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穿越 跨越 超越—— 一本杂志的人口较少民族40年
2019-05-06 06:30 作者:本刊记者 李小林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40年改革开放史,首先是一部思想解放、实事求是的历史,更是一部彻底改变国人生存状况的历史,还是一部各民族手足相亲、守望相助的历史。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绿了神州大地。对于地处边疆和边远地区、相对封闭落后的人口较少民族而言,改革开放尤其彰显革命性意义,是真真切切的“伟大的变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自此,大到国家、民族,小到家庭、个人,改变无不是沧海桑田、翻天覆地。源于改革开放的推动,随之而来,持续至今,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诸多领域中,诞生了人口较少民族的无数个“第一次”。那些个人的“小确幸”,便是民族的大跨越;每个民族的一小步,就是这个国家的一大步。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不仅仅是人口较少民族地区40年飞速发展、彻底改善生存环境的写照,更是人口较少民族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永远奋斗再创辉煌的象征。


在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中,作为国家民委机关刊的《中国民族》杂志(原名《民族团结》,创刊于1957年,2001年更为现名),一直忠实地履行使命担当,与时代同行,为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加油鼓劲、增砖添瓦。


有多高远宽广的视野,就有多壮阔无垠的道路。


回望40年,这本杂志关于人口较少民族的记录已然焕发出“时光的魔力”;迈向未来,这本杂志仍将相伴人口较少民族守正创新、驰而不息。


 “1978”叙事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1979年的春天,是个早春,更是个暖春。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不到半年,停刊13年的《民族团结》杂志终于复刊。


前辈同仁对杂志在新时期所肩负的重大使命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简短的复刊词开宗明义:“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民族问题的理论武装各族人民的头脑,普遍深入地进行民族政策再教育,进一步促进各民族间的伟大团结。”“要宣传和动员各少数民族人民积极参加国家四个现代化建设,并在国家大力帮助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加速发展本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建设。”


复刊之际,全国上下的“真理标准大讨论”依然如火如荼,对民族工作和民族地区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刚刚恢复的国家民委,旗帜鲜明地对这场大讨论采取了支持的态度。《民族团结》也理所当然地投身其中,相继刊发一系列“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做好新时期民族工作”主题文章,并着力加大关于党的民族理论政策再教育的宣传,推动了民族工作及民族地区的拨乱反正和思想解放。


复刊第一期《民族团结》,重点报道了当年五月在天津召开的国家民委第一次委员(扩大)会议。这次会议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确定了新时期民族工作的主要任务:团结各民族共同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并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帮助少数民族发展经济文化事业,逐步缩小历史遗留下来的民族间的发展差距。会议认为,在这个历史转折关头,民族工作相应地把重点转移到加速发展少数民族经济文化上来,是完全正确的,也是非常及时的。民族工作重点的转移,各族人民团结起来为实现新时期民族工作的任务而奋斗,代表了少数民族的根本利益,也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只有这样,民族工作才算抓住了根本,走上了正道。


在这次会议上,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央统战部部长乌兰夫强调:“民族工作的重点应该迅速转移到实现四个现代化上来。” 时任国家民委主任杨静仁,则概括了实现四个现代化与少数民族的关系:“现代化非常需要少数民族,少数民族非常需要现代化。”他指出: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经过汉族的帮助,一些少数民族从原始公社残余、奴隶制、封建农奴制等过渡到社会主义,是超越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飞跃。但是,这还不够。因为它只是为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广阔道路,提供了巨大的可能。要把这种可能性变为现实性,就必须在今后再来一个大的飞跃,即国家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大力帮助少数民族在自力更生基础上加速经济文化的发展。所以,少数民族非常需要现代化,迫切需要现代化。


