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关注
共赴国难献丹心 抗日救亡铸丰碑
2015-09-21 08:34 作者:梁艳菊 来源:

共赴国难献丹心  抗日救亡铸丰碑

——中国少数民族投身抗战记略


1.jpg 

  

日军进犯危亡急,各族人民勇奋起。

独有英雄驱倭寇,众多豪杰抗顽敌。

全民皆兵齐参战,试看天下谁敢欺。

围歼日本疯豺狼,中国人民得胜利。

                                       ——徐燎生 作


70年前结束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中国反对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也是中国各族人民紧密团结、共同抗击外敌,中华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空前增强的伟大壮举。在这场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伟大战争中,具有反侵略斗争光荣传统的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众志成城,前仆后继,为抗日救国大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丰碑。

抗日战争爆发,国难当头,中国各少数民族团结一致,同汉族一道积极投身抗战。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参加抗日武装斗争的有40 多个少数民族,从事抗日救亡活动的少数民族更是不计其数。他们或组织武装力量开赴前线,或慷慨解囊倾其所有支援抗战,或开山凿路保障运输,或奔走呼号凝心聚力,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本文从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中撷取了一些少数民族英勇抗战的史料片断,以此激励各族人民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东北:最早举起抗战反侵略旗帜

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压迫最早、最惨烈,抗日斗争也开展得最早。在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英勇斗争的14年中,他们参加抗战人数之多、地域之广、斗争之艰苦、形式之灵活多样、牺牲者之众,为中华民族反侵略斗争史上所罕见。


战斗在白山黑水间的东北抗联将士.jpg

战斗在白山黑水间的东北抗联将士


“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地区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满族人民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号召,奋起参加抗日斗争。在满族聚居的辽宁宽甸、凤城、庄河等地区,邓铁梅等人领导的东北抗日民族自卫军骑兵第五旅的满族战士占了相当比例。在抗战中,还涌现出不少优秀的满族指挥员,仅担任师长以上的满族将领就有王光宇、张兰生、陈翰章、关化新、伊俊山等人。我们熟知的八路军120师政委关向应、冀鲁边区副司令员杨靖远等满族优秀将领,都对开辟、巩固抗日根据地贡献很大。


满族抗战英雄关向应.jpg

满族抗战英雄关向应(右)


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和领导下,延吉、和龙、汪清、珲春等县组成了以朝鲜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抗日游击队。朝鲜族共产党员李红光在磐石县蛤蟆河子一带组织六七百名朝汉人民参加反日大暴动,后成立南满游击队。他们广泛争取一切反日武装力量,将拥有4000多人的南满20多个抗日队伍组成了以南满游击队为骨干的南满抗日军联合战线。在东满、南满各地,大批朝鲜族群众踊跃参加抗日联军,11个军中都有朝鲜族干部战士,其中第二军占绝大多数,第一军和第七军约占半数。他们同汉族及其他各少数民族抗联战士一道,转战于白山黑水之间,长期坚持抗战。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先后有10多万朝鲜族人民参加了战斗,数以万计的朝鲜族优秀儿女献出宝贵的生命,仅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就有抗日烈士1713名。

居住在大小兴安岭中的其他少数民族,如达斡尔、鄂伦春、鄂温克、锡伯族等群众,纷纷参加各种抗日团体。就连当时人口总数仅有300多人的赫哲族,也有不少人参加了抗日联军。他们和汉族同胞一道,鏖战于抗日战场。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这是郑律成21岁时为八路军谱写的进行曲。伟大的爱国主义战士郑律成,出生在朝鲜全罗南道州一个贫寒的家庭。 1933年,年仅15岁的郑律成来到中国,进入朝鲜抗日团体义烈团举办的朝鲜革命干部学校学习。抗日战争时期,郑律成谱写出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其中最有名的是《八路军进行曲》,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这首威武雄壮、高亢嘹亮的乐曲,从抗日战争时期到解放战争时期,鼓舞了千百万中华儿女为民族的独立解放走向战场。 2009年,郑律成被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等11个部门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内蒙古:抗战烽火燃遍大草原

