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绣&SHOW——让传统活在当下
2019-03-05 03:20 作者:许鑫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史传黄帝时代就有关于彩绘花纹的记载,古代先民将颜色涂在身上用来装饰美化,称为“彰身”;后人又发明了将图案色彩刺在身上,即“文身”;美丽的花纹最终绣在衣物上,刺绣便由此产生。


 据《尚书》记载,“舜令禹刺五彩绣”。远在4000多年前的“章服制度”里,就规定了“衣画而裳绣”。作为古老的民族传统工艺之一,刺绣在古代被称为“常”“针蓄”,有着悠久的历史。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最早的刺绣实物是湖北战国楚墓出土的“龙凤虎纹绣罗”。


 700多年前,马可·波罗来到杭州,琳琅满目的中国刺绣工艺品让他叹为观止。而中国刺绣,也随同他的商船一起漂洋过海,风靡西方上流社会。从那时开始,中国刺绣作为东方之美的极致典范,开始有了世界级的影响力。


 提起刺绣,人们大多对“苏、粤、湘、蜀”四大名绣耳熟能详,却很少有人知道,少数民族刺绣同样代表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极致表达。如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中,刺绣共有30个大项,62个子项,其中少数民族的刺绣项目有18个大项,33个子项,占比50%以上。


 刺绣广泛用于少数民族的服饰、生活用品,也频繁出现于他们的节庆、仪礼等民俗活动中,是少数民族在千百年劳动生产过程中、在与其他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过程中逐步发展形成的、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刺绣具有鲜明的地域特点和民族印记,承载着一个民族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追求,体现出一个民族的心理特质和审美偏好,凝聚着一个民族的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更映照着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和美美与共,成为中华文化共有精神家园的有机组成部分。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里,传统与现代,这一贯穿于整个20世纪中国现代史的命题,一直在反思、冲突、碰撞中激烈交锋。与之相关的一连串对立语义:劣与优、贫与富、落后与进步……无形中扩大了两者的鸿沟。


 随着工业文明时代和信息时代的到来,经济快速发展对人类自然和人文环境的负面影响日益凸显。与此同时,受到现代化的冲击,与农耕文明时代相适应的生活方式留下的传统工艺,在大众眼中一度变得“过时”。与工业化生产的技术增速相比,传统手工艺产品的人工成本变得日益高昂。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许多传统手工艺行业不断被取代和肢解,传承人群日渐减少和老化,加上机器化生产导致传统工艺的市场价值被严重低估等原因,少数民族刺绣乃至整个非遗保护传承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进入21世纪后,人们逐渐意识到,古老、传统的东西不一定是陈旧、过时的,也可能包含着最精致、最美好的文化内涵。在大历史的时间维度里,简单的进步主义让步于文化生态学,人们重新发现过往与现代的统一性,借助现代科技与现代媒介的作用,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间的多元文化特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与接受。人们开始重新发现传统文化的魅力,我们所生活的当下,也籍此变得更加丰富、多元、生动与精彩。


 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为落实该计划,2018年5月,文化和旅游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第一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目录”,383个传统工艺项目入选。上榜项目重点考虑了“一批具备传承基础和生产规模、有发展前景、有助于带动就业的传统工艺”,并“适当向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发展,扩大就业的项目倾斜”。这表明:未来传统工艺在国民经济生活和国家文化战略中的重要性,不再只停留于专家学者的研究层面。国家不仅将传统工艺的振兴重新纳入当代经济社会发展的链条之中,而且使之成为具有重要带动性的关键一环。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策划了“绣&SHOW——让传统活在当下”这个专题。我们所关注的,是在全球化、市场化、品牌化的当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杰出代表之一——少数民族传统刺绣工艺正面临怎样的现状?如何把保护、传承少数民族传统刺绣工艺与文化创新、市场拓展、时尚设计乃至脱贫致富、乡村振兴、全面小康完美结合?我们欣喜地发现,有许多人同我们一样,正在试图寻找答案。


 2016年7月,上海设计师秦旭牵手新疆哈密绣娘热娜古丽·素批在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上展示了维吾尔族刺绣元素的高定礼服“花开了”,将维吾尔族刺绣带入国际舞台;