复刊之后的《民族团结》,带给读者欣喜连连。


在这个春天,中共中央批准了中央统战部《关于建议为全国统战、民族、宗教工作部门摘掉“执行投降主义”帽子的请示报告》;全国统战系统干部大会在北京召开,乌兰夫代表中央宣布为李维汉和因其而受到牵连的人员平反,恢复名誉;全国边防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酝酿重建和巩固边防、加速边疆地区经济建设、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大计。同年7月,中央批转乌兰夫在这次会议上所作的报告。作为“文革”结束后首个重申党的民族政策的文件,在这个报告的推动下,一度陷于瘫痪状态的民族工作重新回到了健康运转的轨道上来。


1979年6月15日,邓小平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强调:“我国各兄弟民族经过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早已陆续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结成了社会主义的团结友爱、互助合作的新型民族关系。”198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指出:“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已经确立。”这就彻底否定了所谓社会主义时期“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错误理论,使党在民族理论和民族工作实践上实现了重大突破,标志着指导思想的拨乱反正,为新时期民族工作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民族地区广大干部群众尤其是边疆地区的人口较少民族倍受鼓舞,纷纷奔走相告:党和毛主席关于民族工作的好政策,又回来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生机焕发的《民族团结》,对人口较少民族积极投身改革开放,不断解放思想、加快发展的火热现实非常关注。复刊便开设 “新长征中的兄弟民族” 专栏,当年就报道了独龙、赫哲、锡伯等人口较少民族的最新发展情况。


于是,从复刊到80年代初,在《民族团结》那些已经泛黄的往期杂志上,我们看到民族地区沉睡的山川大地被唤醒,看到新时期人口较少民族层出不穷的新事物:


刚刚被国务院正式确认为单一民族的基诺族,“又迈开跨越历史的大步向前猛进了”。当年,基诺洛克公社“实事求是地调整了农林副业的规划”,开始较大规模种植茶树、砂仁等经济作物。“不久的将来,机械将代替人力和畜力,在基诺洛克的土地上奔驰……”;


在赫哲族聚居的黑龙江省同江县八岔公社,1979年上半年捕鱼20万斤,超过去年全年的产量。座钟、手表已成为当地赫哲人的日常用品,再不需要用“大马哈鱼头”来纪年了;


1979年国庆节,中断13年的全国民族工作展览在民族文化宫隆重举办,朝气蓬勃的民族工作新气象让参观者深受感染。尤其独龙、基诺、赫哲等民族的经济文化发展现状,受到广泛关注。在黑龙江馆,赫哲族讲解员自豪地介绍三中全会后家乡的变化:改变了千百年“只捕不养”的传统生产方式,用上了汽船和拖拉机,住进了赫哲新村;


在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结束了长期吃返销粮的历史,停办多年的锡伯族赛歌会也得到恢复;


积石山下的保安族老农马尕西木,重拾多年未用的传统手工艺,利用农闲时间制作保安腰刀,当年收入达1000多元;


祁连山中的肃南裕固族自治县88个生产队都建起居民点,裕固族牧民学会了烹饪技术;


在美丽的北部湾京族三岛,京族同胞一边持枪保卫祖国海防线,一边扶犁务农、撒网捕鱼,不到两年,就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存款;


1979年,内蒙古自治区一次性拨款40万元给鄂伦春自治旗,帮助群众发展生产、改善生活;


1978年从老家初中考入德宏州民族中学之前,阎敬华从未学过英语。两年后,他以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成为北大建校82年来的第一个阿昌族学生;


首届全国民族理论科学讨论会于1980年8月在北京召开,这标志着中国民族理论研究进入了新时期。年龄最小的参会代表,是时年24岁的鄂云龙(现为北京大学生态文明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这个黑龙江大学77级的达斡尔族大学生,一年前与同学自发成立了民族理论研究兴趣小组;


在“怎样开创民族工作新局面”专栏,老民族工作者王连芳提出,“开创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经济上实现翻两番,云南民族地区是完全可能的”,但不能忽视“社会发展水平低下,生产力十分落后”的“最根本的差距”。这些民族要发展商品经济,“那是非从头学起不可”,并且“必将触及这些民族的经济结构、传统文化、风俗习惯及心理素质等各个方面,实际上是民族内部的一场革命”;


