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自然环境与人物命运的交响乐章——读长篇小说《旧林故渊》
2019-02-21 03:34 作者:杨盛龙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吴仕民先生的长篇小说《旧林故渊》(作家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描述发生在鄱阳湖畔千年渔村锦鲤村的故事,围绕拆毁古村落、新修长堤、围湖造田、生态环境受到重创,继承先祖传统的渔民在生态环境恶化中艰难前行等事件,表现了盲目蛮干给生态环境造成的灾难,而经过沉痛反思后重塑生态渔村,演奏出了一曲自然环境与人物命运的交响乐章。


a954e554ece6345e9a3026bb4646d41a.jpg


天姑湖边,一个长长的半岛连同千年渔村锦鲤村酷似一条大鲤鱼游弋在碧波上,村后鱼尾形的小山岭如屏障,村前千顷碧波上渔船忙碌,连接着远处凤凰河上风帆点点,美得令人心醉。村子里光洁的青石板街泛着釉光,古老的戏台余音绕梁,祠堂庄严,连片的老屋大都是明清古建筑。鄱阳湖畔的这一带,是大诗人陶渊明的游历之地,锦鲤村或许就是他笔下的世外桃源。渔民世代在湖上摇橹撒网打鱼,靠湖吃湖,鱼虾肥美,过着怡然自得的生活。村头伸向湖中的码头“鱼头矶”,饶有兴致的人们可以在这里架起锅,现钓鱼现烹鱼,就着湖光山色品酒观景。这么美丽的渔村,如此富饶的湖乡,却也流传着这么一首“五宝歌”:“宝船不能摸,摸了祸事多。宝山不能开,开了灾就来。宝石不能见,见了血光现。宝木不能动,动了天地崩。宝水不能变,变了苦无边。金木水火土,五宝不能少。”


在那以粮为纲的年代,县里决定围垦天姑湖,修建一条长堤经过锦鲤村。从此,这个千年古村的一切都被改变。如此,这部小说围绕“五宝歌”,如剥笋般层层剥开。


几万人筑堤,要围垦20万亩农田。因为筑堤,从淤泥中挖出唐代沉入湖底的载有景德镇瓷器的宝船。筑堤需要材料,开山取石,炸开鱼尾岭,移山填湖。挑土修筑长堤,沉在湖底的宝石陨石现身。接着,拆毁村子里古老的戏台、祠堂、牌坊以及古民居。往后,在樟树林砍伐古树,挖移古木。经过几年折腾,“五宝歌”历数的几样禁忌都一一摸了、开了、见了、动了、变了,所以灾祸一件件接踵而至。因为修堤围湖垦田,村里的鱼小了少了,虽然分得一些田地,但是村民世代赖以生存的打渔生计却难以为继,生活更加艰难。打鱼收获少,种田收成不怎么样,村民只有靠挖沙卖沙,以砍树卖树补充生活所需。开垦破坏生态,大旱来临,水面缩小,洪水肆虐,山岭崩塌,大堤破溃。为了眼前的利益,天姑湖周围还开办了许多工厂,向湖中排放污水,湖水受到污染,鱼虾大量死亡。往昔可以直接饮用的湖水,发出了阵阵怪臭。曾经美丽的湖村,已经衰败不堪。


生态恶化,渔村破败,但渔民对养育自己的村落情感深厚,至死不移。虞海田病危时沉痛地说:“送我回家,我不能死在医院,否则我的灵魂便永远回不了家。”大橹载着奄奄一息的父亲向锦鲤村家中狂奔,为的是让父亲的魂灵回家。狐死首丘,代马依风。“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这样的描绘,寄托着作者对故园湖乡的深深怀念,使人惊心动魄,掩卷感慨。


《旧林故渊》这部小说场景多维度展现,规模宏大,结构严谨,将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演绎成湖、村、水、鱼、鸟、林、人等七个方面的关系,全景式铺开。这宛若《清明上河图》画卷徐徐打开,层层演进,情节起伏跌宕,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将人与自然环境相依存,人的发展依靠自然环境的深刻含义形象地展示出来。


文学是人学。《旧林故渊》的成功,在于塑造了众多鲜活的人物形象,老渔民虞海田,年轻渔民虞长林、海狗、水狐狸,回乡知识青年虞长溪,错划右派分子虞慕潜,下乡知识青年丁欣蔷,还有从公社到县的领导干部刘敬阳、郑其善、方纪龙,等等。


虞长林又名大橹,生性耿直,对于筑堤围湖造田,对于拆毁古村戏台、祠堂虽然想不通,但干起活来如同一艘“突突”猛窜的机帆船。搞集体生产,他是一把好手,是好带头人。他是一个渔民,也得考虑自己的家室妻儿。湖变窄了,鱼少了,鱼小了,将网眼织密,也无济于事,他铤而走险,到湖中炸鱼,不幸炸残一只手臂。考虑到乡亲们的生计问题,他不得不组织人们去挖沙,由于不利于生态环境、影响大堤安全,他受到劳动教养处理。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想着冒险外出谋生。到最后古村要重新规划,发展旅游,才决定留下。作家没有把大橹塑造成如何高大完美了不起的形象,他就是一个普通渔民。生存环境好起来,人们的生产生活有了着落,这条“大橹”才能定下心来。


虞慕潜、虞长溪最先出现在小说开篇,亦在故事终场时谢幕。虞慕潜原本在县城教书,心地善良,饱读诗书。他被划为右派分子,下放到原籍监督劳动,受到不公正对待。工棚失火、一起强奸未遂案等差一点儿将他当作犯罪嫌疑人,他曾经想同屈原那样自沉湖中,但村里人对他的亲近与崇拜唤醒他回归理性。虞长溪是渔家子弟,却并不关心渔汛渔情,心思都在读书吟诗上。纵观整部小说似乎都与这两个人物关系不太大,但是整篇小说以“五宝”为经线,以湖区生产生活为纬线编织,以陶渊明的诗情贯穿,每遇到有关文物、古迹等,人们都要请教虞慕潜。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宣布错划右派给予改正,虞慕潜戴了20多年的右派分子帽子得以摘除,长溪和上海来的下乡知识青年丁欣蔷在虞老师的辅导帮助下得以考上大学,他们的命运随着时代变迁得以出现转机。这部小说主线写筑堤围湖造田和渔村的兴旺与衰落,另一条线则写虞慕潜、虞长溪、丁欣蔷等人物的命运转机,两线交织,自然环境与人物命运交汇,读起来跌宕起伏,却又意味深长。


小说虽然在虞慕潜、虞长溪两个人物身上着墨不多,但他们是贯穿始终的人物形象,在他们身上寄予着希望,也寄托着作家自己的理想。



(责编:刘娴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