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教育是送给孩子的最好礼物

1.jpg

2.jpg

3.jpg

         本文作者和家人在一起


1978年,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清水河镇的一个农家小院里,我和双胞胎弟弟出生了,此时我们家已经有了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我的父亲是退役军人,母亲是县城中学的老师,都是塔塔尔族。


我们塔塔尔族是新疆13个世居民族之一。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的塔塔尔族共有3556人,主要散居在新疆天山北部,其中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乌鲁木齐等地人数较多。


塔塔尔族非常重视教育,不少人接受过高学历教育,文盲率很低。听老人们说,上世纪新疆不少学校在创办时,就有塔塔尔族参与或在校任教。尤其难得的是,新中国成立后,母亲和她的7个兄弟姐妹全部考上了大学。


我的父母同样非常重视对五个子女的教育。我出生时,父亲在县城的拖拉机厂工作,每个月工资28元,母亲每月工资42元。他们用微薄的收入养育了我们,生活十分艰辛。但为了能让我们接受更好的教育,在我5岁时,父母决定举家迁往伊宁市。


初到伊宁市,没有住处,父母在伊宁市十户街临时租了一个小院子。母亲的新工作是在伊犁第二师范学校即现伊犁职业中专(师范)学校当老师,父亲则在学校保卫处工作。那时,哥哥姐姐们读小学,我和弟弟也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父母的工资收入不足以维持全家人的开销。为此,勤劳的父亲在工作之余养牲畜和家禽以补贴家用,


在我幼年的记忆里,家门前的路非常窄,坑坑洼洼,也没有路灯,一到雨天,路上全是湿滑的稀泥,害得我常常摔跤。每天早晨,父亲和母亲各骑一辆自行车,载着我和弟弟去学校。


那个年代,城市里还没有公交车,自行车是各家各户主要的交通工具。因为家里孩子多,父母每天上班前的时间只够把我和弟弟送去幼儿园,哥哥姐姐要自己走路上下学,风里来雨里去。


当时,父母工作单位的办学场所是租用的,时常搬家。为方便上下班,仅在我上幼儿园期间,我们就搬了三次家。1986年,我读小学一年级时,省吃俭用的父母在学校对面买了四分地,在几个叔叔的帮助下,我们家盖起了三间平房。房子都是土打墙,狭小的院子里养着马、牛、羊。尽管如此,一家人都开心极了,我们终于在伊宁市有了自己的房子。


上世纪90年代,伊宁市有了公交车,每张月票3元。比起哥哥姐姐上小学的时候,我跟弟弟幸福了许多。在刮风下雨、寒冬飘雪的日子,公交车让我们的出行变得十分便利。


我读小学期间,母亲工作的学校又一次搬了家,新的校址距家七八公里,母亲每天起早贪黑骑自行车上下班,回家还要照顾我们,非常辛苦。我们兄妹五人已经到了可以帮家里分担家务的年纪,每天放学回家后,大家都会接到父母的“派工”:姐姐们负责做饭,哥哥喂牛羊,我和弟弟打扫屋子、倒垃圾。


那时,家里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我们一家人却很温馨。父母从不打骂孩子,而是注重沟通,特别温柔。每次我们犯了错,母亲都会选家里没人时,或者把我们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跟我们谈话,从不当众批评我们。父母的言传身教,深深影响了我和兄弟姐妹。


在我们家,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孩子们的作业得了100分就可以得到1角钱的奖励。每个周日的晚上,父亲忙完一天的工作,就会坐在炕前,让我们把各自的作业本拿出来,兑现奖励。那是我们最期待、最快乐的时光。


母亲是孩子最早的启蒙老师。我的母亲不但工作出色,在生活中也是一把好手。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买不起衣服,我们兄妹们的衣服、裤子、帽子、手套,全是母亲手工裁制的。学校的老师经常问我们:“这么漂亮的衣服在哪买的呀?”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特别骄傲。


塔塔尔族非常爱干净整洁,母亲总在孩子们入睡后开始清洗一家人的脏衣服。有时我睡到半夜醒来,迷迷糊糊地看到母亲还在干活。尽管如此,母亲白天上班却从不迟到、早退,尽心尽责教育学生,备受尊敬。那时,我们就在想,要是有一个可以帮助母亲洗衣服的机器就好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家里终于有了第一台洗衣机,将母亲从繁重的洗衣劳动中解放了出来。


塔塔尔族的传统饮食十分丰富,据说有近百种制作方法。在这些美食中,糕点是最典型的代表。似乎每个塔塔尔族妇女对糕点制作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我的母亲也不例外。


4.jpg

        作者亲手做的塔塔尔族糕点


小时候,家里的吃食都是母亲亲手做的。面粉、奶酪、蜂蜜、牛奶、果酱等配料,经过母亲的巧手,成了一道道味道独特、甜美的点心,调剂着我们单调的生活。而这一丝丝甜蜜伴随着我成长,成为我记忆中抹不去的味道。


塔塔尔族除了纳吾肉孜节、肉孜节和古尔邦节之外,每年还过撒班节(也称犁头节、犁铧节)。这是我们特有的传统节日,旨在纪念新式犁——“撒班”的发明。一年一度的撒班节通常在春耕后的农忙时节举行,没有固定的日期,是人们期盼秋季好收成的重大节庆活动。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中时的一次撒班节。那时,家家户户的生活条件正在逐渐好起来,一点也不愁吃穿了。虽说正值农忙,但伊犁各地的塔塔尔族却纷纷赶到伊宁市,在某户人家的大院子里,身穿节日盛装的男女老少围坐在一起,品尝各家带来的美食,伴着手风琴优美的旋律翩翩起舞。如今,这个别具特色的节日吸引了许多国内外的游客。


1998年,我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我来到母亲工作过的学校实习,并留校任教。2005年,我嫁给了我的丈夫,一个维吾尔族的好青年。随着我们兄妹几人陆续成家,这个大家庭的幸福生活也拉开了帷幕。本以为父母可以颐养天年了,可谁知2006年父亲因心肌梗塞过世,我们的遗憾就这样永远留下了。


一转眼,我今年已经40岁了。作为改革开放的同龄人、亲历者,我亲眼看到在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下,新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家乡伊犁,还是自治区其他各地,城镇到处有高楼林立,乡村牧区绿水青山,天山南北公路、铁路纵横,各族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改善。如今,我和塔塔尔族同胞们都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户户通天然气,家家有无线网络,出门有私家车,生活十分便利。母亲退休后每个月有4000多元的退休工资,正在安享晚年。 


如今,每当我走进教室给孩子们上课时,常常会回想起自己的小时候。当时因为教室有限,学生通常要上下午轮换在教室里学习,桌椅不够就倚在墙边上课。今昔对比,总令我感慨万分。我为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感到骄傲!为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感到自豪!



(伊犁日报记者吴琼采访整理   责编 龙慧蕊)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