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
守望三省坡 ——湘黔桂三省区侗族经济社会发展与文化生态保护考察纪行
2015-11-11 02:19 作者:牛志男 来源:

1.jpg


“我在山顶吹哨子,三省人都听得见。”曾经,侗族猎人们这样自豪地说。

他们所说的山顶,位于湘黔桂三省区交界处,当地侗话叫做“弄三升”,即三省坡。这里是湖南、贵州、广西三省区侗族同胞共同的精神地标和“世外桃源”,也是侗族文化遗存保留最多、最完整和最具特色的地方。

进入新世纪的侗乡同样面临转型发展的攻坚阶段,以三省坡为核心的侗乡要更好更快发展,新的突破口在哪里,发展的核心要素是什么,发展的活力和动力又何在? 2013年,湘黔桂三省坡侗族文化生态保护试验区进入实质申报阶段。


2014年春意正浓之际,我受中国侗族文学学会秘书长、湖南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石佳能之邀,随全国政协委员李健、怀化市政协副主席黄雪鸿、市政协副秘书长明永刚等一行,先后考察、调研了湖南会同县、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通道侗族自治县和贵州黎平县及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的自然生态、人文风情及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建设等现状,还参加了通道中国侗族大戊梁歌会以及相关座谈会、论坛活动,让我对侗乡有了更为深切的认知和情感。


守望之行:让侗乡发出更响亮的声音

“侗族人口排在全国少数民族的第十位,但其发展和影响与人口地位还不相称。侗乡有自己的特色,可以摸索出一些好经验,使其发挥更大作用。”李健出生于湖南怀化市芷江县,因工作繁忙,很少回家乡。此行回到芷江,家乡变化让他大加感慨。

黄雪鸿是土生土长的侗族。在他看来侗族有自己的优势,关键要排除杂念,找准优势产业;加强学术与实践的对照研究,形成学界和政府部门之间良好的沟通渠道和机制。石佳能有着民族工作者和学者的双重身份,更自认是文化自觉者——对侗族文化弘扬传承的自觉。他希望更多人关注三省坡,为侗乡发展建言献策。


杨再思遐想:侗族文化的核心

从怀化市出城,上怀通高速,公路两侧的山峦和绿色让人不断感叹:侗乡真美!这条高速可抵达会同县、靖州县、通道县坪阳乡,与规划中的厦蓉高速相接,被看作湘黔桂三省侗乡连成一片的重要标志。

怀通高速也是侗乡陆路交通建设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湘黔桂三省区侗乡交通建设快速发展。沪昆高速、包茂高速、厦蓉高速,沪昆高铁、贵广高铁也在建设当中,再加上芷江机场、黎平机场以及桂林机场、铜仁机场,侗乡与外界联系更加紧密。

湖南省会同县高椅古村是行程第一站。高椅古民居建筑群内核丰富,蕴含着民俗、巫傩、宗教及耕读文化。古村现有500多户人家,其中85%的村民为杨姓,是南宋诰封“威远侯”杨再思的后裔。杨再思是唐末少数民族“峒蛮”首领,号称“十峒首领”,又称“飞山太公”。唐朝末年,杨再思率当地侗、苗、瑶、汉、土家等民族,归顺朝廷,兵民屯聚。在侗乡多有飞山宫、飞山庙、威远侯庙,至今香火不断。关于杨再思的族别,一直存在争论。一种观点认为杨再思以汉族官员身份来到侗族地区;另一观点则认为杨再思就是侗族,否则侗族不可能对其那么崇拜。但无论怎样,杨再思已成为侗族的一大民间信仰属不争事实。

这让我想起妈祖。妈祖在东南沿海一带被广泛推崇,然而湖南芷江却建有台湾之外最大的妈祖庙。明清时期福建、浙江商人沿着舞水河到此经商、建会馆,妈祖庙也随之出现。如今,妈祖在侗族地区仍有很大影响。这似乎可以牵引出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侗族文化的核心是什么?

