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看点 > 安张铁路
安康:秦巴深山向南望——安张铁路系列报道之二
2016-05-11 02:08 作者:张璇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远眺安康城.jpg

远眺安康城


安康,不仅是安张铁路的起点,

还是陕西省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

如今的它,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构筑一条“跨越南北,

扬帆出海”的信息桥、资源桥、致富桥!



床头的闹钟滴滴答答,指针凌晨2:30分,这是我今夜第五次爬起来看时间了。此时的我,没有一丝睡意。因为害怕耽误了清晨7:05分从北京开往西安的高铁。

刚刚参加工作半年的我,内心十分忐忑,第一次面临这么艰巨而且意义重大的采访任务,第一次要把每天平均在山路上盘旋六七个小时当成家常便饭,第一次感觉到记者身上沉甸甸的压力。

虽然从未涉足三秦大地,但是,我对行程的首站安康却并不陌生。

那里是我的外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从我懂事起,外公只要一提起曾在安康修过铁路从来都是两眼放光。

“我是跟着部队去安康修老襄渝铁路的。这可是一条了不起的路,从安康到万源段151公里中就有133个隧道,是连接中原和西南的大动脉,是当时中国地图上不作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我们当年砍木头、铺条石、放炮打洞,简直有用不完的劲儿,经常吃不饱,渴了就喝河沟里的凉水,困了就直接睡在路边,洪水来了还要排成‘人桥’去打捞圆木、油桶等物资,还有战友、老乡负过重伤⋯⋯”说着说着,外公的眼眶又一次微微泛红。“那个地方都是山,没有平地。人坐的时候还要用手拽着后面的树枝才坐得稳。你看,在山区修条平路多不容易⋯⋯”

“险隘连千里,秦塞路难行”。今日安康,应不复昨日模样。

的确,今日安康,已成为陕西省第二大综合交通枢纽城市。

2013年10月31日,安康再传捷报。西康铁路复线全线通车,安康迎来了第一列始发西安的动车。黑色长龙串联起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没有惊天动地的喧响,却稳稳地提速陕南——从此,陕西最贫困的地区有了新的经济引擎。

“交通提速,经济社会发展才能提速”。这也是310万安康各族人民渴望结束陕西落后面貌的心酸历史,渴望发展式脱贫的共识。


只有“金腰带”,没有“脊梁骨”

正午时分,一下高铁,感觉西安灰蒙蒙、黄乎乎的。马不停蹄地从火车北站赶往城南客运站,我们买到了两张下午三点开往安康的大巴票。

一看车票,原来是走高速,我立马觉得很舒心,这下就不会晕车了。一上车,乘务员却说西康高速限速,需要三小时左右才能到安康。

我们一路向南,满目高低错落的黄土山。行至秦岭山脉,偶间涌上“春满隆冬”的感觉,大片葱绿扑面而来,都出发两个多小时了,路上还是“一山来了一山迎”。车在奔驰,眼前的山却似乎没有尽头。

天黑了,车窗外高高山顶的村舍也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世代比山而居的老乡,你们好吗?

我不由得想起了出发前看到的一组报道:

在全国14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中,数秦巴山区涵盖省份最多、面积最广、内部差异最大,陕西省扶贫最突出的难点就是秦巴山区。整个安康地区一大半都是山岭坡地,耕地面积小,难以承载农村人口发展。

就在我们离开安康之后不久,即2014年1月2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前往陕南慰问困难群众,在一趟飞驰在西康铁路复线的列车上听取了陕西扶贫工作的汇报。他肯定了陕西“小角度定位精准扶贫,大思路着眼大环境改善”的战略,强调要协调扶贫、城镇化、交通等规划,加快发展中西部交通特别是铁路,带动产业转移和脱贫。

即使一小步的落后,在大时代进步面前都显得那么刺眼,何况是承担经济大动脉的铁路建设的滞后!

