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地方
景宁畲乡,三十而立——国家民委“中华民族一家亲”赴景宁畲族自治县侧记
2016-06-17 01:30 作者:沈丽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

“半夜月亮爬上来”.jpg

畲族歌舞表演《半个月亮爬上来》


1984年6月30日,经国务院批准建立景宁畲族自治县——这是全国唯一的畲族自治县,也是华东地区唯一的少数民族自治县。此前一个月的5月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由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这样的巧合,让畲乡景宁的30周年县庆显得格外瞩目。

畲,本义是体现了“刀耕火种”的一个形声字。《说文解字》云:“三岁治田也”;而畲族人却喜欢使用它的异体象形字“輋”,这个字似乎更能体现畲族人于山间艰苦开垦、继往开来的奋进史。30年前,景宁人均GDP为318元;30年后,这一数字被更新为36494元,位列全国120个少数民族自治县第九名。

4月2日,是畲族传统的“三月三”,为庆祝景宁畲族自治县成立30周年这一盛大的节日,国家民委“中华民族一家亲”文化下基层大型文艺晚会在景宁满天星辰的唯美夜色下拉开帷幕,也宣告2014“中国畲乡三月三”活动正式开幕。

 

77岁的蓝陈启患了重感冒,但她绝不会缺席这么重大的活动,这是畲族人的盛大节日。同人生中无数次畲歌演唱一样,她穿着精心搭配好颜色亮丽的畲族传统服装、头戴凤冠,静静地等待着她的表演时间。感冒让她全身乏力,这天的表演便由孙媳妇搀扶着走上舞台。一曲畲歌唱罢,蓝阿娘(大妈)缓缓走下舞台,给来宾们敬上了畲乡精酿的米酒。

蓝阿娘从不怯场。她的美妙嗓音与生俱来,早已是景宁家喻户晓的国宝级民间艺术家——2009年她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畲族民歌)传承人。“这30年,景宁畲乡和我个人的变化都太大了,讲都讲不完。”蓝阿娘笑着说,“30年前我们还住在茅草破房,后来我亲手盖了现在的木屋。”

蓝阿娘八九岁的时候开始跟母亲学唱畲族民歌,年纪稍长后就去山里干活。山间秀美的风景,给少男少女们提供了最广阔的对歌场所。1994年,57岁的蓝阿娘作为中国两位民间歌手之一参加日本福井环太平洋艺术节。从日本回来后,她开设了几个培训班,教村民唱畲歌。

畲歌的曲调是固定不变的,变化的只有即兴起意的歌词。“大雾遮住了眼睛,大山锁住了少年心。从此命运不平常,颠沛流离要坚强……”由姬诚执导的电影《十七》,其开场曲目是一首清亮的畲歌,演唱者正是蓝陈启。她的歌喉、畲族民歌悠扬的曲调贯穿整部电影,从一个侧面唱出了畲乡青年对山外世界的向往。在影片的末尾处,蓝阿娘还在镜头前客串了一把。

今天,满族作家尹汉胤早早来到景宁民族中学,这里是“中华民族一家亲”优秀文化进校园的大讲堂。虽说是第一次来到畲乡,但长期致力于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他对民族地区有着别样的情感。今天,他面对的观众不再是文学界的票友,而是满满一屋子渴求新知的各民族初中生。他带着使命而来。

“首先,我想谈谈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中国少数民族三大史诗。”尹汉胤确实选择了一个好角度,“中国的少数民族文学开创了史诗之滥觞。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是迄今为止世界史诗中最长的一部了,另两部是蒙古族的《江格尔》及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


畲歌表演:蓝陈启.jpg

蓝陈启(中)演唱畲歌


学生听得很入神。我们想在前排同学间寻找一个作文写得好的学生,前后左右的孩子们不约而同地拿笔齐刷刷地指向她。她叫张心怡,民族中学里的汉族学生。说实话,她比我初一时对少数民族的了解要全面得多。“我不是畲族,但我们班上有畲族同学,平时会教我们说畲语、唱畲歌呢!我们中学有很浓的民族特色哩!”

“你记了些啥呢?”

