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黄河岸 好日子过了个美了
2018-12-29 05:02 作者:马祖伟(保安族)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1.jpg

本文作者


“大雪呀纷飞的三九天,苦难人走了个路远;穷苦的日子熬不完,活剥了尕妹的心肝。我送我的阿哥到黄河沿,眼看着上了个渡船,哭下的眼泪和成面,给阿哥烙上个盘缠(干粮)”。这首荡气回肠、千转百回的保安族传统花儿,一直在我记忆的深处回荡。


我的童年时代,国家正处在“文革”时期。上小学一年级坐的凳子是石头,三九严寒,屁股冻得没感觉。只有个别家境相对较好的学生才能穿上棉衣棉裤,大部分孩子穿着单簿,光脚丫上套着—双破旧的解放胶鞋,手上的冻疮肿得像馒头,伤口时常流脓流血。


40年前,保安山庄迈出每一步都如此艰难。背负无尽的贫穷,眼望着群山,上山砍柴成了养家糊口的唯一出路。从此,我成了险峻的大墩峡、崔家峡、大山庄峡的常客。


那场春雨,来的太晚。改革开放的春雷,我们期盼了太久。


土地承包制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每一寸土地都得到了充分利用。纯朴的保安族村民,从此解决了温饱问题。


40年,保安山庄如凤凰涅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爹娘的胸膛不再挺拔,但眉宇间却露出了喜悦。红砖碧瓦、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不再是神话。滚滚的麦田里,宽敞的大瓦房里,漂亮的小轿车里,处处洋溢着母亲舒心的笑。


2013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踏着泥泞崎岖的山路,来到当时全国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之一——甘肃积石山县,走进了保安山庄。坐在老百姓的热炕头上,他拉着村民布满老茧的手,满含深情地说:老人家你受苦受穷了,我这次来,就是要深入最贫困的群众家里了解老百姓的实际情况,掌握第一手真实资料,回去后向党中央汇报,制定切实可行的扶贫政策,造福百姓。请你们放心,党和政府不会忘记你们,一定想办法帮扶你们早日摆脱贫困,走向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我还会再来看望大家的。


2015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再次来到积石山县调研。他走进百姓家宽敞明亮的新家,看到村里一排排养殖温棚里肥壮的牛羊,听到幼儿园里传来的悦耳动听的儿歌,看到敬老院里玩着扑克、下着象棋、跳着广场舞悠然自得的老人们……目睹眼前这一切,汪洋副总理高兴地笑了。


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力度培养少数民族文学新人,扶持人口较少民族文学。2015年6月,我收到了鲁迅文学院第十八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的通知书。我是在父母亲慈祥而深沉的目光里怀揣着文学的梦想,一步步走上文学创作之路的。如今,虽然他们长眠于故土,但我仍能感觉到他们来自天堂的微笑。


在中日韩东亚文学论坛现场,我见到了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等文学大家,以及日本、韩国的著名作家。此次论坛共有30多位中日韩三国作家参加,主题为现实生活与创作灵感。客观地讲,有些深奥的理论我不可能一下子消化掉,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作为一名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保安族作家,能够参加这样一个高规格的文学论坛,不也是体现了民族的发展进步和荣耀!


近年来,以马少青、马世仁、马尚文、马沛霆、马学武等为代表的保安族作家对本民族历史记忆和文化经验的动情观照,对人与自然深层关系的虔敬思考,对时代特色和社会生活的别致描摹,对人类共同理想、尊严和美德的坚定守望,都成为了一道美丽风景。


记得著名诗人艾青写到: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我的故乡,一杯雪水足以醉倒万里尘沙。曾经,古丝绸之路上有驼铃的悠远、“花儿”的情思、彩陶的眷恋……如今,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时代背景下,我的故乡,正在以另一种姿态,勇立潮头。空旷的保安山庄,又传来悠扬的“花儿”:“改革开放40年,好日子过了个美了”……


(责编  江凌)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