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刀郎人的女儿
2016-05-13 01:43 作者:拉姆 来源:

201408 1273.jpg


八月份来新疆南疆的旅行者,会赶上喀什地区最甜美的果实——无花果。成熟的无花果碧绿中泛着黄玉般光泽,吹弹可破。它们被小心地放在垫了厚厚叶片的柳条筐内或大托盘中,再由维吾尔族商贩顶在头上沿街叫卖。如果你有意购买,商贩会放下柳筐或托盘,从最上层拿起,论个儿卖,10元4枚,不还价。喀什的无花果实在甜美而娇嫩,即使乘飞机,最远只能到乌鲁木齐,还必须两天之内售出。

你小心地托着熟透的果实正要送入口中,小贩拦住你,示意你要将它包进它的树叶中,拍扁,汁肉混合了,它的甜与芳香才能最大程度释放。好了,你以为自己掌握了吃喀什无花果的精髓。通过翻译,商贩告诉你:想吃到味道最好、最甜美的无花果,必须由与无花果一样甜美的维吾尔族小姑娘来拍扁才成。

11岁的麦迪娜,就是这样一个和无花果一样甜美的维吾尔族小姑娘。

到达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央塔克乡的旅游景区“刀郎乡里”时,时光尚早,表演大厅中只有几位抱着热瓦甫、艾杰克、达甫手鼓的维吾尔族民间艺人,盘坐在舞台角落里拨弄两下琴弦,再打一圈扑克牌。大厅的大门敞着,面对着小广场和一片小树林。绕过树林,一汪白色湖水像睁着的眼睛,把天和地都看进心里。一只独木舟飘在湖心,述说着刀郎人的源起与生活。

刀郎,仅听名字就有血性在里面,无怪乎被一位歌手借用去,凭借《2001年的第一场雪》唱遍中国。刀郎人最早居住在叶尔羌河中下游荒无人烟的胡杨、草莽之地。男人与女人牵着手,在烈日和风沙统治的戈壁沙漠中狩猎、打渔和游牧。直到18世纪中期,刀郎人才开始迁出丛林,从事农耕生产,与维吾尔人融合,形成刀郎维吾尔人。其独特的牧猎文化,则通过刀郎麦西来甫得以保留。刀郎乐舞歌曲高亢激越,舞蹈刚劲粗犷,颇具荒野古风,却是维吾尔族舞蹈中的翘楚。游人如我,从喀什来到麦盖提,就是要赴一场与刀郎麦西来甫的约会。

手持达甫手鼓的麦迪娜,在阳光通过表演大厅大门制造出的眩光中出现。如同在喀什葛尔街头,我与无花果相遇。八月的南疆,空气都是甜的、美的,何况手持达甫手鼓的麦迪娜来到我面前,请我为她拍照。

11岁的麦迪娜是小学五年级的副班长,在麦盖提一小双语班读书,汉语好到可以给我做翻译,向老艺人提问。麦迪娜的世界已经和老艺人、和丛林中艰难渔猎的祖先不一样了。她在麦西来甫中敲达甫手鼓,在活动中心学习电子琴,是女子“手鼓乐队组合”中8位11—3岁女孩子中的一个。她希望将来能在北京上学、成为医生治好奶奶的糖尿病。她会用汉语唱国歌和《歌声与微笑》,还有《茉莉花》,虽然吐字与调子不太那么准。她围着阿布都克莱姆(被称作“维吾尔人的赵本山”的维吾尔族谐星)索要签名的同时,还喜欢罗志祥,以韩国偶像组合EXO为榜样。麦迪娜还上过电视,常有喀什地区的、自治区的、全国的媒体到麦盖提来采访、录制刀郎麦西来甫。

其实在昨晚央塔克乡的一场家庭麦西来甫上,我和麦迪娜就见过面。足有两、三百人从各村赶来参加。歌舞、游戏、滑稽表演,有两次长凳和桌子被挤在上面的人们踩塌,活动从下午持续到凌晨。是场最地道、最热闹、最民间的刀郎麦西来甫。白色裙装的麦迪娜虽然只是个小姑娘,人群中的她却同时具备了无花果的甜美,和月光般卓尔不同。麦迪娜害羞地看着地面,不敢看盘坐在她对面的我,她觉得只有等她开始学习都塔尔,才有资格望向她的听众。