安康的风景真的很美:空气里带着甜甜的水汽;南岸老城盘绕在青山绿水中;侧耳倾听就是汉江的低吟浅唱;北京西单大商场的许多名牌在安康最繁华的金州路都能找到。“西安能买到的,除了LV啥的,我们安康也都有”。一位安康的大学生这样说。

安康的人们很和善,在这里生活的少数民族同胞也深有感触。回民老马住在汉滨区鼓楼社区,这个社区有2000多户、7000多人,少数民族同胞占85%。他告诉我们,在2009年安康市东西大街改造以前,街上的老百姓基本靠做点小生意为生,收入接近全市的最低水平。政府改造东西大街的进度非常快,路通了,游客比以前多几倍,一些外地人也喜欢到这条街道看看清真寺,吃吃清真风味餐。老马以前打馍卖,一天用20斤面,但现在来的人多了,自己还要雇工人,一天做100多斤面,挣钱多得多了。这条街上的各族同胞很配合政府的规划,仅在规定时间一半内就搬迁完毕。

路,就是一座城市的生命线!

安康市发改委主任孟平向我们介绍:“每一次大通道的建成,都是安康大建设的起点。上个世纪70年代襄渝线和阳安线的贯通,安康发展实现了第一次大跨越;2001年西康铁路通车,几十年的打拼,才有了全程历时23个小时、21个小时、19个小时、17个小时、14个小时、11个小时的改变,现如今的4个小时行程太不容易了,一张软座票只要35元,百姓乐开了怀。2008年,西康高速全线贯通;2009年,襄渝铁路二线通车,安康大步迈进‘西安2小时经济圈’。至此,安康GDP年均增长达15%以上,从前只有7%左右。”

而在“十一五”期间,安康高速公路才得以实现零的突破,达到336公里,西康、西汉、安康至汉中高速公路相继建成通车,这才脱掉了“陕西省内最后一个通高速的城市”的帽子。

据《2013年安康城市发展调查报告》数据:全市有多条货运铁路经过,但这些铁路每年在安康的货运能力只有300多万吨,而目前安康整个货运量是9000多万吨。安康路网尚未成形、通江达海大通道尚未打通、现有四条铁路“客货争能”劣势明显、运输距离有限且周期长。只有交通瓶颈的真正突破,才有利于根治安康经济社会发展不足、在陕西省排位靠后的痼疾。

放下正在进行的会议,专程赶过来参加我们安张铁路座谈会的黄骁勇,现任安康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席。他清楚地记得,2002年,安康第一条纵贯南北进入西南的新通道——西康铁路运营后的第一个龙舟节,全市人民奔走相告,从相邻市县涌来的人潮把安康城围得水泄不通,即使是私人旅店,也找不到一间空房。还有更大的惊喜紧随其后:安康汉江龙舟节为全国二线城市树立了良好的民族、民俗和民间文化传扬模式,其在2009年荣膺“中国十大节庆城市”殊荣。

“我们陕西横向的铁路较多,纵向的铁路特别少。曾经有个省长总结到,陕西有金腰带,没有脊梁骨。用这句话说安康,也很形象。”黄骁勇和安康人一直在思考,如何破除束缚大发展的地域阻隔。“随着西部大开发的实施,关中——天水经济区、江汉经济区、成渝经济区成为我国中西部最具发展条件和潜力的区域,陕西省也迫切需要一条由西安直达广州的快速通道,西北、西南、华中、华南有机互动后而增添新的经济增长极,同时也可减轻包柳、沪汉蓉铁路的巨大压力,提高运输效率和效益。”

但是现有连接四大经济区的襄渝、阳安、西康铁路等级不够高、运能严重不足、客货互相干扰,四大经济区主要城市没有高速和客运专线连接。

安康需要一条“跨越南北,扬帆出海”的信息桥、资源桥、致富桥!需要在我国综合交通体系中构建一条助力自己腾飞的骨干铁路。

于是,安张铁路呼之欲出,从构想到预可研再到进入国家中长期路网规划,三省一市戮力同心,这条“连心路”一走就是十几年。漫长的等待,庞杂的工作,都没有抑制三秦人民宏伟的想象力。

2001年,还在县里工作的黄骁勇就接触到安张铁路的部分工作,多次参加三省一市联席会议。“大家的共识空前统一,交通是第一位的”。在安康举行的第二届联席会议上,各方声音还汇聚为一封递交国务院的建议书。薄薄几页纸,承载的是山区人民和老区人民的自强不息梦想。


