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从澜沧江畔 到渤海之滨 ——“我的城市我的家”系列之八
2015-09-27 08:33 作者:沈丽 来源:

罗开从.jpg

罗开从:男,37岁,拉祜族,原籍云南临沧,现居山东烟台。


山东省烟台莱阳市的一家全国少数民族特需商品定点生产企业,多年来从全国各地招聘了满、回、佤、布朗、傣、彝、拉祜、白等少数民族员工共计180余人。为改善生活,也为了自我价值的追求,这些少数民族远离故乡,来到渤海之滨,开始新的生活。

这家企业就是莱阳市著名的山东春雪食品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被山东省授予全省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企业。在公司里,我看到了阅览室里的《中国民族》杂志;也是在这里,我遇到了罗开从和李岩快——两个开朗乐观的年轻人。

其实,罗开从和李岩块的家乡相隔甚远,从距离上看似乎算不上是真正的老乡。因为云南省临沧市行政区域面积达2.45万平方公里,差不多是四个上海市的大小。罗开从来自临翔区马台乡,那里是东部澜沧江畔的一处秘境;李岩快则来自沧源佤族自治县岩帅镇,属于中缅边境的阿佤山区。

我去春雪食品公司采访他们的时候,正值初夏,烟台天气已微微闷热。

我们等了一会儿,罗开从才从春雪第六种鸡场里走出来。

“真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封场一个多月了。种鸡饲养是无菌化操作的,要穿上特制的衣服。现在天开始转暖,细菌更容易滋生,我们这些种鸡饲养员每天都要洗两次澡,进场出场都要经过消毒。”

刚30来岁的罗开从,对业务的熟练程度已让他成为种鸡场里的“老人”。

5年前,在春雪食品公司工作的老乡回到马台乡,带上罗开从来烟台打工。马台乡坐拥296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但全乡仅有24000多人口。他家在马台乡北边的南糯村,下辖12个村民小组,每个村小组也就十几户人家。

马台乡以种植佛手香橼、茶叶及核桃闻名。罗开从打工之前也在村里种核桃,但是他不甘心只有这点收入。当地没有工厂,即便挣到了微薄的收入也根本存不上钱。烟台就不一样了,工厂林立,又遇上春雪食品这家愿意给少数民族员工提供培训、就业与保障的公司,罗开从终于能安心工作,努力挣钱养家了。

在罗开从老家,让拉祜族感到最体面的事情之一,就是娶上汉族媳妇。

“其实,我老家南糯村的汉族挺多的,但10多年前拉祜族要娶个汉族媳妇并不容易。值得骄傲的是,我妈妈是汉族,我也娶了一个汉族姑娘。”罗开从高兴地说道,“看到别人出去打工,我很羡慕。我的姐姐、妹妹都跟着别人去上海打工了。后来,姐姐嫁了个上海建筑公司的技术员,儿子考上了警察,现在一家人生活得特别幸福。”

一开始,罗开从也曾犹豫过,在种鸡场工作是全封闭的,一封场就长达三个月,一般不允许外出。把妻子一个人留在老家,觉得于心不忍。后来,罗开从就把妻子从老家接到莱阳打工,现在俩人每个月收入加起来能有9000元,每年能给父母寄两次钱回去。

罗开从有两个小孩,儿子13岁,女儿7岁,都在老家县城上学。由于父母不在身边,两个小孩成了“留守儿童”。这是罗开从心中最大的一个疙瘩。

“两个孩子都住校,每周回家一次,要走十几里的山路,非常辛苦。儿子可懂事了,他在家能照顾爷爷奶奶。我一直想把女儿接过来,我觉得孩子在父母身边生活会更幸福。”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学历太低,心里觉得很不踏实。我渴望学习,但老家当年村小招不到老师,我才上了几天小学,不到二年级就辍学了。所以我对孩子们的学习要求就很严格。”

罗开从现在对生活充满信心。他不但适应了种鸡场的工作,并且被评为厂里的年度优秀员工。“我喜欢在烟台打工,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如果春雪食品公司愿意雇我,我会一直努力工作下去。”


