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 · 关注
转场:从冬窝子走向春天的草原
2016-04-26 03:06 作者:赖宇宁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雾中迁徙.jpg
冬窝子的哈萨克族牧民


  有人说,世上路走得最多的是哈萨克族人;也有人说,世上搬家最勤的人是哈萨克族人;还有人说,哈萨克族历史悠久而又丰富多彩的游牧文化就贯穿在一年四季的转场生活中,是典型的“候鸟民族”。


7.每年3月,远冬牧场的草料基本枯竭,新的一轮转场就又开始了。牧民们开始打包行李,集中搬运。 (2).jpg


  初春时节,大地复苏,冰雪融化。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境内的阔克江巴斯远冬牧场,越冬的伊犁州直部分县市2100余户哈萨克族牧民开始陆续踏上春季转场的路途,他们将赶着41万余头牲畜转入伊犁河谷的春季草场。


6.图为牧民冬宰结束后用牛皮制作马鞍。.jpg


  从阔克江巴斯远冬牧场到果子沟转场路线长约300公里,牧民们要赶着牛羊一路翻山越岭,不分昼夜行走十余天时间。尽管路途遥远而艰难,还要经受风雪严寒的侵袭,但这并不能挡住他们前行的脚步。牧民们祖祖辈辈都这样,赶着牛羊,年年延续着如此盛大的转场。他们以一种候鸟式的生存方式,用马蹄和双腿丈量大地,追逐着同样的幸福梦想。


“FHX_1759”为智能对象-1.jpg


  新疆伊犁河谷是我国重要的畜牧业生产基地,从天山深处的高山草甸,到伊犁河畔的广袤平原,垂直分布着众多牧场。牧民世世代代形成了按节气的冷暖到不同牧场放牧的传统,轮流利用草场,逐水草辗转而居。在伊犁,哈萨克族牧民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转场中度过的——每年转场20至30次,路程达300至1200公里。如今,随着牧民定居的基本实现,驱赶牲畜到冬牧场的任务已主要由青壮年劳力来完成,其他家庭成员则在定居点生活。但不管怎样,转场,依然是哈萨克族牧民挂在嘴边最多的话语。


3.宰杀牲畜时,举行宗教祈祷仪式.jpg


  春季转场是最辛苦的劳作。每年3月,远冬牧场的草料基本枯竭,而春牧场的积雪已经融化,即将露出嫩绿的草尖,转场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牧民们白天让牲畜吃足牧草,之后便冒着凛冽的寒风连夜迁徙,天亮走到哪儿,就在哪儿歇息,日复一日。转场的牲畜以怀孕母羊居多,牧民们一刻都不敢怠慢。要分开混在一起的羊群是件十分麻烦的事,牧民们转场时都要和邻居的牲畜相隔一段距离。忍受寒冷、孤寂甚至饥渴,哈萨克人有着不畏艰难、热情豪爽的民族性格。在牧人的羊鞭下,是他们一个家庭几乎全部的财富。每一次转场,都承载着哈萨克族牧人对美好富足生活的期盼。


12.经过10来天的艰苦跋涉,牧民们安全回到了伊犁河谷。牧人的羊鞭下,是他们一个家庭几乎全部的财富.jpg
顶风踏雪转场路


  阔克江巴斯远冬牧场,指的是像羊胛骨一样形状的草原。这里三面环山,是东西长60公里、南北长10至20公里的山间阔谷。它也是目前新疆冬牧场中面积最大、牧民聚集最多的一块草场。站在牧场中放眼望去,两山一河,只有石头和枯草。牧场上凹地里稀稀落落地点缀着石头房子,这就是牧民们的冬窝子。

  今年3月11日,我在霍城县果子沟牧场干部坎吉别克江 · 布立拜的陪同下,又一次走进阔克江巴斯,感受这块我们长期关注的草原上牧民们转场时刻的别样生活。


近年,一些牧民开始采用机械化转场,主要运输瘦弱的羊只。考虑到成本,以及担心母羊受到惊吓而流产,大部分牧民,还是选择传统的人工转场。.jpg
近年来,一些牧民开始采用机械化设备转场,主要运输瘦弱羊只