麦迪娜的刀郎舞跳得非常好——呀,又有谁能说维吾尔族姑娘舞跳得不好呢?这是个被缪斯眷顾的民族——不过一整晚,我很少在麦西来甫中舞蹈的人群里见到她。上场跳舞属于自娱自乐,但坐在几位老人身边打达甫手鼓,做个小小“纳格米凯西(乐师)”却能挣到劳务费。可以说达甫手鼓是麦西来甫的灵魂,如果乐师不齐全,只需几个达甫手鼓一敲,节奏一起,就可以跳一场麦西来甫歌舞了。于是,在央塔克乡举办的每一场刀郎麦西来甫上,总能看到麦迪娜坐在几个达甫手鼓老者之间。夜晚,她穿着白纱洋裙,如暗夜中的精灵;白天,又着小花帽、艾特莱斯绸裙地民族着,端正地、老成地敲击出变化多端的达甫手鼓节奏,一敲就是两、三个小时。

一场麦西来甫下来,麦迪娜可以挣多少劳务费?“我不知道,我还小呢。只要能帮到妈妈就行。”主办人会把属于她的那份,直接交到她的母亲的手里,麦迪娜并不十分关心。不过在一场自娱自乐的民间乡村麦西来甫,一个还在学习中的小姑娘,劳务费想必很少。但对于一个三个女人的家庭而言,十分重要。

从麦迪娜9岁起教她达甫手鼓的是母亲,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赶一场又一场麦西来甫的也是母亲。作为央塔克乡文化站站长,麦迪娜的母亲整年都忙碌得要死。麦盖提县央塔克乡以刀郎舞、农民画立乡,观光者多,活动多,任务多,接待多。它不仅是旅游之地,也是生活之地。麦迪娜的母亲是位典型的维吾尔族女性,眉眼如刻,目光流转,婚后迅速发胖。在一大群女人当中,她一定是最抢眼、最热烈、最能干的那个。无论哪家举行麦西来甫,都会邀请她。她总是提前到来,手脚麻利地帮忙,气度昂扬地端桌布菜,热情洋溢地放歌起舞。有时,母亲也会提前带麦迪娜到举办麦西来甫的家庭中,麦迪娜就会学母亲的样子,进厨房帮忙干活,直到麦西来甫开始,才换上衣裙,挤身乐师中间。麦迪娜没有时间像其他孩子那样,在乡野、麦西来甫上尽情嬉戏,正如她的母亲,只能将女儿的日常生活托付给奶奶照顾。

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从来,刀郎女人都必须直面现实:与男人一同打猎、捕鱼。男人和女人共同改造了生存环境,分担生活压力,女人并不比男人逊色。她们和男人一样唱歌跳舞,玩“抢腰带”游戏。春天来了,女人在树上绑好秋千,转轮秋千迅速将她们带上天空。就在这样一个有三个女人的家庭,麦迪娜和母亲要像母狮子一样狩猎,像自己的先人一样顽强地活着,养育和保护家人。

民间的乐师和舞者已聚齐,乡民也陆续进入表演大厅。领唱鼓乐手唱一声“噢咿——”,引出刀郎赛乃姆的序曲“孜尔巴亚宛”:

“人人都要死啊,人人都要死

谁也说不准自己何时死

为亡者准备的地方,没有房门和天窗

兄弟们啊,我们要是死了

谁也不会为我们惋惜

当抬起我的灵柩时

谁也不会为我哭泣。”

乐起,舞者开始加入。雪落;风吹红柳;男人拨开草丛寻找;女人举着火把为男人照明;野兽突窜;围圈猛击狂攻;追踪、较量、歼灭、欢呼;舞者手臂甩动;衣服发出摩擦声;激烈、疾速的“胡旋”;相机快门声;热瓦甫、艾杰克、卡龙琴和达甫手鼓……声音、光线、色彩、形体、动作、神情在这一段时间内完美组合,等待从你内心伸出一双手来,鼓掌。这就是麦西来甫。

而麦迪娜就坐在舞台中间,坐在刀郎人的过去、现在、未来的面前,透过衣裾翻飞,执着地敲击着达甫手鼓。

无花果一样甜美的麦迪娜,是刀郎人的女儿。


201408 1286.jpg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