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岁月轶事
善哉德格(二)
2015-09-21 08:09 作者:牛颂 来源:


牛颂,满族,早年参军从事新闻和理论研究工作。专业后曾任北京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宗教事务局副局长,北京雍和宫藏传佛教艺术博物馆馆长,北京民族电影展创始人,并任历届组委会主席。从事民族题材电影、电视剧策划、监制工作至今。





2006年仲夏,德格印经院进京举办文化展示活动。作为活动的总策划人,我在致辞中说:18世纪初叶,创建德格印经院的土司及藏民们,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以宽广的胸怀、执着的信仰,将藏族的文化及雪域藏区各个教派的著作刊刻成版,印成书籍完整保存下来。这是一个举世无双的创举,体现了藏民族特别是德格人的聪明睿智。佛在经藏中说到:最后五百年时,佛将化入经书文字,那时请把经书文字当成佛之存世。德格藏民们正是自觉自愿地承担起这个神圣的责任,使佛法传承、文明接续⋯⋯泽旺吉美活佛听完致辞后双手合十,不断地为德格祝福,为这次活动的圆满举办祈福。他还以德格印经院院长的名义正式邀请我,一定要在最好的季节8月去一趟德格,他的全家都欢迎我去。

如活佛所嘱,我于8月底踏上前往德格的旅程。我与泽旺吉美活佛相识于他在北京求学期间,那时他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和北京大学的学习进修已有7年之久。他利用在北京的机会到尽可能多的政府机关去游说,为德格印经院的修缮争取资金,为德格的印刷术、造纸术的保护争取支持。我也从雍和宫的来访者中找出美国、意大利、以色列、瑞典的几个文化保护基金,争取他们的资助。

德格藏纸是用当地一种叫瑞香狼毒的野生植物制造的。瑞香狼毒因根须含微毒,因此造出的纸张具有防虫蛀、久藏不腐的功能,同时在印成经书后还有阅读时明目养眼的功效。泽旺吉美活佛四处求助,就是为了让这种古老的造纸术在德格延续下去,并开发这种藏纸的多种用途,让这种古老的民族工艺永远为人类造福。那时我曾想,如有可能,拿这种纸做学生的课本就太好啦!可惜瑞香狼毒这种富有诗意的草本植物,只生长在高寒地区的草原上,不可多得。

到德格县的第二天,在泽旺吉美活佛的陪同下,我朝拜了印经院这座“伟大的图书馆”。这是一座集寺庙和德格民居风格为一体的四合院天井式建筑,其功能也是集印版文物储存、印刷装订等生产作坊和宗教殿堂多功能的场所。到了这座古建筑中,你可以近距离接触1千多平方米的古代唐卡壁画,感受那22.8万块经版所产生的殊胜气场。泽旺吉美活佛特别向我介绍了他的镇院之宝《般若八千颂》,这是用藏文、梵文、乌尔都文(活佛称其为咒文)等多种文字刻制的,乃藏传佛教经典中唯一的也是最古老的版本。知识渊博的活佛向我介绍说:“佛法的核心是智慧,佛的八万四千法归根结底的一法是体悟这个智慧的般若波罗蜜多。智慧是主法,其余是方便之法。《般若八千颂》被称为藏传佛教所有法的法母、法的来源,是法的大海、法的如意宝,是三世佛祖菩萨讲的所有法的精髓。而德格印经院的这部《般若八千颂》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传世宝藏,是经典中的珍宝,是德格印经院的作为宝库的最好证明。”

当我触摸到这样一块经版时,内心涌起一种悲天悯人的感动,周身洋溢着婴儿寻找母亲气息时的那样一种温暖。接着,活佛还向我介绍了在印度早已失传的《印度佛教源流》,中国早期藏医学名著《四部医典》等等。这些都是研究佛教、医学的最古老的唯一珍藏本。此时我想起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先生的一段评论:“仅从学术研究这一角度来看,德格印经院就涵括有人类学、民族学、宗教学、历史学、东方学、藏学、医学、文学、美学以及艺术、绘画、文物、考古、科技等等丰富而深刻的内容。走进它,我们就是走进了一座文化宝库,就是打开了一部文化大典。”

第二天,我拜访了活佛的家。车在盘山路上停下来,活佛是特意让我从高远处看看他家的“大象饮水”的地形。这是金沙江畔的一个小“三角洲”,活佛家所在的山坡地,正如一只大象的鼻子伸入江水之中,可谓地灵人杰啊!到活佛家里时,他的母亲和姐姐正在参加法事活动,母亲让我品尝了她亲手制作的康巴美食,其中有一种牛肉馅小包子,其香无比。而做法事的僧人则按活佛的要求,到江边为我拣回一堆五颜六色的金沙江石。拜访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当活佛离开时,他让我走近路回到公路,他则专门走远路绕行。事后我才领悟,这是作为儿子和弟弟的活佛专门绕行上公路,来使母亲和姐姐送行时能和他多相处一会儿。正如他所说:一滴水可映出大千世界。

“德格”其本意为“四部十善”,有着善草、善水、善石、善木、善天、善地、善人、善神⋯⋯我虔诚祝愿:仁者无敌、善行天下,德格一定会走得更好、更远⋯⋯

善哉德格!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