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彝绣文化产业发展初探
黄永健 2019-03-22 03:18

与中国“四大名绣”苏绣、粤绣、湘绣、蜀绣相比,彝绣以红、黄、黑为三大原色,技法粗犷、色彩浓烈。但由于历史上彝族长期生活于偏远山区,彝绣多为彝族人自给自足,商业化运作近些年才兴起,彝绣文化产业更是新兴话题。2016年10月,由彝绣非遗传承人阿牛阿呷推出的、以彝绣文化为主题的高级定制时装在“2016中国(北京)国际时装周”的舞台上亮相,引起轰动。



1.jpg

         楚雄彝绣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大姚县非遗传承人罗珺是彝绣产业化的典范。2010年,罗珺成立了咪依噜专业合作社,形成“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2016年,她又打造了“彝绣文化主题园”,通过彝绣带动本地群众脱贫致富。2017年,她的合作社销售收入突破2000万元,成为云南刺绣工艺行业规模最大的企业。

 

但像罗珺这样的成功个案目前仍是少数。当前,整个彝绣产业仍然处于发展比较艰难的困境,主要表现在产业规模小而散、市场狭窄无序、产品竞争力弱、高技艺绣娘匮乏等方面。笔者认为,在网络化时代和文化产业语境中,将传承与创新进行对接,拓展产业空间、建立网络营销平台、拓宽市场、树立品牌意识、增强市场竞争力、重视人才培训、完善工艺短板优化、产业运作模式品牌化和创意化,才是彝绣产业走出困境的出路。

 

传统的彝绣不仅仅是一件艺术品,其中凝结了深厚的民族文化内涵和丰富的民族记忆。为了传承与发展,必须在传统工艺基础上吸收借鉴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元素,去粗取精,用现代的审美意识对传统的彝族刺绣进行时尚化改造,使其在寄托民族情感的同时又能紧跟潮流,融入现代生活环境。

 

另外,在工艺的传承上,彝绣不能仅仅依靠传统的保护手段,而应拓宽领域,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上这项传统技艺,让技艺伴随着文化一起传承。譬如在四川、云南等地的一些艺术类高校已将彝绣设立为选修甚至必修课程,在留学生、孔子学院的课堂上推广“彝绣走出去”,使其服务于涉外教育事业,吸引更多的人真正热爱彝绣技艺。

 

传承人日益减少和老化也是彝绣面临的最大困境。据调查,在已经熟练掌握刺绣技术的人中,大部分为上了年纪的妇女,她们的文化水平较低,对于现代的流行趋势比较陌生,审美意识和表现手法都无法与当下的潮流接轨。以云南地区的彝绣传承人为例,平均年龄在55岁以上,传承人队伍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彝绣最可持续的人才培养方式还是要依靠企业。就像当下在企业生存的其他行业的技术工人、研发团队一样,其知识要素应当进入分红要素中,从而以此提高彝绣人才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在激发其向高精尖发展的同时,吸引大批从业人员,唤起年轻人的传承意识,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彝绣技艺退步、传承乏力的现状。

 

据笔者调研统计,目前彝绣的传承,仍属于政府主导的“传承人授课”的形式。实际上,人才培训应当由政府与企业联合参与,既唤起当地人对彝绣的认可,也让他们从中获益。如云南武定县彝绣传承人普玉珍,推行“工厂+授课”的模式,服务于当地就业与脱贫工作,一年培训绣娘上万人,走出了一条新时代的彝绣发展新路。

 

(本文作者为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教授 责编 梁黎)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