“我认为侗族文化的核心是和谐。”侗族学者、中国社科院教授邓敏文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杨再思不仅是“五溪十洞”地区杨氏宗亲的祖先,而且被认为是该地区各民族人民共同的祖先。这标志着中原文化与湘桂黔毗邻地区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与融汇,也可以解读出湘黔桂区域多民族的和谐共处的密码。


粟裕故里:墙内开花墙外香

沿209国道前行,然后拐入乡间公路,一公里外便是粟裕大将的故乡——会同县坪村镇枫木村。一片小小的开阔地前竖立着“粟裕故居”的标志牌,指引我们走进这位侗族“战神”早年的家园。

据说,粟裕小时候经常在故居旁边几棵大樟树上攀爬玩耍。1961年在湖南长沙的一次会议上,正好有位会同县的干部参加,粟裕特意找到他,问起家乡父老的生产生活状况。听说古树还在,粟裕就放心了。

建于清光绪年间的粟裕故居,极富湘西民族特色,如今在岁月的积淀下更显古朴庄重。虽是富家子弟,但粟裕常和雇工一起插秧割禾、担水砍柴、采摘油桐茶籽。1924年,他给父亲留下一封信和几个梨子,即“离别”之意,然后只身前往常德求学。3年后粟裕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南昌起义,从此开始了征战半生的戎马生涯。“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这是曾经流行在江浙一带的歌谣。在当地许多人的心中,粟裕就是战神。

在距离粟裕故居不远的地方,一座2600多平方米的粟裕纪念馆即将完工。据说,在怀化还活跃着一批自称“粟米”的粟裕学研究爱好者。粟裕诞辰106周年之际, “粟米”筹备成立了粟裕研究会,推动粟裕学研究,打造粟裕文化品牌,传播粟裕精神。

随着会同县旅游产业的逐渐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到此缅怀这位侗族常胜将军。


鹰嘴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侗乡之春,气候清爽宜人,植被繁茂。

在地球同纬度地区大多为沙漠所覆盖,只有亚洲东部保存着绿色,鹰嘴界自然保护区便是其中的精华。保护区地处会同县东南部,是一个低海拔的森林自然保护区。这里的植被一旦破坏,便难以恢复,不仅会破坏洞庭湖流域沅江水系的生态平衡,而且对长江中下游生态环境也将产生影响。

鹰嘴界自然保护区由外向内分为试验区、缓冲区、核心区,山顶为核心区,禁止一切生产活动。近年来,会同县开始招商引资开发鹰嘴界的旅游,但村民怎么办?吊堂村是鹰嘴界山脚下的一个以侗族为主的村庄,周边的5个乡生活着侗族、苗族、汉族。保护生态,与老百姓生产生活产生了一定矛盾。另外,道路通过缓冲区,也对生态有破坏。

侗族信仰多神,万物有灵。以前,侗族寨里的大树、古树被奉为神树,都是砍不得的。侗款也有相关规定,比如乱砍乱挖树木怎么处理等。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商品经济观念的不断浸透,已经对传统文化、生态观念造成很大的冲击和影响。

黄雪鸿认为最好通过生态移民,保护核心区。山里百姓不能只是靠山吃山,还要调整生产经营方式。同时,国家应增加林业补助。


忙碌中的岩脚侗寨

全国共有1000座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其中,侗族特色村寨就有45座。侗寨除了建有鼓楼和风雨桥,选址也很讲究,多依山傍水,体现了侗族作为山地稻作民族的经济生活和社会文化风貌。

随着抑扬顿挫的芦笙声,靖州县寨牙乡岩脚侗寨出现在眼前。寨门两侧,几位男子手握芦笙,几位妇女拿着琵琶、端着米酒,迎接客人。寨门外的平地上,一座三层砖混结构的楼房已初具规模。这一座综合楼,包括办公室、医疗中心、党员活动中心、侗族文化产品展销厅和宾馆。

岩脚侗寨建于南宋中晚期,在寨内可以看到寺庙、古驿道遗址和清代功德碑。湖南省委组织部委派到这里驻村工作的刘文介绍说,靖州有意将岩脚侗寨打造成特色村寨,并得到上千万元投资。靖州西部的三锹乡地笋苗族特色村寨刚打造完成,岩脚侗寨的修建将形成西苗东侗的格局。

来到岩脚侗寨,刘文走访调研,最后拿出两年规划方案,涵盖基层组织建设、基础设施、产业发展、民生改善等方面。目前,水、电、路、环境、房、沼气六个农家工程,除了沼气,其他项目都已完成。

岩脚村97%的人是侗族,在家的年轻人全村超不过10个,大多外出打工。侗族节庆多,但年轻人少了,岩脚只在四月初八姑娘节才热闹一些。如今,这些在外打工的青年男女回到家乡,与家人共度佳节的同时找对象谈恋爱。姑娘节逐渐演变为侗寨情人节。


