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民族广播: 我生命中永恒的声音
2016-02-22 02:27 作者:乌仁其木格 来源:

乌仁其木格.jpg


小时候我特别爱听收音机,但是因为那时家里没有收音机,所以只能去我的小伙伴家里听广播。

1967年的冬天,父亲带我弟弟到张家口看病,买回来一台大收音机,当时就把我乐得都跳起来了。此后,广播就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只要学校一放假,我多数时间就呆在家里听广播。有时候父母也在一旁和我一起听广播里的故事。工艺简单而皮实的大收音机摆在家里唯一的柜子上,算得上我家的传家宝,也成了我播音生涯的启蒙老师。

在那个年代,文化生活极度贫乏,草原上只有马群、羊群,因此听广播成了我生活中最大的乐趣。我一边放牧一边学习,还每天收听广播,一天不听就好象缺了点什么似的。有时干活干得很累,可是一听收音机就不觉得累了,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那台老式收音机还预示了我命运的转变。记得那是一个雨天,下午5点多钟我们附近村庄的敖其尔大叔来到我们家,他说到公社办事时碰见了公社的巴图书记,巴图书记告诉他:北京的广播电台来招考播音员了,让其木格在5月9日来公社参加播音员考试,这是通知书。我一下愣住了。“大叔这是真的吗?”大叔瞪大眼说:“我还能骗你呀!”我高兴极了。我母亲更是高兴地说:“这可太好了,这个孩子从小就爱听广播,是不是真有缘分这个讲究啊!”

原来,1970年,根据周总理的指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为了恢复民族语言广播准备调集一批编辑、播音员。当时是国际台蒙语部的组长铁犁和中央台的原工会主席卢汝强到我家乡挑选播音员的。5月9日,我拿着通知书,坐公共汽车到了离家不远的桑根达来公社考场报了名。当时去考试的人很多,其中也有我的很多同学。考试时,我有一点紧张,心蹦蹦跳。这时铁犁开始问这问那,我都一一回答。他还问我有没有对象,我有点儿不好意思,笑着说:“没有朋友,我还要上大学呢!”铁犁让我念报纸上的文章,念毛主席的诗词。最后他还让我唱一首歌,我就大声唱了首《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考试过去快一个月了,父母和我都急切地等着结果……

6月17日,我去夏营盘办事,邮递员给我们家送来了一封录取通知书。6月19日,我回家了,我母亲从远处看见我就迎了上来,满面笑容地对我说:“孩子,北京的通知已经来了,让24日去北京报到。”我高兴地跳起来拥抱我的母亲:“这是真的吗?”母亲说:“当然真的了!”母亲的笑容是那么甜,那么慈祥。

消息传遍了我们整个浩特,邻居们都来祝贺我。有一位老奶奶听说我要走了,拄着拐杖到我家里嘱咐我说:“孩子啊,我活了80多岁,苦日子、好日子都过过了。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好的事情,我们草原上的燕子要高飞了,真是大喜事呀!这是我们草原牧民的骄傲!”

母亲给我准备行装,父亲去大队高高兴兴地借来200块钱。我说:“我用不着那么多钱,咱们家有困难,以后不好还啊!”父亲说:“大城市里如果缺钱跟谁借去啊!我们没有事的,秋天咱们把白马卖了,这样就可以还钱了,不要担心。孩子啊! 你要到很远的北京去工作了。这是咱们家的光荣,也是我们草原人民的光荣,到北京后一定要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多向周围的人学习,不要辜负草原人民的一片希望。”父亲的这些教导,至今还回响在我的耳边。

6月24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来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虽然我从小爱听广播,对广播有着很深的感情,但是对于自己能当上国家电台的播音员还是根本没有想到的。能成为与广播有缘的人,实在是人生之大幸啊。可是,只有初中文化的我,怎样才能完成好这份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呢?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首先,要多读书多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知识水平,提高自己的综合素养和业务水平。

6月29日,中央台民族部为了加强新播音员的播音基本功和理论素养,举办了第一次学习班。当时民族部的人员还没有招齐,只有蒙古、哈萨克、维吾尔三个民族语言的七八个播音员,蒙古语就我一个。在这个培训班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中央台播音艺术大师夏青、著名播音员陈刚、费寄平、曹山、林田、方明等老师。他们给我们讲了播音员的基本功及播音员的使命,怎样播新闻、评论、社论、通讯等课程,让我懂得了中央台播音员就是把“党的声音、祖国的声音、人民的声音”,传送到四面八方,懂得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使命的深刻含义。从此以后,我这个什么也不懂的牧民的女儿,开始走上了播音员岗位。我每天早晨 5点30分起床练嗓子,念稿子,晚上一直学习到12点。当时除了吃饭、睡觉,脑子里整天想的事情就是播音了。

通过多年的业务学习和实践,我从不熟悉播音专业到逐步掌握、了解播音专业知识,在实践中不断摸索和掌握播音技巧,最终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播音员。

这几十年,我在播音室里播过新闻、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儿童文学、诗歌、人物通讯等不同题材、不同类型、不同风格的节目,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人民广播事业,同时我也获得了像“三八红旗手”、“优秀播音员”、“优秀党员”等诸多荣誉,听众们称赞我为“用心播音的播音员”。我还出版了一本名为《奔向天边的路》的书。我们蒙语部主任毕力格在《中国广播》杂志上对此书评论道:“《奔向天边的路》由回忆录、播音研究论文、专访、媒体访谈、说给听众的心里话等5个部分组成,是乌仁其木格同志几十年播音工作的回顾和总结、成果和积累,从中可以看出一个老广播工作者为民族广播事业不懈奋斗的足迹。”此书2008年6月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后,许多读者纷纷给我打来电话或者发来短信表示祝贺。

40年的播音生涯,让我领略了广播人的光荣与艰辛。在我的播音生涯快要画上一个圆满句号的时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授予我“十佳播音员主持人”荣誉称号。我还获得了2010年第11届中国广播电视播音员主持人最高奖项“金话筒奖”。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艺术家铁成老师对我说:“祝贺你乌仁,一个牧民的女儿成长为杰出的播音员!”听到这句话我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如今我虽然已经退休,但民族广播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永远激励和感召着我,伴我前行!    “我与民族广播这些年”征文一等奖作品)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