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社会
李家鸿与白眉长臂猿的“今生之约”
2016-06-23 02:44 作者:本刊记者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世界物种基因库”、“世界自然博物馆”、“生命的避难所”、“野生动物的乐园”、“哺乳类动物祖先的发源地”、“东亚植物区系的摇篮”、“人类的双面书架”……位于横断山脉最西部的高黎贡山,拥有如此多的美誉。高黎贡山北接青藏高原,南抵中印半岛,全长600多公里,跨越5个纬度。由于其距离西南季风的源地较近,水气来源充沛,为各类动植物的生长提供了绝佳的环境。在世界生态学家眼里,高黎贡山山脉是世界物种最丰富的十大关键地区之一,可媲美南美的亚马逊河流域。

  由于特殊的地理与生态环境,以及在冰河时期充当的动物“避难所”,高黎贡山至今仍然保存着众多濒危的物种,并于1992年被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WF)评定为具有全球重要意义的A级保护区,2000年10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并成为联合国“人与生物计划”网络成员。2003年,又成为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世界生物圈保护区、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片亚热带山地森林间,最为引人关注的还要数大型灵长类、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白眉长臂猿。中国80%的白眉长臂猿分布在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腾冲县和龙陵县境内。让人担忧的是,栖息在此的白眉长臂猿属于极度濒危的物种,目前数量仅存150至200只。保山市内的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小黑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已成为白眉长臂猿在中国最后的避难所,是白眉长臂猿研究和保护的重点地区。


DSC00209.jpg


  因为稀少,即使在云南,人们对白眉长臂猿的了解也非常有限。然而有一个人,却历经19年艰难追踪,将栖息于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白眉长臂猿的生存影像完整的公布于众,填补了国内研究空白。他,就是李家鸿。

  李家鸿,原本是高黎贡山山脚下保山市百花村百花小学的校长。从1980年执教开始,他就常常听到各种各样关于白眉长臂猿的忠贞爱情故事。8年执教期间的每个假期,他都会跋涉在高黎贡山的原始丛林间,为的是一睹白眉长臂猿的风采。

  随着往返深山次数的增加,一草一木、一鸟一虫,李家鸿都觉得分外熟悉,心中滋长出对大自然越来越强烈的热爱,并把高黎贡山视为自己心中的“神山”。1995年,李家鸿做出了重要的决定:辞去校长职务,弃教从林,成为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理局隆阳分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

  同事们眼中的李家鸿,总是一身不变的迷彩服,挎着一台照相机,行色匆匆。单位里很难看到他的身影,因为他总爱待在山里,没完没了地巡护、跟踪、拍摄。数年间,他不知道用过多少胶卷,都是自掏腰包购买的。他的足迹几乎遍布整个保护区,开始掌握了白眉长臂猿的种群数量和分布区域等大量信息。


李家鸿工作照.jpg
李家鸿


  其实,自高黎贡山保护区建立以来的20余年中,一直没有获得过白眉长臂猿在野生环境下的影像资料。为追寻白眉长臂猿的身影,李家鸿和同事们每天都在崎岖的山路上奔波着,每人每年穿烂的胶鞋就有四五双。“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与虫同眠”的巡山之路,一点都不“诗意”:告别家中温暖的大床,在山崖和乱石间平坦之处支起小小的“窝棚”;没法生火做饭,只能将米饭拌点干辣椒,用塑料袋裹好放在上衣口袋里,就点冷山泉下肚。每个月需要在岗24天,一到雨季,浑身肯定湿透,双腿还会被蚂蝗咬得全是血包……月收入仅千余元,与亲人的长期分离、与盗猎盗伐者斗智斗勇,每逢变天就会受到关节炎、风湿等高山病的折磨……这些困难却不曾动摇李家鸿和同事们“与山林同在”的决心。但最让李家鸿纠结的,还是没能尽快见到自己热盼已久的“高黎贡山的舞动精灵”——白眉长臂猿。

  2004年5月9日,这是李家鸿永远难忘的日子。在关注白眉长臂猿8年后,他首次拍摄到了它。那时,天下着小雨,山间升起白雾,他和白眉长臂猿有一段距离,只能模糊地看到它在摘果子吃。李家鸿悄悄地靠近目标,选好拍摄角度,频频按动快门,直到拍完身上带着的所有胶卷。然后,他迫不及待地跑到保山相馆冲洗照片。但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冲印出来的照片竟然一团黑,顿时他脑子一片空白。究其原因,原来他的相机太陈旧,森林内的光线暗、曝光时间长、轻微的晃动就会导致图象模糊,加上在潮湿的环境中胶卷极易受潮。为此,李家鸿一连郁闷了好多天。