在“民族学之窗”专栏,中央民族学院教授费孝通谈“为什么要开展民族学研究”。他说:“我们中华民族在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的过程中,必然有前人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各族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同心同德,百折不挠地解决这些问题所取得的经验,必然会丰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民族问题的理论,为世界上各族人民提供宝贵的借鉴”;


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事件,出现于1984年5月31日,全国人大六届二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决定自1984年10月1日起实施——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从此得到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如今,全国120个自治县(旗)中,有16个自治县(旗)的自治民族为人口较少民族或包括人口较少民族在内;


……


“这里将不再是一条寂静的峡谷”,诚如杂志社老记者岫森参加广播电视部和国家民委联合举办的《边疆万里行》宣传活动,赴怒江大峡谷采访后所写文章的这个标题,边疆民族地区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是那么令人兴奋和欣喜,并且回味无穷。


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改革开放伊始,人口较少民族莫不激动振奋、憧憬不已,迈开脚步、敞开胸怀。《民族团结》刊发的独龙族、鄂温克族民间歌手创作的两首新民歌,便是这种情绪的写照。


“五色缤纷的云彩哟,你是蓝天的图画;绚丽多姿的百花哟,你是大地的图画;现代化的宏伟事业哟,你是独龙人心上的图画。飘浮蓝天的云彩,是太阳把她铺就;怒放大地的鲜花,是春天把她催开;独龙人心上的图画,是党中央给我们绘成。”


“进军号角那耶,响彻万里云天。宏伟目标那耶喜那耶,向着我们召唤。鄂温克人壮志凌云,一定建成现代化强国那耶,幸福的乐园。”


深情的歌,唱出了各族人民对改革开放的满怀期盼和坚定信心。而《民族团结》的这些“1978”叙事,则从一个侧面,留下了人口较少民族迈进新时期,勇敢投身改革开放大潮的珍贵历史场景。


那些时间节点上的聚焦 


曙光升腾,万物生长。总有一些寻常却又特殊的年份,催人奋进,给人启迪,成为记忆中无法磨灭的重要时间节点,连接起一个民族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让我们重回1988年、1998年、2008年,看看这本杂志对人口较少民族的聚焦。


1988年——


对于民族工作来说,这一年最重大的事情,莫过于春暖花开时节国务院召开的首届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此类主题的第一次盛会,这次被表彰的先进个人共有601名。查阅当年第六期杂志刊登的获奖名单,我们看到其中有人口较少民族先进个人22名,包括近20个民族。而这次会议传达出的讯息,更加鼓舞人心,更加意味深长:在这个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历史时期,民族团结也好,各民族共同繁荣也好,都不能离开改革开放这个历史潮流和社会环境。整个国家不改革开放,没有出路;各个民族不改革开放,同样没有出路。必须把改革开放这个总方针总政策,进一步贯彻到民族工作的方方面面;


西北边陲和西南边陲,以其丰富资源和优越位置,必将成为中外陆上经济交流的新中心。展望21世纪,南、北丝绸之路会大放异彩。这也意味着民族地区商品经济将获得突破性的发展;


在世居山林、牧场的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姐妹中,涌现出了一批投身商品经济的女能人;


西双版纳州把基诺山列为热带山区综合开发试验区,组织科学技术力量上山,着重发展砂仁、茶叶、橡胶、热带水果等。短短几年,基诺族就发生了令人惊喜的变化;


怒族农民迪付加先是自己开了个小食店,尝到甜头后带领全家离土经营百货铺、饮食店、旅舍。不出两年,全家人穿上料子衣服、戴上手表,还置办了收录机、电视机、大小衣柜和照相机;


终于有鄂伦春族人放下猎枪之后,在白桦树皮上书写商品经济的崭新历史……这是一场静悄悄的变革;


鹤立鸡群的“繁星”商店立在了黑龙江同江县街津口当街,成为本地赫哲族确立商品经济意识的里程碑式地标;