李岩快.jpg

李岩快:男,29岁,佤族,原籍云南临沧,现居山东烟台。


车子缓缓驶出种鸡场,我们来到了春雪食品公司的另一间厂房。腼腆的佤族小伙李岩快,顶着大太阳在楼下等着我们。

“领导说你要采访我?可是我不太会说话……”李岩快害羞地对我说。

春雪食品公司招聘了不少佤族员工,公司领导推荐车间里技术最娴熟的李岩快作为受访代表。

“你别紧张,就与我分享一下你自己的成长经历吧。”我试图让他放松。

李岩快黝黑的皮肤,浓眉大眼,笑起来有深深的酒窝,俨然一个小帅哥。85后的他少年老成,现在是厂里资深的机床操作工。

李岩快这个名字有点特别。他解释说,“岩”在佤语中是长子的排行,“快”是长子的名字。李岩快的父亲受过教育,年轻时曾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在部队期间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所以,他的父亲很重视孩子们的学习,希望孩子们都能成才。“李岩快”是他出生时的佤族名字,但其实他有个更为汉化的名字叫作“李海想”。他说这是上学时父亲给起的学名,一般在生活中不用这个名字。小时候,他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从村小考取了岩帅镇上的初中。家里供着三个孩子读书,父母在农村开杂货铺,月收入1000元左右——在当地,他家的经济条件算是好的。但家里三个孩子的学杂费负担过重,作为长子,懂事的李岩快念完初二就选择了辍学。为此,父亲好说歹说,劝他不要终止学业,最差也得把初中念完。李岩快对父亲说:“我是长子,长子有长子的担当。还是把学习的机会留给姐姐和弟弟吧。”

后来姐姐嫁到烟台,好几年没回家,李岩快也动了到烟台打工的念头。他的父母来烟台参加了姐姐这场3200公里之遥的婚礼,母亲哭了好几天,不愿意女儿嫁得这么远。

2002年,李岩快正式开始了在烟台的生活。2006年春雪食品加工厂招工,让李岩快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公司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培训,把他从一个新手培养成了技法娴熟的机床操作工。

这个刚踏入职场的青年,也曾对前途充满迷茫与不安,期待着自己能更有作为。2007年,李岩快回到云南老家做传销,没过多久他意识到受骗上当了,在烟台打工时攒下的积蓄也荡然无存。

有段时间,李岩快想换个更优越的工作环境,去更广阔的世界闯荡一番。听人说北京的机遇更多,所以他就想去北京工作。单纯的李岩快被人骗到河北廊坊的黑厂坊做工,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身无分文的他从廊坊走了三天三夜,累了就睡在大街上,一步步走到北京。

硕大一个北京,到处是招工的广告,吃苦耐劳的李岩快在北京西站对面的安保公司里找到了一份差事,但两个月后他便坚持不住了。工作辛苦不说,“黑心”老板一分钱不发,还倒扣他工钱。说到这里,李岩快流下了男儿泪。

“那时我感到很绝望,北京冬天那么冷,流下的眼泪都结成了冰。我在街头流浪了三天,没钱吃饭,眼前就浮现出了春雪公司的食堂——那时我觉得自己真傻。走投无路的时候,我还是想到了春雪公司,于是我厚着脸皮给家里打电话借了200块钱路费,又回到了烟台。”

在2009年的一次招工中,李岩快重新回到春雪公司。这一次,他立志要好好干下去。一年后,李岩快被评选为“车间多面手”。很快,公司兑现了奖励——2010年,公司帮助李岩快报销了年假的机票钱——长这么大头一回坐飞机。

说到这里,李岩快开心地笑了:“坐飞机感觉真好!以往回家要坐4天火车才能到家,旅途太累了。我真希望能让家人们也能感受一下坐飞机的感觉。太感谢我的公司了!”

如今,李岩快已经非常适应车间的工作节奏,一个月到手的收入有4000元之多。每个月他都能存下一笔钱,然后给老家的妈妈寄去生活费。“2005年爸爸过世之后,妈妈一个人生活不容易。她还在我们老家做小买卖。妈妈对我要求不高,挣钱能够自己生活就好了。”

最近,李岩快又在春雪公司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他的女朋友也是来自老家的佤族,两人感情很好。他们的梦想就是能够早点结婚,组成幸福的小家庭。

罗开从和李岩快,他们原本都是属于云南边境大山里的孩子。离开大山的怀抱,怀揣憧憬来到陌生的沿海城市务工,克服了饮食、气候、文化上的差异,渐渐熟悉了沿海城市的生活节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作为烟台市的外来少数民族务工人员,他们是幸运的。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