她跑回教室拿了本子过来,腼腆地向我们展示了她的“墨宝”。“老师讲得真好,还是第一次有作家从北京过来呢!”本还想问些诸如“现在与过去相比”之类的问题,看着她的笑容便就此打住。30年前,眼前这个伶俐的“小笔杆子”还没有来到世上,而她当下的幸福却写在脸上。

遇到张保华、徐小静医生的时候,她们正在县医院诊治患儿。3月31日-4月4日,“中华民族一家亲”送医下基层活动如期来到了景宁。这一次,从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抽调了10名专家下基层,张保华和徐小静便是其中的儿科大夫。

三四岁的男孩东张西望,张医生把听诊器塞进孩子的衣服里,她是儿童保健方面的专家能手。母亲在旁边轻轻地安慰着:“宝贝,别动,让医生看看。”

“医生,我的小孩一喝雪碧就身体发热,这可怎么办?”

“那就别让他喝了。那么小的孩子,得多喝水,喝饮料不健康。”

清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国家民委“送医下基层”合作至今已是第五年了,张保华医生每年都出现在义诊的队伍里。

5岁的小女孩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她不舒服,害怕医生,一家人就哄着、骗着把她带来医院。徐小静医生的听诊器刚触碰到小女孩的白色内衣,冰冰凉凉的,“哇”的一声,小女孩哭了。家里人紧张了,医生则更需要集中注意力才能准确诊断。徐小静医生主治早产儿、新生儿,面对哭闹的小患者早已习以为常。

景宁当地儿童的先天性心脏病发病率很高,期待专家义诊便成为畲乡人常年的期盼。据护士介绍,县医院还是头一次有北京的医生来进行义诊。“景宁这里出去看病很不容易,今年赶上了‘三月三’的春风,大医院的专家来义诊,是景宁孩子的福气呢!”

“这几天义诊,家长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哪些呢?”

“有些家长主要来咨询生长发育方面的问题,还有些家长则带着孩子过来让医生诊治先天性心脏病。”

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苗丽亚医生说:“我们这次来,期待能够指导、规范县医院的诊疗过程。关于新生儿喂养,我们在县医院已经讲了好几堂课了。有些孩子发育不好,其实就是个喂养方式的问题。”

“我看基本上每个科室都安排一名专家,为何唯独儿科安排两名义诊专家呢?”

“我们每次下基层,儿科都安排两名大夫。因为要兼顾到病房和门诊两方面,而每个地区都是儿科病人最多,好多家长都是大老远从山区赶来的。这次义诊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畲族孩子,那么小的个儿得了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情况比较严重。县医院条件有限,我们准备把他带回北京彻底检查,可能要动手术。”

 

“中华民族一家亲”送医下基层.jpg

“中华民族一家亲”送医下基层


宣教系统代表队赢得了千人押加比赛第一轮的胜利,这支队伍由县民族中学的男教师组成。

我看过藏族的押加,是两个人背向拔河。而畲族千人押加的难度更大,每队20个壮汉,只有齐心协力,才能赢得比赛。

“你们不会都是体育老师吧?”

“没有,体育老师都抽去当裁判了,我们就是普通教师。”

“您觉得哪项运动最能代表畲族传统特色?”

“摇锅吧。哦,还有‘赶野猪’,它被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哩!”

“这些运动您小时候就玩吗?”

“畲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曾经失传了,今天的比赛项目都是从农村保留下来的,后来我们学校的教师去乡间重新收集、制订规则。我小时候很少这么玩。那时的景宁还没有成立自治县,而且是浙江省比较贫困的地区,人们对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也不够关注。自治县成立后,民族中学承担起民族教育的重任。现在,每年我们学校的运动会都设置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想通过培养、感染下一代来慢慢恢复传统,把过去有畲族特色的体育项目传承下去。”

教育是景宁人奋进30年的最重大成果,教育工作者是景宁人勤劳创造的模范表率。

叶之舟退休了。30年前,他不曾想过,景宁的教育质量会如此突飞猛进。

一栋四层教学楼,三层是教室,一层是宿舍——这是叶之舟对景宁民族中学的第一印象。好在,他从来都是个乐观的人。25年前,当他担任县民族中学第二任校长之日起,景宁教育的美好前景就在他胸中一遍遍描绘。