飞山文化

在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西北,有号称“楚南第一峰”的飞山,其形若飘飞,相传为天外飞来之山。飞山一带为苗、侗等少数民族聚居地,“飞山蛮”就位于此地。

靖州有“苗侗祖地”之称。城东白岩坡的半山腰处,立有魏了翁头像和石碑。南宋思想家、文学家魏了翁贬谪至靖州,却成为当地的福音。他在靖州创办鹤山书院,开创了湘黔桂边区教育之先河。中科院数学物理学部院士赵政国,便是靖州籍人。创办于1943年的靖州一中是当地唯一一所普通高级中学,据说近18年来每年都有考入北大、清华的学生。白岩坡顶端的文峰塔上,刻着自1987年以来靖州高考文、理科成绩前三位的学子名字。

2013年,中国·飞山文化旅游节暨中国·靖州土特产品博览会在靖州举行。活动期间成立了中国飞山文化研究会和靖州侗学研究会,举办文艺演出、启动全国摄影大展、全国有奖征文大赛、文化旅游论坛大会、自行车挑战赛、飞山文化旅游发展座谈会。可谓高潮迭起,精彩纷呈。

在靖州,我见到了国家民委派驻武陵山区的联络员、中央民族大学教师张玉刚。虽然刚来时间不久,但当地干部务实的工作作风,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相信全力贯彻落实“打造商贸物流中心,建设生态宜居靖州”的发展战略,靖州一定会成为富裕、宜居、和谐、幸福的美丽城乡。


黎平会议的“三敢精神”

看到天生桥、隆里古城标牌时,已进入贵州省黎平县。作为全国最大的侗乡,黎平不仅有着浓郁的侗族文化、优良的生态环境,而且还有一段让人难忘的红色记忆。

在黎平县城翘街老街的一间房屋里,黎平会议就在此召开。这是红军长征、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生死攸关的重要转折点。黎平会议纪念馆与黎平会址隔翘街而立。 结合当前全国正在深入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李健的建议下,讲解员重点介绍了当年红军在黎平开展群众工作的情况。红军在黎平的群众工作,至少包括八个方面:一是用方言、土话喊话,宣传革命道理;二是出台并严格执行民族政策;三是为少数民族做实事;四是通过喊口号、写标语、画漫画等形式搞宣传;五是召开群众大会;六是分浮财,送礼物——红军总政治部进入黎平后,要求每个指战员送老百姓一份东西作见面礼;七是安置伤病员;八是鼓励、招收少数民族群众参军,壮大红军力量。由于得到各族群众的支持,红军顺利通过民族地区,保证了长征的最后胜利。

李健、胡国珍两位委员就黎平会议所彰显的“三敢精神”进行了交流。虽然硝烟已远去,但黎平会议蕴含的“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精神依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寻找肇兴

走进黎平那一刻,我便一直在寻找肇兴侗寨的影踪。鼓楼、廊桥、人工湖、水车、木板小路,这就是曾经的肇兴侗寨吗?转过一个小弯,熟悉的侗寨终于出现在眼前:在现代文明侵扰下,侗寨依然顽强地保持着古朴的风貌。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侗族大歌唱响法国巴黎,肇兴侗寨也成为贵州首批民族风情旅游区。当地的旅游采取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群众参与的运作模式,成立景区管委会和旅游发展公司,近年又提出了“两茶一游(茶叶、油茶、旅游业)”的发展思路,打出了黎平茶叶品牌,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自2014年1月起,景区门票扣除税收后的部分,将有20%会反馈给当地百姓。

肇兴侗寨的5座鼓楼分为仁、义、礼、智、信,代表5个宗族将寨子分为5个自然片区。寨子依山傍水而建,沿肇兴河行走,两岸的侗族建筑多被改造成了酒吧、餐馆、商店,但整体风貌依然比较和谐。

一位中年妇女正在一家小餐馆前做刺绣,她叫吴红云,是餐馆经营者。她向我们推荐了侗家油茶、腌鱼、腌肉以及自酿米酒。边吃边聊,话题自然离不开侗族饮食文化。侗族有两大世界文化遗产:侗族大歌,还有全球六大农业生态系统文化遗产之一的侗族稻鱼鸭。作为典型农耕民族,侗族饮食文化习俗处处可见:屋脊呈鱼尾形状,走亲访友带自家稻田里的鸡鸭鱼……

民族文化也走进了侗寨课堂,汉、侗语双语教学,学生学习侗族民歌、侗族手工艺等等。今天的肇兴已然完成从一座侗寨向一个景区的转型,但它依然是一座侗寨,一座坚守传统农耕文化的侗寨。


