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当年的“白月”
2016-02-22 02:23 作者: 萨茹拉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查干萨日”的祝福.jpg


  蒙古人崇尚白色,因此将每年一度的春节,敬称为“查干萨日”(tsagan sar),汉译为“白月”,象征着纯洁、吉祥、神圣,预示着春天到来,万物复苏。

  我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扎鲁特旗道老杜苏木。很小的时候,印象中我的家乡花草遍地,牛羊肥壮。1989年,因为父亲工作调动,我们一家人跟随父亲一起搬到镇上居住。我们在道老杜苏木过了最后一个春节,那个春节让我们终生难忘。

  那年,我家里买了一台300多元的录音机,每天都在放妈妈买来的各种各样的“蒙古乌力格尔”(四胡弹唱的民间故事)。临近春节,家里充满节日的气氛。腊月二十三,为辞旧迎新,全家总动员清洁卫生、打扫家室。傍晚在院子里“祭火”,分了两个火堆,妈妈说这是要敬父亲家和母亲家各自的祖先。把火烧旺后由爸爸和妈妈将祭品投入旺火中烧,口诵赞词,祝福家人幸福,我和弟弟在旁边磕头。蒙古人认为,“火”代表着一个家族的传宗接代、兴旺发达。从这一天开始到大年三十,我们都是在期待中和兴奋中度过的:妈妈带我和弟弟买了新衣服,还把爷爷奶奶从乡下接过来,祖孙三代大团圆了。


祭火(资料图 图源网络).jpg


  大年三十,同在一个苏木的姑姑一家也来到我们家。从早晨开始,弟弟、两个表妹和我还有读大学的小叔和小姑欢聚一堂。上午祭佛。蒙古人家中都设有佛柜,我记得那时我们家北墙上挂着成吉思汗像,另一面墙上挂着十世班禅的像。拜完祖先和佛祖之后,就开始丰盛的早餐,早晨要吃香喷喷的手把肉。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美餐。我们四个小孩儿吃肉吃得把新衣服都弄脏了。因为过节,大人们也没有过多责怪,吃得心满意足的我们又期待着晚上的家庭晚会。小时候妈妈就经常给我们小伙伴们举办小型晚会。终于到了大年三十晚上,饭菜都做好了,爸爸将我们蒙古人视为最高贵最纯洁的未动过的美食,放到一个精美的盘子里,有肉、奶食品、白酒、红糖,再加上布料和冥币。然后,爸爸把酒一盅盅不断地撒在地上、撒向天空、洒在家里炉子烧旺的火上,口中高声念诵祝福词。祭祖之后,全家上席,晚辈向长辈敬酒,跪拜磕头,接下来便是通宵达旦举家欢度,由我主持晚会,弟弟和表妹们唱歌,整个晚上过得热热闹闹。

  大年初一,不论男女,我们见面第一句话就问候“新年好”并带着哈达、白酒和罐头(草原上的罐头是最适合解酒和解油腻的酸甜食物)到亲戚家拜年。接下来的日子,一直到清明为止,大家都在互相串门聊天休闲中度过。这期间,每家每户都在桌上摆满美食,童年的我们都抓紧每分每秒享受过新年的感觉,在舍不得“年”走的同时又开始盼望第二个年的到来……


美食.jpg

  终于长大了,高中时我考上盟里的重点蒙中,后来又到北京上大学、上研究生,毕业后留北京工作,一晃20年过去了。多年在外奔波,我习惯了城市快节奏的生活。每到年末,渴望与家人团聚。可是近几年回去的时候感觉家乡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面貌,楼房林立,生活节奏也比以前快了很多。北京各单位和往常一样春节只放七天假。很多时候买不到车票,我的好几个年也都是在北京过的,总感觉欠缺些东西。有一次,我买到了大年三十的火车票,这个年就在拥挤的卧铺车厢度过了……现在回家过年,由于在外面久了,爸爸妈妈会带着我去亲戚们家挨家挨户拜年。

  爸爸妈妈至今还保留着过去的传统,每次春节回家,他们都做我们小时候爱吃的冻炒米。那种黄油和炒米融为一体的味道,让在外漂泊的我甚是思念,也成了我对“白月”最刻骨铭心的记忆。

图片来自网络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