自1931年起,内蒙古哲里木科尔沁左翼中旗卓里克图亲王府统领李海山、巡防骑兵统领刘震玉率领的辽北蒙边骑兵,与日本侵略军浴血奋战,牺牲巨大,最后汇于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黑龙江省陆军步兵第二旅旅长、呼伦贝尔警备司令苏炳文组建东北民众救国军与日军奋战,后来一部分撤到苏联境内,一部分边战边退至察北,也加入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1932年,昭乌达盟奈曼旗抗日救国军在周荣久率领下,发动八仙筒抗战,一直战斗到1936年9月。1933年5月,爱国将领冯玉祥在中国共产党协助下组建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联合内蒙古地区的抗日武装,发动著名的察北战役,收复察北重镇多伦等要塞。1936年2月,百灵庙蒙政会保安队官兵在中共西蒙工委的影响下,在日寇扶植德王成立伪蒙政权之际,发动抗日军事暴动,并逐步发展成以中共党员为核心的蒙古族最大的抗日武装。同年8月,日伪军悍然进攻绥远,傅作义将军率国民党绥远驻军迎头痛击,取得绥远抗战的胜利。


大青山抗日.jpg

内蒙古大青山抗日战士


1938年,中共中央为开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派遣八路军120师358旅715团和师直骑兵营一个连组成大青山支队,并由第二战区民族革命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晋察绥边区工作委员会和由太原成成中学爱国师生组成的抗日游击第四支队等约2300余人,在李井泉、姚喆等率领下,挺进绥远敌占区。他们突破大批日伪军的堵截围攻,到达大青山同杨植霖等领导的蒙汉抗日游击队胜利会师。八路军挺进大青山后,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中开展游击战争,转战阴山,在短短4个月时间里,进行一系列重要战斗,粉碎了日军冬季扫荡。同时,八路军还清剿了当时为群众所痛恨的多股土匪,逐步开辟、巩固了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


蒙古族抗日骑兵.jpg

蒙古族抗日骑兵


内蒙古军民在武装抗日的同时,各族各界各阶层群众也掀起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共内蒙古特委、西蒙工委、绥远特委等组织了农民救国会、牧民救国会、绥远反帝大同盟、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绥远队部、绥远牺牲救国同盟会以及绥远妇女会等抗日救亡组织,广泛开展群众性的抗日救亡活动,成为配合全国武装抗日的一条重要战线。


新疆总动员:誓与国人共同奋斗

“新疆虽僻处边陲,抗日救国尤为吾人之素志,枕戈待旦,誓与国人共同奋斗。”这是新疆各民众团体响应全国抗战号召发出的通电,充分表达了新疆各族人民与全国人民团结一心、抗战到底的坚强意志。


新疆各族人民支援抗战集资购买的新式战斗机.jpg

新疆各族人民支援抗战集资购买的新式战斗机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新疆各族人民立即在迪化(今乌鲁木齐)成立民众抗日救国后援会,在各地区设立分会、各县建立抗日救国团体,并组织了商会、妇女协会、学生联合会、工人救国联合会等群众团体。1936年12月,反帝会在新疆发起第一次抗日募捐活动。随后抗日救国后援会也在全疆范围内发起这项活动,短期内即募集新疆币200多万两(货币单位)。从1938年起,抗日救国后援会把募集抗日捐献作为经常性活动。在“一切为着抗战的胜利”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号召下,迪化裕丰隆商号拍卖3天货物,货款全部捐作抗日经费。一位泥水匠在给抗日救国后援会的信中写道:“爱国有心,捐款无力,仅将今天劳作所得省票3500两捐3000两,留500两买两个馕充饥。”短短几句话,反映出新疆劳苦大众对抗战救国大业的万分关切。

1938年11月19日,新疆反帝会成立抗日救国献金运动委员会,发起“全疆3日献金”运动,把抗日募捐活动推向高潮。迪化市内设置献金台,群众纷纷慷慨解囊。一些少数民族同胞还把自己家传或节衣缩食所得的和田挂毯、绸缎衣服以及家中的家禽、粮食、草料等送到献金台。温宿县有位哈萨克族妇女阿提克汗,将其夫生前留下的27个元宝全部捐出。库尔勒的维吾尔族贫民艾沙亲自送子上前线,并称“倘不忠实抗战,宁可不见其面”。新疆著名的舞蹈艺术家康巴尔汗、达瓦孜艺人司迪克·阿西木祖孙等,自发组织抗战捐助义演活动。1939年8月,新疆各族人民用募捐款购买了10架战斗机,命名为“新疆号”,送往前线参加武汉保卫战。1944年,新疆各族民众又掀起了捐献财物购机热潮,共捐献财物购机144架。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苏联是最早援助中国抗战的国家。为解决苏联援华军用物资的运输问题,新疆以最快的速度建起了10个汽车接待站、5个临时航空站。建站费用、公路维修费用、接待费用等,全部由新疆垫付。1937年10月至1939年8月,苏联的援华人员和军用物资,以及中国偿付苏联的物资,基本上是从这条国际交通线通过的。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的援华物资只能改道印度中转,然后由印度到昆明,再由昆明到新疆,最后由新疆转运到内地。新疆各族群众为保障这条运送抗日物资交通线的通畅,也做出了极大努力。