黎平夜谈

参观完肇兴侗寨回到黎平县城,已是夜里8点钟。黔东南州政协、黎平县政府相关部门人员与我们一起,召开了此次侗乡之行的第一次研讨会。

黎平是全国侗族人口最多的一个县,也是侗族文化的主要发祥地,但无矿产缺产业,特别是科技教育落后,人才培养和基础设施建设也需要进一步加强。会上大家都认为黎平工业基础差,要盯着文化旅游这个目标不放。侗区人文生态丰富,比如侗族大歌是世界级牌子,但没有形成合力,关键在思路,三省侗区要联合起来,服从一个整体。目前,侗族文化研究仍然还比较欠缺,要加大母语传承,建立侗族文化传承基地。环境对民族文化传承的影响很大,青壮年人口外流,生活方式改变,化工药品污染、生活垃圾等都是侗乡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侗区生态保护相对较好,是难得的一块绿洲,对国家也是一种贡献。

黄雪鸿表示,侗区发展一定要耐得住性子,区域发展需要递进,发展的阶段也需要递进。侗族有自己的优势,国家高度重视其文化、生态保护发展,今后发展不可限量;必须排除杂念,找准优势产业。


印象大戊梁

地处湘黔桂交界处的通道,是湖南省成立最早的少数民族自治县。马田鼓楼、芋头侗寨古建筑群、恭城书院、白衣观、坪坦风雨桥,还有侗族芦笙制作技艺、侗戏、侗锦,使通道入列中国最具潜力的十大县域旅游县。

在独岩公园,侗歌、侗戏、侗族大歌正在上演,民间歌手采取打擂台形式,现场对歌。这是有着中国侗族“情人节”之称的大戊梁歌会现场。每年4月,湘黔桂三省区侗族同胞纷纷赶往通道,参加大戊梁歌会。歌会会场之外,国家级传承人粟田梅,现场指导几十人一同操作织锦机、纺线机,进行侗锦织造技艺比赛;国家级传承人杨枝光等5位芦笙工匠,现场表演芦笙制作。随着欢呼声,抢鱼塘活动开始。男子立于水塘抢夺鱼儿,塘边姑娘们叫喊着指点鱼儿的踪迹……

大戊梁歌会下半场,移往通道坪坦乡横岭村和坪坦村举行。走进横岭村侗寨,只见有打年糕和拍毽子表演,戏台上打陀螺,戏台前高脚马。不远处两位侗族男子正在斗牛角,两人各执顶端为牛角形的长棍顶来顶去……虽然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受到冲击,但这些传统体育活动依然有着较为深厚的群众基础。

坪坦村侗族芦笙文化广场,正在进行芦笙表演和对抗大赛,周边屋顶阁楼上站满了摄影者。作为芦笙之乡,坪坦村的中国通道侗族芦笙文化艺术节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傍晚,千人合拢宴即将举行。侗家女肩挑盛满菜肴的竹篮,绕圈而行,直至在芦笙广场上每张桌上摆满饭菜和米酒。品尝菜肴时,有侗族男女向来客敬酒献歌。合拢宴后篝火晚会,大家“唱起来,跳起来……”。

夜幕下,侗族姑娘和小伙子手持灯笼、火把,照亮宾客回城路,欢迎宾客再回头。


风生水起的大戊梁歌会背后

中国侗族大戊梁歌会是通道旅游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随着现代文化与民族文化、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强烈碰撞,当地侗乡的青年人外出打工,民间歌手逐渐减少,原生态文化受到明显冲击。

湖南各级政府高度重视通道大戊梁歌会建设,希望将其打造为国际性节庆品牌。风生水起的歌会同样离不开侗族同胞热情好客的民族秉性,坪坦侗寨的民俗体验活动,就是很好的例证。

为了拍芦笙表演,我来到杨阿军家。他家有一座侗族传统建筑式样的二层砖混小楼,阳台上挤满了拍照的游人。这么多人不打搅生活吗?“不会。我们本地人不管认不认识,只要碰到都会跟对方打招呼。以前晚上走山路,随便到哪户人家过夜都可以,还管饭吃。”杨阿军说。前年,一对河南夫妻到坪坦观看芦笙节表演,不仅在杨阿军家的阳台上拍照,还免费住了两晚。

