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民族19个娃,个个都是我们亲骨肉-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
4个民族19个娃,个个都是我们亲骨肉
2015-09-29 10:06 作者:阿尼帕妈妈 来源:


青河县志愿者走进阿尼帕家学习“红十字”精神.jpg

清河县志愿者与阿尼帕妈妈(前排中)在一起


阿尼帕·阿力玛洪,维吾尔族,父亲是喀什人,1956年举家迁到新疆阿勒泰地区青河县。不久,她的父母相继病逝。六兄妹中年龄最大、只有20岁的阿尼帕·阿力玛洪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几十年来,她收养了汉、回、维吾尔、哈萨克等4个民族的10个孤儿,以博大母爱创造了民族和睦的温暖之家,被国务不辞长作新疆人

阿尼帕妈妈院授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荣誉称号,被评为第三届全国助人为乐道德模范,她的先进事迹被拍为电影《真爱》。


有一次在我家,面对一张30年前的老照片,一个记者与县里的干部在辨认照片上收养的孩子是谁、是什么民族时,我对他们说:“在我这里不分民族,他们都是我的孩子!”

1957年,我嫁给了从部队转业回来在县公安局工作的维吾尔族小伙子阿比包,我们一家7口人过上了虽清贫但快乐的日子。

1970年,我们的邻居牙合甫夫妇相继去世,撇下3个半大小子:19岁的老大吐尔达洪、17岁的库尔班和14岁的托乎提。同样失去过父母的我,知道这3个孩子的孤单和无助的滋味,我对善良的丈夫说:“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3个孩子没人管吧?”

1977年,继托乎提三兄弟后我又收养了回族姑娘王淑珍。11岁的王淑珍和她的兄妹在父亲去世后,随母亲改嫁到汉族继父金学军家。不久,母亲撒手人寰,继父又体弱多病,兄妹几个便开始流浪街头。

在王淑珍被收养的几个月后,她的继父金学军一病不起。看到几个衣不遮体的孩子蜷缩在一张破旧的毡子上,我的心都快碎了,便把王淑珍的哥哥王作林和两个姐妹王淑英、王淑花带回了自己的家。

1989年,王淑珍的继父金学军去世,留下了金海、金花、金雪莲3个孩子。我又将这3个汉族孤儿接到家里。这样,加上自己生养的9个儿女,我就有了4个民族的19个儿女。

如今我快80岁了,我们这个民族团结的大家庭,已有6个民族180多口人。

当年,为了不让19个孩子饿肚子,我的丈夫阿比包每天下了班就去帮人家打土块。我每天都要到菜市场捡别人不要的蔬菜。虽然家里养了两头奶牛,但谁都不舍得喝奶,全部卖了换钱以支付孩子们的学费和购买生活必需品。

尽管日子过得清贫,但每个孩子都享受着家的温暖。收养的孩子都是我的亲骨肉。我们自己亲生的最小的女儿上初中时还没穿过一件新衣裳,但对养子,我不会忘记在过年节时给他们添置新衣。

为了保证全家20多口人的一日三餐,我专门买了一口直径1.2米的大铁锅,几乎把家里的全部收入都换成了食物。春天粮食不够吃,我就去地里挖野菜,秋天还要出去捡麦子、收土豆。我在县食品厂找到了一份洗羊肚和羊肠的工作,每天早晨6点多就起床,做好孩子们的早饭后,就来到青格里河畔,开始一天的忙碌。

我和丈夫的目标不仅仅是让孩子们能吃饱,还要让孩子们有学上。家里用不起电灯,我就用破棉絮搓成条,做成小油灯。19个孩子们就在这一盏盏跳动的灯光下读书学习,上完了小学、中学,孩子们没有一个因为家里贫穷而辍学。孩子们也很懂事,相互关爱。

如今,我的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他们有的当干部,有的当工人,有的经商,有的种地,有的放牧。虽然都不在我们身边,但逢年过节,孩子们总会想方设法赶回来陪我们住几天唠家常。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