一个民族可以跨越几种社会形态,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可以跨越商品经济阶段而成为文明的现代民族;


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民族地区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新思想与旧思想,新办法与旧办法,新体制与旧体制都产生了冲突和碰撞。不深化改革开放,民族就没有出路;


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关于民族工作几个重要问题的报告》,进一步强调新时期民族工作的指导思想和根本任务:“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搞活的基本国策,紧密结合民族地区和少数民族的实际,从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民族进步、相互学习、共同致富出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发展少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不断巩固社会主义的新型民族关系,实现各民族的共同繁荣”;


……


从杂志刊发的关于人口较少民族的这些文稿,可以看到,无论本刊记者的现场采访,还是专家学者的理论阐述;无论各族干部群众的艰辛探索,还是各界人士的关心支持……来自基层一线的报道无不鲜活可读,来自高层权威的言论则指导性很强。这也正是当年杂志在民族地区和民族工作战线颇具影响力的原因。


1998年——


第一期杂志的新年献词写到:“经济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中华民族在飞跃。这是改革开放的成功,是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结果”;


元旦前夕,福建厦门市有关领导正式委托本刊牵线搭桥,帮助物色赫哲族、基诺族高层次人才落户厦门。如果能吸引到这两个民族的人才,厦门就将56个民族成分齐全;


京族三岛的京族,一跃成为广西最富的少数民族。在巫头新村,大都是三层楼房,还有一栋四层的最豪华。它有车库、多功能厅、棋牌室,有卧室、客厅、餐厅等。这栋楼房的主人,靠做边贸生意发家致富。村里拥有进口小轿车和“大哥大”的家庭,也不在少数;


建旗40年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坚持多种经营、发展工业生产取得可喜成果,不仅财政自给,还有余力搞建设,与许多边疆民族地区县旗拮据的财政状况截然不同;


《1978-1998:我们和祖国一起走过——少数民族在改革开放的20年里》大型专题报道的开篇寄语写道:20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1978-1998年,对于中国人特别是对于55个少数民族来说,却是如此的不平凡。这20年,极大地改变了少数民族的命运和前途。


比如,65岁的柯尔克孜族民间说唱艺人玛纳斯奇居素甫·玛玛依又能吟唱史诗《玛纳斯》了;云南31个边疆县在昆明兴办的边疆民族贸易联合客栈开业了;鄂温克族作家乌热尔图的《森林里的歌声》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七岔犄角的公鹿》等作品连续三次斩获全国短篇小说奖;赫哲族的第一部电视剧《赫哲人的婚礼》正式播出;青海民族学院青年教师马明良被国家教委派往科威特大学深造,成为撒拉族第一位留学生;塔什库尔干水电站竣工,塔吉克族用上了电;鄂伦春自治旗在全境禁猎;青年学者钟进文出版本民族的第一部文化专著《裕固族文化研究》;


……


世纪之交,风云激荡。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惊涛拍岸,激流勇进的人口较少民族当然是《民族团结》关注的重点。


2008年——


《中国民族》从上半年推出《温故1978》系列,对改革开放中的少数民族进行回望,有细节有情感,不乏精品力作。例如,《广西的“开一代”:改革者们之集体记忆》《一篇正本清源的民族理论文章发表前后——关于<评所谓“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特约评论员文章的回忆》,等等。


庆祝改革开放30周年主题报道的重头,当属这年第11期《关键词:改革开放30年 少数民族变迁录》专题,解读83个有关少数民族的时代特色鲜明的关键词,力求全方位、多角度地观照30年的变迁;同时,梳理了30年之年度大事纪略,按照年份逐一记录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重大事件及重要人物。


83个关键词的不少内容都涉及到人口较少民族,其中对“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一词的解读,是对那几年杂志相关专栏(持续一年的《人口较少民族推介》)、专题(如2005年第9期《举全国之力 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加快发展》)等诸多报道的盘点和凝练。


