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老舍是位诵读高手
文·图/刘增林 2019-05-07 06:35

  老舍先生是作家,也是诵读高手、演说家。他的第一篇演讲词,是1922年10月10日在天津南开中学发表的《双十》:“……我愿将‘双十’解释作两个十字架。为了民主政治,为了国民的共同福利,我们每个人须负起两个十字架——耶稣只负起一个:为破坏、铲除旧的恶习、积弊,与像大烟那样有毒的文化,我们必须预备牺牲,负起一个十字架。同时,因为创造新的社会与文化,我们也必须准备牺牲,再负起一个十字架。”(《老舍全集第19卷》)此后,他的演讲或诵读活动,也伴随着写作与日俱增。

老舍.jpg

老 舍  

1925年,老舍先生到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任中文教师时,创作了《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开始走上文坛。他在课堂上开设《唐代爱情小说》讲座,讲授“官话和中国古典文学”。老舍天生是个幽默家,又是个标准的男低音。他的讲课常引起大笑。课余,他还为英国灵格风唱片出版公司亲自朗读、编录了中文语音示范教材《灵格风汉语声片》,共两册30课16盘。第一册是英译本,用国际音标注音,合作者是东方学院教授布鲁斯和爱德华兹小姐;第二册是中文课文,包括《红楼梦》《伊索寓言》等名著片段。其中,所有的语音对话都是北京话标准的“老舍成色”。譬如《卖水果》——     

  甲:请问,这个香蕉卖多少钱一斤呢?

  乙:二毛钱一斤,先生。

  甲:香蕉是不错,可是二毛钱一斤有点太贵了。况且现在正是香蕉贱的时候。

  乙:先生你不知道哇,现在的运费和税捐都比从前重了,我们也没有法子不卖贵一点。再说,这是熟透了的香蕉。

  甲:无论如何也不应当这么贵呀。

  乙:好吧,先生多买一些,我贱卖一点,两凑合,买卖不是就成功了吗!给先生三斤吧,算你一毛八分一斤,这公道不公道?

  甲:好,就这么办吧。你真会做买卖呀。

46年老舍在耶鲁大学演讲后与曹禺合影.jpg

1946年老舍在耶鲁大学演讲后与曹禺合影         

      老舍先生的中文课讲得十分生动、诙谐,调动了大家的情绪,听者常常“满坐”。        

      老舍先生的诵读才能,又往往和他的作品风格紧密结合,相得益彰。

1.jpg

老舍先生部分作品       

       上世纪30年代初,老舍在写《骆驼祥子》时,更加注重作品语言,每当他写完一段,就念给妻子胡絜青听,请她提意见。若妻子不在时,他就念给熟人听,直到人家听不出毛病为止。老舍以多年的经验,秉承“再念再念再念”的为文秘诀,在创作日益精进的同时,也逐渐成为一位朗读高手、大家。

10.jpg        

《骆驼祥子》德文译本 

       老舍在美国期间,曾经和作家蒲爱德女士合译英文本《四世同堂》。有过在华经历的蒲爱德虽然看不懂中文,但耳朵管事——听得懂。于是,老舍先生就将《四世同堂》声情并茂地一段一段念给她听,再由她译成英文。后来,《四世同堂》中文稿那遗失的13个章节,还是从这个英译本里“找回来的”呢。

微信图片_20190405095758.jpg

《离婚》英文译本

   新中国成立后,老舍先生的话剧创作蒸蒸日上。在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编导、演员们讨论、切磋剧本的时候,老舍先生经常即兴朗读剧中人物的对话、片段。比如,话剧《茶馆》最早发表在1957年7月《收获》第1期上,老舍就曾将其初稿拿到剧场,念给剧组演员们听,那时剧组也有许多青年演员。他字正腔圆的北京话,极富情感的抑扬顿挫,对大家进一步塑造角色,把握人物的内心世界,大有裨益。因此,每逢老舍来剧院朗读剧本,演员们都会争先恐后地来旁听。大伙认真地体会他的吐字、音调,还学他在诵读中的即兴表演、动作,仔细分析人物性格和心理状态,比实景彩排还过瘾!

微信图片_20190405095022.jpg

邮票《中国名人与十二生肖》,几内亚比绍2011年发行,狗年代表人物为老舍

  《方珍珠》《龙须沟》《茶馆》等等,一个比一个成功,一篇比一篇经典,也把老舍先生的语言艺术体现得淋漓尽致。

微信图片_20190405095018.jpg

《老舍笔下的人物及街市》展览画作之一   

      可以说,老舍先生的作品是他写出来的,也是他读出来的。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