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骏马奖”获得者沈胜哲:翻译的秘诀,通晓唐诗宋词是关键
2016-06-24 06:44 作者:徐贞玉 来源:

照片 159.jpg
沈胜哲先生大部分业余时间是在书房读书


要多听多读

  

  荣获2012年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骏马奖”(翻译奖)的沈胜哲(1955年出生,朝鲜族),并没有专门学过文学或翻译。他出生在吉林省蛟河县,一岁时便随父母来到长春。所以他接触更多的是汉族文化,他的汉族朋友要比朝鲜族朋友还多。但他说,在朝鲜族小学读书的经历,是培育自己对朝鲜族语言和文化情感的极好的启蒙教育。


1348132892174.jpg

2012年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骏马奖”颁奖典礼(右二为沈胜哲)


  高中毕业后,在吉林省某进出口贸易公司工作期间,他曾朝鲜生活一年,韩国生活七年。

  他说:“第一次去韩国的时候,连读报纸都磕磕巴巴,内容也只能猜个大概。就别说自如的运用我们的语言了。但是,在韩国我第一次感受到朝鲜族语言竟是如此优美。”

  沈胜哲原来在公司里主要负责翻译来往函电以及口译工作。韩国工作生活期间,他被朝鲜族语言的魅力深深吸引,只要有空便去书店购买图书和各种刊物,在阅读这些作品的过程中逐渐提高了文学和语言素质。他只在小学接受过正规的朝鲜语教育。但在日常工作中,哪怕是最简单的口译问题,他也要经常思考如何才能更准确地理解原意,并按照对方的语言表达习惯来翻译。  

  他说:“翻译的秘诀,通晓唐诗宋词是关键。”他从小就在父母的严厉“监督”下,每天都要读报纸、阅读我国古典文学作品、背诵唐诗宋词,这成了日后他能熟练运用汉语的基础。

  沈胜哲说翻译不是简单的文字转换,而是恰当的意思转达。所以在翻译时,不能只专注于文字转换,要准确转达原文所含的意思。虽然他的朝鲜语基础很薄弱,但是由于坚持多听、多读、多说,很快熟悉了口译技巧,并为日后出色地完成作品翻译奠定了坚实基础。


DSCN0975.JPG

在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上(左为沈胜哲,右为朝鲜族著名作家南永前)


命运使然开始小说翻译

  

  沈胜哲开始翻译文学作品实属偶然。他在韩国生活期间,有一位通过业务往来相识的韩国朋友,这位朋友的夫人是小说家。有一天,韩国朋友拿着一部他夫人写的长篇小说找上门来,说想在中国出版,并把翻译事宜委托给了沈胜哲。

  “只做过类似函电那样的毫无文学色彩的翻译的我,能胜任这样的翻译吗?”沈胜哲经过一阵犹豫,最后决定试一下。

  沈胜哲对语言特别有感觉。他能够准确捕捉反映在朝鲜族作品当中的语言和文化所内涵的微妙感觉和情感。他说“翻译十万多字的小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我汗流浃背地整整干了一年。”

  但一开始就翻译长篇小说,也许是件好事儿。虽说遇到了不少困难,但对翻译有了诸多理解,也领会了很多翻译技巧。然而,由于那位韩国朋友遇到了经济上的困难,出版书的事儿也就告吹了。沈胜哲觉得译稿用不上很可惜,便开始在网上连载。

  有一天,某网络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来电话说,那篇小说翻译得非常好,希望能继续翻译一些韩国小说。虽然是以试一试的想法开始的翻译,网友们的反响也非常好,由此他获得了信心,开始了文学作品的翻译。

  起初,翻译的大多是时任吉林朝文报和长白山杂志社社长的南永前委托的作品。韩国媒体人横穿中国大陆之后书写的长篇游记《沸腾的中国》等书籍,均经过他的翻译在中国出版。

  有一天,长白山杂志社的李如天社长委托沈胜哲翻译朝鲜族著名作家柳燃山的《不朽的英灵——崔采》,那天他在李如天社长的办公室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作者柳燃山。正是由于这部作品,沈胜哲于2012年获得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奖——骏马奖,所以他心里一直感谢柳燃山作家。

  沈胜哲说至今为止最令自己满意的翻译作品,是韩国作家俞贤民的《我要陪你去西藏》。这本书描写的是一位住在黑龙江省漠河的七十多岁的儿子,为了实现母亲的愿望,用三轮车驮着母亲走遍全国各地的感人故事。

  看到这本登上2008年7月韩国畅销书榜的书,沈胜哲决定翻译成汉文。一开始,他把书读给妻子听,由于内容非常感人,在读的过程中他多次哽咽,无法继续读下去。这样一来,他担心,如果国内的读者读了翻译出来的这部作品,不掉眼泪没有感动该如何是好。后来,他翻译的这部作品由台湾的一家出版社出版,又由大陆的中信出版社出版,并且还被选为台湾中学生必读的60本图书之一。


照片 334.jpg

照片 322.jpg
爱人是他的第一读者,也是忠实粉丝

  

为传播朝鲜族时调助一臂之力

  

  时调(类似于诗词)在朝鲜族文学史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学过文学史的人一定接触过许多时调。时调出现于高丽中期,盛行与朝鲜时代,目前有很多优秀作品广为流传,成为朝鲜族宝贵的文化遗产。近年来,韩国为了实现时调的世界化,正在积极开展时调的英译、日译和汉译工作。时调翻译是以对语言和文化深刻理解为基础的艰苦的工作。

  沈胜哲从几年前开始,便怀着对时调翻译的浓厚兴趣开始了艰苦的探索。他说“我是被李舜臣将军的两首时调所吸引,才开始的时调翻译,可如今已经到了无法停止的程度。”他已经翻译了五十多首时调,其中一部分发表在我国的《诗词月刊》上。


照片 379.jpg


  他开始翻译时调也是属于偶然。有一次,他找到北京大学教授编写的朝鲜文学史,当读到时调部分时,看到译文觉得并不太令人满意。那是因为,朝鲜族时调是定型诗,由三章六句四十五字组成(可增减一两个字),而且其特点是,“3,4音节”和“4,4音节”,可那位教授翻译的时调,并未能体现这种特征。  

  据专家讲,朝鲜族的传统诗歌和时调,由于助词多,再加上朝鲜语和汉语不属于同一个语系,所以按照原来的定型翻译起来非常难。在时调翻译方面,具有丰富的朝鲜文学和汉语文学知识的沈胜哲正在解决许多翻译家未能解决的问题。沈胜哲翻译的时调作品,不但将汉语的字数与朝鲜语的字数相对应,而且还准确地转达了原文的意境,作为翻译家的知识深度,由此可见一斑。

  下面是沈胜哲最喜欢的李舜臣将军的时调两首,让我们领略时调的魅力。

  

  闲山岛 明月正当头,要塞边 独坐戍楼。

  大刀   紧佩腰间,为国深虑  思绪悠悠。

  知何处 一声胡笳曲,激起胸中断肠愁。

  

  十年磨刀霍霍,锦鞘中 宝刀泪落。

  望关山 心急如焚,时时将鞘身抚摩。

  大丈夫 何时为吾君,舍身建功 尽忠报国。

  

  目前沈胜哲在长春大学旅游学院教授韩国语,同时把时调的汉译定为主要研究方向。虽说时调汉译是件非常艰苦的工作,但他认为让朝鲜族优秀的时调广为传播是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他希望更多的朝鲜族年轻学者参与到时调的翻译工作中。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