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看点 > 广西大庆
花山岩画
本刊记者 2019-05-07 06:24

 2016年7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0届会议上,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与湖北神农架一起入选《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9处和第50处世界遗产,实现了中国岩画申遗、广西世界文化遗产两个“零的突破”。


1.jpg

          花山岩画

 

“花山”壮语称为“岜莱”,意为“有画的山”,位于崇左市宁明县、龙州县、江州区及扶绥县境内,由岩画密集分布的、最具代表性的三个文化景观区域组成,包含蜿蜒200公里的左江沿岸的38个岩画点、109处岩画、4050个图像,是目前为止全国发现的单体最大、内容最丰富、保存最完好的一处岩画。其地点分布之广、作画难度之大、画面之雄伟壮观,为国内外罕见,具有很强的艺术内涵和重要的考古科研价值。


 花山岩画描绘的是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2世纪之间的700 年间,生息繁衍于此的壮族先人古骆越人的生活面貌。他们以大江转弯处的陡峭崖壁为画板,涂绘了巨大的赭红色图案记录自己的祭祀舞蹈场景。岩画的图像大致可归纳为人物、典型器物、动物三大类,以人像为主。人像一般作正面、侧身两种姿势,多为举手屈膝的半蹲姿势,辅以马、狗、铜鼓、刀、太阳等图像。


 在此之后,这批骆越人不知何往,持续700年的岩画创作也戛然而止,只有这岩石上的密集图案讲述着那曾经极其繁荣、富有活力的天人沟通的独特追求。


 事实上,中国的岩画在黑龙江、内蒙古、甘肃、新疆、西藏、广西、云南、贵州、四川及江苏等地都有大量发现,但花山岩画却让世界遗产委员会印象最为深刻,原因就在于花山岩画绝大部分都选在临江或江水拐弯处巨大的崖壁上,画幅倒映在江中,再加上河流沿岸平坦开放的台地,共同构成一幅“自然与人的共同作品”,这在世界范围内非常少见。更为难得的是,这些岩画的周围环境至今保存完好,人为破坏和干扰的因素极少,青山环绕着绿水,绿水如丝带一般维系着丛丛直立的峭壁,人在水中行如在画中游,极具观赏价值。


 然而,就是这样一处世界级的自然遗产,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养在深闺人不识”。能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的一员,“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走过一条漫长的申遗之路。


 早在1999年,宁明县就每年从并不宽裕的财政中拨出200万元经费,用于花山岩画保护工作。2003年,自治区在全区文化遗存中筛选一批重点项目,花山岩画名列其中,并完成了首个申遗文本,正式启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2004年11月,花山岩画第一次被列入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进入排队备选阶段。2006年12月,花山岩画进入国家文物局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重设目录,第二次进入申遗队伍。2012年11月,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再次入榜国家文物局更新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正式开始编制申遗文本。


 2015年1月,左江花山岩画被确认为2016年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自治区文化厅主动担当、积极作为,实时跟踪指导花山申遗工作,对申遗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会商给予及时解决。崇左市各相关部门协调推进,着力抓好环境整治、基础设施建设等各项工作。宁明县委、县政府连年举办花山国际文化节(周)、“三月三骆越王节”“九月九骆越感恩节”等系列文化活动,通过骆越始祖公祭大典、民俗风光摄影展、壮族山歌擂台赛等民族民俗活动展现花山文化魅力,弘扬花山文化品质。


2.jpg

           中新社  黄艳梅/摄

 

申遗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经过2000多年的自然、地质环境变动及人类活动等因素的影响,左江花山岩画出现了诸如岩体脱离、开裂,颜料风化、褪色等多种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岩石的风化开裂,不少区域的图案已经呈鳞片状,随时都有剥落的可能。如果再不加以保护,岩画一旦脱落,便会导致岩画毁灭,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目前,岩画保护仍是一项世界性难题。随着花山岩画保护工程的启动,一系列护“花”行动紧锣密鼓地推进,保护工作主要采取了日常巡视与监测、岩体加固、生态环境保护、灾害防治、风险防范、制定专项保护法规、社会协调等措施,并采取了以宁明花山岩画为先导和重点的保护策略,逐步探索左江花山岩画的科学保护之路。


 2009年3月至今,自治区陆续完成三期宁明花山岩画岩体修复保护工程,对多处危岩体进行加固,维持岩画现有的空间状态,确保开裂岩体的安全稳定。宁明花山岩画开裂岩石抢救性加固工程,不仅有效保护了花山岩画,更为中国南方涂绘类岩画的保护,探明了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子,被称为是一个创造性的、堪称岩画保护领域里的典范工程。2012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左江岩画保护办法》正式施行,左江花山岩画获得了法律保护。在花山岩画最为集中的宁明县,每年都会开展声势浩大的花山岩画保护宣传和教育活动,对全县干部职工、学校师生、驻军官兵、居民群众大力宣传有关法规条例,营造了全县上下人人参与、个个支持花山岩画保护和申遗的社会氛围。在岩画核心景区内的工业、旅游项目方面,对有可能影响岩画保护的项目坚决予以撤除。现在,花山岩画已开展16个保护工程项目和课题研究项目,探索出一条岩画抢救性保护和长期治理相结合的新路子。


 漫漫申遗路,终于圆梦花山。“申遗成功是新的起点而非终点。今后,我们将以世界文化遗产的标准和要求,全面加强保护管理和利用工作。”自治区文化厅厅长如是说。


 阳光普照,花开漫山。2000多年岁月逝去,骆越先民的后裔依然生活在花山脚下,他们遵循祖先习俗,面对岩画,祈福风调雨顺,人与自然的对话仍将延续……


(责编:江凌)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