回民支队: 驰骋在华北平原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华北抗日根据地建立过程中,中国共产党组成了数十支回民支队、回民骑兵团等抗日武装。他们在敌后坚持游击战,配合主力部队开辟和巩固抗日根据地,与敌人浴血奋战,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其中以冀中和渤海的回民支队最为著名,马本斋领导的冀中回民支队成为回族人民英勇善战、坚持抗日游击战争的一面英雄旗帜。


这是抗日民族英雄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jpg

抗日民族英雄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


1940年秋,八路军发动了闻名中外的百团大战。回民支队也频频出击,扒毁敌人的交通要道,摧毁日伪军据点和伪政权组织。为拖住石家庄之敌,掩护在沧石路东段的战役行动,马本斋率回民支队突然包围石家庄附近的深泽县城,并展开猛烈攻击。回民支队奋战四昼夜,两度攻入城内,歼敌百人以上,胜利完成策应东线战役任务。

冀中回民支队从其成立到抗战胜利的6年中,转战于冀中平原、冀鲁边区和冀鲁豫地区,以及平汉、津浦铁路沿线,采用游击战、地道战、破交战等战术,巧妙地打击和消灭日寇,历经大小战斗870多次,消灭日伪军36700余人,缴获大批枪炮、弹药和军用物资,战功赫赫。为此,中央军委颁令嘉奖马本斋,毛泽东称其率领的部队为“百战百胜的回民支队” 。

宁夏抗战:浴血贺兰

70年前的抗战,“一寸山河一寸血”。贺兰山下、黄河岸边,也到处回响着宁夏回汉各族儿女的抗日呐喊。

1938年-1942年的绥西战役,是抗日战争时期宁夏人民参与过的一次著名战役。西北回族武装与傅作义的部队密切配合,在今内蒙古临河、五原一带同日伪军多次激战,最终将日军赶出西北,粉碎了其侵占宁夏和西北的企图,有效地牵制了华北日军的力量,捍卫了西北的门户,保障了后方基地与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安全。


1937年,宁夏部分少战团员在排练抗日宣传节目。.jpg

1937年,宁夏部分少战团员在排练抗日宣传节目


绥西战役的胜利,极大地激发了宁夏回汉各族人民的抗日热情,他们以各种方式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宁夏实验小学教师杨文海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秘密组织学生成立西北少年抗日战地服务团,后定名宁夏少年抗日战地服务团,公开进行抗日宣传活动。这个团除组织政治、军事知识学习外,常以办壁板、演讲会和文艺演出等形式分赴宁夏各地向群众宣传抗日形势,揭露日寇罪行。

宁夏各界慰劳抗战委员会则开展了募捐慰问抗战将士和英烈遗属的活动,并利用捐款新建了磴口、石嘴山、平罗、吴忠4所临时战地医院。吴忠回族工商者李凤藻还在自家设立慰劳绥西伤病员接待处。在共产党的抗日救亡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海原、固原的回族农民奔赴边区,组成了西北回族人民的第一支武装力量———回民抗日骑兵团,奋战在抗日战争的疆场。


湘乡儿女:高擎救亡大旗

“七·七”事变后,聚居在武陵山区的土家族、苗族、白族群众,沅江之畔的侗族兄弟,九嶷山间的瑶族同胞,以及散居在湖南各地的回、维吾尔、壮、满等少数民族儿女,热烈响应全民族抗战的号召,积极投身于抗战救亡各项活动之中。


长沙民众支持抗战.jpg

长沙民众支持抗战


早在1935年8月,湘西土家族、苗族、白族等少数民族聚居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军委湘鄂川黔分会就提出了“驱逐日本强盗,收回已失领土”的口号。1938年10月,中共湘西工作委员会在沅陵成立,湘西工委的同志们利用各种身份作掩护,以地下斗争的方式深入各县发动群众,以学校和各种临时组织为阵地,向湘西各族民众宣传党的全面抗战的正确主张。当时在长沙、常德、延安等地学习的湘西各族青年中的许多人加入了党组织,他们回到湘西后成为党在湘西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骨干。