  经过赛里木湖环湖公路,203县道便笼罩在浓雾之中。140公里长的山间道路,我们的车足足行驶了3个多小时。

  阔克江巴斯是“绿色羊尾巴”的意思。这块谷地南北两侧有很多条沟,从地图上看就像天山上的一条条褶子。很多牧民就在这一条条沟里放牧越冬。途经窝尔塔克赛尔沟时,我们正好遇到霍城县果子沟乡牧业一队的牧民努尔立 · 道坎全家在往卡车上赶羊。努尔立说,去年冬牧场草情不好,越冬牲畜比较瘦弱。为了怀孕母羊的安全,他们家决定采取机械化转场。“虽然运费高一些,但用汽车转场,以前要走5天的路程,现在坐车3个小时就到家了!”不一会功夫,300多只羊全部上车了,努尔立与我们挥手告别。


一切准备就绪后,一批批的哈萨克族牧民赶着畜群,踏上漫长的迁徙之路。.jpg
一切准备就绪后,哈萨克族牧民赶着畜群踏上漫长的迁徙之路


  下午5点,我们来到苏勒贝京沟,走进草场看护人吾泰 · 阿海家。这几年在阔克江巴斯远冬牧场,我们多次在吾泰家投宿。吾泰从1995年开始就定居在这里,牧民们转场离去后,他负责看护附近2万亩的草场和牧屋棚圈。去年3月,我们来这里采访的时候,吾泰的剃须刀坏了。这次我们专门给他带了几把。吾泰高兴地说,今年他家变化很大,家里添置了一辆皮卡车,儿子阿来 · 吾泰也娶了媳妇。现在里里外外都不用他操心了。吾泰这两天编排了一个冬不拉弹唱曲目,准备19日前往果子沟牧场,在建场60周年大会上表演节目。


FHX_3108.jpg
牧人之路


  由于今春气候偏暖,牧民们大部分选择提前转场。阔克江巴斯草原由于牧民的离去而显得更加空旷辽阔。接近黄昏时分,我们赶到位于巴音达拉沟的牧民沙拉提·赛提汗家。他那两个可爱的女儿,看到我们来了很是兴高采烈,在草原上赶着羊群飞跑。据坎吉别克介绍,沙拉提也是草场看护人,家里有100多只羊、20头牛,被牧场确定为帮扶脱贫对象。他这次来就是了解沙拉提家的实际困难,回去后向场领导汇报。沙拉提说,他家在这里看护草场已有8年,牧场领导关心他家的生活,他很高兴,相信自家以后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BIN_9288 (2).jpg


  阔克江巴斯牧场的夜晚,寂静而又寒冷。沙拉提的牧屋里,羊粪将铁皮炉烧得泛着红光。大家围坐在炕上饮茶聊天,看着电视节目。太阳能发电设备的普及和政府免费发放的卫星电视节目接收机,让偏远的冬窝子夜里有了光明,缩短了与外界的距离。


4.在冬牧场,妇女用羊粪炭火烤制馕饼。.jpg
在冬牧场,用羊粪炭火烤制馕饼


  在阔克江巴斯牧场度过两天难忘的时光后,3月13日,我们踏上返程的路。经过果子沟牧道时,我们遇到了伊宁市界梁子牧场牧民赛提汗 · 努拉洪的转场队伍。赛提汗的家人以及家当已经全部通过汽车提前抵达目的地,他只身赶着300多只羊和几匹骆驼从小温泉沟出发,已经走了4天路程,打算一鼓作气连夜赶回定居点。


8.一切准备就绪后,一批批的哈萨克族牧民赶着畜群,踏上漫长的迁徙之路。.jpg
漫长而艰辛的转场即将结束,牧人和畜群又回到了伊犁河谷


  过了果子沟峡谷,进入河谷平原,家就在眼前了。定居点,那一座座为怀孕母羊生产准备的暖棚,那家人一声声亲切的问候,那一碗碗热气腾腾的奶茶,都诱惑着行走在古牧道上的牧民们加快脚步,伴着清脆的驼铃声向家的方向奔去。


12。.经过10来天的艰苦跋涉,牧民们安全回到了伊犁河谷。牧人的羊鞭下,是他们一个家庭几乎全部的财富.jpg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