一早,阿图什市人民医院人来人往。贫困户阿依木尼萨·马木提在健康扶贫绿色窗口,等着结算自己因肺结核住院14天的费用。“大叔,一共是4279.39元,医保统筹支付3178.67元,您的自付部分还可以通过扶贫资金报销95%,最终您个人应支付52.6元。”结算窗口的财务人员耐心地给阿依木尼萨·马木提解释。没想到4000多元的医疗费,自己只用支付50多元,这让阿依木尼萨·马木提不敢相信。


  为切实解决农牧民群众治病住院负担重、住院结算时环节繁琐、审核时间长等问题,克州开辟健康扶贫结算窗口进行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一站式”结算。同时,民政、保险公司等部门也在各级医院设立专门结算窗口,让贫困患者出院结算“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今年,克州进一步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医疗报销比例,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县级以上医疗机构门诊、住院报销比例又提高5个百分点。至今,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共报销27838人次,报销总额达6016万元。


  市人民医院还发挥“医联体”作用,派出16名专家每天前往各乡镇坐诊,提升乡镇卫生院的诊疗水平,同时开展农村贫困人口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实现家庭医生慢性病签约式服务全覆盖。2016、2017年,医院共完成117万人次健康体检,对重点人群、重点病种按照转诊和住院等方式跟踪管理,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


扶智+扶志:激发内在动力


  打赢脱贫攻坚战,拔出穷根是关键。克州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扶智与扶志相结合,积极发挥干部下沉作用,在基层播撒脱贫致富的精神种子。在全州开展民族团结“结亲周”和干部住户“两个全覆盖”活动,将民族团结工作与脱贫攻坚有机结合,打通群众工作、民族团结工作“最后一公里”。


  每两月一次的民族团结“结亲周”和干部住户“两个全覆盖”活动,是广大干部的心头牵挂。全州各级干部职工入家住户,坐在田间炕头,面对面为群众开展宣传教育,宣讲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各项惠民政策,让各族群众真正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关爱,坚定自觉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


  去年,阿克陶县克孜勒陶乡塔尔开其克村在克州“红了”。党的十九大召开后,自治区煤炭工业管理局“访惠聚”工作队带领村“两委”开办“红色讲习所”,组织干部群众对十九大报告进行学习,成效显著。村第一书记王韶辉告诉记者,开办“红色讲习所”的目的就是用先进的科学知识和观念,扫除宗教极端思想对基层群众的不良影响,增强村民的“五个认同”。通过感恩爱国教育,促膝谈心,村民们入心入脑,一改往日的散漫,开始想办法、找点子,积极投身脱贫致富。塔尔开其克村地处海拔2806米的高原,是重点深度贫困村,脱贫任务艰巨,工作队和村“两委”经过走村入户调研,提出了“半牧半农、以牧为主、以农为辅、主辅并重、兴农养牧”的发展思路。


  在克州,像“红色讲习所”这样的宣讲与教育已深入人心。驻村入户期间,全州各级干部职工严格按照“五同五送五推动”的要求,与各族群众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炕,把各族群众家里的事当做自己的事,与各族群众共同谋划今后发展思路,成为结亲群众的知心人、贴心人、暖心人。2017年开展的“以培训促就业,以就业促增收,以增收促脱贫”项目,让全州8779名农牧民得到致富技能培训,激发出了他们的创业愿望和激情。


  立下愚公移山志,打赢脱贫攻坚战。今年,克州又修订完善了《克州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2018年度实施计划》。正如州长迪力夏提·柯德尔汗所说:“我们要真正拔掉穷根子,同全国、全疆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加大教育力度:为了帕米尔的未来


  走进阿图什市一中,记者看到一群2000年后出生的少年正在绿茵场练球。足球场和教学楼是江苏昆山对口援建项目之一。?一声哨响,教练买买提力把男孩们召集到一起,讨论起刚落幕的俄罗斯世界杯决赛。2015年,这支足球队曾代表中国在第十届俄罗斯索契国际青少年足球锦标赛上一举摘得冠军奖杯。买买提力说,足球训练不占用学习时间,主要是锻炼孩子们的意志,“足球是我们阿图什的传统,虽然孩子们的家庭环境不一样,但在足球场上,大家都是平等的。年轻人只要努力,就能获得胜利,这也是做人的道理。”


  在阿图什的教育发展中,教育与体育一直密不可分。加大教育扶贫力度,是自治区“三个加大力度”之一,也是阿图什市一中近年来将教育与扶贫相结合的重点。市一中义务教育阶段实行“三免一补”,在高中阶段还免除了学费、教材费、住宿费,平均每个学生每年能有2000元的助学金,此外中央彩票项目资金还对经济困难的学生给予补助。校长艾克巴尔·卡德说:“为确保贫困家庭学生上得起学,我们实行了精准资助,让每个孩子都读得起书。我们像培训足球一样重视教育脱贫,让学生们全面发展,阻断贫困的延续。”


  年轻的女教师热孜万古丽是高二(5)班班主任,班里的学生热扬古丽家是贫困户,小小年纪的她又因家人患病而心事重重。去年,热孜万古丽来到热扬古丽家里进行家访,带来了学校和同学的关心,还告诉她学校给她发放了3000元的国家助学金,希望能帮她减轻家里负担。“现在她很阳光,她说要考中国医科大学,我觉得以她现在学习的成绩和上进心,考高肯定没问题。”热孜万古丽眼里满是骄傲。


  阿图什市一中是克州教育扶贫的缩影。今年以来,克州按照脱贫攻坚“六个精准”的要求全力做好教育扶贫工作,明确教育脱贫总体目标任务,统筹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进一步巩固提高义务教育水平,保障深度贫困县(市)学生接受义务阶段教育,持续加大义务教育投入,不断改善贫困地区薄弱学校办学条件,进一步完善“控辍保学”监督机制。通过实施精准识别,为贫困学生建档立卡,建立“一人一档”贫困学生档案,防止适龄儿童少年失学辍学。实施信息动态管理,确保精准定位到校、精准识别到班、精准建档到人,通过发挥资助政策获得最大教育效益。截止目前,全州已落实义务教育保障机制经费6683.51万元,惠及义务教育阶段学生92941名。


  阿图什人有踢足球的天赋。19世纪,走南闯北的阿图什商人把足球带回了家乡。上阿图什乡依克萨克村是远近闻名的百年足球村,19世纪财富显赫的穆萨巴耶夫家族曾出资让当地的年轻人到俄罗斯和德国留学,将现代化教育带入新疆,体育课就是其中之一。


  村里小学的操场上,经常能看见孩子们踢球。从家乡的土球场踢到中学的绿茵场,14岁的维吾尔族少年艾和散说:“今年法国队的姆巴佩踢得好,但是我长大还是想成为像贝利那样的球员。”他一边说一边用左脚将皮球踢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