进入新世纪,秉持“与时俱进,继往开来”姿态的《中国民族》,对人口较少民族的报道更加开拓创新,更加注重实效,已经形成一定的声势。这些报道,不仅仅广泛关注物质生活的改善,而且更加关注精神世界的嬗变,以深度呈现人口较少民族“伟大的变革”。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新世纪的第一个10年和第二个10年,《中国民族》打造的两个独家报道格外引人注目——


其一,2004—2006年推出的大型系列报道《兴边富民行动 走读边境中国》。本刊记者历时近3年,自驾车逐一走访全国135个边境县,采写了有关人口较少民族的大量报道;


其二,2012—2015年连续推出三期《中国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手册》,重点对人口较少民族题材电影进行了系统推介。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工程启动后,本刊更是持续报道了这项文化工程的成果和进展。


2018年——


风雨兼程四十载,翻天覆地气象新。


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间节点,如何用心、用情、用功地通过融媒体抒写伟大的新时代?如何把“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这个宏大主题融入日常生活之中,进而达到聚民心、暖人心、筑同心的宣传效果?为此,《中国民族》作出了许多尝试和创新。


多民族家庭的改革开放故事,《中国民族》讲给你听:


国是家的国,家是国的家。一滴水能够映射太阳的光辉,小小家庭能够展现国家和时代之风貌。其中,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民族成分构成的多民族家庭,无疑也是改革开放40年的重要见证——从家出发,于家长里短中感知社会的进步,洞悉时代的变迁。今年第10期推出了《走进多民族家庭·感恩改革开放 热爱伟大祖国》特刊,所报道的22个多民族家庭,民族成分都在三个以上,来自10多个省(市、区),总体涵盖近50个民族,其中包括20多个人口较少民族。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改革开放对少数民族的影响,巨大而深远;个体家庭与中华民族大家庭之间血浓于水的情感,牢固而长久。就这样,我们身边的这些多民族家庭,已然成为各民族加强交往交流交融、不断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生动呈现。


感恩改革开放,只有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千千万万个普普通通的多民族家庭才得以过上幸福美好、更有尊严的好日子;热爱伟大祖国,只有在祖国的怀抱里,人口较少民族才能共享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各方面发展成果,拥有更多、更直接、更实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人口较少民族的改革开放故事,《中国民族》讲给你听:


为了讲好人口较少民族改革开放40年的精彩故事,书写“三个离不开”“四个自信”“五个认同”的动人华章,让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时代主旋律更强劲,让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正能量更强大,进一步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本刊联合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邀请28位人口较少民族作者撰文,推出《走进人口较少民族——致敬改革开放  拥抱伟大变革》特刊。这是践行者、受益者、见证者书写的心声,这是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书写的豪情。


致敬改革开放,吃水不忘挖井人,人口较少民族对改革开放有着深深的感激和永远的敬意;拥抱伟大变革,改革开放再出发,人口较少民族释放出奔向更加美好生活的磅礴之力,创造了足以印证“中国智慧”“中国方案”的更大的发展奇迹,昭示着中华民族让世界刮目相看的强大生命力。


穿越时空,跨越险阻,超越自我。


欣逢盛世与有荣焉。从开启新时期到跨入新世纪,从站上新起点到迈进新时代,无论《民族团结》还是《中国民族》,复刊至今39年,与改革开放同呼吸共命运,与各族人民手牵手心连心,留下了人口较少民族在党的领导和关怀下,“赶上时代”“勇立潮头”,把过去“想都不敢想”“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变为眼前现实的“全记录”,俨然一部人口较少民族“改革开放史”。所有这些,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党的民族理论和方针政策是正确的,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是正确的。”“同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我国民族工作做得都是最成功的。”


“时光有我,中国有我”。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人口较少民族改革开放40年的非凡历程给我们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启迪,那就是无论人口多少,一个民族要振兴,“必须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


改革开放的必由之路,我们一起走过!


“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我们依然凝心聚力、昂首阔步地一起走下去!


(责编  刘娴   刘雅)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