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我心中的“萨尔塔”——访《萨尔塔姑娘》导演徐鸿钧
刘娴 2016-04-13 02:23

玛曲.jpg
  

  根据范景鹏的报告文学《走出大山的东乡姑娘——记东乡族第一位女博士马建华教授》改编并由其执笔的电影剧本《萨尔塔姑娘》入选中国民族影视创投计划重点项目,已经在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立项。此片由徐鸿钧执导,2015年开拍。

  影片讲述了东乡族姑娘马建华的奋斗历程。她冲破世俗的樊笼,在父亲与丈夫的默默支持和帮助下从贫困的农村考上大学,进而又继续深造读博,成为我国第一位东乡族女博士,并在其研究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绩。无疑,这部影片将成为东乡族有史以来的第一部影片,为世人了解东乡族、走近东乡族打开一个视觉窗口。


  “东乡族是一个顽强的民族,拥有一种向上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东乡族的民族之魂,也是我心中真正的‘萨尔塔’。”


5徐鸿钧 萨尔塔姑娘.jpg

  徐鸿钧: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代表作品:电视剧《走进香巴拉》、《热巴、黑人、龙头琴》、《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纪录影片《桑科草原藏族风情》、《中国藏族艺术宝库》。电影《云中的郎木寺》、《拉卜楞人家》、《华锐嘎布》等。


  东乡族因居住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地区而得名,自称“萨尔塔”(Sarta)。

  在东乡族民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故事:有一位英俊出色的猎手,名叫米拉尕黑。他用箭射下一片月亮,得到一面月光宝镜,而镜中留有一位叫海迪亚的美女的身影。米拉尕黑得到智者的指引,历经千难万险找到了海迪亚,以宝镜作媒证和聘礼,约定第二年完婚。但就在他们准备举行婚礼时,战争却发生了。米拉尕黑跨马出征,抵抗入侵的敌人。当米拉尕黑远征时,财主恶少马成龙觊觎海迪亚的美色,让魔鬼给她喝下迷魂汤,强行与海迪亚成亲。战后米拉尕黑赶回,而海迪亚已失去记忆。米拉尕黑得到智者和风雪宝驹的帮助,在马成龙娶亲时救出海迪亚,向海迪亚讲述他们彼此相爱的往事,用月光宝镜来唤起了海迪亚的记忆。这一对经过重重魔劫的情人终成眷属,在玛瑙海边举行了婚礼。这个具有传奇性、生动感人的故事后来被东乡族诗人汪玉良作为题材,创作了叙事长诗《米拉尕黑》。

  《萨尔塔姑娘》中的主人公马建华博士,是在现代社会中最能代表东乡族精神的人物,她同那个古老的传说英雄米拉尕黑一样,被东乡族人民看做骄傲,承载着东乡族顽强奋进的民族品格。

  这也正是徐鸿钧导演看中这个剧本的原因。他说:“这样一个角度,选取的是一种积极向上的视角,去展现一个民族的力量,去通过平凡人物对梦想的执着,对自我的超越来表达深深植根于民族土壤中的‘英雄本色’。这正是我心中真正的‘萨尔塔’。”他认为这个故事用电影语言来表达,可以获得成功。

  “我们往往习惯于将矛盾放大,孰不知这种在矛盾中不断发展且壮大的正面力量更值得我们去关注和弘扬”。《萨尔塔姑娘》就是这样一部充满正能量的影片。这其中包含着女主人公持之以恒的努力,冲破世俗樊笼的勇气。

  徐鸿钧相信这部影片对于一些人口较少民族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参照。影片中女主人公的奋斗历程会感染他们,会有更多的人重视对少数民族人才的培养。


  “独特的民族性是与叙事内容无法分割的共同体,我们不可能离开民族性这片肥沃的土壤,而单单地去讲故事。这里的民族性包括民族文化、民族习俗、民族宗教等等。”


  谈到如何在影片中体现东乡族特有的生活环境、文化艺术、宗教习俗,徐鸿钧说:“我们不仅会在叙事过程中体现这些最基本的民族要素,而且要通过这个影片,呈现出一部宏大的东乡族历史画卷。”

  根据剧情需要,剧组将先后在新疆、甘肃兰州、山东、厦门等地进行取景拍摄。在影片中将展现东乡族的生产生活方式、服饰演变等文化元素。同时,影片还将特别突出表现东乡族的民歌“花儿”,将它作为基本音乐元素创作影片的主题曲以及背景音乐,用它来展现女主人公心中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与追求。

  东乡族是我国人口较少民族,有语言无文字。在服饰、饮食等方面有自己的特色。

  而这些独特的部分正是徐鸿钧要在《萨尔塔姑娘》中着重体现的。比如在服饰方面,影片会使用东乡族妇女最爱穿的一种传统服装:有圆领、大襟和宽袖的绣花衣服,袖口上镶一道花边;下穿套裤,裤管镶两道绣花边,裤管后面开小衩,用飘带束住裤管。由于东乡族妇女的服装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发生变化,在影片的后半部分,演员们的着装也随之改变了,开始戴盖头,根据年龄的不同分绿、黑、白三种颜色;穿宽大大襟衣服,外加一件坎肩,长裤一直拖到脚面。

  在采访中,徐鸿钧导演始终对记者强调:“东乡族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这份‘独特’很珍贵,好的东西就要去传播,就要让更多人的了解。”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出版号:CN11—4606/C 京ICP备15020131号-2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