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专栏 > 西藏之东
贡觉寨子里的美食——在昌都系列
2016-06-14 01:31 作者: 白玛娜珍 来源:

  进入贡觉,是从百姓家升起的袅袅炊烟开始的。那天,当我们随贡觉姑娘斯朗拉姆行至距离贡觉县3公里的莫洛镇林通村,一片美丽的田园风光出现在眼前。

  “看,那就是我家。妈妈已在等候你们。”

  远远望去,只见田野间一栋栋民居,红木白墙,像一匹匹待发的红色骏马,又像散落在绿野里的红玛瑙。时逢正午,从民居升起了袅袅炊烟。

  “我从小就是在这个村庄里长大的。”斯朗拉姆现在是贡觉县的公务员。“我妈妈要做贡觉小吃招待你们。”斯朗拉姆加快脚步,咽了口口水:“我也很久没吃过妈妈做的德古了。”

  走进绿树掩映的小村庄,来到一幢二层的民居楼下。推开一扇吱嘎作响的木门,我也仿佛听到了来自自己童年的声音。那时,拉萨的民居和斯朗拉姆家的一样,大门都是用厚重的木板制作的。门上镶着铜雕的装饰,画着月亮和太阳……

  走进小院,右墙边整齐地码放着干牛粪饼,在阳光中散发着淡淡的青草味;靠门左边是一个牲口圈,圈养着几头黑白奶牛和两头小黑猪。上到二层,斯朗拉姆的母亲已迎候在楼梯口。她的身后是一个温暖的玻璃阳台,种满了花,还有一个巨大的牛皮转经铜。

  “这是我妈妈卓嘎。”我们进屋,并以拉萨的习俗向她问好:“阿妈卓嘎啦,扎西德勒!”屋里火炉上升起的炊烟,带着草原和森林的气息迎面扑来。

  “听说远方的客人要来,我正准备做德古招待你们呢。”阿妈卓嘎笑吟吟地说着,给我们斟满了酥油茶。

  德古,藏语意为豆糕,是用黑色小扁豆磨制成粉末后加工制作的一种贡觉地区特有的小吃。

  卓嘎大妈带我们来到家里的粮仓,打开一个手工制作、藤条勒制的木桶,舀出满满一不锈钢盆的黑色小扁豆,然后在一个电动打磨机里磨成粉。等到屋子里火炉上的铁锅里的水沸时,左手朝锅里均匀地撒放扁豆粉,右手握着一根三叉木棍不停地搅动。渐渐地,扁豆粉和沸水在阿妈卓嘎啦的笑容里融合。如此一般,一边撒入扁豆粉一边搅动,大约10分钟后,锅里已熬制出香味四溢的扁豆粥。接着,从锅里把扁豆粥盛到每只不锈钢盘中,放到屋外散热。

  做完这些,阿妈卓嘎啦告诉我们说,要耐心等待。

  “这种扁豆一般是野生的,营养价值很高,但人工种植产量很低,妈妈说一年能吃三次以上德古还能延年益寿。”斯朗拉姆说着,忍不住跑出去好几次看扁豆糕是否凉了。

  等了差不多30分钟,德古终于冷却凝结成块了。我们急不可待地端起各自的小盘子,学着斯朗拉姆拿起勺子在盘子里将德古划分成四块,再浇上新鲜的酸奶。哇,含在口中像奶冻,吃着浓稠可口,滑爽又有弹性。

  看似简单的德古小吃,也许因为卓嘎啦和斯朗拉姆母女俩边亲昵叙旧边熬制,扁豆糕里更是多了一份乡村的甜美和亲情。

  “听说历史上这一带属于三岩地区,出过很多强盗,拦截茶马古道上的商贩。他们大概没福气吃这么美味的贡觉小吃吧?”吃了好几盘,我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是啊,他们的生活里没有炊烟,没有家。不过,强盗也有一种美食叫阿多吉,制作方法很特别,现在过年过节还有人家做来吃,很美味。“阿妈卓嘎笑道。

  “我们能尝到强盗流传下来的美食阿多吉吗?“我们贪心地问。

  三岩位于贡觉东部,金沙江上游两岸。过去,这里是全藏最偏远之地,非强悍者不能活。

  “邻居索勇家会做阿多吉,斯朗拉姆你带客人去问问看看?”卓嘎阿妈建议说。

  索勇家的房子和阿妈卓嘎家的很相似,院外拴着一只好看的长毛藏狮子狗,一见我们就狂吠起来,我们吓得连忙跑上楼。

  “索勇大叔您知道三岩的阿多吉怎么做吗?我们家的客人想知道。”斯朗拉姆问道。

  窗外飘起小雨,天色阴霾,索勇望着我们,微皱双眉,像是陷入了回忆。

  原来,阿多吉的美味,并不是因三岩盗匪烹饪技术高明。曾经的三岩土地贫瘠,资源匮乏,为了生存,只有靠男人们外出打劫以维持生计。但劫匪自有自己的原则,通常劫富不欺贫。劫匪在宰杀牛羊后,常在野外塔起三灶石烧茶煮肉。其中,牛肚非常硬而难已煮熟,他们便捡来白色鹅卵石,在火里烧红后,把牛肚刨开,放入牛肚,再将牛肚绑起来,10多分钟后,以石炙熟,就可以吃了,既有肉香,又有烧烤的味道。

  历史沧桑,一道流传已久的美食,原来诞自荒郊野岭。而这种吃法,现已在贡觉地区广泛流传,成为过年过节时的一道美食。

  细雨霏霏,索勇带我们来到村里的河畔,捡起烫炙强盗美食阿多吉所用的白色鹅卵石,一面为我们唱起当年的三岩民歌……苍凉而豪迈的歌声,随着刺骨的雪水飘向远方。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