合拢宴也很能说明侗族人的热情好客。客人如果长住,寨里百姓就你请一餐,我请一顿;如果只是暂留,各家则拿出饭桌拼成大桌、端出酒菜,全村人同饮同餐。

如今外来的游客和本地外出的打工者越来越多,会不会对当地民风民俗带来一定负面影响?这也是许多民族地区面临的共同问题。但我相信,侗乡在发展旅游经济、保护传承民族文化的同时,其民风民俗也一定能够得到较好的沿习。


DSC04054.jpg


万佛山下话发展

通道万佛山风景区由万佛山、将军山、紫云山、七仙山等八大景区组成,森林葱郁,有国内一流的丹霞地貌景观,是到通道的游客必去之旅游胜地。

地处武陵山片区的通道如此之美,却处于“久在深闺人未识”之现状。在与通道县政府以及当地专家学者一起召开的座谈会上,我们得知通道与周边县县情基本相同,但享受到的国家政策却差异较大,从而导致发展差距。作为一个生态环境保护得极好的国家重点扶贫县,没有列入西部大开发地区的通道,被甩在了后面。

李健、黄雪鸿表示,通道已纳入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县,其面临的生态保护与发展困境,可有望得到破解:国家主体功能区的导向作用,国家财政的支撑作用,目标考核的保障作用,三者将发挥作用。

座谈会结束之后,我对国家民委派驻武陵山区的联络员杨保峰进行了采访。2013年,杨保峰派驻通道任职,巧合的是杨姓为当地侗族大姓且有“保”字辈,这让他与侗族同胞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了解到这里风力发电资源丰富,但开发进展缓慢,杨保峰协调、联系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前来开发风电资源。目前,已达成近40亿投资的初步合作意向,并完成风力投资规划。

基层工作的千头万绪和基层工作者求真务实的态度,让杨保峰感受深刻。他希望通道在用好、用活、用足现有政策的同时,向国家争取更多扶持,实现后发赶超。


大侗乡畅想曲

中国侗族大戊梁歌会举办前夜,民族文化与旅游论坛在通道举行,来自湘黔桂、台湾的民族学专家学者及其省市县相关领导,为侗乡的发展建言献策。

玉屏侗学会代表杨显政介绍,贵州铜仁玉屏县是贵州人口最少的县,也是贵州唯一的侗族自治县,因其地理原因侗族文化消失得较快,旅游开发相对滞后。2013年起,玉屏全力打造城市生态农业观光园,成效明显。随着沪昆高铁开通,玉屏将成为贵州又一个对外开放的窗口。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自然和人文景致很美,但发展落后,黔南侗学会代表陈昌槐表示,农村是全面建成小康的短板,中国美农村必须美,中国富农村必须富。他希望,在加强农村城镇化建设同时,要提升农村的功能,保持村寨山水、建筑等原本风貌。

广西三江侗学会的代表,则围绕申遗和旅游的主题作了发言。侗寨申遗目的有两个:一是侗族村寨文化得到传承,二是让村民过上好生活。侗族村寨保护发展,要注重非物质文化保护,避免过于商业化或城市化。处理好城市与乡村、商业与农业、现代与传统等关系,并可采取股份制与能人带动等发展方式。让百姓过上幸福生活,则离不开农业产品开发和相关方面的扶持。

湖南怀化新晃侗族自治县,侗族文化、夜郎文化积淀厚重,但目前村寨保护面临危机。为此,新晃县申报了3个自然村寨作为侗族特色村寨进行保护。今年又做了规划,把资金投到重点村。芷江侗学会代表戴业大强调,侗族文化既有一致性,又存在差异性。保留侗族文化共性同时,要尽力放大个性,只有这样才能打造出各具特色的旅游品牌。通道侗学会会长石愿兵则探讨了新议题——侗族哲学思想审美观,列举了侗族审美的4个特征:追求自然之美,稻作文化生产生活方式之美,对审美的内在需求,侗族族群内部及各民族之间和谐相处。

来自台湾的张骏逸教授谈到文化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对促进民族情感、稳定民族团结发挥重要作用,建议打造一个永久性侗族高端论坛。

李健提出,侗乡开发了很多旅游点,但缺少高品质文化产品,大众化旅游产品也不多,应多从游客角度思考挖掘,并运用先进营销手段进行宣传推介。


守好文化家园

无论日常工作还是平时调研,通道县民族宗教局局长林良斌格外关注侗族文化的传承保护:“特别是古籍,包括口头传承的和手抄本。侗族以前没有语言,只有通过用汉字或者用汉字记侗音来呈现,文本内容只有原作者清楚,换一个人就可能看不懂。如果不及时收集整理,就会很快消失。”目前,林良斌正在搜集整理流传于通道的双歌——对唱情歌,现已整理出几百首。为了更好地保护传承对歌,他采用几种方式进行记录:汉字记侗音;标注侗文;汉语翻译出歌词,国际音标标注。