在湘南瑶族、壮族聚居区,一向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各族人民,举起了抗日救亡的大旗。江华县瑶民冯绍异不忍祖国沦亡,竭尽家资,奔走瑶山,散发加入抗战军队书,积极组织抗日力量。1938年底,湖南回族爱国人士刘达三、高生俊等在长沙发起成立中国回教救国会湖南分会。次年春,在邵阳又成立了邵阳分会。该分会从成立至1944年秋邵阳沦陷的5年里,为抗日救亡做了大量工作,还输送了一批又一批回民青年入伍抗战,并组织回民与入侵邵阳的日寇作殊死斗争。维吾尔族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与吕振羽、田汉等知名学者撤退到湘后,也与各族爱国青年一道,在党的领导下,深入群众进行抗日宣传和组织工作。


八桂大地:勇筑抗战模范村

在这场关系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战争中,广西各族群众汇聚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壮、苗、瑶、侗、京、仫佬等10多个少数民族自发组织抗日武装,万众一心,八桂大地到处掀起抗日救亡热潮。

日军对临桂县的广西英勇抗日军恨之入骨,多次扫荡,均被抗日军民迎头痛击。仅在茶洞、龙曲进行的三次战斗中,就打死日军10多名。抗日军在茶洞与日军对峙3个月,进行大小战斗20次,有效地阻止了日寇向该县西部山区的进犯。


广西抗日学生军征途小憩.jpg

广西抗日学生军征途小憩


1944年12月,200余名日伪军乘着满载枪炮弹药的15艘木帆船沿西江从梧州经贵县向横县方向驶去。贵县民众自卫队在西江上游两岸布下战阵,待敌船进入火力范围,立即投入战斗。经过7天的阻击战,击毙日军40余名,缴获帆船5艘,击沉1艘。其余敌船在慌乱中继续逆江而上,被早已严阵以待的横县镇江民众抗日突击队截击,经过4个日夜激战,击毙击伤日军近100人。

柳州、柳江、柳城沦陷后,日军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激起沦陷区人民的无比愤恨。民众纷纷参加抗日自卫队和民军,仅柳城自卫队就有2000多人。这些抗日武装因地制宜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斗争。至今,人们都还记得邕宁八尺区的抗日模范四村——蒋村、四美、新丁、乌兰村。南宁沦陷后,小学教师周忠和几位青年共同发起成立各村自卫队,后改编为有430多人的那莲抗日游击队。他们用土枪土炮武装起来,在各村四周筑起高2米、长数公里的土砖墙,分段建起炮楼和闸口,在闸口处设置路障,家家户户坚壁清野,把粮食、细软埋藏起来,在各村道、闸口布岗设卡。抗日自卫队、游击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与日军展开大小作战不下100次,毙伤日军200多人。抗日民众武装顽强机智、不怕牺牲和拼搏到底的战斗作风,沉重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大长了广西民众的抗日志气。

广西各族人民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组织起来,武装自己,大力配合正规部队,顽强战斗,终于把侵略者赶出了家园,使广西成为日本投降后全国最早光复的省份。


云南军民:艰苦卓绝齐参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尽管云南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却已成为反法西斯战争的前沿阵地之一。当地各族军民积极投入对日作战,有力地抗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为最终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取得中国现代史上反侵略战争的彻底胜利做出了特殊贡献。


抗日战争中修建机场的云南少数民族群众.jpg

抗日战争中修建机场的云南少数民族群众


1937年,日本在卢沟桥点燃全面侵华的战火后,云南省政府当即赞成一致抗日主张,并表示愿意出兵20万组编第60军,支援全国抗战。当年4月,在台儿庄战役中,60军英勇作战,毙伤俘日军达1万多人,给猖狂南犯的日军以最有力的打击。之后,云南又组编第58军和新3军,开赴华东、华中抗日前线,并坚守在湖南、湖北、江西前线抗击日军近8年之久,直到取得最后胜利。以滇军为主力的老3军,抗战爆发后奉调华北战场,他们守卫中条山数年之久,歼敌甚众,军长唐淮源、师长寸性奇等抗日名将英勇献身。与此同时,云南各族人民踊跃参加预备兵员训练,誓作出征部队的坚强后盾。8年抗战中,云南共计征召新兵381593人,加上组成60军的4万多人,云南先后至少把42万各族子弟送上了抗日战线。