 2016年10月,国际名模、时装品牌Maryma Design的创始人、服装设计师马艳丽牵手云南楚雄彝绣在“2016北京秋季国际时装周”上闪亮登场,艳惊四座;


 2017年7月,中国著名服装设计师劳伦斯.许在巴黎高定时装周上推出贵州安顺的苗绣和蜡染元素服饰的“山里江南”大秀,轰动世界时尚圈;


 10年来,由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成都文锦文化机构联合发起的“一针一线计划”在成都、上海、香港等地开设了多家零售体验店,帮助上万名灾区羌族妇女实现灵活居家就业;


 15年来,“依文·中国手工坊”在贵州深山里打造了近30座手工艺博物馆,并搭建了拥有8000多位绣娘、5000多个纹样的中国手工坊数据库,同时建立了囊括20多家时尚机构及其设计师的中国手工艺联盟;


 40年来,“苗疆故事”创始人曾丽跟随父亲脚步,走遍贵州苗区,建立中国第一个苗绣主题博物馆,制定苗绣收藏标准,提取苗绣纹样基因,并与当代时尚设计结合,以“苗疆元素 国际表达”的设计理念,让当代人透过精美的文创产品关注到苗绣的深厚文化。


 ……


 我们所选择的这些案例,囊括了10个少数民族绣种,通过对政府层面、少数民族刺绣传承人、著名设计师、少数民族刺绣品牌创始人、绣娘、文创企业等多方采访,借助口述实录、实地采访以及图片等形式,对每一个少数民族刺绣种类在传统与现代的相遇中,所发生的故事进行了全方位、多维度的呈现。


 这些个案中,有一些堪称成功的样本,它们从本土品牌中脱颖而出,经受了市场的考验,有些还频频出现在国际舞台。我们既要记录下这些成功的样本(因为他们的典型性、带动性极强,可资借鉴、可以复制),更要关注那些发展较弱、但充满顽强生命力的个案。它们的现状、它们的困境、它们的未来是另一种视角下的呈现,也许更能说明传统文化现代传承中遭遇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从古至今,织物上的刺缀运针里满载的不仅是世代技艺的传承,更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团花锦绣、花鸟虫鱼、龙凤呈祥的传统图案里,大多寄寓了人们对生命的礼赞。“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一针一线,穿梭的不只是布匹,绣上去的也不仅仅是美丽的图案,更多的是劳动,是人生,是人类时时牵绊的情感。


 “学习刺绣唐卡最重要的是用心、踏实,肯花时间去探索和练习。”藏族刺绣传承人,44岁的米玛次仁为了苦练技艺,双手长满老茧、粗糙不堪。对刺绣的热爱,让他能数十年如一日的负重前行;


 “传承手艺做的不单是手艺活,还要守护几千年的文化血脉,让其一代代传承。”前“Mary Ma”高级定制总监、畲族刺绣传承人林伟华放弃大都市的繁华生活,回到福建老家开了个小店,只为让传统引领潮流,让艺术回归生活;


 ……


 方寸之间,闪现着人性之美。“在绣&SHOW”中,你会看见,每一种少数民族刺绣工艺的背后,都凝聚着手艺人的心血与智慧。每一个精美绝伦的瞬间,都书写了岁月与人生的坎坷沧桑。工艺之美与人性之美的交织,成为这组专题报道的核心魅力。


 我们希望通过“绣”这个传统的手工艺,来讲述那些默默传承创新的民族文化守望者们,讲述他们在全球化、市场化、品牌化发展的今天,如何践行“见人见物见生活”的非遗保护理念,如何更好地SHOW己SHOW物SHOW中国,如何在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书写人生价值,彰显文化自信,演绎新时代民族文化的新传奇。


 人类的文明史表明,只有文化的留存才能穿越无情岁月的消融,成为积累文明的重要载体。或许若干年后,当代、现代都变成了古代,但我们参与发展与努力保存下来的文化,将会穿透历史的时空,在未来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们必须珍视传统,但不是单纯地回归过去。让过去活在当今,让传统复兴于当代,让未来读懂过去,OLD IS NEW。我们正是怀着这样的期待,将“绣&SHOW”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特别鸣谢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对本专题的大力支持!)

(责编:梁黎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