瀛湖翠屏岛.jpg

瀛湖翠屏岛


行路难,使我流泪忆“长安”

西部大开发,铁路先行。中西部因铁路的延伸才变得不再那么遥远,并且吸引资本、资源、人才进入广阔的西部市场。

然而,翻开2008年调整后的《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被列入规划的中西部铁路线路有近40条,其中包括7条研究性项目。按照规划,这些铁路需要在2020年前建成。截止2013年,只有不到一半的规划线路开工,并且多条线路的开工期限一拖再拖。

早已列入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安张铁路迟迟不能上马。黄骁勇不由得思虑连连:“安康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奇山峻岭的旅游资源、富硒的农产品资源,虽属于陕西,但与川、渝、两湖地区联系更紧密,有天然的文化渊源和情感纽带。但是,安康和安张铁路沿线地区同在路网规模小、密度低、等级不高的困境中裹足不前,因为与东南沿海发达地区的联系通道太少,资源优势难以转换为经济优势。”

铁路建设落后,成了安康等中西部地区发展的最大阻碍之一。

不可否认,作为安康重要对外通道的阳安线至今还是单线运行;2009年建成的襄渝复线投入使用后,上个世纪设计建成的襄渝线一线才最终实现客货运同步发展;西康铁路的建成,虽为继京沪、京广、京九、京哈之后的中国第5条南北大通道,但其通车里程较短。

通过加快跨区域的中西部和贫困地区铁路建设,可以有效带动当地资源能源产业的发展,加速东部与中西部资源及产业的交流互动,改善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激活中西部“沉睡”的巨大资源和消费市场。但山区铁路建设资金投资大、项目周期长、经济效益短期不明显。“缺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一位专家指出。

黄骁勇连同安康市的几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安张铁路呼吁的议案年年都提,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修铁路、公路,要算经济账。东部发达地区铁路网、公路网密密麻麻,我们贫困山区可是太缺了,真的希望国家解决这个地方不能解决的大困难,我们有信心、有资源,能够靠自己的双手在陕南地区率先实现全面小康。修铁路不能光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

一些专家认为,中西部铁路建设提速需要强有力的资金后盾,但中西部铁路的投资效益较东部要差得多,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不够,更加需要创新融资与建设模式。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7月2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盘活铁路用地资源,鼓励土地综合开发,坚持铁路车站及线路用地综合开发。这些,无疑释放出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的强烈信号。

是啊!对于具有国家重要战略意义的中西部地区大能力铁路运输干线而言,不仅要算经济账,更要算政治账。


秦岭深处,有颗不屈的“心脏”

千年的汉水明珠,“欠发达”的阴影挥之不去,同时却肩扛着“南水北调”工程水源地保护、控制影响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重担。欲问国家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路在何方?

2012年,陕西仅有安康作为地级市列入第三批全国发展改革试点城镇名单。以城镇带状化、工业新型化、农业现代化为指挥棒,安康唤来了新时期改革的东风。

秦岭主脊横亘于北, 大巴山主梁蜿蜒于南,凤凰山自西向东延伸于汉江谷地和月河川道之间,改革疾风如何吹遍“三山夹两川”的安康大地?

最根本的突破,从交通瓶颈开始。

路通了,路宽了,路快了。安康对自己未来的定位和功能更加自信:水源保护区、生态农业区、集聚发展区。仅靠生态保护建设的上级转移支付,这里富不起来,路通百事兴,安康要转型:以上游地区交通枢纽发展新型环保材料基地、大物流经济圈、“中国硒谷”特色资源加工基地、昂首阔步“中心城市和重点城镇集聚发展”的城镇化之路。

随着国内旅游三分天下,铁路旅游大时代的来临,据相关部门预计,到2016年全国铁路出行比例将进一步提升到38.05%,与公路游的比例基本持平。安康坐拥汉水人文旅游区、巴山休闲旅游区、秦岭生态度假区等宝藏,却苦于联通华东、华南交通干线的不畅,尚未形成中远途旅行市场,游客以本地及周边临近市县为主,未能真正融入大西安旅游圈,难与江汉旅游圈、成渝旅游圈共享共荣。

