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景颇寨,那浓浓的乡愁

1.jpg

本文作者


我的家乡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太平镇龙盆村,一条公路穿寨而过。从村子里乘车,向西行驶30分钟到达昔马镇,再步行几分钟就到了中缅边境线。


小时候,爷爷常对我说:“如果没有共产党,我们景颇人不知道还要走多少夜路,不知道还要受多少罪。”解放前,景颇族人过着只知道有山官,不知道什么是政府的生活。那时人们吃盐要到缅甸才能买到,奶奶从离家最近的弄璋街出发,坐竹筏渡过大盈江,赶街到缅甸朵鹏街,来回要三四天。夏天遇到江水汹涌,无法过江,就无法去赶街了。


爷爷和奶奶虽然没上过学,但都学过景颇文。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年,我的父亲出生,他是家里的长子。父亲小学刚毕业,“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他没有继续上学,而是到大队参加了工作,后来又被推荐到云南民族学院读书,毕业后分配到县教育局工作。父亲和寨子里的人一样,也穿补丁裤,只是他更爱干净。


1977年,我上小学那年,学校开始开办初中,从小学一至五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一共6个班,学生中有汉族、景颇族和傈僳族,其中景颇族学生最多。记得当时我们都穿补丁衣裤,如果有谁穿了新衣服,大家就合伙“欺负”他。


那时父亲每两周或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母亲农忙时也要到坝子参加生产队劳动,农闲时才回来。爷爷则是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去山里打猎,扛一根干木头回来,一端栓着猪草、野菜或是鸡枞,晚饭后他就编花篮,我们都睡了他还在编。花篮一部分留给家人用,一部分卖出去。最忙碌的是奶奶,除了到生产队挣工分,还要到昔马街、太平街、蛮允街去赶街,有时候也去县城的平原街,还去缅甸的朵鹏街。赶街那一天,奶奶煮好了早饭,喂好家禽后就走了。那时,虽然寨子中有公路,但从县城去昔马街的客车一天只有一趟,坐车的人很多,直到天黑奶奶才回来。而每到赶街天,我都会到半山腰去接奶奶。


一到周末,我们都下坝劳动。农忙时学校放假,小孩们也都去参加生产队劳动,修田埂、拔秧、栽秧、割谷子、拾谷穗、砍甘蔗……除了犁地、扛木料等重活外,我们好像什么都做过。收割时节坝子上非常热闹,附近寨子收来的谷子都运到社管会用机器打,打好了就晒,之后装好一车的粮食送往太平公社粮管所,剩下的一半分给各家各户。粮食可以吃到来年的五、六月份。


1983年,开始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寨子里的人说这是“单干”,劳动力多的家庭听了高兴,劳动力少的家庭听了发愁。第一年试种,寨子里特别忙碌。每户分田之后,要单独完成责任田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所以每家每户都互相帮忙,一到农忙时就换工,干完这家干那家。“单干”以后,寨子里的人觉得山上山下来回跑不方便,便直接从山区搬到坝子来了。那时,坝子里主要种稻谷和甘蔗,山上种着杉木树和西南桦。大家也不再吃杂粮,每顿都是白净的大米饭,杂粮都让鸡、猪“享受”去了。后来种了杂交稻以后,寨子里的乡亲留出三分之一田地种谷子,三分之二种甘蔗,自家的米仓里到第二年丰收时节还有结余,甘蔗卖了钱也可以补贴家用。


1991年,我毕业后回寨子教书。爷爷、奶奶还住在山上,奶奶不用再走路去赶街了,她经常“包车”上街,去卖自己种的青菜、白菜,还有山里摘的野菜、竹笋、木耳,一次能收入好几百元。景颇寨里的多数人家还盖了砖木结构的楼房。除了种谷子,村里还扩大了甘蔗的种植面积,不少乡亲们还种起了草果,收入用来买电视机、自行车。两年后,我调到芒市工作。每次回去都看到寨子里有变化:入户路铺了水泥,有几家农户买了拖拉机、农用车,还听说有些年轻人外出去做生意了。


2004年父亲退休后,带着母亲又回到寨子生活,我也因此常常回寨子。渐渐地,我发现寨子过年过节的方式也在改变,以前每年大年初一的早上,寨子里只是宰杀一只鸡表示节日庆祝,2000年以后,大年三十就开始宰猪过节,一开始是“拼伙”,时髦话就是AA制,然后请寨子里的人吃,今天吃木日干家的,明天吃勒托诺家的,后来又有了宰牛的习惯。


近两年来,我还发现寨子里的许多人家都盖了新房,有些是景颇族式样的房子。村里家中缺劳动力或是身体残疾、常年有病人的家庭也都盖起了新房,他们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乡村干部经常到家中走访慰问,送来牛、猪、鸡等家禽,还扶持他们发展种植业。平时回村里,一般见不到年轻人,有的打工去了,有的做生意去了,有的在山上种地。孩子们都上学去了,也有不少到外地读大学。


如今,寨里的田地主要种坚果、咖啡、草果、香茅草、谷子等。过去种谷子、割谷子要好几天,现在种谷子不再是什么麻烦事了,用机器两个小时就割完了。有些人在外打工回寨子里后,发现挣钱不如在家种地挣得多,心里不是滋味,于是就打算在家踏踏实实干活。每到春节,杀牛杀猪的也没有几家了,合家出门旅游的却逐渐增多。寨子里好几户有车人家,大年初一就驾车出发旅游。其实也不用去外地旅游,本地就有很多旅游景点。过年期间不少人家都要走亲戚,年轻夫妇大年初一背着礼篮,装着糯米、酒水、鸡、鱼、舂菜去岳父家或是舅舅家拜年,刚生了小孩的人家回到岳父家,按景颇族习俗,岳父一定会送姑爷一把长刀。


2.jpg

          景颇族的目瑙纵歌


景颇族的目瑙纵歌,傣族、德昂族的泼水节,阿昌族的阿露窝罗节、傈僳族的阔时节,一年四季,节日不断。人们穿的也是一年比一年漂亮,靓丽的景颇族服饰早上穿一套,下午换一套,晚上外出活动时穿得就更漂亮了。


每次我回寨子,都深深感觉城里和寨子里没什么两样,城里有的,乡下也有;乡下有的,城里却不见得有,比如景颇寨子里的青山绿水,还有那一份剪不断的乡愁……



(责编 刘雅)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