具有爱国主义光荣传统的云南各族人民团结抗战,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滇西、滇西南、滇南边境的各少数民族土司、头人等,共赴国难,守土卫国,在千里边疆建立了10多支抗日武装。在干崖(现盈江县新城区),傣族土司刀京版组织了滇西边区自卫军;在盈江西部山区,李扎弄组织了景颇族抗日游击队;在瑞丽山区,景颇等族群众也组织起三户单抗日游击队。地处中越、中老边境的哈尼族、彝族、壮族、苗族、瑶族和汉族群众在日军占领越南、老挝后,曾出动数千民工,在边防线上构筑了183公里的工事。红河哈尼族、彝族也组织了边防游击队,修筑战壕、桥梁、隧道,进行救护、收集情报等工作。

当时,中国沿海交通口岸均被日军所占,地处边疆的云南不仅成为后方重要基地,而且还是对外联络的重要通道。于是,修筑滇缅公路就成了迫切的战略任务。由昆明至畹町的滇缅公路全长近1000公里,为打通这一重要交通线,1937年12月筑路抗日救国运动开始,经过8个月的苦战,1938年8月全线通车。随后,又修筑了畹町到缅甸腊戍180多公里的公路。滇缅公路沿途翻山越岭,经滇西横断山脉,跨越怒江、澜沧江、漾濞江等河流,修筑惠通、功果、漾濞三座大桥和大量涵道,工程十分艰巨。它的建成,创造了世界公路修建史上的奇迹。在滇缅公路修筑过程中,沿线的彝族、白族、傣族、苗族等兄弟民族大力支持,各族群众自备粮食、被服和工具,组成筑路大军,参加人数达30万人之多,最多时每天达20余万人。


藏区人民:抗日卫国责无旁贷

抗日战争时期,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藏族聚居地区虽然远离战区,处在大后方,但当地藏族等各民族同胞仍然以各种形式积极参与保家卫国。藏族同胞的这种参与是多方面的,它既有对抗战在物资上、精神上的援助,又有直接请缨杀敌、应征入伍、前线效力;既有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和列强的英雄人物,还有开辟交通线、向盟军作战前线输送物资的普通民众。如果说八年抗战胜利是中国各族人民以血肉之躯建成的丰碑的话,那么,这一丰碑有藏族人民添的砖、加的土。他们粉碎了日、英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企图,维护了祖国的统一和民族团结,为全民族团结抗战解除了后顾之忧。这也是藏族人民对抗战作出的最大贡献。


抗战中的藏族兄弟.jpg

抗战中的藏族兄弟


抗日战争爆发时,恰好在内地的九世班禅迅速投入到反帝爱国的行列中,不遗余力地宣传抗日。他还以身作则,以实际行动积极捐助抗战前线。当他闻知上海“八·一三”抗战中抗日将士伤亡惨重的消息后,心情十分沉重,立即奉上大洋1000元,并时常为国家平安祈祷,诵经追念为国牺牲的忠魂。在弥留之际,他仍然非常关心祖国的前途和命运,为抗战捐款30000元、购公债30000元并发动行辕全体同仁踊跃捐款汇寄前线,慰劳抗战将士及救济伤兵与难民。在第五世热振活佛的影响下,西藏各寺庙喇嘛也曾多次诵经祈祷中国军队抗战胜利。

九世班禅和第五世热振活佛的抗日爱国举动深深地感染和鼓舞了西藏人民,对西藏社会各界的抗日救亡行动起了十分积极的引导和推动作用。西藏社会各界纷纷行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积极支持抗日。最突出的代表,是康区著名政治活动家格桑次仁和拉卜楞寺著名活佛第五世嘉木祥呼图克图。

1938年,格桑次仁联合在重庆的康藏人士呼图克图、刘曼卿等人发起组织康藏民众抗敌赴难宣传团、西康民众慰劳前线将士代表团,赴各大战区慰劳宣传。他们将在藏区募捐所得的金银首饰、钱币、氆氇等献给国家,并举行慰劳前线官兵的活动。1942年格桑次仁又发动群众和学生,在家乡龙王潭修建了抗战建国纪念塔,激励前方抗日将士奋勇杀敌。