  一年的时光又过去了。2005年5月16日,历经无数次失望、无数次坚持之后,清晨时分,李家鸿又听到了一阵阵熟悉而洪亮的猿啼长啸。循着声音追出去五六百米后,他终于亲眼见到一对相亲相爱的白眉长臂猿“伉俪”。它们毛色一棕一黑,正好攀爬到李家鸿头顶的树枝上。仿佛有那么一点心有灵犀,它们并没有急着离去,使得李家鸿可以从不同角度完整记录下白眉长臂猿的身形体貌。这真是历史性的一刻。就在拍摄快结束时,黑猿似乎发现了他,但它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很从容地和李家鸿深情“对望”,过了一会儿,才鸣叫了几声扬长而去。李家鸿的心暖暖的,这个风餐露宿的硬汉在那瞬间流下激动的泪水。

  “那天我简直太兴奋了,真是终身难忘!我终于迈出观察并保护白眉长臂猿的第一步。外人可能并不了解这些神奇的物种,我希望我的照片和影像资料能够帮助他们来了解,唤起大家保护自然的热情。”李家鸿的想法特别朴实,“这么多年了,我亲眼见到生活在这里的3个白眉长臂猿家庭的悲欢离合。由于夫君死于人类猎枪,母猿‘苹果’不幸孤独终老;但‘阿珍’一家就特别幸运,在这里得到很好的保护,一家四口其乐融融。‘阿珍’的丈夫‘奥特’可谓模范丈夫,总是尽职尽责地保护家庭和寻找食物!”

  “苹果”、“阿珍”、“奥特”,都是李家鸿为他所观察到的白眉长臂猿起的名字。以山林为家,以动物为友,正是源于这种对高黎贡山无言的爱,才使得李家鸿成为全国在野外用相机拍摄到白眉长臂猿的第一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李家鸿拿着园林部门配发和朋友们赠送的相机,翻山越岭,忠实地记录下白眉长臂猿的日常生活状态。通过长期的观察和追踪,李家鸿惊奇地发现,白眉长臂猿属树栖动物。它们以“家庭”为单位,过着一夫一妻制生活,与人类的亲缘关系仅次于黑猩猩。慢慢地,他把许多重要的发现发表在专业动物研究期刊上,为科研人员提供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填补高黎贡山许多珍贵动植物种影像数据的空白。国内动物学类核心期刊《动物学研究》第28卷第2期选用了李家鸿拍摄的白眉长臂猿图片作为封面,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和民众把关注的目光投向高黎贡山保护区:中国林科院、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西南林学院、大理学院、《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3月,保山获得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的“中国白眉长臂猿之乡”的荣誉称号。

  屈指一算,李家鸿从事白眉长臂猿监测拍摄工作已达19年。他跟踪监测了三群7只白眉长臂猿,拍摄到图片1200余份、视频30多分钟,图片内容记录了白眉长臂猿的育幼、取食、吼叫、游走、防御行为等各个时期的不同状态。如今,年过半百的李家鸿依旧时常攀爬于崇山峻岭之间。“我已经爱上了这片山林,爱上了这些可爱的动物朋友们!”

  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于1986年,这里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种类就达82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8种。为保护珍贵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区在野外建设了1000多公里的巡护线路,在每天拉网式巡查下,保护区自1999年以来从未发生过重大火灾。但由于工资待遇较低,生活和工作条件艰苦,也使得保护区的护林人员流动性很大。李家鸿衷心希望通过自然保护区计划建立养老金、失业金和医疗金等福利保障体系,在地方财政的支持下,提升护林员的待遇,吸引更多的村民参与护林,护卫白眉长臂猿,护卫高黎贡山。

 

小贴士:

  “保护高黎贡山行动”天然林和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由腾讯公益携手中国绿化基金会于2012年共同发起设立,旨在动员国内外民间力量,参与和支持中国境内的原始森林及生物多样性保护、珍稀濒危物种保护等行动。此种探索包括基础的科研监测设备采购与配备及保护区工作人员业务和设备应用技能的提升培训等,激发了保护区内工作者的热情,也重新定义影像保护与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的形式和内涵。

  本项目自2011年11月正式启动并对外开展募款以来,2014年全年共募集社会资金5851820元。截至2015年2月28日,“保护高黎贡山行动”天然林及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共支出项目资金5035730.95元,占捐赠收入的86%。

  这些善款共支持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理局开展了影像之爱-高黎贡山野生动物监测与保护子项目、高黎贡山科研监测基础设备配置子项目、高黎贡山科研小基金子项目、《高黎贡山的一千零一面》系列画册子项目、高黎贡山社区发展子项目等多个项目,取得良好的项目成绩和社会影响力。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