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黄土之上
清真寺
2015-09-21 08:04 作者:李进祥 来源:

李进祥,回族,宁夏同心人,1968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夏文学院签约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著有长篇小说《孤独成双》、《两世吉庆》和短篇小说集《换水》、《女人的河》及法文版小说集《穷人的忧伤》、《女人的河》(与石舒清合集)、阿文版小说集《阿依舍的河》等。先后有多篇小说入选《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全国年度选本、年度小说排行榜等。多篇小说获奖,多篇作品被译为法文、希腊文等。现任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



 

   

清真寺是回族聚居的标志。

我小时候,村里却没有清真寺。我家门前有个高土台子,高约一丈,宽三丈,长有七八丈。村里人叫它寺台子,据说台子上曾经有过清真寺。解放前,村里人盖了座清真寺,后来因为得罪了邻村的一个地主,地主带人把清真寺给拆掉了。解放后,村里人又集资,在原址上盖起清真寺,到破四旧的时候,又给拆掉了,只剩下个土台子。

父亲把台子上能用的砖瓦都收拾起来,堆在我家的一个墙角里,把台子铲平、扫干净了,做了集雨的水场子。寺台子是用夯土筑起来的,非常结实紧密,下雨不渗水。有点小雨就积水,雨水汇集起来,都流进我家的水窖里了。那些年,我家的水窖里总是比别人家的水多些。遇到干旱的时候,别人家没水了,就到我家来借水。我们那一带缺水,粮食可以借人,水一般不借。但不管是谁来借水,父亲都会借给,也不讨还。父亲说,清真寺上的东西,谁也不能独占,谁要是占了,永世都还不清。堆在我家墙角里的砖瓦,父亲也不让我们动,尤其不能在上面撒尿,说等再盖清真寺的时候,还用得上。父亲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一直盼着村里再能盖起清真寺。

到我上初中的时候,包产到户了,宗教政策也放宽允许盖清真寺了,但那会儿,谁家里都没有多余的钱粮,没法集资盖清真寺。正好,大队部空闲下来,就把几间房清理出来,做了临时的清真寺。请来个阿訇,领着大人做礼拜,教着娃娃们念经。刚改革开放那几年,村里好多娃娃不上学了,都到清真寺里念经。父亲却没有叫我退学念经,只是在寒暑假让我到清真寺去学经。学过一个阶段,我知道了宗教上的一些常识,也才知道了清真寺的作用。

清真寺是聚礼的地方,每天五时的礼拜,每周一个主麻日,每年两个尔代节,回族信教群众都要聚到清真寺做礼拜。清真寺也是个交流信息、商议事情的地方,村里每天发生的家长里短一些小事、关乎全村的大事,都要在这里交流和商议。人与人之间,人的灵魂与永恒的天国之间,都需要对话的途径,清真寺就是这样一个通道。

村里的清真寺,直到我上师范时才盖起来。大概是怕重蹈覆辙吧,这次没有盖在我家门前的台子上,而是另选了地方。全用的是新椽檩条、新砖新瓦,父亲保存的那些砖瓦也没用上。

看护的台子、保存的砖瓦都没用上,父亲大概有些失望,但村里盖起了清真寺,他还是很高兴,每天五时都到寺里去做礼拜。我假期回来也去看。三间大殿,两间厢房,就是起脊瓦房,没啥特别的,大殿里面空空的。我那时候,从书本上学到一些,知道每个宗教都有自己的寺院,佛教有庙宇、道教有道观、基督教有教堂、伊斯兰教有清真寺。佛庙里有神佛菩萨,道观里有老君神仙,泥塑的也好,金身的也罢,都在接受凡夫的焚香膜拜。基督教的教堂里要简约一些,但至少有耶酥受难的十字架,还有一些色彩绚丽的壁画。

村上的人口越来越多,清真寺还是显得小了。我每次回老家过开斋节,村里人都到清真寺去做礼拜,大殿里满了,有的人只能跪在外面。这几年,村里年轻人大多到城里去打工了,清真寺里做礼拜的人也少了。但村里人还是觉得清真寺小了、旧了,想着再次翻建。这一回,村里人手头都宽裕了,除按人头集资之外,还有很多人主动舍散(阿拉伯语,意为捐献)。70多岁的父亲也把毕生的积蓄几乎都舍散了。

筹集到的钱多,清真寺很快就建成了。新清真寺是阿拉伯风格的建筑,四角是高耸的邦克楼,非常漂亮,和村里人家新盖的红砖大瓦房也很般配。我今年回老家看了,心里生出一些感慨。清真寺不仅是回族聚居的标志,也是回族人生活变化的见证。

往返的路上,我也看到,很多回族村庄都建起了新的清真寺,有阿拉伯式的,也有中国古建筑式的,高高擎起的月牙儿,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