比如安康市镇平县地处陕、鄂、渝三省市交界处的“鸡心岭”周边地区,享有“国心之县”、 “鸡鸣一声听三省”的美誉,是荆楚、巴蜀和秦文化的融合地,乃发展旅游产业的最佳地。但镇坪仍是全省极个别、全市唯一不通高等级公路的县,仅靠平镇二级公路出陕通渝。这是安康十县区艰难脱贫致富的一个缩影。

“我们安康算是区域性的交通枢纽,但还算不上真正的立体交通枢纽,从这点看,我们还大有可为。”市发改委主任孟平这样总结道。“安康一直在打造陕西第二大铁路交通枢纽,2013年国务院批复国家发改委,列安康为‘汉丹江上游物流和区域交通枢纽’,安张铁路若能早日建成,就与原有的三条铁路形成四通八达的立体枢纽,就能打开内陆省份唯一通向大海的门户。”

修建安张铁路,第一是利于完善全国铁路网规划,北接包西、襄渝铁路,中接宜万铁路,下至京广线。最终以线串点,以点带面,逐步形成富有特色的跨行政区域经济带,有步骤、有重点地推进西部大开发,为安康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后发优势;

第二是助力能源运输——北煤南运、疆煤南运,缓解两湖两广都比较缺煤的状况;

第三是打通西北到华南(西安到广州)最经济、最快速的经济新干线,增加黄金旅游新线路,由汉唐文化之都西安朝发夕至长江三峡、湖南张家界、南岳衡山,深层次、高品质开发沿线精品旅游路线;

第四是构筑沿线少数民族聚集区群众直接共享发展成果的快车道,在集中连片贫困地区通过铁路重点工程项目来带动物资、人员交流,培植致富产业,从根本上改变生产和生活条件。

“以天为幕,以轨为路”。安康,不曾懈怠,在为自己的“西进东征、内通外达”的大运输梦想而时刻准备着。


凤堰梯田4.jpg

凤堰梯田


红色,并非贫困的颜色

安康之行,使我对这片革命老区怀有了深深的敬意。“万年丰乐,安宁康泰”。这是先烈们挥洒热血的果实。

安康,地处秦巴山脉腹地,“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穷乡僻壤。波澜壮阔、威武雄浑的革命历史,是这片土地最厚重的底色。

“青山遮不住,创业一路歌”。300多位共和国将军曾战斗在这片巍峨的秦巴山脉,当年20多万老区群众参军参战流血牺牲,为川陕苏区的创建、发展和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作出了巨大贡献。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有一路长征红军十分独特:它出发时仅2900余人,历经反动军阀围追堵截转战近万里,到陕北时却达4000之众;它创建了长征途中唯一的一块根据地,留下了2000余人的地方游击武装。它就是红二十五军,所开创的根据地,就是包括安康汉江以北大部分地区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此后,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根据地,转移到川东北和陕西边界地区,在革命斗争中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鼎盛时人口约500万。安康苏区为这块被毛泽东称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区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国民党反动派疯狂镇压革命、日寇铁蹄肆意践踏中华大地的关键时刻,安康这片积贫积弱的土地,孕育出了一支自己的革命武装——陕南人民抗日第一军。他们在安康地区打土豪、反围剿,历经战斗几十余次。“西安事变”后,这只部队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警卫团,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

革命虽然成功, 但受历史原因、经济基础、地理交通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安康还是与“贫困人口多”、“贫困发生率高”、“贫困程度深”之类的语词紧紧相连。据《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显示,安康所辖10县中的9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还有一个是省级贫困县,有22.6万户、88万人居住在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基础设施落后的中高山区,需要通过搬迁安置解决居住和生产生活问题。

受自然条件和发展阶段的限制,这些革命老区仅凭自身力量摆脱贫困、实现振兴发展的难度很大。随着《秦巴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的实施,这里已成为国家新一轮扶贫开发的主战场,各族同胞期盼久矣的安张铁路有望修建。我们坚信,在国家的强力支持下,安康久远的荣光终将得以传承。放眼远眺,不灭信念与希冀已然铸成奔向未来的金光大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