藏族人民的好儿子——肋巴佛.jpg

藏族人民的好儿子——怀来仓·肋巴佛


1942年陇南大旱,民不聊生,饿殍载道,怀来仓·肋巴佛秘密召集各族民众建立饥民团,并决定成立反蒋抗日民族联军。翌年2月,肋巴佛率领临夏、卓尼两县藏、汉、土等各族儿女3000人正式起义,组成西北各民族抗日义勇军,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


海南岛:椰林抗敌

1939年,日寇大举进犯海南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由琼崖工农红军改编的琼崖抗日独立队在潭口一带阻击敌军,极大地鼓舞了各族人民的抗日斗志。随后,独立队又在琼山、文昌毗邻的地方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同年,遵照党中央指示,琼崖特委团结黎、苗等少数民族,发展和壮大抗日力量组建了琼崖独立纵队。接着,独立纵队主力转战澄迈、临高等地建立抗日根据地,粉碎了日军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多次扫荡。到抗战胜利前夕,琼崖纵队已发展到5个支队、1个大队,共7000多人,解放了海南岛五分之三的地区,在17个县建立起各级抗日 民主政权。


琼崖纵队出发袭击敌人.jpg

海南的琼崖纵队


抗战中后期,在海南岛西南部沿海还活跃着一支“没有穿军服的海军”———昌感崖联县经济队,他们在海上、陆地神出鬼没,专门打击没收日伪经济物资,被誉为“抗战海上轻骑兵”。从1942年底到抗战结束,这支小小的经济队,在海面上和沿海地区,坚持与敌人周旋斗争,有力地支援了昌感崖地区的抗日斗争。

琼崖军民顽强抗战,不断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的大量兵力,减轻了日本侵略军对东南亚各国和太平洋地区盟军的压力,有力地支援和配合了东南亚各国人民反对日本法西斯侵略的正义战争和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对日作战,为太平洋地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


台湾同胞:浴血抗倭勇争先

“七·七事变”打响了中国全民族抗战的第一枪。而在中国近代史上,最先反抗日本殖民行径的是台湾省各族民众。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日,就是台湾人民坚决奋起抗争日本军国主义的开始。闽南人、客家人和其他少数民族都长期坚持抗日,包括早期的武装抗日行动、中期的非武装文化思潮抗争,更包括“七·七事变”后许多台湾同胞赴大陆直接投身抗日战争。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不屈不挠地坚持抗日。


台湾雾社起义中的赛德克族人.jpg

台湾雾社起义中的赛德克人


就在《马关条约》签订后,以刘永福、丘逢甲为首的抗日人士组织台湾各地的义军,率领全岛人民展开英勇的武装反割台斗争。众多义军中,规模最大、最为著名的是由徐骧、吴汤兴、姜绍祖所领导的三支队伍,从1895年到1902年连续进行了长达7年的武装斗争。1937年,随着全国抗日战争的爆发,台湾青少年在著名政治活动家李友邦的带领下,成立台湾义勇队和台湾青年团,与大陆军民团结一致从事抗日斗争。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部悲壮的爱国主义史诗。

在台湾各族人民反日殖民的斗争中,台湾原住民抗日史上感天地泣鬼神的当属雾社起义。

雾社位于台湾中部埔里的东方,靠近日月潭。这里住着属于台湾十多个部落原住民中的泰雅人。日本殖民者镇压了台湾的抗日武装,在平地建立起统治后,又解除了山地部落人的武装,企图掠夺其赖以生存的山地,把他们当作廉价劳工。1930年10月的一天,泰雅人聚集地雾社的首领莫那鲁道与日本警察吉村发生冲突。恼羞成怒的吉村借口莫那鲁道要造反,扬言要处死他和族人们。这一消息传出,长期受到压迫的雾社族群,在莫那鲁道的带领下率领300名族人起义,拉开了台湾原住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序幕。 雾社起义虽被镇压,但台湾各族人民的抗日斗争从未停止,直到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之日,台湾宝岛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让历史告诉未来:作为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中国各民族人民,齐心合力,共赴国难,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伟大的抗战精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

与此同时,中国少数民族为抗日战争全面胜利作出的重要贡献、付出的巨大牺牲、建立的卓越功勋,也深刻地昭示:中华民族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各民族只有把自己的命运同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连接在一起,才有前途,才有希望!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万岁!

中华民族大团结万岁!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