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
我给毛泽民当过翻译
2015-09-29 10:06 作者:何玉英 来源:


百岁老人何玉英.jpg


何玉英,1922年出生,锡伯族,新疆察布查尔人。她曾是毛泽民在新疆工作时期的俄语翻译。


1940年春到1942年初,新疆财政厅金矿局需要俄语翻译,我就被分配到财政厅秘书室和苏联顾问办公室担任俄语翻译兼俄文打字员。

那时,财政厅厅长是周彬。我是1938年参加的反帝会,当时没接触过处于地下秘密工作状态的中共组织,更不知道周彬就是毛泽民。1940年我们初见时,厅长亲自给我布置任务,就这样我当上了秘书兼翻译。印象里,毛泽民平易近人,严于律己。在以后的接触中,除正常工作外,他总能抽空到秘书室和我们这些普通工作人员谈天说地。他渊博的知识、幽默的谈吐,给大伙的印象极深,因此与他一起工作很轻松。

毛泽民还经常抽时间给我们讲革命道理和抗日战争的意义。他生活上很朴素,经常穿着一件褪色的白衬衣和一套灰色西服,替换的衣服也很少,和职工同吃同住在一个小院内。

1942年,杜重远、毛泽民等被捕入狱后我便回到伊犁。

新中国成立前,我参加了新疆三区革命。

伊犁革命时,市里在六乡建医院、药房,由我和另外一名医生负责管理,为各族贫困老百姓看病、买药。

解放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妇联成立,我担任了县妇联主任。

当时经济条件非常困难,察布查尔县又是锡伯、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的聚居区,开展工作有一定难度。我在各族妇女居住的乡村成立分支机构,宣传男女平等,使各族妇女通过参加各种学习、工作技能培训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军空军的教官均为前苏联空军,部队需要大批俄语翻译人才,我应征参军加入第一批翻译团进京,先后在多个部门任俄语翻译。由于翻译少,各方面工作量很大,除完成帮助前苏联专家培训中国第一批空军的任务,还要完成卫生、生活、气象等其他方面的翻译工作。

国不能没史,家不能没谱。我作为锡伯族的后代,从小生活在一个大家族里面,对家族亲人的感情非常深厚。但我的家谱此前被烧毁了,为重新立谱,我90多岁了,还给散居在国内外各地的亲人写信,搜集资料,再一字一句地抄写整理,最终编写了一本涵盖近6代人的锡伯族家谱。

我长寿的秘籍就是生活很规律。我在新疆出生,又在前苏联生活过,每天都会喝牛奶和奶茶,喜欢吃面包,吃奶油。

我家里订有多种报纸杂志,我经常从中剪出有意义的粘贴起来,平时读读,有养生还有养心的,这就像个小百科全书。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