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大理白族生态环境观一瞥
2015-11-12 02:30 作者:李锡鹏 来源: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集 “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最佳中国魅力城市”等多顶桂冠于一身。这些殊荣的获得,除了各族人民的开拓进取和天时地利之外,也与世居大理的白族同胞良好的生态环境观分不开。


大理白族生态环境观的特点

维护生态环境行为的制度规则多样。大理白族从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总结出朴素的哲理,即:靠山吃山,吃山还得养山。这种意识自发地形成了若干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的规则。其乡规民约多刻于石碑或木板,有的专门保护树木,有的专门保持水土,有的禁止乱开挖矿产资源,内容非常广泛。保留至今的碑刻就有《种松碑》、《护松碑》、《栽种松树碑》、《保护公山碑记》等。

制度规则的权威和思想上的主动认同。白族的生态环境观在本族群众中自幼至老无人不知,而且所有人都自觉维护制度、践行规则。其一方面表现为观念意识和贯穿于生产生活过程中的各种习惯和禁忌,另一方面表现在强制性文件中的规则和惩罚。这样的规则和意识在大理白族民间和官方从来都有。《护松碑》记述,大理市下关镇旧铺村村民于乾隆三十八年种松于主山,并将主山定为公山,任何人不得侵占,不得乱砍乱伐,有擅自砍伐者,罚必不免。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了人们爱山护林的意识。

对优良传统的继承和生动鲜活的实践。大理白族人自孩提时便生活在有明确生态环境观的族群中,对自然环境的保护都是自然而然地习得。至今,这种生态环境观在现实中也有鲜活的例子。比如,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洱海流域人口的不断增长,生产生活污染侵占湖体。大理州委、州政府先后组织实施了“双取消”(取消网箱养鱼、取消机动渔船)、“三退三还”(退塘还湖、退耕还林、退房还湿地)和“三禁”(禁磷、禁白、禁牧)等一系列措施,使洱海保护治理工作步入科学化、规范化阶段。如今,洱海水质与良好的生态环境在云南省九大高原湖泊中位居第一,也是我国保护得最好的城市近郊湖泊之一。


大理白族生态环境观的主要表现形式

大理白族的生态环境观,可以通过人们生产生活中的一系列具体行为和规则来加以认识。

对土地的保护。白族古人尤为重视保护农民赖以生存的农田、水利设施 。《封闭双马槽厂永禁碑记》记载,大理市凤仪镇北汤天村东二公里的河谷中有沙金矿分布,此处为水之发源处,流灌田地四十余里,钱粮攸关,民生所系。由于乱开乱采,导致“河沟淤阻,田地渐成沙洲,垅亩尽为荒壤”,影响国计民生。于是州府下令永禁开采,并于康熙二十四年立石刻碑。

对水资源的保护和利用。白族保护水源林的碑刻还有好几块。剑川金华山清乾隆四十八年《保护公山碑记》提出了“禁岩场出水源头处砍伐活树”。剑川沙溪《蕨市坪乡规碑》规定“凡山场自古所护树处及水源不得乱砍,有不遵者,一棵罚钱一千”。大理白族认为江、河、湖、海、井里都有神。虽然龙崇拜产生后,司水之神改为龙王,但白族地区依然将管井、江、沟、河的神称为井神、江神、沟神、河神。

对动植物的保护。大理白族长期与大自然中的动植物和谐相处,十分重视保护动植物。在鹤庆县西山一带的白族中,至今还保留着一个祭鸟节。

对土地的使用。土地资源是人们生存之本,白族在实践中总结了许多合理利用土地资源的方法。比如,白族村庄都建在贫瘠荒凉的坡地或山脚下,以保证高产耕地不被挤占。同时对部分土地进行轮歇耕作。

以节日习俗促进合理利用。从许多传统的风俗习惯中也可以发现白族的环境保护习俗,如他们在村寨附近都有特定的风水林,任何人不得损坏风水林的一草一木。很早以前,白族先民就有集体植树、封山护林育林的传统节日,如插柳节、缀彩及封山仪式等,有些村寨至今仍保持着这种风俗。每年七月以后,大理白族各地便相继开始封山,须待来年农历正月初二集体祭过山神石或山神碑后,方可进山。大理地区类似的环境保护节日还有祭沟节、祭潭节、祭鸟节等。这些节日既是村民聚会歌舞游乐的活动,又有环境保护的意义。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