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行游
土掌房上的快乐花腰彝
2016-05-18 02:06 作者:肖育文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花腰彝-肖育文 (13).jpg


出了石屏县城往北,公路就像一条小河,蜿蜒在崇山峻岭之间。车窗外,天高峰秀,桃红柳绿,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不知不觉公路顺山势爬升,到了山脊,眼前豁然开朗,千峰万壑沐浴在晨光中,浑厚的大山一重接着一重,一直铺到云霞深处,让人豪气顿生。彝家人的村寨,零零散散依山而建在这云山雾海中。车行数十公里之后,就到了风景秀美的哨冲镇。当地人告诉我们,要了解花腰文化,最好的选择是去慕善村。慕善在当地彝语中意为“金竹”,故又名金竹寨。第一次到慕善的人,最特殊的印象,应该就是花腰彝居住的土掌房了。远远看去,慕善村依山而建,房屋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庄重厚实,带有几分神秘。

这里是一个典型的花腰彝聚居地。村子里居住的村民大部分是花腰彝。花腰彝的民居,是彝族地区特有的土掌房。村里所有的路,都用不规则的沙石铺就,各家各户的猪鸡牛等家禽家畜,悠闲地散着步。阳光洒在凸凹的石块上,让人顿时有了亲切感。抬头看土掌房,墙壁是用土砌起来的,而屋顶则用土夯筑而成,泥土中再掺杂一些松毛或者蕨菜干,以增加泥土的黏度。土掌房的屋顶很结实,上面可以晾晒谷物等,而整个村子的土掌房的屋顶几乎家家相连,随便上到哪一家的屋顶上,可以直接或顺着梯子走上其他人家的屋顶,走遍全村。只见平平的土掌房屋顶上或晒着粮食,或摆放着杂物,有几头牛吃得肚子浑圆,自行从村外朝村里走回来,孩子在村里空地上嬉戏,老人们在屋角晒太阳做手工,一派悠闲的景象。

这个以花腰彝为主的自然村,是目前花腰风俗文化保留得较完整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细细地体味到花腰彝民居的别具一格和雄浑隽永的“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的“花腰文化”积淀。

 

花腰彝-肖育文 (21).jpg


“花腰”服饰文化

“尼苏”人是古羌后裔彝族尼苏的一个支系,全世界仅有的四万左右花腰彝人基本聚居于云南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石屏县北部山区,生活在海拔2000至2400米的高寒山区。长期以来,生活在这里的彝族尼苏“花腰”人用他们的勤劳智慧,创造了辉煌灿烂、五彩缤纷、别具一格又自成体系的彝族尼苏“花腰”服饰。之所以称“花腰”,是因妇女们的服饰色彩艳丽,精美大方,上身绣穿花团锦簇的衣饰,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花腰彝族”。

走进慕善,花腰姑娘们大红的衣服,仿佛盛开的马缨花,美得让人眩目。“花腰”妇女身上,“穿的是历史,戴的是神话”。在其多彩多姿的服饰上,处处洋溢着美的色彩,显示着丰富的个性和迷人的特色。花腰彝族妇女的盛装彩服, 是由古代箭服、铠甲服演变而来, 至今还称“ 铠甲服”。从服饰外观看, 除显现出浓郁的古风遗貌外,最突出的特点是一个“花” 字。妇女们全身绣有各种花纹图案,工艺精湛,五彩殡纷, 给人以美的享受。服饰的各部配件,几乎都有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或喻指开天辟地,或暗示祖先迁徙,或记述征战拓疆,或表白某种崇尚。这些服饰全由她们手工精制而成。当姑娘长到八九岁时,母亲就会指导她们学习刺绣,到十四五岁时就能独立制作。花腰彝的传统服饰做工精细又讲究,一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完成一套服装往往要花三四年的时间。花腰彝服饰由头帕、大襟裳、托肩、领挂、腰巾、腰带、肚兜、绣花鞋等十余种配件组成,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腰带了,以大马缨花为主图,镶以银饰,光彩夺目。这条腰带不仅是姑娘们身上最灿烂的装饰,也是她们爱情的象征。

 

花腰彝-肖育文 (5).jpg


凤舞龙飞花腰情

慕善村的“祭龙”习俗已有300余年历史,而舞龙,则是“祭龙”的重头戏。经过代代相传,哨冲“花腰彝”的舞龙技艺堪称一绝。本来舞龙者因要奔跑、跳跃,运动量大,都是由体魄健壮、灵活机警的青壮男儿舞龙。然而,令人称奇的是“花腰彝”的舞龙是由妇女来舞,年轻的姑娘们舞起龙来时而盘旋,时而狂奔,舞到好处时只见龙在飞、龙在游、龙在腾,惟独不见人影,宛如蛟龙出世,活灵活现。

舞龙姑娘年龄都在15至18岁之间,年轻力壮,有的从十二、三岁就开始学习舞龙了。平时她们和村里人一样干农活,碰到什么节庆她们就会组织起一支女子舞龙队和男人一样舞起长龙给人们带来欢乐。一条长龙由12个姑娘共舞,代表12生肖,也代表12年。舞龙场上,凤舞龙飞,金龙狂舞,奔放而又流畅的飞龙激荡着山林和蓝天白云,时而游龙戏水,时而翻江倒海;时而温柔舒缓,时而奔放刚健;时而入地穿风,时而腾空夺宝……龙拜年、龙戏水、龙盘柱、龙点头、龙翻身、龙伸腰、龙过山、龙舔尾……让人直瞧得心潮激荡、目不暇接。

我在台下看得目瞪口呆。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之前看过的以及电视里的舞龙显得那么弱智。在整个舞龙过程中,花腰少女们穿着那挂满彩饰和银饰有十余斤重的衣服,一步不停地奔走十多分钟。在奔走中,人与人互相交错,有的时候,你真担心要是哪两个人相撞了,那该怎么办?可这样的担心是没必要的,龙头钻进了自己身子围成的圈,卷成一团。你正要出声呼叫,那龙扭了几下,尾巴甩了出去,头又身子中钻了出来……伴舞的调子急促昂扬,舞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姑娘们化成了大地上燃烧的火焰,一条青龙从火中跃出,直向蓝天。

如果不是天生的体力,不是原本就具备的资质,不是花腰彝祖祖辈辈的熏陶,不是长时间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谁有本事将龙舞得如此精妙绝伦,如此震撼人心?


花腰彝-肖育文 (19).jpg

花腰彝-肖育文 (23).jpg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