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 · 斯通来了-中国民族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岁月轶事
奥利弗 · 斯通来了
2016-05-12 01:37 作者:牛颂 来源:

2014年1月23日阴历“小年”,我是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度过的。令人难忘的是,这天也是蒙古族的传统祭火日。盛大神圣的祭火仪式后,我见证了美国著名电影导演奥利弗·斯通、日本Omega株式会社董事长横滨丰行与我国著名蒙古族电影导演麦丽丝,签署电影《成吉思汗宝藏》的合作拍摄协议。斯通签约了影片的总监制,横滨丰行签约了投资合作。

奥利弗·斯通因“越战三部曲”使他成为“令人信服、令人铭记的世界顶级电影大师。”这三部影片分别是1986年的《野战排》、1989年的《生于七月四日》和1993年《天与地》。《野战排》虽然引起美国上下的强烈争论,却使他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奖。《生于七月四日》是他的一个创作高峰,又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我在年轻时看过几部“地下流传”的斯通的电影,印象就是“非常深刻的反思”。他的《刺杀肯尼迪》、《尼克松》、《小布什》则表现出犀利的审视和尖锐的批评,又具有十分出色的实验电影风格。而惊世骇俗的影片《天生杀人狂》,以及《华尔街》和《华尔2:金钱不睡眠》,将反思、批判、对人性深处的无情解剖,完全扭合在一起,并在电影拍摄技巧和艺术形式上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2006年,60岁的斯通执导了影片《世贸中心》,这是一部纪念在“9·11”事件中英勇牺牲的纽约警察的故事片。影片中22个小时的救援和自救过程被表现得惊心动魄,希望与绝望的交织博弈在废墟里升腾。可以看出,政治时事和历史人物是他最喜欢的题材。他很喜欢中国文化,曾向往拍摄的有毛泽东、秦始皇、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宝藏》是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工程推出的首个重点项目。栽下梧桐树,引得金凤凰。少数民族电影要增强影响力,首先要去“影响有影响的人”。这是我们多年前创办北京民族电影节时的设想,五年后它变为现实。麦丽丝导演说是“天上掉下个斯通来!”其实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狼图腾》、《藏地密码》等不也都引得美国、欧洲大牌导演、顶级团队纷纷合作。这说明少数民族电影题材的世界价值和巨大的潜在能量,说明少数民族电影可以代表中国电影走向世界。这个判断是正确的。电影工程规划中的《传说》,根据少数民族史诗正在创作的《江格尔传奇》、《玛纳斯之“英雄的诞生”》、《格萨尔王之“霍岭大战”》等,都是一棵棵“梧桐树”,必然引得更多的“金凤凰”,必然结出更多的丰美果实。由此,我们看到了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再度辉煌的曙光。

经过电影工程办公室研究和麦丽丝导演的委托,我这次代表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工程全程接待斯通导演。许多有识之士评价斯通,说他的电影反映了“美国的实质”,有的说他是“自由国度的牛虻”,有的说他是“美国的良心”;中国媒体则娱乐化地评价他是“在中国最知名的美国老愤青”。事实上,中国的电影界、学界以至政界,都很喜欢斯通。在第16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他获得终身成就奖。我个人认同对斯通的评价,是“美国的良心”。因为他是一位有良心的电影导演。

 67岁的斯通高高大大,一头不羁的花发,双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谈吐幽默,神态顽皮。在会谈时斯通说:他的母亲告诉他出生时像是个蒙古人,而后他在电影作品中那种强悍的张力、那种野性的力量,都像是蒙古人。他说他对成吉思汗的臣服,不在英雄方面,而是其追求和平的思想打动了他。签约仪式的致辞中他说:在我所受的西方教育里,成吉思汗被描绘成一个野蛮人,但成年后睁开眼睛看我发现,他与美国教育中说的不同。我发现,在成吉思汗作战的背后,是他用这个方式促进和平。他有军事上的一套,更有宽广的胸怀,宽恕别人也最后宽恕了自己。基于这样的理念,我才来与麦丽丝导演合作。座谈时他还讲道:《成吉思汗宝藏》是一个有抱负的项目,让历史与现代相结合的拍摄,我给一个忠告,这是一个挑战。在迎接这个挑战中,我与麦丽丝导演合作,分担压力,拍一部让中国人也让世界各国观众都喜欢的电影。一次晚餐时斯通说:“与作导演相比,我其实是一个更好的编剧,我的电影大都是我自己写剧本,这是成功的秘诀。”的确,他首获奥斯卡奖是1979年《午夜快车》的最佳改编剧本奖。在北京到内蒙古的一路上,他与麦丽丝探讨最多的也是剧本的改编。麦丽丝导演感慨道:“斯通对合作是很真诚、很认真的!”

临别时,斯通导演已能用英语熟悉地叫出我的名字:“New Song!”大意是“新的,歌唱!”他说,他会考虑建立一个基金,用来帮助培养中国的少数民族导演。其实,斯通与中国电影的交往至少在1993年,他曾担任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时隔20年的2013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奥利弗·斯通影展”成为“向大师致敬单元”的重头戏,还播放了他的纪录片《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