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相约在家乡的八月里
2018-12-29 04:46 作者:娜仁托娅(鄂温克族)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1.jpg

                                                本文作者


这些日子,总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亲友们纷纷晒出家乡的蓝天、白云、草原和丛林中采回的山珍。照片中棉絮般的云朵在天空中漂浮,仿佛站在小丘上掂起脚就能碰到头。几场雨后,家乡的草原立刻被浅蓝、玫红、黄、白、紫等各色小野花妆点上了,带露的草尖和花朵显得娇美无比……这让我有了一种回家的冲动。


2.jpg



家乡今年风调雨顺。


人们都说这是今年的旗庆迎来的好兆头。


无怪乎家乡人都如此兴奋和高调,因为一连几年的干旱,河水断流,草木干枯,乡亲们愁眉不展。去年我因出差回到家乡,顺路去了趟兴安岭森林,脚下的土地干硬,草头打蔫。盛夏时节,过早落下的树叶踩在脚下发出“咔咔”的声音,让人心疼。


今年初春,终于喜迎甘霖。久旱的森林和草原顿时绿意盎然,充盈的雨水使河流恢复了生机。家乡的人们难掩喜悦之情,纷纷拿出手机拍摄和分享草原上的美景、那达慕活动,让人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们心中的喜悦。


3.jpg

         水草丰茂的伊敏河畔·鄂温克人的家园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鄂温克族自治旗成立60周年。5月,迎接鄂温克族自治旗成立60周年绘画摄影展在首府巴彦托海镇举办。远近的鄂温克人闻讯,纷纷身着盛装前去观展,成为展览会上的又一道风景。


我和好友相约,去观看展览。那些摄影作品从黑白到高清彩色,展现了鄂温克族从建旗早期较为单一的狩猎、畜牧业经济到如今现代化风貌的变迁。看着图片中熟悉的人和风景,我们都不禁欣喜和感叹。与以往的信息闭塞和交通不便相比,短短几十年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时,好友惊喜地对我说:“快看!这不是咱们小镇的航拍图么?”


“对啊!你看,这里正是我的家呀!”我指着一群楼房惊叹道。


这个航拍图标注时间为2010年,是内蒙古著名航拍专家诺敏自驾小飞机用哈苏相机俯拍的作品。


好友兴奋不已,她高兴地数着我们小镇的大马路、二马路、电影院、旗政府办公楼、海兰察公园、街心公园,还找寻着她的家……


现在就连我们的小镇都有了好几个公园。夏季,人们到公园的树林中纳凉,孩子们在小广场上滑旱冰;冬季,人们在公园里散步、溜冰。


街心公园取代了小镇曾经的供销社,过去它被称为“大商店”,在小镇70后、80后心中都留下过深刻的回忆。每次回到家乡路过街心公园时,我都会有产生一丝爱恨交织的感觉,只因它替代了我心目中亲切的“大商店”。


记忆中的大商店门头很高,有点仿石头墙的风格,墙最高处的正中间是一个突出的红五角星,两边分写着“发展经济,保障供给”八个大字。对于当时年幼的我,这里是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因为里面有太多的味道令我着迷。一进门,酱油、醋、白酒的味道扑鼻而来;柜台里摆放着香软甜糯的糕点,还有爷爷爱吃的洒了白砂糖的鞋垫状点心。妈妈每次都会买铁罐装烧鸡分别带给姥姥和爷爷,年幼的我虽然也很想尝尝,但心里一直误认为那是人老了才能吃的东西。


大人去大商店,我就跟着。他们买东西的时候,我常顺着玻璃柜台用眼睛将所有商品“品尝”一遍,不知不觉地远离了大人的视线。当然,很快又会被他们大声呵斥回来。大商店里有各种各样的好东西,它就是传说中的“宝库”,让我永远看不够。


大商店里有做衣裤的深色布料,也有花布和做袍子用的素色布,姥姥对这些布都爱不释手。她腿脚不好,却拄着拐棍在卖布的栏柜前反复挑选。售货员阿姨用木尺子一量,扁平的粉笔一画,再剪一小口,“嘶”地扯下来叠好递给姥姥。她就心满意足地将它夹在腋下,拄着拐杖,拖着弯曲的老腿慢慢地走回家。


姥姥的大半辈子都是在森林和草原度过的,经历过无数严寒酷暑。后来舅舅在小镇安家后,她才成为小镇的一员。姥姥的弟妹来舅舅家看望姥姥,很羡慕姥姥享了福,特别佩服她还能说出《新闻联播》里国家领导人的名字。


姥姥特别会讲故事,小时候我经常看到她身边常常聚着一堆人,在听她用颠三倒四的汉语讲故事。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我在黑暗中看着她时明时暗的长烟袋头,听着故事慢慢进入梦乡。姥姥曾对我说,很想去看看北京天安门。长大后,我经常后悔没来得及帮她实现这个愿望。


我和好友还在老照片里看到了早年举办旗庆的主席台,那是一座白色的二层建筑,伫立在小镇南端很多年了,一直是小镇的重要地标。人们风尘仆仆地从林区回到小镇,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它。


主席台周围长着高高的马兰花,上小学时我和表弟们经常去那里玩。他们捉蝈蝈,我坐在花中编马兰。他们根本看不到我,要他们说对暗号,我才肯现身。我们还曾越过围栏爬上主席台,眺望远方的蓝天、白云和青山。如今那里已被宽敞的外环路和一个五星级酒店所替代,一个国际化的赛马场也已在小镇东边安了家。


我有一张自治旗30周年大庆时的照片,远处的背景是正在举办庆典的主席台,我和两个表弟还蹲在马兰花前合了影。微微发黄的相片,总让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我与好友在展览中继续穿行,就像在时光中行走。这一幅幅照片承载的是一个民族、一段岁月的记忆啊。与好友分别时,我们相约,明年还在家乡最美的八月里,一起去森林采野果、喝山泉,去草原上看白云、喝奶茶……



(责编  龙慧蕊)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