“款”是古代以及近代侗族社会特有的民间自治和自卫组织。款词又称款约,有约法款、族源款、出征款、祭祀款等,侗族通过的款词进行自治管理。现在,只有少数四五十岁以上的侗族人还会讲款。湖南和广西出版了相关书籍,加强推进护“款”的研究工作。

2008年,为探源侗族文化、搭建两岸文化交流之桥,台湾政治大学张骏逸教授率本校实习团队首次抵达通道,进行田野考察,由此拉开了两岸民族文化交流的序幕。如今,第三届两岸少数民族文化论坛正在台湾筹备中,两地民族文化交流机制初步形成。身为台湾原住民的刘少君博士,长期在侗乡调研,通道已经成为他第二个家。张骏逸、刘少君等学者撰写的关于侗族的论文,在台湾学术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太多致力于侗族文化保护研究、关心侗乡经济社会发展的人士,从侗乡一路走来。他们或为侗族或为其他民族,或为当地人或为外地人,或为官员或为学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守好侗乡的精神文化家园!


侗乡看三江

全国5个侗族自治县中,广西三江第一个成立侗族自治县。209国道、321国道、枝柳铁路以及建设中的厦蓉高速、贵广高铁交汇于此,使得三江不仅是侗族地区东南门户,更成为大桂林、黔东南、湘西三大旅游圈的重要节点。

在三江,我们与县政府人员召开了此行第三次座谈会。

三江侗族大歌、侗族木构建筑营造技艺和侗戏,已经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这里被誉为“世界楼桥之乡”,也是“百节之乡”。三江打造的侗族地区最高最大鼓楼、中国东方竞技斗牛场、风雨桥,均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2012年三江被评为全国十大产茶县之一,2013年茶叶产值达10.25亿元,今年茶叶种植面积和产量均排在广西第一位。三江油茶种植面积61.7万亩,排在全国第三位,2013年产值达2.62亿元。

吴永春县长表示,三江有着清晰的发展思路,即围绕三江特色民族文化、特色旅游产业、特色农业、特色新城,科学发展新三江。

林溪乡程阳桥风景区,是三江开发最早的侗族风情景区。建于1924年的程阳桥历经风雨,依然壮观精美。走过程阳桥,便进入了程阳八寨,这是8个相连的侗族自然村,田园风光优美,侗族文化浓郁。

马安寨多民族特色餐馆、店铺、宾馆,是整个程阳景区的商业服务中心。林溪河上游是合龙风雨桥,穿过桥就来到了平寨。平寨跨过小桥,便进入岩寨。这两个寨子每家都有一块小田地和水塘,少了商业和喧嚣,是典型的侗乡人家。每天下午,岩寨广场上都会进行侗族歌舞表演。柳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就设在侗族木构建筑技艺传承人杨似玉的家里,汇集了侗族木建筑、侗族服饰、侗族农民画、侗戏、侗药、侗族民间节庆等方面的多件实物和照片。县文体局书记杨永和是当地文化名人,对三江的历史文化、民族风情很了解。他表示走马观花地看程阳八寨,只需半天就可以游完,但若细心研读就要花上一段时间了。

返回县城途中,经过中国最长的风雨桥——三江风雨桥。桥廊内,两侧车道的汽车穿梭往来,古老的侗族建筑与现代文明紧密结合在一起。风雨桥不远处,侗区最高鼓楼和中国东方竞技斗牛场相望而建。让人不由地赞叹三江在民族文化传承创新上做出的不懈探索和努力。

一路行走,侗乡的久远历史、深厚文化、淳朴民风、优美生态以及越来越便利的交通条件,特别是各族干部群众谋发展、打造特色文化生态旅游的努力与探索,时时令记者深思。随着湘黔桂三省坡侗族文化生态保护试验区的不断推进,地处大湘西、大桂林以及黔东南旅游圈的侗乡,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夜色降临,观看侗族歌舞剧《坐妹》的时间到了。坐妹是侗族青年男女交际、恋爱的活动方式,有些侗族地区又称为玩山或走寨。舞台上侗族青年男女对爱情的忠贞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再次为我此次侗乡之行打上了深深的印记。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