在他看来,景宁教育的初春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到来。当时,全省实行“两级验收”,要求景宁与全省保持步调一致。2000年以后,实验仪器验收、“两高”验收及“教育强县”验收的通过,都促使景宁教育从硬件、软件两方面全面增速。

在景宁民族中学,叶之舟度过了人生中漫长的10年。最初,学校只有6个班级,且每年有一个班级招收少数民族学生。“我自己虽然是汉族,但我对畲族有深厚感情。我在任期间,少数民族学生比例高于六分之一。凸显民族特色是我的执教理念,从1990年起,‘三月三’篝火晚会、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是每年雷打不动的两个活动。”

那时,畲族传统的操石磉已经失传。叶之舟听老人说,在景宁大均乡的古街巷曾经看见过操石磉的表演。听了老人模糊的描述,他和几名老师设计出了新型的操石磉运动。最初,他们设计的石磉是圆的,练习实践后,改成了现在的六角形石磉。

一个校长,为何会对民族体育如此关心?

长期教学实践经验让叶之舟明白,民族节日、民族体育非但不会影响教育质量,反而会促进民族教育的发展。教育的目标是什么?教育不是把每个学生塑造成一模一样的产品,而是要通过各种手段来激发学生的潜能,塑造学生的品质。畲族的传统体育项目蕴含着美妙的智慧、积极的精神,能够激发少数民族学生的民族认同感,也能促进各民族学生增强团结、互助的意识。

叶之舟很欣慰,在他的耕耘下,接手时的6个班10年后演变成了18个班。“现在有36个班,比我调走的时候翻了一番,而且畲族师生的比例都达到了五分之一。”

2008年,景宁民族中学搬迁新址,此时叶之舟早已卸任,而他那颗为教育奉献的心却时刻挂念着学校。“现在的塑胶跑道、教舍、仪器设备等,都是按照浙江省的一类标准配备的。”叶之舟骄傲地说。

“家长尊师重教的理念也大有改观,这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景宁教育的发展。曾经我招过许多学生,家长因受到经济条件的限制,不愿让孩子来县里上学。现在的家长视知识为改变命运的一条途径,都希望孩子能够享受到优质的教育。”

他不曾想到,景宁的教育质量在30年间就从全市的下游跻身中游之列。在最近一次教育质量抽查工作中,景宁各学科的成绩全部位列全市中游之上。

教育工作者最大的心愿,莫过于桃李满天下。在景宁街头,无论叶之舟走到哪里,都时常被自己叫不上名来的学生认出来。没有粉丝狂热地追逐,也没有记者的跟踪,可他是景宁真正的名人。今天,年近古稀的叶之舟终于圆梦了。他始终闲不下来,摇身一变成了景宁退休教师协会会长。他主持过几届浙闽退休教师联谊会,目的就是让外地教师看见景宁教育的进步。

关于景宁30年来的教育发展,钟利海有满肚子的话要说。“蓝、雷、钟、盘”是畲族的四大姓氏,这位畲族教育局局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这30年的变迁来。

“1984年,景宁刚与云和两县分治,基础设施非常薄弱。那时农村有村小,条件都非常简陋。我们第一件工作就是着手搞‘一乡一校’的寄宿制学校,优化学校网点布局,这样才逐步改善了基础设施建设。1997年,景宁扶贫建校的希望工程在全省是做得最好的。”


摇锅.jpg

畲族民俗表演·摇锅


“十一五”期间,景宁大力发展县城优质教育资源整合工程,全县校舍面积新建11万平方米。这些举措使得全县学生在县城入学率激增,小学达到83.6%,初中87%,高中100%。

同样,摆在钟利海面前的新问题也接踵而至:八成学生“进城”后,城区教育资源紧张了。“十二五”期间,县委县政府能想到的办法就是一年投资兴建一所新学校,与急剧膨胀的学生数量相适应。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0131号-2
0